第28話 總覺得,變得可笑了呢

 福拉庫頓和剩餘的騎士們,已經被亞魯諾魯特拘束。沒有我特意出手的情理。

 這樣就償還蘿絲他們的人情了。剩的就是,回收飛蝗人他們而已。

 但是今後怎麼辦呢。姑且,在記憶裡是打算奔往母上身邊的,但好不容易從家的柵欄裡解放出來,想要自由地環顧這個世界。

 要旅行得先有錢呢。趁這次機會獲得獵人的資格賺取旅費嗎。那麼,附近的巴爾薩最適合呢。在那有著,叫錫爾克樹海的魔物巢穴。說得也是呢。就這麼做吧。

 正當我準備走進森林中時――。

 

「留,留步!」

 

 被福拉庫頓叫停。

 

「我,我是將成為下任國王的基爾伯特王子的劍也是盾! 來我們這邊! 有你這種程度的力量的話,就算是無能的天賦持有者(Gift Holder)王子也必定會視為珍寶!」

「你這傢伙,到這種時候還在講這種話嗎!!」

 

 亞魯諾魯特抓起其胸口激昂著。傷害了身為夥伴的騎士,又差點侵犯了人。在這基礎上還說出這麼毫無邏輯可言的話。會生氣的理由我也懂。

 

「閉嘴,你個平民! 我是伯爵,那個伯爵啊! 和你們這些平民作為人的價值就不同!」

 

 真是的,真醜陋呢。這人真是世上最惡劣且,無可救藥。有著這種毫無生存價值的垃圾存在的國家乾脆通通毀滅就好了。

 

「你不是好好地汙衊我為無能的背信者一番,還一直來騷擾我嗎? 我憑什麼站到你那一邊?」

 

 只有這個是不可能選的選項。

 

「那,那點由王子的御力就能將天賦(Gift)什麼的結果抹消! 金錢或女人都能隨你的意!」

「你就是用這個,攏絡了那些蠢蛋騎士嗎?」

 

 只將眼球轉向被亞魯諾魯特束縛起來的騎士們後,發出微微的悲鳴聲並抖了一下。

 無聊。實在是無聊的一夥人。

 

「很快,基爾伯特殿下就會登上王位。這樣的話――」

 

 我靠近那傢伙後用手抓起他的臉。

 

「聽好了? 假設的事已經夠了。無論誰登上王位我都毫無興趣。反正像你們這樣的害蟲無論是誰從政都大同小異。」

「你也打算把蘿絲大人作為害蟲嗎!?」

 

 安娜吵鬧地大聲嚷嚷。穿上衣服後似乎就回歸成那個令人煩躁的女人了。嘛啊,從其他騎士的表情來看應該也是持相同意見。唯一,只有亞魯諾魯特以不否定的表情看著我並滿是興趣的旁觀著。

 

「晤姆,這是當然。為了更好理解就具體一點描述吧。王侯貴族都是,憑依著人民吸食鮮血的寄生蟲。」

 

 首先,這些傢伙以恩惠(Gift)這種不明所以的東西來選別,又迫害著無法持有的種族。最終,這些傢伙和福拉庫頓也沒啥分別。就只是住在這個國家的害蟲罷了。

 

「你這傢伙!!」

 

 安娜情緒激昂。像是與其呼應般,其他的騎士們也將手放到腰間的劍柄上。

 看吧。這就是這些傢伙的本質。只要不能如自己所意,就會立刻訴諸武力。然後還認真以為對方會一直安靜地乖乖承受。所以我才對這些傢伙討厭得要死。

 

「喉,要跟我鬥嗎。我是沒關係。到某一方毀滅之前,來徹底開戰吧。」

 

 我將手從福拉庫頓身上放開面向他們後,法夫尼爾放低重心發出吼聲。亞斯塔羅斯大嘆一口氣後將臉變成有如野獸般折了折手指。

 對手是雅玫麗亞王國,是大國。而且有著傳說的勇者在。既然有傳說的勇者天賦(Gift)。與那不成熟劍帝或其侍從的從者完全不同。是以前的我就會猶豫。但是,現在不同。現在的我絕不會因為這種瑣碎的事折服。

 無論對手是何等強者只要一與我敵對,就徹底地將其毀滅!

 

「停下來!」

 

 因那凜然的聲音安娜和騎士們慌忙地端正姿勢。亞魯諾魯特也行了一禮。

 

「哈! 到老大登場嗎。所以? 要怎麼辦? 要將汙辱了妳的我處以死刑嗎?」

 

 這個國家的王侯貴族自古以来都是如此為之。因為血統這種無形無價值的概念奪取了大量生命,凌辱靈魂。

 恩惠(Gift)差別也是,很早的話題,故意做出被差別階級,本来應該投向王侯貴族的民衆的不滿都會轉變成向這些人們發洩這就是為政者們姑息的手段。只要這些傢伙還是王族,肯定會不斷重演。

 

「怎麼會。不如說我很高興。」

「蛤? 發瘋了嗎?」

 

 這個女人,突然說些什麼?

 

「無,無禮――」

 

 果如所料,安娜頂撞了我但,

 

「停下來! 我應該這麼說了!!」

 

 被不像是是蘿絲的嚴厲口氣所罵,安娜縮緊身子。

 

「這是第一次。」

「啊?」

「在這個國家第一次,遇見有著相同感性的人。」

「妳沒聽到嗎!? 我可是說了妳們王族和貴族是讓這個國家腐敗的罪魁禍首哦?」

「所以說,我也同意這一點。這個國家腐敗了。貧困和瘟疫,明明犯罪猖獗王國政府卻不做出任何對策只為了追求自我的利益而邁進。再維持現今的體制下去,在不久的將來這個國家必定解體。」

「也是呢。但是,那又怎樣? 想要胡謅,是妳的話就能做到善政麼? 那可不能從根本解決哦?」

「欸欸,會是這樣呢。我個人的力量和發想是有限的。但是,讓每一位人民都參與政事的話?」

 

 真令人驚訝。人民以自己的手,為了自己而參與政治的發想,在這個現實世界明顯是異質。我如果沒有閱讀那些大量放置在迷宮内的書物就不會到達的想法。呼姆,對這個女人稍微湧起興趣了呢。

 

「那個發想,從哪裡得到的?」

「是小時候從身為獵人的叔父大人那得到的書上所寫的不同世界的故事。」

「不同世界的故事?」

「欸欸,那裡是以kesyue這種與我們世界不同的概念所支配的世界。在那沒有貴賤之分,人民們以自己的意思決定自身所走之路的社會。」

 

 十之八九,是指『科學』吧。無庸置疑是在迷宮的書物中頻繁出現的詞。這麼說的話,那本書是異界之書啊。當然,這終究只是故事,和我讀的書也大不一樣。

 

「這不過是空想的故事。可不是理想鄉哦?」

 

 在我那本書中將那個異世界的業寫得令人煩躁。萬物皆都有,表裡存在。蘿絲所讀的書只要是故事,那所描寫的很可能就是表。

 

「我非常理解你想說什麼。即便如此我還是想要瞧一瞧那樣的世界。所以,這就是我的夢想。」

 

 蘿絲將雙手放在胸口上並閉上眼皮。

 這個公主小姐,並不普通呢。說到底,以常人而言不管描寫得多麼美妙也不曾想去實現故事裡的世界。而且,作為其代價奉獻了自己的王族地位。不是正常的思考迴路。難怪,會被貴族們作為人祭。

 

「妳真的瘋了呢。」

「你這傢伙,又對蘿絲大人――」

 

 對我打從心底質樸的感想,安娜再次變得激昂,

 

「安娜。」

 

 因為蘿絲那不容分說的制止之聲,慌忙地閉上嘴巴。

 蘿絲將所有表情抹消後直面對福拉庫頓一夥,

 

「福拉庫頓,還有支持他的騎士們,這件事我會向國王陛下報告。特別是,這次的事件是與帝國通謀的最糟糕事態。我想是免不了極刑的。」

 

 向他們做出等同於破滅的宣言。

 

「這不可能! 基爾伯特殿下會――」

「你覺得王弟是會體貼到奮不顧身地去救下有涉嫌與帝國通謀之人的人物嗎?」

 

 似乎是終於認知到自己犯下無可返回的過錯。福拉庫頓,臉色蒼白並開始顫抖著身體。

 將這樣的福拉庫頓放在一旁,

 

「在此時此刻我將把凱・海涅曼任命為,雅玫麗亞王國第一王女蘿絲瑪莉・羅特・雅玫麗亞的皇室護衛(Royal Guard)!」

 

 給我做出這種白癡又只顧自己的宣言。

 皇室護衛Royal Guard呢。是這個雅玫麗亞王國對有至於劍術的人最高的榮譽,這點是知道的。記得是,擁有王位繼承權的人所能給予的最高位騎士的稱號。

 皇室護衛Royal Guard,既是王位繼承權者的守護者,也是武力與權威的象徵。讓身為侮蔑對象的我來就職,簡直是發瘋。這傢伙果然瘋了呢。

 

「請,請,請您等一下! 那傢伙可是無能的背信者呦! 偏偏又是將其任命為皇家護衛這可是不會被允許――」

 

 果然,安娜勃然變色地如此反駁但,

 

「安靜! 那麼安娜我反過來問妳,妳覺得誰更加有資格?」

 

 蘿絲再次用強烈的語氣打斷,並反問之。

 

「那,那當然是傳統且有地位的王宮近衛騎士們才更加妥當? 至少也得是這樣!」

「而那作為王宮權力領頭的福拉庫頓現在背叛了呦? 再這麼說,他所僱傭的騎士們可是差一點就強暴了妳呢。他們在廣義上來說是王弟基爾的近衛兵。雖然很抱歉,但我,已經不再相信王宮了。」

「就算是這樣任命背信者為皇室護衛Royal Guard也……」

 

 安娜,一邊咬著下唇一邊低語。

 

「背信者? 真令人發笑! 妳沒看見凱那凌駕於劍帝之上的劍術嗎? 妳們最喜歡的中看不中用的才能絕對無法到達的地方有著他在。」

「那是――」

「雖然有些嚴厲,但如果我是神的話,就會祝福比妳更有能力的他。是全知全能之神的話,那就更要祝福他了。」

「ーーっ!!?」

 

比我還要不被神祝福。如此打從心底無所謂的指摘似乎很是打擊她的心,安娜閉上嘴低著頭。這說不定是人類在自己的價值觀範疇內被拒絶是最為傷心的範本。

 但是,一碼歸一碼。我還想著要環遊世界旅行。我可不想在第一步就被緊閉。

 

「別無視我的意願自顧自地任命啊。說到底我就沒打算接受。」

 

 對我拒絕的話語,周圍的騎士們鬆了一口氣。

 

「不,還請你務必擔任我的皇室護衛Royal Guard!」

 

 這個女人,還以為不是這種強硬的傢伙呢。現在只能從這傢伙身上,感覺到類似於執念的東西。

 

皇室護衛Royal Guard是,擁有王位之人的門面對吧?」

「是的,很常被比喻成插著花的花瓶呢。」

「那麼,為了讓花發光發亮就必須要相應的花瓶對吧? 尤其我是無能。與那個花瓶角色差得遠。讓其他人當吧。」

「除了你以外沒有其他適任者!」

「適任者呢。王國的勇者殿下如何? 又相當強大,又是這個王國有絕對人氣的人物不是麼?」

「勇者是對魔王軍的主要戰力。要是我讓勇者成為皇室護衛Royal Guard的話,其他勢力就會爆發,處理得不好就會引起內亂。更何況,我並沒有很信賴那個勇者大人。」

「這樣的話,讓那個王國騎士長殿下從國王那引退後,讓他當不就好了? 實力上和人性上都適任。」

皇室護衛Royal Guard一生只能侍奉一位王而已。就算現國王陛下讓出了王位,亞魯諾魯特也還是父上的皇室護衛Royal Guard。」

「那麼,就讓妳的部下當。別把我捲進去。」

皇室護衛Royal Guard是最高位騎士的稱號。要求有著能夠守護王位繼承權者的絕對實力。非常不幸的是,我的部下裡還沒有人有能夠委任的本事。」

「……」

 

 某種意義上,蘿絲那無情的指摘當然讓安娜,還有周圍的其他騎士們無言地悔恨扭曲臉龐。

 

「最重要的是,我想要讓你成為我的皇室護衛Royal Guard!」

 

 蘿絲瞥了一眼旁邊的騎士們後,斬釘截鐵地如此宣言。

 

「那是妳的歪理。和我沒有任何關係。讓其他人當。」

「不,我的皇室護衛Royal Guard只能是你。」

「我強烈拒絕。」

「請問可以對嗎?」

 

 對浮現出微笑的蘿絲感到微微寒意,

 

「什麼意思?」

 

 詢問此番言論的根據。

 

「如果你不接受的話,我就打算要指名蕾娜・格羅特為皇室護衛Royal Guard。」

「哈啊? 那傢伙可是沒好好戰鬥過的外行哦?」

 

 在這次的事件下,明白了。敵人既人渣又狡猾。與打倒魔物截然不同。我可不認為,憑劍的本事能夠守護。實在是太不適合蕾娜了。而這點,蘿絲明明是最清楚的。

 

「但她也是劍聖。單憑劍術的話,已經到了凌駕勇者殿下的程度。更何況,曾救下國家數次的劍聖天賦持有者(Gift Holder),成為我的皇室護衛Royal Guard。這件事實,對這個國家而言無比沉重。將會是其他王位繼承權者們絕佳的牽制材料。」

「那傢伙的想法是?」

 

 就算是那個老好人,對於王室這種極度麻煩的垃圾組織,還是會覺得不想被絕入其中吧。

 

「她說如果是我期望的話就會心甘情願地接下。」

 

 那個大笨蛋! 話說回來,那傢伙有著被朋友拜託就不會拒絕的麻煩個性啊。

 

「不接受成為皇室護衛Royal Guard的蕾娜的立場是?」

「對王國來說,勇者和劍聖是對魔王軍的旗幟有很高的意義。是絕對不想失去的。所以會變成主要在後方支援的吧。但是――」

「夠了。我理解了。說是蕾娜接受成為皇室護衛Royal Guard的話,危險度就會變得截然不同是吧?」

「是。」

 

 正如蘿絲所說,名為吉爾伯特的愚物並不正道。畢竟,是會將親姊賣給帝國的人呢。蕾娜成為蘿絲的首席騎士的話,明顯會被糾纏不休地追殺。而且,現在的我有著深刻的幼年記憶。正因為此。至少我,沒辦法忍受名為蕾娜的孩子遭遇不幸。

 話雖如此――要是認為現在的我會屈服於這種人質威脅就大錯特錯了。

 

「簡而言之妳這是,在威迫我嗎?」

 

 滿懷怒氣地質問蘿絲。僅僅如此,連周遭沒有直接面對敵意的騎士們都發出些微的悲鳴聲跌坐在地。安娜也臉色發青顫抖著。一臉淡然的只有亞魯諾魯特和實際上面對敵意的蘿絲本人而已。

 

「對此我表示誠摯的歉意。但是,我想做的是與你同等的契約。」

「契約? 單方面奪去我的選擇權,然後說這是對等的?」

 

 極為傲慢的發想。嘛,雖然很是相應王族,但沒想到這個王女就算是搞錯了也沒想到是這種傢伙。終究是,缺乏人生經驗的凱・海涅曼那時的印象。有錯也不難怪。

 

「我奪走你的意願。那麼讓我的意志讓你掌握就會變得對等。不是嗎?」

「哈啊? 妳,這是,在說甚麼?」

「使用這個。」

 

 蘿絲從裙子的口袋裡取出鑲著金色寶石的戒指讓渡給我。

用鑑定看了後――。

 

 ―――――――――――――――――――――

★【隸屬的戒指】:穿戴著金色戒指的人,可以使役穿戴紅色戒指的人。但是,如果對方的【耐魔力】明顯比自身的【魔力】還要高的話則無效果。

道具階級(Item Rank):中級

  ―――――――――――――――――――――

 

 奪取他人意志的戒指啊。而且,蘿絲已經在左手食指裝上紅色的戒指。蘿絲的意志由我掌握就是這回事麼。

 只要能實現自己的理想,連自己的能奉獻啊。雖然是打算自我犧牲精神,但是這個女人完全不懂。要犧牲自己也是需要覺悟。而那個覺悟是得從自己身上擠出來。絕對不是要依靠這種道具才能成立的東西。這種方法沒有意義。或是說毫無條理。

 

「這是王家代代相傳的隸屬戒指。以防止背叛的觀點配置給各王族數個的物品。具體的使用方法是――」

「這個戒指的效能我大致了解了不需要解說。比起那個。要是我用這個戒指操縱妳,將王國搞得一團糟的話,妳打算怎麼辦?」

 

 將滔滔不絕的蘿絲打斷,半傻眼地問出如此疑問。

 

「你不是會做這種事的人。」

 

 蘿絲自信地談吐出如此毫無根據的話語。

 

「傻瓜。人類本來就是,充滿慾望的生物。妳所看到都只是表面的幻想。」

 

 總覺得,變得可笑了呢。簡而言之這個女的跟那個劍帝相同,都只是不成熟的小鬼頭。

 但是,要是還有這種程度的天真想法,下一次就真的會死。敵人狡猾又愚蠢的話,這邊就必須要毫無猶豫地琢磨讓那些傢伙破滅的計策,但從這個女人那幼稚的言行來看幾乎不可能。

 不想出對策的話,就必須想出具體從吉爾伯特這愚物上護身的方法。但是,只要亞魯諾魯特不是蘿絲的首席騎士,就沒法一直護衛。換句話說在這之後這個女的會變得毫無防備。這次的愚行也是因為焦躁了吧。

 

「關於拿出蕾娜這件事我真的感到很抱歉。但是――」

「夠了。」

 

 我深深地嘆一口氣後,將蘿絲遞過來的金色戒指捏碎。

 

「你,你在做什――」

 

 用左手食指跟大拇指將勃然變色準備脫口出疑問的蘿絲的紅色戒指捏碎。然後,面向組起雙臂看著我和蘿絲一來一往的亞魯諾魯特,

 

「亞魯,你現在,是這個瘋丫頭的保護者對吧?」

「是這樣呢。」

 

 亞魯諾魯特點了點下巴。

 

「那麼,給這個笨丫頭說點教。有話等那之後再說。」

 

 這個丫頭,實在太危險了無法放著不管。是蕾娜和基斯的友人這點似乎也是真的,在此棄而不顧這個孩子也會有些過意不去。

 無論如何,現在,也沒什麼明確的目標。如果只是守在蘿絲身邊找尋皇室護衛Royal Guard的話,參與這個鬧劇也不是不行。

 

「摁,就這樣做吧。」

 

 亞魯諾魯特抓住蘿絲小巧的右手並將其帶往帳篷。

 

「亞,亞魯諾魯,但是我還沒跟凱講完話――」

「公主大人,已經結束了哦。」

「這是什麼意――」

「比起那個,公主大人先前的言行,看來得促膝長談了呢。」

 

 亞魯諾魯特用一目瞭然的假笑回答後,將蘿絲連拖帶拉地,帶進帳棚之中。

 

主人(Master),牽涉得太多麻煩事了得阿魯。」

 

 對於一臉傻眼的亞斯塔羅斯的話語,

 

「放著吧。」

 

 聳聳肩後,我也進到森林中回收所有的飛蝗人。




作者:

 這次關於皇家護衛的故事有些唐突,肯定也會有些否定的聲音。

 將會作為蘿絲的監護人般的位置共同行動、因為凱的思考已經異常(腦子有洞)對以一切將為敵人的事物毫無猶豫、胡搞亂搞。今後,將會利用蘿絲、在第三章的領地篇將會有類似建國的情節、我想應該不會讓大家大失所望。

 當然、二章開始也會增加無雙敬請期待!

007:超長 我的天 作者的話改天再翻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