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來談工作吧

意外地就任外交官。而且還做出了連國家首腦的國王都給出許可的暴行。絕對是出於認為以我的能力和膽量都會很有趣為理由才做的吧。怎麼說呢,感覺和親友們很像呢。所以我也提出要求吧。

「那麼我的勞動條件也決定一下吧。」

「某種程度的話是可以,但不合理的就不行啊。」

「我又沒有說甚麼奇怪的要求。因為是你方强求我的。總之先吞下我的條件吧。」

我不打算說讓他說三道四。因為都被單方面告知,,所以我也以牙還牙了。說到底,我之後要說的都只是一般的事項而已。

「首先請絕對要支付薪水。因為還不知道貨幣價值,所以請按外交官的基本工資來支付。」

「那樣的話沒問題吧。會說第一,也就是還有其他的嗎?」

「當然了。第二,我想要休息日。雖然前往其他國家的時候畢竟不行吧,但回到這裡的時候我想要自由。」

「也就是說想要離開城堡吧。」

「然後是第三個條件。」

老是呆在城裡會令人窒息的。偶爾也想在下城之類的地方散散步吧。還有就是想拿薪水買東西。雖然所有東西都配給是很感激啦,但也不見得會符合我的喜好。

「外出時希望能跟甚麼人一起。這便是我方的條件吧。」

「是逃跑的可能性嗎?」

「雖然也有的,但也有可能會出現問題吧。而且琴音還沒有自衛的手段。」

「確實。倒不如說,要在這一個月裡全數學會不是辦不到的嗎?」

一般知識、使用魔法的方法、學習武術等,要做的事情太多了。還有是公主和青年的監視,聽負責人的報告。在前往第一個國家之前跟這兩個人接觸太危險了。

「在一個月內,可以把公主和青年分別關起來嗎?」

「這樣的話真的會被幽禁,所以不行吧。不過我也知道琴音想說甚麼。如果在出嫁前就失貞了的話,那可慘不忍睹了。」

而且若是公主主動引誘的話也無法辯護。如果是盲目地戀上勇者這種人的公主的話,很有可能會這麼做。而且我覺得青年人絕對不會拒絕。因為我想他很憧憬後宮。

「請儘量避免接觸。也請保證絕對不會出現只有兩人獨處的情况」

「只能祈求友好國家不會變成敵對國家了。」

「不是祈求,而是用我們的力量來制止。」

不是靠運氣,而是靠自己的行動來行動的案件。雖然超級沒有興趣就是了。被人家說想雇傭我是很高興的啦,但如果知道那是國家的話,我會很困惑的。而且還附帶沒有拒絕權的贈品。

「我會竭盡全力的。但是也請理解,我沒有打埋骨在這個世界。」

「好像會很花時間呢。」

現狀就是別說花時間了,連能不能回去的指望都沒有。直截了當地說,這只是我的願望。雖然總有一天要下定決心,但現在就先別想那個好了。不然會維持不了動機的。

「乾脆當我妻子吧?」

「你說笑了。」

不禁嗤笑出來了。這簡直就是琴音吧。然後眼看殿下都沮喪下去了。也用不著我吧。明明如果是王子的話,都可以隨便任挑才對。

「殿下您也有未婚妻吧?」

「……沒有。」

「吓?」

「所以說沒有啊!」

啊,真的。你不是王族咩。從小就決定好結婚的對象不是理所當然的嗎。如果公主去了學園的話,殿下應該也同樣去了才荒。應該也曾遇到對象吧。

「為甚麼?」

「忙於學習。」

這麼說來,為了成為國王,他也在努力著呢。所以青春就白費了。周圍的人也沒考慮那邊,只顧提高能力。這個人的女性關係到底怎麼樣了。

「但是現在也會有人提親吧?」

「有。有是有,但我拒絕了。」

「所以就說為甚麼?」

「如果年齡都盡是單位數或超過五十的女性,那我也沒法子吧!」

「也就是不可思議地,同年代的人都不來找你呢。」

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麼樣的呢。年齡相近的人全部都找到人家了嗎。然後剩下的就是殿下。也太大冷門了吧。

「作為參考我想問一下,琴音大人的年齡是多大?」

「十七歲。」

「那樣的話就沒甚麼問題了。」

「問題很大!」

連米莎也來興喔。明明是在談工作的,卻變成了婚姻的話題。而且我還是被召喚的。我剛才不是說了沒有埋骨於此的意思嗎。

「可是這樣下去的話,繼承人會。」

「請不要在工作之後決定我的結婚!我最終也會離開這個國家喔!」

「這件事就到此結束吧。」

能有藉口逃遁真的太好了。雖然米莎一臉遺憾,但就算擺出那副表情我也絕對不會點頭的啊。明明就連在原來的世界,是男是女都已經很曖昧了,我根本沒有考慮過戀愛。

「這樣的話米莎又如何了?」

「我不認為自己能勝任王妃這種重大的職責。我覺得反而會扯後腿,所以請容我謝絕了做」

也有這種想法嗎。米莎小姐看起來也很年輕,所以我覺得和殿下很匹配就是了。還有身份問題吧嗎。基本上如果不是貴族或者上流階級的話,這可能會很困難。

「為甚麼我會不受歡迎?」

「是因為感覺不到魅力嗎?」

聽了我的話,深深地消沉下去了。嗯,雖然沒想讓你心情不好,但可別消沉了。又有臉蛋、又有地位。這個世界的女性對殿下有甚麼不滿呢。真不可思議。

「你沒有喜歡的人嗎?」

「有的話就不會演變成這種狀況了。」

那也倒是。沒多少人能拒絕殿下的求婚吧。雖然也有願意捨棄了一切身份,也要和喜歡的人白頭偕老的人就是了。

「前途多難啊。」

「是剛才的回敬嗎。真不賴呢!」

那當然了,明明答應了全面保證好我們的生活,短短五天就反故了呢。這點兒就惡作劇一下吧。說到底,不要跟第一次見面的人提議結婚喔。

「那麼閒談就到此為止吧。」

逃了啊。嘛,對本人來說也不是怎麼開心的話題吧。不過就我來說,他是個很有玩弄價值的人。

「雖然急遽聘請講師,但對方也早有安排,所以暫時先從米莎那裡學習吧。」

「儘管我也有力有不逮之處,還請多多指教。」

果然在城裡工作了很久啊。而且假如沒有學識的話,也不會待在這樣的地方吧。與其說是侍女,不如說是秘書更合適吧。

「自衛手段方面由我來負責。預計會拜託騎士團的副團長。」

「行程能配合得上嗎?雖然我完全不知道會是個甚麼樣的人就是了。」

「因為男性和女性在戰鬥方式上有異呢。我基於同性這一點上而選她了。而且她也有跟部下教育,所以我想教法應該沒問題而如此判斷。」

原來如此。臂力的確不算優秀,所以戰鬥方式也會有所改變嗎。不過在這邊的世界,不知道我的身邊有沒有分別呢。

「副團長很强嗎?」

「這國家有兩個副團長。一男一女。她比男性的還强。而且強到能和騎士團長有得一拚。」

我可以吐槽嗎。那騎士團長到底是甚麼樣的怪物啊。而且虧得跟他吵架的青年還活得好好呢。糟糕,變得不安了。

「至於魔術方面請稍等一下。預定從學校聘請講師。」

「好的。因為要在一個月內一古腦兒全塞進去的話,那甚麼都只會半調子又驚又喜。

一般教養、武術、他國情報、公主和青年的監視,要做的事太多了。再塞個不知魔法還是魔術的東西的話也太勉強了。基礎的東西找米莎小姐確認一下好了。

「在做好制服後請去外務部露一下臉。因為就是現在去也沒甚麼事好幹呢。」

「這次騷動中,外務部的人有甚麼反應?」

「當然是抱著頭的狀況了。」

明明主要是跟其他國家談判的,可是對己方不利的手牌卻增多了。都能預見要是被指指那一點的話可是會陷入絕境。最重要的問題是最先出現的案件吧。而且不管怎麼辯解,都是己方不好。

「負責人好像想離開房間毆打我那笨蛋妹妹。」

「然後部下們拼命制止了呢。」

「沒錯。」

我明白你的心情。光是那個行動我給予好評。要是實際做出來的話會搬家吧,腦袋。不過說到底,原來就在於公主身上,所以也不會太過嚴厲處罰吧。

「好像不是可以悠閒工作的環境呢。」

「是煉獄。」

那麼被丟在那裡的我該怎麼辦才好呢。感覺不是甚麼都不懂的新人可以去的地方。倒不如說是礙事吧。而且本身就是作為被召喚的立場,會被當作主要人物來對待吧。真討厭啊。

「原本就不算活得輕鬆了,但感覺情况更糟糕了。」

在原本的世界因為性格惡劣,評價掉到最谷底。那邊花了半年的時間,才修正到了大致上算正經的方向。既交到朋友,又能得到家人的信賴。

沒想到在異世界又要從頭開始就是了啦!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