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唯一的友好關係

正被迫奉陪帝國公主的情報收集中。被她刨根問底地問那笨蛋的事,我也非常為難。因為不太敢說真心話。

「莉莉艾,紅酒。」

「這邊。」

甚麼時候準備好的。在這個世界裡,我也到了可以喝酒的年齡。雖然我按照原來的基準,沒積極去喝酒,但要是被王族勸酒的話,我也不能不喝。

「能和你們交談,很有參考價值。那我也去上諫我的意見吧。」

笨蛋要開始受難了。基本上現狀是他不具有強大的力量,通過鍛煉也許能開花結果。只是其結果如何可以輕易想像得到。

「為了慶祝和你們的相遇。」

「謝謝您。」

如果只有我一個人還算了,可是連侍女米莎都遞了酒,她一定很高興吧。此次會談的成功是毋庸置疑的。被人利用的笨蛋想必會受不了吧。

「我很好奇,琴音擔任這樣的外交工作有多久了?因為我好像沒怎麼見過琴音。」

「還不到一個月。」

「相對地,你看起來已經習慣了呢。」

只是裝出一副習慣的樣子而已。只要不膽怯,堂堂正正,就會看起來那樣吧。說白了,就是靠氣勢和毅力,自暴自棄地熬過去的。

「你是怎麼成為外交官的?」

一下子精準問到最難以回答的問題呢。這個,難不成是我的事情敗露了嗎?當我把視線投向莉莉艾小姐,她搖了搖頭。那就只是閒聊吧。

「因為是這樣的性格,所以才被發掘。」

「面對王族,很少人會能這麼不緊張的呢。」

因為在本國都被王族的無理取鬧,我會抱怨,也會不高興,所以在其他國家也一樣。實際上還在向其他國家的王族說教呢。不過,咕嘟咕嘟地喝酒不要緊嗎?

「連大名鼎鼎的副長都帶了來,看來對勇者大人還真是周到呢。」

「因為一直把他當作國賓對待,一般的常識大致上已經教過了。」

「關於魔術和魔法呢?」

「那個還沒有呢,因為我覺得不能塞得太密。」

騙人的。本想讓他學習一些關於魔術和魔法的知識,但因為他說忙於自主訓練而被拒絕了。大概是覺得自己一個人就能做到的話會很酷吧。

「不愧是王國呢,和我國不一樣,想法真周全。」

把紅酒杯往桌子上一摔,她好像也積攢了很多怨氣。看來光是今天,他搞的事已經令她討厭到這個地步了。對於做事認真的人來說,想必是一件叫人頭痛的事吧。

「會變成這種事態,是從以前就開始的嗎?」

「不可能。因為勇者的出現,才點燃起王族的野心。」

換句話說就是公主的家人造成的。然後那笨蛋也是其中的一員。可是,王族的野心到底是甚麼呢?是勇者的力量統一世界之類的嗎?如果是已經醉得很厲害的公主的話,現在問她應該也沒關係吧。

「不好意思,野心是指?」

「想要名垂青史。戰爭的話我無論如何也會阻止的。不過如果是發明類的東西的話,我也不能插嘴。」

是不惜發動戰爭嗎?只是拉攏了一個勇者,以為就能同時與周邊各國為敵取勝嗎?那麼的確可以作為最大的笨蛋遺臭萬年吧。

「王國發明的列車。那是劃時代的。移動速度、最大載貨量都很棒。唯一的缺點是製作資金龐大。」

因為要使用大量的礦物呢。而且鋪設軌道也需要時間。如果不定立以年為單位的計劃,根本難以實踐。如果沒有這段時間的資金力,根本做不到。

「是關於交通工具嗎?」

「不,武器也可以吧。總而言之,想要劃時代的東西是確實的。當然,勇者自身變強的部分不會有甚麼困擾吧。」

挺會做夢呢。如果不集中一點的話,那只會太過半調子而半途而廢。我想說的是,應該要展示出度量,要不讓他變強、要不讓他專心研究吧。

「要求好像挺高的。」

「真是的,那班笨蛋。」

幾乎變成借酒澆愁了。在其他國家的外交官面前露出這樣的醜態真的好嗎?你相信我嗎?還是摻雜著謊言?有必要仔細調查一下。

「勇者那邊的,別說是離開王國一步,還幾乎獨占的狀態也不好。」

「情報應該公開了才對的。」

「即使如此,也有可能隱藏著甚麼吧。我們不知道的東西。」

這次就是指我吧。本來計劃等笨蛋被挖走後再公開。那時帝國的反應會是怎樣的呢?雖然我是希望他們慌張失措就是了。

「我當上外交官的日子還很短,所以也不是很清楚。」

「那倒也是。話說回來,那個勇者到底是甚麼了?」

那個笨蛋今次又做了甚麼啊?明明都順利結婚了,希望他別搞砸破裂啊。我相信帝國方面也不會這麼輕易放手。

「明明都和妹妹結了婚,還對我拋媚眼。」

聽他這麼一說,我也一口氣喝光了杯子裡剩下的紅酒,要求再喝一杯。這樣子不喝酒誰能撐下去啊。旁邊的米莎在提心吊膽地看著,應該還沒問題。

「我建議你還是注意一下他的女性關係比較好。」

「在王國也是這樣嗎?可愛的妹妹會變成瑕疵品啊。就我來說,我打算嚴厲處理他啊。」

唯獨女性關係問題必須想辦法解決。應該不會弄出修羅場,被女性捅死吧?雖然好歹應該也有護衛在吧,但向勇者派遣護衛也很奇怪呢。

「奮鬥吧,公主大人。」

「琴音想像到甚麼了?」

雖然公主看起來種種苦勞就是了。不過最大的顧慮是笨蛋會不會逃出去吧,但我不認為能從束縛到這地步的帝國逃出去呢。雖然一不小心練就了某力量就不知道了。

「我只是察覺到了今後的苦勞而已。」

「我也要不要建立自己的派系吧?琴音你怎麼樣?」

「請恕我謝絕。」

大概是喝醉了吧。與其說她的嘴巴變輕率了,不如說腦筋變得不太靈活了。難得能和那個笨蛋分開,我可不想再跟他搞混在一起。而且我對王國也沒有不滿。

「一下子就被甩了呢,明明可以當個很好的商量對象。」

「雖然我沒發誓要效忠王國,但王國於我有恩,所以沒法背叛。」

這是我的真心話。對於不合理的要求或無法接受的事情,我會提出逆耳忠言的。即使國王不這麼做,臣下好像也會提出要求。

「如果你對王國厭倦了,就來找我吧,我歡迎你。」

「如果那樣的時刻到來,那就拜托您了。」

雖然是社交辭令就是了。既然不知道王國會發生甚麼事,決定好下一個著落也不是壞事吧。副團長和米莎似乎擺出了震驚的表情就是了。至於絲璐小姐已經睡著了。

「那麼今天就到此為止吧,好像喝太多了呢。」

和我兩個人一起開了五瓶紅酒,算是喝多了吧。公主大人相當厲害,但琴音的身體也十分強呢。儘管知道自己喝醉了,但思維和往常一樣。

「莉莉艾,接下來也拜托你好好照顧吧。」

「聽到了。」

聽腳步聲確實是退出了房間,不過反正外面有護衛在等著吧。沒進入室內倒是意料之外的。總覺得這個世界的王族都缺乏危機感。

「啊,累了。」

嗯,伸了個懶腰,整個人都放鬆了。因為與其他國家的王族進行會談,所以很緊張吧。而且情況也跟之前國家不同。

「王族中正經的只有剛才那位公主嗎?」

「如果要問我意見的話,我想恐怕如此了。因為其他人不但沒有違抗國王,反而率先附和了。」

從莉莉艾小姐的報告來看,應該也不是真人不露相吧。雖然經常能聽到假裝無能但實際上很有能的故事就是了。實際上沒這回事吧。

「話說回來,虧你知道是我呢?」

「因為公主大人跟莉莉艾小姐之間的話有齟齬。雖然事前收到情報也是一大原因就是了。」

莉莉艾是向我個人提問,而公主大人則是問了所有人。在侍女問個人發問的時候就很奇怪。公主向所有人提問的問法才是正常的。

而且從室長那裡聽說過從事諜報工作的人已經潛入了。因為聽起來若合符節,而且敢對話中實行了那個的也關鍵。如果不看整體發言的話便會看漏了。

「帝國方面真的還不知道我的事情嗎?」

「對勇者有進行諜報是肯定的,但果然因為認定勇者只有一個人的既定觀念,大家都認為只有那邊那個而已。」

先入觀念真是厲害啊。對於至今沒有發生過的事情,危機感很低。全靠這樣,他們才對我沒有戒備心,這倒是幫了我的大忙,可是能應付到不測的事態嗎?

「不過,我想可能會持續不了多久。」

「正因為如此,所以才會公開情報。恐怕在我回國的第二天就會公布吧。」

在被誰人掌握到情報之前公開會比較有利吧。繼續把擁有勇者的事保密也沒有好處。那不如趕緊暴露出來比較好。

「那麼笨蛋那邊呢?」

「真的統一稱呼做笨蛋了啊。」

雖然她用那張抽搐的臉再次確認,但事到如今還說甚麼了。那東西除了笨蛋以外,我該怎麼稱呼啊呢?倒不如說已經滲透到想不起他的名字的程度了。

「因為整天閉門不出,所以沒甚麼情報。」

這也難怪。雖然我想一定程度上也傳出了他有在做蠢事的情報。不過多虧了笨蛋窩在房間裡,除此之外的都不太明瞭。

「我也好,笨蛋也好,你肯定情後都不周全吧?」

「應該是這樣吧。不過這不看以後的事態發展可判斷不了。」

感覺最近都是這樣。就是鄰國,不觀察一下笨蛋公主和笨蛋弟弟的發展,也不知道他們又會做出甚麼事。我只能祈禱笨蛋不要引起騷動。

「王國周邊國家的棘手事就此結束了嗎?」

「因為我也不能怎麼離開帝國,所以也不太清楚。不過,這次的勇者召喚事件中,會豹變的不一定只有帝國。」

即使現在很安靜,以後也會出現失控的國家嗎?雖然很棘手,但我們只能採取被動的姿態。現在不是可以先發制人的時候。錯的是王國一方,這才是最大的問題。

「看來問題還很沒完呢。」

「很遺憾,但確實如此吧。」

會不會演變成情報戰呢。雖然比肉搏戰,受傷的可能性低很多,不過依舊是棘手事沒變吧。連回到原來的世界都完全沒眉目,這點真是沉痛。

「總而言之,這次的任務到此結束吧。」

「辛苦了,我今後也會繼續在帝國內執行諜報任務。」

「請多拜託了。」

這樣就暫時告一段落了吧。因為笨蛋不在了,今後我自己不得不成為眾矢之的,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因為單靠我自己一個人,怎麼可以解決到已經發生的事態呢。先得為能夠平安回家而喜悅吧。

第二天,真的平安沒事就回國了。因為到了早上也沒有人來,我們就擅自回去了,不過公主大人那邊會想辦法的吧。我已經告訴過她第二天回去。如果有甚麼事,她好歹會幫忙吧。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