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請死心吧。絕對不行。

外交官。雖然我也不太了解這職業的具體內容,但這絕對不是會交給剛來不久的女高中生的工作吧。應該想成這只是面門工夫,另有其他職責交給我好了。

「我暫且先接受吧。不過,如果我判斷辦不來的時候,就拜托你更改一下。」

「知道了,這件事我去跟父親大人商量吧。」

即使一直勉為其難地工作,總有一天也會出現重大失敗的可能性。與其這樣,倒不如乾脆地抽身而去比較好吧。說到底,本來就是責任重大的工作。為甚麼在咖啡店打工的我會從事外交官之類的職業,這真是個天大的謎。因為是異世界所以沒辦法。我覺得甚麼情況都可以套用這句話了。

「不過,真是不可思議,明明不用工作,暫時都可以過上豪華生活,卻竟然主動提出想要工作。」

「是性格使然,懶惰的生活不適合我的個性。」

與其在房間裡無所事事,還不如打掃衛生。做完之後就去買食材。剩下的就是預習複習了,這就是原來的生活。雖然有兼職的話就不用考慮這些了,但畢竟還是學生嘛。偶爾也會有朋友邀請我去玩。

「你跟他說過以後的事了嗎?」

「不,還沒有呢。我想等時機成熟點再說吧。他的情況和你差太遠了,無法判斷。你的意見是怎麼樣?」

「總之先把他丟進騎士團就行了吧。他的話,首先要學習挨打。」

「真是無情啊。」

如果一直顧慮下去,不管過多久,他都還是那副樣子。那麼,讓他認清現實比甚麼都重要。我們沒有特殊的力量。就算有知識外掛也好,這可是在過去也召喚過勇者的世界。流傳下來的技術應該有很多才對。如果有專門的知識或技術就另當別論了,但作為學生的我們才沒有這種東西。

「請推薦他加入騎士團體驗,他應該會答應的。」

「理由是?」

「認為這是展示自己力量的好機會。即使說多多少少懂得戰鬥技術也好,我也不覺得得從騎士團身上吃到甜頭。」

「如果只是比外行人強一點點的程度,那就沒有問題吧。」

如果他在劍道等方面是國內屈指可數的強者的話,也還可以另作別論,但若是有那樣的實力,也不會那麼輕率吧。在比賽中,不僅是看本領,戰術也是重要的元素。需要再多多思考。

「我也想偶爾去騎士團接受訓練。」

「你?」

「不管做甚麼,身體都是資本。要增強體力,活動身體便最適合的了。」

「先說好,我們騎士團的訓練相當辛苦啊。」

「這我求之不得。我先說一下,我也相當不服輸的喔。」

即使贏不了,也想鍛煉到能咬住不放的程度。我也很清楚,自己的實力只不過是略勝外行人一籌而已。儘管從小玩伴的叔叔說是防身術,教了我很多,但也不知道能通用到哪個地步。剩下的就是和朋友一起訓練打架之類的實戰經驗了。因為我沒用過劍甚麼的,基本上都是徒手。

「雖然我看不出你在鍛煉就是了。」

「我好歹也有一定的體力喔。」

雖然只是早上練跑,做適量的肌肉鍛煉就是了。但不可思議的是,我不覺得有長出肌肉。贅肉一點一點地減少,穩定成現時的體形。雖然會惹人羨慕,但就我而言,可不想別人提起這個話題。話題絕對會轉向胸部的大小。大也是煩惱的根源啊。

「要學習的東西很多,不過先確定優先順序再來吧。」

「要是你的話,好像甚麼事都搞得定。」

「怎可能了。」

我也不是萬能的。也有不擅長的東西。雖然變成琴音之後,還不知道是甚麼就是了。原來的我是負責武力加智力的鼯鼠之技。不過其他人會吐槽這不是個能動的智將嘛。琴音或許也差不多。雖然規格比我高很多就是了。

「請不要對我抱有過高的期待。」

「硬要說的話,我覺得你太低估自己了啊。」

是這樣嗎?我判斷自己只是不過不失。雖然有時試著做了之後發覺也能做到,但老實說,我還沒完全掌握到琴音的規格。原本的我和琴音合在一起時的相乘效果也還沒有發揮出來。不過明顯太胡來的我會拒絕就是了。

「最應優先的是文字吧。雖然語言方面,不可思議地能夠理解,但文字不從一開始學習可不行吧。」

雖然真的很不可思議,但我可以理解語言。而且不知道為甚麼,也能夠閱讀文字。所以問題是寫。不過關於這個,應該不會花太多時間。只要能說、能讀,那要寫起來也不會太費勁才對。除非是相當特殊的文字。但從所讀過的書來看,就和英語差不多。

「魔法的話,感覺差太多了,完全搞不懂就是了。」

隱隱約約可以感覺到魔力。不過因為是新生的力量,所以還有點異物感,沒能接受。所以也完全不知道該如何運用這種力量。唯獨這點需要花時間習慣呢。所以暫時還是放著不管吧。

「魔法根據屬性分為擅長和不擅長。很期待你會是哪種屬性。」

「也有罕見的屬性吧?」

「光和暗很少見。仔細分辨的話還有很多,不過大致分類的話差不多就這樣吧。」

如果說光與暗,我想我傾向暗。這是指內在的問題。不是說性格陰暗,而是因為內心抱著甚麼東西。琴音要說的話也算是暗的那邊吧。對父親帶著愛慕的同時,也一直背負著不被認可的焦慮。怎麼想都不是屬於光的。

「據說最初能使用的魔法就是最合適的屬性。」

「那麼,在那之前就期待一下吧。」

說心裡話,我只感到不安,但有時逞強也是必要的。即使被發現是暗屬性,我想也不至於被流放國外吧。如果是他,肯定會誇口說是光。不過兩者也不見得一定會有。也有可能只是普通的屬性。

「如果能熟練使用,也不失為一種手段。」

「魔法的運用需要不斷鑽研,不過你應該沒問題吧?你也不是那種討厭努力的類型吧?」

「任何事都要努力才能掌握。」

就是做菜,也是每天都做才會進步。學習也是一樣。進入社會後,在學生時代學過的東西幾乎都忘光了。但變成琴音之後,再次當上學生複習一下,就能切實感受到自己又掌握了。不做的話,不管甚麼都會忘記。

「如果你能好好考慮一下當我的妃子,那就太好了。」

「你還沒放棄嗎?」

「候選人只有你一個,怎麼可能放棄呢?」

為了確認,我瞄了一眼米莎,她重重地點點頭。為甚麼下一任國王會沒有候補的了,真是不可思議。是有甚麼重大的缺點嗎?明明交談時看不出有這種感覺。還是說有甚麼特殊的癖好嗎。如果會對琴音的身體帶好感,那應該還算正常才對。

「應該有人來求婚吧?」

「有是有,但全都拒絕了。」

「為甚麼?」

「要不就是個位數,要不就是年過五十的,當然不行吧!」

似乎不是特殊癖好的人。可是,為甚麼都剩是這些人來求婚呢?對了,沒有緣分也許是最大的問題。搞不好真的出現跟我結婚的可能性嗎?除非我找到甚麼候補,不然這樣的關係可能會持續下去。終於從學園長那邊解放出來了,結果來到異世界,還是被戀愛問題硬拉走。

「比起外交官,搞不好這裡更加難搞呢。」

「我絕對不會放棄的。」

最後的手段是展現我的本性。大鬧一場嚇破他膽子,說不定就失去興趣了。如果反而因而迷上我的話,到時再另想他法好了。總覺得殿下太拼命了,太可憐了。

「也請你好好找一下我以外的候補囉。」

「為甚麼一定要向我擺出憐憫的表情呢?」

一直錯失婚期的下一任國王。這個國家在各方面真的沒問題嗎?不過比起將來,現在該考慮的是如何解決問題。要做的事情多得很,我自己也得努力才成。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