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職業決定了。太強人所難了吧。

我做好了覺悟,請殿下繼續說下去,可是得到的回答卻挺普通,也不是那麼惹人厭。雖然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甚麼。拜託了,不要追加甚麼奇怪的東西。

「希望你一個月後去鄰國,目的是讓妹妹嫁到鄰國去。」

「那我一起去有甚麼意義?」

「想看看勇者,想跟他說話。如果可以的話,希望他能成為自己國家的一員,這就是其他國家的想法。因為鄰國是我國的友邦,所以危險性很低。然後之所以會挑選你,是因為那個青年不合適。」

「因為目的是把公主嫁出去,他反而會變成了障礙呢。」

按理說應該是兩人一起過去吧。不過帶上被公主大人想成是理想對象的他一起去,只會百害而無一利。要要達成目的,所以才只讓我一個人去嗎?然後遇到麻煩事也只有我一個人就是了。表情肌肉能撐得住嗎?即使突然面無表情也敬請原諒了。

「要扔棄的只有公主大人吧?我回來也沒問題吧?」

「父親大人也很中意你,所以沒有問題。不過,『扔棄』這種表達方式,能不能想想辦法呢?」

「我想就是字面意思。」

「表面上的理由是付托給其他國家。」

在引發更多問題之前,先扔到鄰國。要追究責任的話,也可以用驅逐出國的名目嗎?雖然不知道鄰國會如何對待她,不過既然是友好國,應該不會有問題吧。雖然不知道她會成為誰的妻子就是了,但應該不會太慘才對。

「這麼說來,公主大人要嫁的人是誰呢?」

「是那邊的第二殿下。」

「還真是豪華的對象啊,不是說跟公主大人不匹配嗎?」

「沒關係,因為腦子裡的東西都是一樣的。」

連我都無語了。沒想到跟那東西同一水平的人,連鄰國也有嗎。這個世界不要緊嗎?不過既然說第二,那麼第一的殿下也許是個正經人。作為情報,兩者都需要嗎?要是初次見面就思考停止的話也太不妙了。

「請告訴我關於第一殿下的事。」

「居然先是那邊嗎。菲爾是個優秀的殿下。也已經娶了妻。下一任國王應該決定好是那傢伙吧。不過就算是那樣的菲爾,也不知道怎麼處理那弟弟。聽說特別是最近受到這邊的妹妹的影響,向壞的方向直奔了。」

「即是哪個方向?」

殿下示意放在桌子上那本剛才還在讀的書。我現在的表情想必已經死了吧。當然會變成也會有那種感覺。如果是受到影響的話,應該是以寫在上面的主人公為目標吧。對女性寬容,對自己也寬容,這樣的男性形象。儘管如此,遇到麻煩還是要率先介入,所以周圍的人只會覺得麻煩。

「你要把我送到環境這麼惡劣的地方嗎?」

「反過來說,如果讓他單獨去的話,你覺得會怎麼樣?」

「我不敢想像。」

還沒過了多少天,應該還沒在看清現實吧。一天不搞好他認定自己才是主人公的意識,他一天也不可能會變得正常。這樣的他,介入了頭腦像花田一樣的兩人之中。光是想像就覺得噁心。

「即使說是友好國,也會作出挖角勇者的行為。就算菲爾沒那麼打算,周圍的貴族也不可能放著不管。那東西被友好國挖走也只會是麻煩事。一個搞不好,火舌可能還會蔓延到這裡。」

「這我同意。」

會引發起甚麼樣的現象,連我也無法預測。應該又是做出傻事的程度吧。考慮到這一點,我一個人去也許不會讓情況惡化。這樣一來,我就需要甚麼頭銜了。

「那麼,我的職業確定了嗎?」

「在那之前得先確認好你的感受。你做好加入我們國家的覺悟了嗎?」

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我沒有選擇權。既不認識其他國家。而且,我也不能離開這個照顧我到這種地步的國家。在還不知道誰是友是敵的情況下,選擇這裡以外的國家也許太奢侈了。既然如此,那就只能狠下決心了。

「沒關係,我選擇這裡。」

「好吧,那你從今天開始就是我的妻子了。」

「再見。雖然時間很短,但還是承蒙你的照顧了。」

「等等,我是在開玩笑。不,說真的,我不是在開玩笑就是了。」

好了,得開始選定下一個國家了。雖然以國家來說是沒有問題,但我不想和一個不自報姓名就擅自把人家當作妻子的人在一起。而且如果是開玩笑就好了,但他也說了是真心話。我現在才理解陛下所說的候補是甚麼意思。

「如果是殿下的話,除了我以外,應該還有很多候補吧。」

「有的話,我也不會提出這樣的提案。」

真的嗎?我露出驚訝的表情,卻被對方一臉快要哭出來的表情。有那麼大的打擊嗎?看起來比我稍微年長一點,所以就算說親事一大堆我也不奇怪。那為甚麼到現在還沒有這樣的姻緣呢?不可思議。

「我完全不打算和第一次見面的人結婚。」

「原來如此,你是說接觸的時間不夠嗎?」

「就不肯乾脆放棄嗎?」

「哼,我才沒有那麼多餘裕啦。」

那真是一副豁然的表情呢。倒不如說,你有時間管我的話,還不如好好利用它吧。單是王族這種頭銜,女性都會湧過來的吧。雖然不知道對那有沒有感情就是了。可是,把我列入候補的理由是甚麼呢?

「請允許我參考一下,為甚麼會選擇我?」

「容貌上無可挑剔。性格上本以為總是很強勢,但也能看得出害羞的反差。能力方面,要作為妃子也很合適不是嗎。」

「啊,是這樣嗎?」

「我也不認為我看到了你的全部。想要認識這些的時間還遠遠不足夠吧。」

和殿下相遇是在昨天,確實看我的時間壓倒性地不夠。儘管如此,我可以斷言,不會有我跟殿下結合的未來。因為裡面還殘留著男性的意識。雖然不知道這種狀態會持續到甚麼時候,但我完全無法想像和男性結合的未來。

「不行啊,嗯。」

「聽你理所當然地這麼一說,我的震驚可藏不住啊。」

「這不是殿下的錯,這是我的問題,所以請不用在意。」

「那麼,你願意接受我的求婚嗎?」

「堅決拒絕。」

雖然他露骨地消沉,但我完全沒有想要附和他。再者被當面求婚還是第一次,作為琴音也沒有這樣的經歷。如果是原來的琴音,會有怎樣的反應呢?嗤笑貶低的可能性很高。誰叫她是個鬧別扭的孩子。

「如果妃子不行,還有甚麼候補呢?」

「對呢,現在才剛剛開始,放棄還為時過早。」

「不,要是你能乾脆地放棄,我倒是很感激。」

「放棄這樣的機會是男人的恥辱。」

那就一輩子背負著這種恥辱就好了。因為話題沒有進展,我想馬上轉換話題,可是關鍵的殿下卻不肯放棄。那麼,該怎麼辦呢?

「阿瑞斯殿下,如果被不感興趣的人執拗地求婚,會被討厭的。」

伸出援手的正是一直保持沉默的米莎小姐。本來的話,侍女插嘴是很失禮的,但她還是不吐不快吧。如果再那樣子下去的話,我也快到了忍耐的極限了。

「是嗎?那麼就是其他候補了。外交官怎麼樣?」

「又是一種莫名地沉重的職業啊。」

主要的工作是和其他國家的交涉吧。其他還有很多,但就我的知識來說,也就這些程度而已。推薦那個的理由倒是很簡單。因為收到了各國派遣勇者的請求,所以就需要相應的職務。而且這次還發生了賠償責任。勇者自己坐在那個談判桌上,怎麼想都很奇怪。

「其他還有騎士團或研究所的工作,不過我覺得走動的工作的職業會適合你。」

「你直接說解決這次問題的人手不夠,需要人手就可以了。」

「也有這個原因。不過你看起來很有資質是真的。聽說你還堂堂正正跟父親大人提建議不是嗎。」

「那是因為那時候還不知道弗萊亞大人就是陛下。雖然就算知道了,應對方式應該也不會變就是了。」

因為能讓我緊張的人並不多。即使是國王大人也好,大家也同樣是人。雖然立場不同,應對方式也有所不同,但說的話還是要好好傳達。總比因為顧慮而遭受大慘事要好得多。

「如果運用外交特權,就不用擔心被非法拘留。」

「要是對方能考慮到這一點就好了。」

不知道特權能管用到甚麼程度。如果對方是不顧一切的人,就有可能統統無視採取行動。那時候,國家本身可能也得行動就是了。會懷著這種程度的覺悟仍然想要得到勇者的國家會有多少個呢。這還計量不了呢。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