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準備捨棄

跟費爾殿下、國王和王妃,以及非常遺憾地跟兩個笨蛋問好後,離開了友好國家。雖然帶回家的笨蛋一臉不能接受的樣子,誰管了。

「嗯,是一次有意義的訪問,除了一部分之外。」

「那個笨蛋公主會對琴音大人說出感謝的話,連我都始料未及。」

「我覺得護衛很輕鬆啊。」

雖然各自抱著各自的感想回國,但我和菲爾德的心裡並不平靜。不,任務是達成了。在遠超預想的方向。

「失敗的原因是,笨蛋公主遠比我們想像中的更易搞定呢。」

「不,並沒有輸。」

「是贏了比賽,輸了勝負的感覺嗎?」

因為我們的計劃完全被打亂了。和室長談好的全都白費了,所以說不上是完美的勝利。

回國後,我立刻向室長報告,果然不出所料。

「你幹了甚麼?」

因為完全是那樣,所以只能露出乾笑啊。之後要製作報告書補充內容,當做好工作內容,正要走出房間時,卻被室長阻止了。

「菲爾德可以離開,琴音就這樣留下來,談下一份工作。」

「啊?」

「那我告辭了。」

不要逃啊!倒不如說,給我等一下。我才剛回來啊。明明如此,為甚麼馬上就會有下一份工作的事呢?說好的休假去哪兒了!

「出問題了,明天就要你出發。」

「又是這麼突然啊。」

「各種各樣的退路都被堵住了。無論如何也要在期限前到達,否則不必要的開支就會增加,會對國庫造成巨大的負擔。」

國庫巨大甚麼的,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加上移動時間,我只外出了兩個星期,情況就急轉直下了。殿下忘記和我的約定的可能性很低吧,所以這個展開是意料之外的吧。

「首先,為甚麼會變成負擔呢?」

「要舉辦勇者到來的巡遊。如果去不了的話,必須由我國彌補損失。」

「這只是主辦國家自作主張吧?」

「潛台詞是說我們一直在拖延,所以差不多讓他過去吧。搞不好還會從那邊闖過來。」

又一樁麻煩事。會做到這種程度的國家,就不能掉以輕心了吧?很明顯是想要拉攏勇者。雖然費爾殿下很平易近人才得救了,但這次的國家,很明顯會成為敵人。

「順便說一下,負責那邊國家的人死在那裡了。」

看起來確實是死了。趴在桌子上一動也不動。偶爾會動一動,非常可怕。到底是發生了甚麼事才會變成那樣的狀態。

「可以確定的是,他不會回來。」

「沒想到這麼快就分手了。」

雖然說得好像已經結束了一樣,但結果顯而易見的吧。雖然我這邊的事被人傳出去的可能性很低,應該不會找我挖角吧,但還是得小心。

「休假我要一口氣放喔。」

「這個要向殿下確認。」

「一會兒我去拜訪,因為費爾殿下要我傳話。」

雖然內容方面是希望能通過寫信之類的方式間接地說出來就是了。作為一個國家的代表說的話,那個不可能流暢無礙地說出來,雖然接受了,可是很不願意。

「這次的任務很簡單,就是琴音平安歸來。」

「除此之外呢?」

「你可以自由行事。不管怎麼說,反正束縛他的行動也不會改變結果。也沒有不帶他去的選項。」

「因為喊的是勇者,所以這個選擇是不可能的呢。」

既然不是喊我,那就沒辦法了。因為我一點也不想為了笨蛋而成為人柱。為了自己的人生,我可以把別人交出去啊。當然如果是朋友就另當別論了。

「詳情回頭再說。」

「我先去殿下那裡。」

明明是被拜托傳話的,卻在說工作上的事,要是沒能傳好就糟了。還是優先考慮這邊比較好吧。


「至於那個傳話,是『第一個孩子出生了,你很羨慕吧』。」

「好,琴音,我們結婚吧。」

「我拒絕。」

希望不要一邊浮現青筋一邊表白。所以我才不想說啊。為甚麼要經由我來炫耀呢?大概是預料到了這樣的流程吧。

「臭費爾,跟我有甚麼仇嗎?」

「大概是戲弄你尋開心吧?」

想起了原來世界的同學。讓我去Cosplay呀,或是對我身體、尤其是胸部作出性騷擾。考慮到這一點,殿下會成為伙伴吧?

「等一下再發抗議信吧。」

「請隨意,請不要寫我的事。」

如果寫的是謊言和妄想的話,我可受不了了。而且,如果他和費爾殿下勾結,想要追求我的話,我也不願意。

「總之,先說說工作上的事吧,關於我接下來要去的國家。」

「要小心,尤其是琴音。只能祈求琴音是勇者一事沒傳出去。」

「不管怎麼封鎖,情報還是會從哪裡泄露出去,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常言道人言難防。而且根據國家的不同,也有可能存在著類似忍者的東西。我的事情遲早會露餡的。

「那個國家特別渴望勇者的知識。甚至公開宣稱我國的發展是得益於勇者。雖然我們沒有否認也有錯就是了。」

因為無法否定吧。哪怕只要有一點是事實,那就沒法說出口了。而且對方可能認為要是自己也有勇者的話,就能得到更好的發展。從擅自被召喚的人的角度來看,真是個麻煩。

「難道沒有考慮到勇者沒有知識的可能性嗎?」

「那個國家絕對不會那麼想。他們固執地認為我們藏了起來。因為他們,先祖他們也吃了不少苦。」

大概是來挖角了好幾次吧。即便如此,也沒有去對方的國家,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很了不起。雖然我猜應該也使用了一些強硬手段吧。

「迄今為止的勇者,都從來不會隸屬那裡,也許是感覺到些甚麼吧。」

「真是個各方面都很危險的國家啊。」

我一邊喝著米莎給我泡的茶,一邊悠然地回答,卻被殿下瞪了一眼。正因為明知道,所以現在才可以悠閒地說。到了現場之後會好好處理的,請放心好了。

「我的回答是不會變的,請放心吧,我也只有現在,才能慢慢享受喝茶。」

要是去了那邊,搞不好可能甚麼都不能吃喝。雖然米莎小姐會試毒,但我還是有些不安。而且要是米莎倒下了,我沒有信心保持理性。

「琴音能來找我真是太好了,剛好有件東西要交給你。」

是甚麼呢?裝飾品之類的就不需要了。如果那是結婚用的東西就更是討厭了。假如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收下,自作主張變成結婚的話,我可是會鬧大的哦。

「就是這個。」

「咚」的一聲,放下的是一支槍。連我自己都知道我的臉在抽搐。為甚麼禮物是這個?倒不如說是為甚麼會有的啊,自動手槍甚麼的。

「做得真好。」

「據說是付出了很大的犧牲才造出來的,現存的只有五支啊。」

犧牲這個詞太可怕了,不想聽。可以想像,應該是試射時走火了吧。到底炸斷了多少人的手了?

「其中這一把堪稱奇跡,因為材料是硬度最高的礦石,所以幾乎不用擔心會壞掉。」

嗯,拿在手上一看,很重。因為在原來的世界裡沒有拿過真槍,所以無法判斷是不是比原來世界的重。說到底,從來沒開過槍的我怎麼能對付得了呢。

「琴音還不能使用魔術吧?那至少要有那個會比較好。當作護身符也好。」

「這護身符真嚇人,我也沒自信能打中,這不會走火吧?」

「我說過是奇跡吧。那是只一次就通過了評價測試的一支。其他的槍,甚至在開發階段就已經死人了。」

恐怖也要有個限度。那當然也不會考慮量產吧。說到底,遠距離的攻擊方法本來就有魔術了,所以手槍也不會受到特別的禮遇吧。

「子彈呢?」

「除了裝填好的還是十二發,還有三個彈匣。」

加上現在放入的子彈,一共是四十九發。多半沒法輕易補給吧。因為單是造槍都花了這麼多功夫,製作子彈應該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看來沒法練習槍法了。

「空彈匣也要回收,因為製作這些彈匣需要相當的辛苦。」

「明白了。雖然不知道能不能派上用場,但我還是先保管著。」

總比沒有強吧。但是,該收在哪裡呢?電影裡也見過用插在腰帶的。彈匣要收在哪裡呢?

「一會兒把槍袋送過去,槍也到時候一併交給你吧?」

「對呢,現在給我也沒有意義。」

因為是在安全的城堡裡。單是身在其間,我的安全已得到保障。雖然如果被問到是不是可以放鬆心情的地方,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就是了。因為坐立不安嘛。

「還有,這次的護衛由副長擔任,這樣琴音也放心了吧?」

「我確實知道那個人厲害到讓人討厭的程度,但真的需要那麼警惕嗎?」

他們是這個國家最高戰力的一角吧,那麼簡單就讓他們去國外,真的好嗎?

「琴音的平安是最重要的,所以沒辦法,不過那邊的我沒打算特別配置甚麼就是了。」

這下子,就算被笨蛋說受到特別對待我也無法反駁呢。因為這次來說,真的被特別對待了。為了國家的面子,沒有辦法吧。

「如果我也要搬到別的國家去,你會怎麼做?」

「如果這是琴音的意思,我們沒有權利挽留。」

雖然我沒那個意思就是了。雖然接連發生意料之外的事情,但我知道這裡的不是壞人。說不挽留也是真的吧。因為我沒有任何作為勇者的好處吧。

「這麼說來,要去的國家和我國的關係如何?」

「沒有甚麼特別的,只是那邊擅自敵視我們而已,儘管如此,兩國之間的關係也不是很險惡。」

「明明被敵視了嗎?」

「只是王族而已。那裡的人支配欲很強。一次也沒能獲得勇者,他們一定很不甘心吧。」

原因是誰,已經很清楚了。被召喚的勇者們也有直覺很敏銳的人吧。還是說見面的時候態度太露骨了?

「所以你既沒必要顧慮,也沒必要接受不合理的要求。先說好,就算你反擊也沒有任何問題。」

「你認為我會做嗎?」

「就是認為才這麼說。」

甚麼都沒做的話,我可是甚麼都不會做啊。事態未必會像期待的那樣發展。嘛,如果被說了明顯讓人不快的話,我倒說不定會做點甚麼。

「說到底,我覺得自己一直以來應該都很老實就是了。」

「我只是隱約感覺到而已,再說一遍,你沒必要老實。」

好、好,總之就是叫我去大鬧一番吧。這國家和那個國家到底發生了甚麼?既然會擅自敵視,應該是有甚麼問題吧。

「我會盡全力努力的。」

我能說的只有這些。按理說我應該是負責遏止的角色才對,但當世界改變了,角色也會改變嗎?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