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有種不祥的預感。

飛奔出去的米莎一直沒有回來。雖然好像去了國王大人那裡,但我完全不認為事態會因而好轉。只是再次確認那個公主大人做了多大蠢事而已吧。

「嗯,好閒。」

變成一個人後反而發呆了。並不是因為發燒而難受。既沒有頭痛,喉嚨也不痛。因為是跟感冒完全不一樣的發燒,所以也是理所當然的了。只是懶得動而已,看不出其他異常。

「我聽說了,是真的嗎? !你昨天為什麼不告訴我?」

「太吵耳了,所以請降低音量。弗萊亞大人。」

才想著大門快要被打破似地猛然打開了,這時陛下衝了進來。你不是很忙的嗎?在他身後,可以看到明顯想要阻止陛下而慌慌張張的人。想到的只有一點。就在這個王國裡,很多人如果玩弄一下的話,好像會很有趣。惡作劇的心似乎要動起來了。

「而且,我想昨天在某種程度上也說了自己的事。」

「那種程度怎麼可能注意到呢?」

終究只是談了點讓你做好心理準備的話。這種程度,直覺好的人應該會注意到的,我是不是太瞧得起他了?不過我參考的人是古怪的學生會會長葉月前輩,所以也許不行吧。那個人只要說一,就會想到十的可能性。

「父親大人!聽說你綁架了別國的大貴族,是真的嗎? !」

「正是這樣沒錯,我們弄出了一樁很嚴重的問題。」

後面進來了別的男人,是第一次見面吧。而且雖然說是大問題,也得是那個國家存在於這個世界的話啦。如果綁架了大貴族,必然會引發外交問題。搞不好會發展成戰爭,但如果國家不存在,那就另當別論了。雖然父親和兒子就在眼前說這說那,但我必須先說一句。

「我有話跟兩位說。」

「甚麼?」

「趕快滾出去!」

大聲說著,把枕頭扔了過去。和昨天穿著的制服不同,現在穿的是布料很薄的睡衣。雖然該隱藏的地方都有好好遮住,但還是很害羞。還是男性的時候根本不在意,但因為變成了琴音後的影響,免疫力幾乎下降到零。所以現在的狀況,是祈求那些男性都能盡快從房間裡出去。

「嗯,作為候補果然無可挑剔。」

「父親大人,你是認真考慮那件事的嗎?」

「兩位,這是琴音大人的要求,請你們退室。」

被米莎強行帶出房間的兩個人,應該是王族吧?雖然受人尊敬,但看起來和隨從的距離很近。雖然雙方合作讓國家繁榮起來,這一點讓人產生了共鳴,但第一次見到的話,會令人懷疑是不是王族。

「糟了,熱度好像變高了。」

「誰叫你喊那麼大聲了。」

還有就是加上了害羞。現在想到了唯一來到這個世界的好處。那就是不用在意自己的立場。在原來的世界裡,得考慮到琴音的立場,也挺需要在意說話的語氣。但在這邊沒有一個人認識前世的我、或是轉生後的我。就算按照自己喜歡的方式行動,誰也不會在意。雖然是真正意義上的自由,但也因此陷入了困境。

「請問弗萊亞大人所說的候補是指甚麼?」

即使如此,作為琴音度過一段相當時間,遣詞用句還是無法輕易擺脫。而且也有讓人在意的地方。陛下說我是候補,大概是感覺到了某種可能性吧。雖然不能判斷那是不是關係到將來的工作,但是有必要研究一下。我是否有這種資質。

「我無可奉告。恐怕應該是那個吧,但我也不能肯定。」

「只要能告訴我可能性就好了。」

「不行,琴音大人的燒一定會加重的。」

那是在甚麼的意義上了。還有,如果再燒下去的話,我想我會失去意識的啊。雖然滿身大汗叫人很不舒服,但現狀上也無可奈何。即使對方是女性,被人看到自己的裸體也會感到羞恥。真的,唯獨是琴音這一面,就不能想想辦法嗎?

「我睡一會兒。」

「如果您能那樣做,那就太好了。」

稍微有點疲勞,睡意終於來了。陛下真的是來幹什麼的?


從結論來說,就只有這一天發燒。第二天燒也退了,可以正常活動了。儘管如此,旁人都勸我好好養病,所以我在房間裡老老實實地待著。

「她想要這樣的人嗎?」

只是在房間裡也很閒,所以請人把公主大人可能參考過的書拿來。內容是常見的幻想小說。被召喚的勇者以討伐魔王為目標,在路過的城鎮解決各種問題。只是這樣倒還沒問題。

「女性關係的問題太多了。」

只要解決了問題,就有會可以說是絕對的機率跟女性結成良好的關係。甚至還有好幾人發生了肉體關係。儘盡如此,最後還是和在城堡裡等著的公主結了婚,之後絕對會被人從背後捅一刀。但在和公主的婚禮上,那些女性也會笑著祝福,這樣也太方便了吧。雖然把它當作娛樂小說來想的話,倒也很普通。

「現實的話也太渣男了。」

如果是想要這樣的勇者的話,那青年應該有這樣的可能性吧。可是我呢?我不記得在原來的世界裡和女性發生過關係。有要好的青梅竹馬,還有其他同學。即使如此也沒有發展成戀愛關係。只是周圍的人都告訴我,差不多該和青梅竹馬結婚了。我和那傢伙都沒想過要進一步發展現時的關係。

「打攪了。」

正在考慮今後該怎麼辦的時候,昨天稱呼陛下為父親大人的男子進來了。也就是殿下。他看了看我手邊的書,皺起了眉頭,看來殿下也讀過一遍。而且也應該知道公主大人是出於怎樣的願望才召喚勇者的。

「讀後感想如何?」

「我想是一般的娛樂小說。」

「如果考慮到實際情況的話呢?」

「不可能的情節接二連三。尤其是我不知道為甚麼女性會著迷。」

有的場面甚至在解決了問題之後,突然出現一個素不相識的女人,然後發生了關係。一般都會想成是其他國家的間諜吧。還是確信自己絕對沒問題?所以作為娛樂小說很常見,但現實的話統統不行。

「想要這樣的人的妹妹到底是?」

「她的腦子裡就是一片花圃。對她來說,召喚裝置就是能夠召喚出理想人物的便利東西。」

「對我來說可是叫人頭疼。」

一邊喝著準備好的紅茶,一邊觀察眼前的人物。一如故事一樣,擁有與青年另一種魅力的美男子。如果我是正經女人,可能會很緊張,話也說不好。不過表情一直很嚴肅,這要減點分數。一旦試著談一下,是個很認真的人。以印象來說,可能和原來世界的長月很像。所以我完全沒有迷戀的可能性。

「公主大人怎麼樣了?」

「還是老樣子呢。完全不知道自己闖了多大的禍。」

「是教育的問題吧?」

「我不否認做法錯了的,不過造成問題的思想是她自己本身的,所以那很難想辦法解決。」

這不是一般的教養問題。改變已有的思想確實很難。如果被否定,本人也會感到不快,也不知道哪裡不對了。要想糾正這一點,必須耐心地花上幾年時間,不斷說明問題點。而且公主大人的思想也不具危險性。這次的問題只是利用她的人不好。

「那麼殿下,來我的房間有何貴幹了?」

「我想談談今後的事情。父親大人正忙著協商如何應對各國,所以就由我來代理。」

今後的事情,是指決定了我的工作嗎?來到這個世界才第三天。感覺有點太快了。而且昨天說過的候補這個詞讓人很在意。才剛見面、沒說過幾句話的我,到底能符合上甚麼了。

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