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妨礙者出現了

  在替科蕾特醬換好衣服後,我就帶著她前往餐廳。


  雖然在背後欣賞她那伴隨變重的呼吸,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走著的動作也是難以取捨,不過剛才有點玩太久了,時間上有點趕呢。


  即使這裡幾乎所有人都在我支配下,但一開始就穿幫就不好玩了。所以在走到一半後我就拉著她走了。


「等、唔〜不,要走,這麼快……」科蕾特醬不安的縮緊身體,空著的手也像是要護著那兩座小山丘般放在胸前……看來媚毒讓身體直接吸收的效果比想像中還要好呢。


  但是,嗚…用著那種困擾的眼神看過來會讓我忍不住的,但科蕾特醬太快認輸,我某程度上也很困擾……沒辦法,稍微推她一把吧。


「想輕鬆一點嗎?我可以教你一個輕鬆的魔法啊。」我把科蕾特醬壓向牆那邊--嗯嗯,就是所謂的咚壁--輕聲的在她的耳邊說,空著的手也在她的身上遊走。「不要管那個女僕小姐,現在就認輸,把身心都交給我就好。」


「嗚…才不要…」科蕾特醬大約想要板著臉認真的回應,但現在這個狀態反而讓她看起來更為誘人。


  糟糕!這下真的會忍不往的!


「喂!那邊在幹甚麼!」突然,一陣斥喝聲讓我和科蕾特醬都回過神來。


  嘖!到底是那個混蛋來打擾啊?雖然從情況來說可能也該說來得正好,但這種氣氛被人打擾果然是會令人很不爽。


  沿著聲音的方向看去我們原本前進的方向,只見一名紅髮,作騎士打扮的女性站在那邊……這個人,記得確實是跟那個甚麼樞機卿一起的,是叫甚麼來著?


「普蘭特!」對對,是叫普蘭特。雖然她是那個甚麼樞機卿的人,科蕾特醬似乎也認識她。


「科蕾特大人你是在這裡幹甚麼?早餐的時間已經開始了吧?」


「抱歉,我現在就去!」聽到普蘭特的話,科蕾特醬隨即脫離我的控制,順勢急忙離去。


「那我也失陪了。」就在看著科蕾特醬繞過普蘭特的身邊,我也準備跟在科蕾特醬的身後時……


「等一下,可否借一步來說話?」普蘭特把我叫住了,也使得科蕾特醬停下了腳步,不安地看著我們。


「普蘭特,這個人是暫替芬納蒂工作的。」科蕾特醬似乎還在乎著我跟她的約定,所以想幫我圓場的樣子。不過普蘭特沒怎麼在意,只是靜靜地瞪著我。


「科蕾特醬就先走吧,我等一下來找你。」聽到我的說話後,科蕾特醬的視線在我和普蘭特之間徘徊好幾次後,才迅速遠離我們,往餐廳的方向走。


「這是怎麼回事?」就在我藉由分佈在各處的分身,確認科蕾特醬遠離了一段距離後普蘭特首先開口。


  我不知道普蘭特有甚麼手段確認科蕾特醬的位置,但從時間點來看,她想跟我說的並不想讓科蕾特醬知道。雖然以立場來說是很正常沒錯,畢竟一個是瑞絲的支持者,另一個是保守派的人,而且普蘭特也是知道保守派想除掉科蕾特醬的,所以不想讓對方聽到對話內容也是正常的……不過讓我在意的是科蕾特醬對普蘭特並沒有甚麼排斥,感覺上也不像只是普通的互相知道,而是有一定程度的認識……


  嘛,算了,這種事就先放在一旁,之後再直接問科蕾特醬好了。


  我稍稍遠離普蘭特,靠在走廊的窗戶旁。


「『這是怎麼回事?』是我該問的吧?那位樞機卿委託的時候你也在吧?你這樣妨礙我的話我會很困擾的啊。」


  就在我說完的瞬間,一把劍就停在我的頸邊。


「死了就不會困擾了。」


「係係,這種程度的威脅就算了,所以你想要說的是甚麼啊?」雖然普蘭特出手的速度確實是讓我嚇了一跳,恐怕她真的要殺我的話,在我意識到前頭和身體早就分家……嗯,甚至可能連把意識轉移到其他分身上也做不到。不過跟瑞絲的威壓比起來,這種程度真的有如涼風一樣。而且既然能做到這點卻沒下手,就表示她不會下手……最少現在還不會。


  大約是看到我對她的恐嚇沒甚麼反應,普蘭特一邊砸一下嘴巴,一邊把劍收起來……雖然手還是按在劍柄上。


「你對騎士們做了甚麼?」


  幹!已經發現了嗎?才剛開始耶……不過也可能是她觀察力特別好,這些就先看看其他實驗品的情況吧。


「要說的是這個嗎?不是要想跟我抱怨吧?我之前就跟你們說了把不想被波及的人撤走了吧?當時也在場的你甚麼都沒跟他們說,倒是來跟我抱怨?」必殺技,我才沒有錯!


「這……」


「不過安心啦,我只是以防他們礙事而已,把事情搞好就會『解放』他們,會確實地從世人眼前清失的大約就只有那幾個聖女候補和少數幾名女僕而已……雖然可能會有一些回後遺症就是了。」必殺技之二,即使唬爛也要讓對方安心下來。


  不過感覺效果不太好,臉色沒怎麼變好呢……是本來就反對這麼做嗎?那就來個大絕吧!


「反正你要是真的不想那些騎士一生都是這樣,那就不要幹多餘的事,畢竟能讓他們恢復的只有我,要是我有個萬一的話,他們一生都會這樣。」超必殺,製造讓對方無法動手的理由!


  普蘭特瞪了我好一會兒,才帶著煩躁的咂嘴讓手離開劍柄。看來權衡了各方面後選擇了相信我會讓騎士們恢復。畢竟比起半吊子的強迫和威脅,人們更想會去相信看不到的希望。


「真是的,雖然不知道你有甚麼隱情,但搞錯對像了吧?」我聳了聳肩順便來個煽風點火好了,就希望她能把注意力從我身上移到其他地方。「要殺就殺那個委託人啊,他不在了我也沒理由幹了。」


  在我說完後的瞬間,普蘭特好像是真的動了殺意,身上洩漏出微弱的殺氣。同時,她又像在忍耐甚麼般咬著牙……看來確是真的有隱情。


  但是那些跟我沒關係。


「要說的是這些了吧?那我要走了囉,姑且我表面上是科蕾特醬的女僕。」丟下不知在想甚麼的普蘭特,我便追上科蕾特醬。


  不過話說回來,或許該監視一下這個普蘭特比較好。要是她現在真的跑去殺了那個甚麼樞機卿的話,我也會很困擾。


  指示兩、三隻在附近待機的夢幻蝶在遠處監視普蘭特,雖然不可能阻止她真的把委託人做掉,但最少我也能知道甚麼時候要逃吧。


--*--*--*--*


  在餐廳露了個臉後,科蕾特醬那邊暫時也沒有我的事了。


  接下來我就去藏書室跟先到那邊等的艾會合,畢竟我本來來教國的目的就是來看魔法相關的書籍,所以這當然也是這次的目的之一。


  在昨晚找科蕾特醬前我是有先去稍為確認過,大約是因為給見習騎士和聖女候補看的,這裡的藏書比較多是入門和進階類的書籍,魔法相關的內容都是只提到第四階為止。


  以我來說應該算是剛剛正好,畢竟在這裡最多也就只有一個月的時間,再高階深入的在離開前再借走就好。


  到達藏書室後,跟我一樣也穿著女僕裝偽裝著的艾--畢竟還有幾名女僕沒被我支配著--似乎是很閒,所以也找了些書來看,但現在此刻卻也因此正陷入苦戰。


  不過這也是理所當然,畢竟在這個世界認字率其實不太高,大多冒險者即使會認字也只是到能看懂委託的內容,如果是在遠離城市的村落居住,能看懂數字和簡單算術已經很厲害。


  至於艾的程度,在莉安娜的記憶中應該也是多少能看懂委託內容的程度。


  坐了在艾的對面,我拿起了一本魔法理論入門來看,內容主要是講述如何感受魔力,並引導體內的魔力去使用魔法、愈是高階的魔法魔力運作也愈是複雜,所以需要咒語去扶助,不過如果魔法技能有所提昇,就能簡略縮短咒語,甚至達到無詠唱……諸如此類的基礎知識。


「主人能全看懂嗎?」在我看到一半的時候,艾突然問道。


「可以啊。」不過艾會奇怪也並非沒有道理,最少原本莉安娜能認的字也就只比艾稍多,勉強能看懂公會的植物圖鑑的程度。不過我的話,大約是洛蒂婭放了甚麼轉生者優惠的,我從一開始就連語言就能聽懂。


  在簡單回答艾後,因為她沒再說話,所以我也再沒管她。但是我也多少能感覺到她看過來的視線,是有話想說嗎?


「怎麼了?」反正只看書也會無聊,那就聽聽看吧。


「主人是有想幫那孩子嗎?」


  啥?我做了甚麼會讓艾有這種誤解?


「欸…那個,因為主人跟她約定了如果她贏了就幫她,而且那些條件感覺也並不難。」是我驚訝得都寫在臉上了嗎?艾顯得有點為難的說。


  順帶一就,昨晚我找科蕾特醬時其實艾也在房間內,所以知道我和科蕾特醬之間的勝負條件並不奇怪。不過,說科蕾特醬贏了就幫她是剛才的事啊。


「有壊孩子在偷聽嗎?」


「不,這,那個,就是有點在意。」


  嘛,其實那也不是特別要隱瞞的事就是了。不過在艾那看來是相當優待嗎?


「因為不就是她根本不可能贏嗎?會給她這種程度的當取勝條件,只是怕她沒兩下就輸而已。」但這才是最理所當然的事。


「不過只要她不放棄當聖女的話……」


「確實如此,但意外地人是相當容易墮落呢……特別是沈溺在快樂的時候。」人在面對痛苦的確是有著相當的耐性,但可無法抗拒快樂。如果有人能不沈溺在其中,那不是因為那人意志堅定,僅只是沒按對他性感帶而已。「而且不僅有媚毒,真的出狀況我還可以用上寄生和侵食。」


  所以科蕾特醬打從一開始根本就不可能贏,問題只有她能支持多久而已。


「主人,那是耍詐吧?」


「單純只是不想浪費而已,畢竟本來是要殺她的吧?」聽到我的回應,艾也隨之語塞。「那種事就不要在意了,倒是艾你要不要趁這機跟那些騎士的訓練一下?」


「可以嗎?」艾看來早就感興趣,聽到後表情也為之一亮。


「我也想借此確認他們被寄生後能不能正常判斷和運用知識,不過即使沒法教授甚麼,當對戰的對手應該也還行。怎麼樣?」


「要幹!拜託主人了!」


  真好打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