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加班工作

被領到原來的房間後,大家暫時保持沉默,可是過了一段時間也沒有人來。按說應該會舉行聯誼會才對就是。

「我們真的被人瞧不起了呢。」

「他們對我們已經失去興趣了吧?」

已經確認了房間周圍沒有人。我們在房間裡等待的時候,副長走到外面確認了一遍。當然,左右兩邊的房間也是。結果是空無一人,真的是誰也不在。

「作為參考姑且問一下,這不是對其他國家的待遇吧?」

「請不要參考這個,這是例外中的例外,是最壞的對待。」

用不著跟絲璐小姐確認。作為國家代表的外交官,不應受到如此惡劣的待遇吧。這分明是在找人吵架。

「能拉攏到勇者,就真的那麼高興吧。」

「因為在其他國家看來,真的是值得紀念的事情。因為很少會有勇者離開我國。」

記錄上的話。因為三代的勇者全都沒有在國家裡工作。但在傳說中,有很多非正式的記錄,比如在各個國家流浪、留在陷入危機的國家堅守等。

「雖然我沒打算亡命就是了。既能得到自由,也沒有被要求甚麼。」

自己說著感覺很別扭。既被工作束縛,沒有自由,又被要求以非常亂來的方式得出結果。如果不願意的人會考慮流亡吧。從我的角度來說,因為很想在這裡生活,所以就順從了。

「我覺得陛下和殿下讓我工作太多了。」

「琴音還算好了,我的話不知甚麼時候開始已經沒拿過假了。」

因為這個世界沒甚麼勞動基準法嘛。很多人只要自己手頭的工作還沒結束就回不了家。絲璐小姐現在也是當中的一員。

「我可不想變成那樣。」

「沒關係,琴音很快就會變成那樣的了。」

為了避免這樣的情況發生,我才緊緊叮囑過殿下就是了。我和他約好了這次的案子結束後就要拿到休假,還想去城下町走走。不過單獨行動應該不被允許的吧。

「因為需要我的案子已經定好了,這次應該就告一段落了。」

「如果習慣了,我想還會有其他的案子就是了。」

我的工作變成了與勇者相關事宜為主了。因為我本身就是勇者,所以沒辦法。即使如此,這次笨蛋不在了,估計也會平靜下來。

「為了能勝任護衛工作,我會再進一步加緊訓練力度。」

「再下去的話,騎士們會死掉喔。」

就連現在也已經唏唏的喘著大氣了,如果再嚴厲一點,肯定有人會倒下。偶爾也會看到有人倒在牆邊。雖然我可不想走近屍橫遍野的訓練場就是了。

「如果是團長的話,可是大氣不喘就是了。」

「那個人是例外。如果以熊團長為基準的話,我可不會接近訓練場。」

我也不想死。雖然實際上不會死就是了,但也有可能半死不活,嚴重到需要麻煩米莉芭小姐照顧。而且事實就是如此。

「話說回來,晚飯怎麼辦?」

因為沒有人來,所以沒有晚飯。雖然溜出去到城下町也不錯,但萬一有人來查看情況的話就會猾出問題了。明明是不給飯的他們的錯。

「我去廚房拿點甚麼來吧?」

「只能這樣了吧。」

只能拜托米莎小姐了吧。如果我和絲璐小姐擅自出外被人發現,就有可能引起不必要的誤會,而如果副長過去,萬一真有甚麼事就麻煩了。

「那我走了。」

「小心點。」

如果就這樣平安無事結束的話就沒甚麼好擔心的了,但也不能掉以輕心。雖然不是敵國,但一個搞不好也有可能會變成敵國。不管怎麼說,那個笨蛋要成為獨當一面的勇者還需要時間。

「不好意思,我給大家送上晚飯來了。」

米莎小姐剛要出門,門就打開了,別的侍女推著手推車走了進來。放著的應該是食物吧。但量不會太少了嗎?畢竟這個房間裡有四個人。

「我還以為你忘記了呢。」

「如果能記住還有人沒有忘記的話,那就太好了。」

大多數人都把我們忘了。不過,是想讓我們報告這國家中也有正經的人材嗎。之後再去找一下吧。那到底會是誰呢?

「我來負責試毒。」

「不,我來吧,要是同伴有甚麼萬一也不好辦。」

那個人打斷了米莎小姐,打算負責試毒,看來她的主人真的很在意我們。至於那有甚麼意圖,在現階段判斷還是言之尚早。

「之後我的主人應該會露面。」

「即是正在參加聯誼會呢。」

這樣的話會是誰呢?雖然再怎麼說也不希望跟王族有關就是了。不過這可是選項之一。因為大多數人都可以出席聯誼會,所以無法鎖定。

「你是?」

「我叫莉莉艾,以後請多多指教。」

也就是主子的名字要保密直到本人過來為止嗎?這是主人的命令,還是莉莉艾本人的意思呢?有點出乎意料吧。判斷的材料太少了。

「總之,先吃飯吧。」

因為是人家拿來的,不吃會很失禮。對於難得可能會成為協助者的人,對他們無禮可沒有意義。而且還負責試毒了。

「你知道聯誼會的情況嗎?」

「氣氛非常熱烈,和第四公主的婚事也正式公布了吧。」

「太性急了。」

這樣的話,那個笨蛋就插翅難飛了。我不覺得他會按照掌權者的想法行動。因為我不認為他有這種能力。可是,一旦露餡的時候,我也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真心話是不想讓他跑掉吧,不過我不覺得他有那麼大的力量就是了。」

「都說人不可貌相。」

看樣子不是普通的侍女。如果能看透本質,那麼那笨蛋的行動就很幼稚了。因為在巡遊裡得意忘形、毫無戒備去抱女人,然後輕易地淪陷了。可是我卻不能回答她。

「琴音大人是如何評價勇者大人的呢?」

「我和勇者大人並沒有那麼親近,所以無法回答。」

「雖然看起來不是這樣。」

是那個呢。也就是說不容鬆懈半分的意思吧。這個侍女,果然是即將到來的人的先鋒。而且一般的侍女也不可能這樣互探心腹。

「目的是甚麼?」

「他是否真的具備了我們所期望的能力,僅僅這一點而已。」

帝國內部也有人對勇者的資質抱有疑問吧。如果早期就知道是不能用的人的話,那麼就能快快對應。就是為了這個而調查嗎?

「你認為我們會回答嗎?」

「會這麼想的人的話,我就不認為了。」

才不會輕易吐出對自己不利的事情。用來討價還價是理所當然的。是對於之前勇者被挖走了,勇者,卻我們還這麼沉著冷靜而感到了不協調感吧。

「雖然從氣氛上可以察覺,但也有可能是虛張聲勢。」

「那就交給你判斷了。」

我覺得虛張聲勢沒有意義。如果有能力的人才被挖走了,當然會著急。這麼從容的樣子,必然會讓人覺得有某種內幕。會自作主張這麼想,對我來說倒是一件值得感激的事情。

「王國方面似乎有很多優秀的人才,真令人羨慕不已。」

「我還只是後學之輩,還有很多東西要學習。」

「你太謙虛了。」

在這個世界裡,外表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大是我的優勢。實際上,這麼年輕的人,沒人會覺得能勝任外交工作吧。我才十多歲啊。

「飯後喝紅茶怎麼樣?」

「我要。」

但是,我一個人一直應付著真的好嗎?本來的話,這可是前輩,也就是負責這個國家的代表的絲璐小姐的工作就是了。當我試著投過視線,卻被輕易地移開了。給我工作啊。

「好像來了。」

沒聽到敲門聲之類的氣息。只是副長也感覺到了甚麼,大概是根據腳步聲來判斷的吧。我明明甚麼都聽不見。我深切地懷疑這個世界的人的規格了。

「對不起,我來晚了。我是帝國的第三公主,阿斯托莉亞。」

我抱著頭,絲璐小姐驚愕地睜大眼睛。為甚麼最壞的預測偏偏會猜對啊。明明地位再稍微下降一下就好了。

「初次見面,我叫Kotone琴音Kisaragi如月 ,以後多多指教了。」

「不需那種嚴肅的問好吧。因為我們的帝國做出了失禮的舉止也是事實,要道歉的是我們。」

也就是還有正經的王族嗎?雖然其他王族抱著甚麼想法還是個謎,但第三公主多少是正經人的可能性增加了。說到底畢竟只是可能性。

「沒關係。因為我們必須盡快把這次的事情回報,所以我們打算明早就出發。」

「真是匆促呢。那麼報告是哪一邊呢?」

「哪一邊是指?」

「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兩者都是。」

雖然曖昧迴避,但這也是事實。好消息是勇者被挖角了,以及取得了輕率的承諾。壞消息則是有可能是被王族察覺到了。有個棘手的人。

「您有甚麼不滿嗎?」

「只是眼看到被稱為勇者的青年,在我來看,不覺得有甚麼希望。所以我想聽聽和他相處過的各位的意見。」

「剛才我也說過了,我們和勇者大人不是很熟。」

「也許是這樣。不過,您應該好歹調查過勇者的能力。那個能不能告訴我一下?」

太棘手了。既不能死老實地回答,而對方是個王族,也不能隨便搪塞過去。倒不如說,是要較量怎麼洩漏已洩漏的情報。好了,該怎麼辦呢?

「我想看不出有甚麼顯眼的地方吧。不過這只是我們的主觀想法,勇者大人也有可能還沒有發現自己的力量。」

「是大器晚成型的可能性嗎?那樣子也沒辦法,需要好好教育才成呢。」

我沒有說謊。這終究只是談可能性而已,也不能胡亂談他的失敗經歷。倒不如說,差不多該讓我休息了吧。這絕對是加班工作吧。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