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先行體驗版,無料下載❤

【Side:科蕾特】


  因為看上去跟人類(休姆)一樣,我總會忘記莉安娜小姐是魔族。或許是因為這樣,我總是不由得會覺得她的感性是不是有點太奇怪了?


  以前也有跟看過騎士們押送犯人的情況,所以我也是知道普通的拘束工具是怎樣……但莉安娜小姐手上那個怎麼都不能說是『普通』的吧?


  拿著奇怪的拘束工具的莉安娜小姐拍著床墊示意我過去她那邊,當我注意到的時候我就已經在把睡衣脫去。


  不,這只是因為她說甚麼都不會聽的,比起跟她沒完沒了的討價還價,順她的意思去做反倒能讓她更早把那纏在我身上的那個滑溜溜的東西拿走。


  依照著莉安娜小姐所說的,我在床上趴下,一如平常一樣擺出令人不好意思的姿勢。


  一如平常?明明才是幾天前的事而己……


  想起前幾天莉安娜小姐第一次把那個放進去時,不管在走路時、在進餐時還是上課時那個東西總是會突然動起來,讓我好幾次也差點兒在大家面前喊出來……雖然那個酥酥麻麻的感覺是讓人感到很舒服……不,才不舒服!那個總是讓人突然使不上力氣,而且又是使人像生病般發熱,沒法把精神集中起來,腦海中總是浮現出第一次見到莉安娜小姐時她對我做的事,讓我有好幾次手都不自覺地往私處伸手,但因為大家都在身邊,所以我拼命忍下來了


  在後來,我的記憶就變得有點模糊,就連我怎麼回到房間都想不起來。在注意到的時候,我已經衣衫不整,手也有如不受控似的在私處摸索……我知道那並不是真的不受控,那是我不想停下來。


  這時,那滑溜溜的東西的異常動作把我從回想中拉了回來……那個纏在我身上的觸手竟然放鬆了,平常的話莉安娜小姐都是我玩弄得虛弱無力之後才會解除下來的。


  如果能夠早一點除這個中解放的話也是好事,比起莉安娜小姐所做的其他事,會因為把東西放在屁股裡而覺得舒服這種事,我真的有點不太想去習慣。


  雖然有點羞恥,但白天的時候我還是有偷偷地自慰來舒緩。即使其他人現在是沒有注意到,但沒法保證甚麼時候會注意到,而且也總不能放著不管……畢竟要是在意識模糊時忍不住在大家面做就糟糕了。


  甚至,剛剛也抱著總不被莉安娜小姐稱心如意地像玩弄,也有自慰過把今天累積下來的慾望解放出去。


  然而,縱使在白天和莉安娜小姐來之前有自慰過,但那個被抽出來的解放感便沿著脊椎衝上腦袋,把應該已經舒發了的慾望全都叫醒了,讓我不由得發出奇怪的聲音。莉安娜小姐似乎也一如平常的對玩弄我這件事樂在其中,總是在抽出了一點後又再插回去,使得那個會讓人輕飄飄的酥麻感延長。


  即使多少還能保住意識,但摀住自己的嘴讓自己不叫出來己經讓我盡了全力。雖然大概任由感覺放棄壓抑聲音會比較輕鬆,但也不知道會不會被其他人聽到,所以也只能這麼做了。明明我這麼努力了,但壊心眼的莉安娜小姐卻還是樂在其中的玩弄著人家。


  在莉安娜小姐把那個完全拔出來的瞬間,完全的解放也把我推上我高潮了……明明剛剛才丟過一次了……


  在高潮的餘韻下,無法使力的四肢任由著莉安娜小姐擺佈。先是雙手,然後是雙腳都被莉安娜小姐鎖在那個形狀奇怪的拘束具上,讓我變成兩手被反綁,兩腳沒法合攏的羞恥姿勢。


  莉安娜小姐把四肢被鎖著,保持著羞恥的姿勢的我拖引到床頭的位置後便在我面前趴下,近距離看著我毫無防避的私處。


  雖然並不是第一次被莉安娜小姐用這種能感受到呼吸的氣息的距離下看,但是正面看著她這樣看卻是第一次,初次意識到自己被看著的不安和強烈的羞恥感讓我的心完全靜不下來。


  無視著我的不安,莉安娜小姐繼續玩弄著我的私處,手指在小穴外圍遊走,讓本來開始冷靜下來的身體又開始熱起來。特別是莉安娜小姐偶爾又輕壓我尿尿的那裡稍微上一點的地方時,猶如電流似的酥麻感讓我瞬間眼前變成白色一片。


  一如平常的任由著莉安娜小姐擺佈,但這時卻忽然感覺到有某些東西進入了我的小穴之中。


  就在我感到困惑的時候,突然變得異常灼熱的小腹把我原本的思緒一下子燒光了。


  比平常來得突然,而且比平常更加的強烈,小穴也癢癢的而且感覺也空洞,而且私處的周圍不知為何有著帶著粗糙而帶刺,令人無法放鬆的壓迫感讓人更加地焦躁。雖然想要合攏雙腳去減輕這種空洞的焦躁感,但四肢被鎖著的我卻無法做到,只能任由那灼熱感折磨著我。


「那麼,該請嘉賓進來了。」原本期望著被莉安娜小姐玩弄時能消減這份噪熱,但她卻無視著我走向門口的方向。


  嘉賓?那種事怎樣都沒所謂,拜託像平常一樣玩弄我……對於莉安娜小姐要做甚麼的困惑都沒法停留在腦海起過兩秒,我只是希望她能像平常一樣玩弄著我的身體以減輕這份令人離耐得噪熱。


  在我想方設法的想要減輕那份噪熱時,莉安娜小姐便帶著一名被繩子以奇怪方式綑綁著貓族的獸人女孩回來。


  她看起來跟莉安娜小姐差不多年紀,頸項上有著奴隸項圈說明了她的奴隸身份。


「我來介紹一下〜她是艾,以後就當認識的了。」


  莉安娜小姐一邊說著,一邊牽著跟那個喚作艾的獸人女孩頸項上的奴隸項圈相連的皮帶走過來。


  奇怪的是不知為甚麼,隨著莉安娜小姐牽引著的獸人女孩每走一步,那個粗糙而帶刺的觸感便像要把我的意識磨掉般磨擦著我的私處。


「嗯啊〜那個、是……」感覺即使只是一瞬間也好,只要稍微放鬆一下,我的意識就會被焚燒著身體的慾望的火炎所吞噬,為了保持清醒,我試著向莉安娜小姐搭話。


「剛剛我在你身上放了一隻叫『傑米尼(雙子)』的蟲子,跟艾體內的是成對的,牠們的特性是可以把宿主的感覺傳遞給另一邊的宿主。」說著的同時,莉安娜小姐示範般輕輕地拉扯艾下身的麻繩,小腹附近隨即便傳來被緊緊勒著的感覺,而且更能感受到粗糙的繩結完全陷入的觸感。


  恐懼也隨之升起……如果是自己的話,或許也有辦法壓抑下來,但是如果是別人的話,同樣的方法有用嗎?


  無視我心中逐漸浮現的恐懼,莉安娜小姐便讓艾小姐趴在床邊。同時,莉安娜小姐身上的衣服像有生命般自動從她的身上離開。


「接下來是優惠時間了,這是送給科蕾特醬的中出體驗先行版〜」


  在說著的同時,莉安娜小姐不知道從那裡拿出了一條像那個放進我屁股裡的東西,但莉安娜小姐拿著的卻是比那個更粗更長,大約就跟莉安娜小姐的手臂一樣。


  莉安娜小姐拿著那個東西對著自己的私處,那個便伸出的大量細小觸手進入莉安娜小姐的私處裡,同時扁平的觸手則纏在她的身上。


  在觸手緊緊地固定在莉安娜小姐身上後,她就像是十分享受似的發出陶醉的呢喃,輕輕撫摸著長度只餘下她前臂差不多突出地方。


  那個的外型我有印象,就像男孩子尿尿的一樣。因為我有在孤兒院幫忙照顧比較小的孩子,所以我有看過……但是孩子們的並沒有這麼粗大,而且孩子們的都是軟軟的下垂,可不像莉安娜小姐的朝上挺起。


「嘻嘻〜科蕾特醬不知道嗎?這方面的知識真的就跟小孩子沒兩樣〜先跟你說,這東西是男孩子的肉棒,我的你要叫黑金鋼也可以啊〜」


  看著莉安娜小姐那個壊笑,我只感到不會有好事發生。


  就如預感一樣,莉安娜小姐撥開了纏繞著艾小姐私處的麻繩,然後把那個叫肉棒的東西抵著艾小姐的私處,有某種東西緊貼著我小穴的觸感也隨之而傳來。


  不會吧?不會是要放進去吧?那麼大的東西不可能的吧?


「那麼科蕾特醬就好好地體驗一下吧〜」


「等、啊〜!」雖然想要出聲阻止莉安娜小姐,但在那之前她已經一口氣把那個肉棒插進艾小姐的私處,我也能感覺到小穴被某種東西一口氣地撐開了。


  雖然也有被莉安娜小姐用手指放進去過,但這次跟那些是完全不一樣,能夠感覺到小穴完全被填滿了,也能夠感覺到肉棒的凹凸起伏。


  跟隨著莉安娜小姐前後擺動腰肢,肉棒也一邊像是要磨掉我的靈魂一樣,以凸起的地方磨擦著小穴的肉壁,同時也像要把我的意識衝散似的撞擊著小穴的深處。


  但是這些其實不是我的感覺,只是艾小姐感受到的……


  但是很舒服,還想要繼續……


「這不是比艾更享受嗎?都在扭腰了。」


  莉安娜小姐明明就在附近,聲音卻好像在遠處般。不,就連明明是在我的口中不停吐出,會令人感到不好意思的喘息聲,聽起來也相當遙遠。


  肉棒持續的撞擊著,快感也沿著背脊衝擊著我的腦海,已經沒法抵抗那如同巨浪洶湧而來的浪潮,我只能任由宰割似的地快感所吞噬。


  連感覺時間長短都不被承許,完全不知道過了多久後,我的意識變成白色一片。


「已經高潮了嗎?艾都還沒有呢〜嗯,雖然感覺到的一樣,但到頂的時間還是會因人而異嗎?這樣的話蕾特醬算是容易高潮的淫亂體質?」


  雖然傳來了莉安娜小姐的聲音,但我根本無法顧及。即使到達了高潮,但肉棒的活動還是持續不斷,快感把我的意識強行推上更高的地方去。


  連去求助,讓莉安娜小姐停下來也做不到,口中只連吐出完全不成話的聲音,我的意識又再一次被白色所吞噬。


  但是不管是艾小姐還是莉安娜小姐似乎都沒有到達頂𡶶,並未有停下來的意思,我只能無助地被繼續推上更高的地方去。


  這個時候,莉安娜小姐在一邊前後抽送的同時,一邊把艾小姐的身體翻過來,讓原本趴著的她變成仰躺。


  隨著艾小姐的身體的轉動,肉棒也同時在小穴了轉了半圏,凸起的磨擦帶來的快感又讓我隨即洩了一次。


  好可怕!不要!這樣下去真的會瘋掉的!


  因為讓艾小姐翻了身的關係,莉安娜小姐她們也往我這邊靠了過來。在靠近過來後,莉安娜小姐便把我拉了過去,一手抱著我的腰又再一次強吻我。


  莉安娜小姐的舌頭入侵到我的口中,侵犯著我口裡的一切,唾液順著她的動作在我們的口中徘徊而混為一體。而我在則因為肉棒完全沒有停下來的繼續不停進出,只能在接連不停的快感任由不由自主地抽蓄的身體受她擺佈。


「停、啊〜不嗯嗚〜❤好、好可怕、啊〜❤會、會瘋瘋掉的〜啊啊❤」


  在莉安娜小姐吻夠了後,我拼盡所有的力氣懇求著她,不然我真的會瘋掉的。


「科蕾特醬在說甚麼啊?明明一臉享受的。」


  在說甚麼?這麼可怕的事我怎可能會在享受!


「沒有自覺嗎?可以自己看看啊。」莉安娜小姐一邊說著,一邊示意我看向旁邊的立鏡。


  在那裡頭,除了莉安娜小姐和艾小姐外,還有著一臉陶醉靠在莉安娜小姐身上的熟悉臉孔。


  那是我嗎?我真的是在享受嗎?


「這有甚麼不好嗎?明明是很快樂的事。」莉安娜小姐的聲音在我耳邊呢喃。「甚麼都不用想,好好享受就可以了,畢竟科蕾特醬甚麼損失也沒有。」


  甚麼損失也沒有……嗎?


「不是嗎?科蕾特醬依然保持著潔,也能享受著快樂的事〜」


  是……是這樣嗎?


「就是這樣,所以好好地享受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