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

第四章 217贪婪的运动员

看着纱织跑完,我轻轻鼓掌。

果然拿了最后一名。

虽然比跑在前面的选手慢了很多,但我一挥手,她却没有特别沮丧的样子,高兴地向我挥手。

(虽然结果令人失望,但我为她看起来并不沮丧而高兴... ...)

松了一口气的我旁边,田代小姐满意地点点头。

“嗯! 森部那家伙好像很努力啊! 现在虽然不知道时间,但应该已经刷新了个人最好成绩。”

“嗯姆。”

岛桑像母亲一样眯起眼睛的样子,让我不由得歪了歪头。

“个人最好成绩? 是吗?”

如果这是真的,那就意味着从一开始就没有胜算... ..

说到体育系和回家社员的精神构造的差异,那也差不多是这样了。被拉到这种毫无胜算的比赛中,以我的品味来说,不过是拷问罢了。

但是,田代小姐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说道:

“最后一名是不可避免的。因为是她是从跳高换过去的,而且时间还不长。并且森部自己参加田径运动也才半年。在比赛中失败后,如果认识到了差距,即便如此,也不屈服的话,只会在继续努力就会有所发展,这样的运动员通过不断的失败而变得更强大?”

“今天的结果是‘虽然输给了别人,但是和自己的战斗还是赢了’,因为森部很努力。”

听了岛桑的这番话,田代小姐“嗯”了一声,再次满意地点点头,转向我。

“监禁王啊,以后好好夸奖她一番。这样对森部有好处... ... 嗯? 怎么了? 你那意外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不是... ... 我觉得你们两个看起来都像她的学姐。”

听我这么一说,两人惊讶地面面相觑。

然后停顿了一拍,岛桑微笑着撇了撇嘴,用甜甜的声音在我耳边低语。

“以后你会把她变成成熟的女人吧?”

我盯着她的脸。

我告诉她,她脸上挂着性感的微笑。

“不... ... 说些色情的话是可以的……岛桑,哎呦,你怎么脸红了。”

“喂! ? 你,你在说什么! ? 有点不好意思啊! 啊————笨蛋!”

岛桑突然拍拍我的肩膀,很害羞。

这是一种反击,然后。

“狡猾,你太狡猾了,岛!哦,你总是说在照顾我,这不是很狡猾吗!”

田代小姐莫名其妙地闹别扭,把脸对着岛小姐,岛小姐绝望地叫了起来。

“看、看! 森部已经转移到第二竞技场去了,我们也一起去! 对、对吧?”

“嗯,时间的确是有限的。监禁王啊,地点就像刚才说的,明白吗?”

“嗯,应该没问题。”

我看着她们走下楼梯,过了一会儿,我也开始移动。

毕竟刚才我还在偷拍犯罪事件的中心,我和她们一起行动太引人注目了。

正当我走下观众席的时候,所有选手的视线果然都集中在我身上。

虽然最近我受到了很多关注,但这并不是我应该习惯的。说实话,饶了我吧。我逃跑似的钻进通往停车场的通道。

这个停车场是个小型的停车场,里面挤满了人。

人群后面停着一辆救护车,担架床上的某个人正被抬进车里。在这种运动比赛中,总会有人受伤吧。

我无视人群,沿着竞技场在外围转了一圈。差不多绕了半圈,我来到电子屏幕的正下方,再次环顾四周。

“嗯,就在电子显示屏的正下方... ... 就在过了3B大门的自动售货机的右边。”

到达田代桑指定的地点后,我一边检查四周,一边在墙上贴上门,发动“通过”的技能。

穿过这个地方,是昏暗的更衣室。

天花板上方有一扇狭长的窗户,透过窗户照射进来的一点阳光,在昏暗的房间里形成了淡淡的阴影。

这是一间靠墙摆放着钢制储物柜的宽敞单间。

里面有一扇写着“淋浴间”的门,中间是一排浅蓝色的塑料长椅,其中有两个人坐在那里。

“监禁王,我等了你很久了,我的屄已经饥渴难耐了。”

说着撅起嘴的是田代,而岛桑在一旁苦笑。

“小初,你说等得不耐烦了... ... 明明刚才还和他在一起。”

“不是这样的! 监禁王已经有半个多月没肏过我了。其实每天都肏我都觉得不够!”

田代小姐堂而皇之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我不禁苦笑起来。

(不久前她还是个处女... ... 不,相反的,好像她已经学会跟我撒娇了,就搞得我更想肏她了...)

“ ... 对了,这里真的没问题吗?”

听我这么一问,岛桑露出惊讶的表情开口了。

“这不是你说的吗?你说你想去更衣室肏屄。”

“嗯,没问题的。在这次比赛中,这个第三更衣室是没有使用的。今天早上我去借了一把这里的钥匙,说我昨天把东西落在第三更衣室了,然后把钥匙还给了他。”

“那真的是麻烦你了。”

“说真的,如果像往常一样在‘卧室’,那就太糟糕了。”

“嗯... ... 我想把社团活动时那两位威风凛凛的田代部长和岛副部长全部归我所有。”

岛桑突然涨红了脸,开始犹豫不决。

“嗯,嗯... ... 听到你这么威风凛凛的说法,我并没有不高兴... ... 是吧?”

我再次看向她们,她们都穿着制服。

这是一件白色带有粉红色调的分离运动服。

在我看来,这件露出肚脐的运动服和泳衣没什么两样,但是对于包括她们在内的今天看到的选手们,她们都丝毫没有露出害羞的样子。

这大概是意识的问题吧。

“那么,监禁王,请把衣服脱光光,坐在这里。”

我的田代... ... 不,从现在开始,我应该叫你初酱。

我按照初说的话脱掉了衣服,在长椅上坐下。

想象着即将发生的事情,我的东西已经不知不觉在下腹部屹立起来了。

“初你是不是... ... 太期待了吧?”

“ ... ... 这个屌真不愧是你。”

夏美一脸惊讶,初露出钦佩的表情,“啊... ...”地发出热情的叹息。

她们跪在坚硬的水泥地上,抬头看着我,各自张开嘴巴。

“那么,监禁王,作为一个被你征服的女人,我再次献出我的一切。”

“木岛啊... ... 这个,什么... ... 我也不是不愿意... ... 我、我先告诉你。”

然后,她们把脸凑近我的隐秘部位。

随着唾液溅起的声音,初把龟头含在嘴里,夏美在一旁用舌头舔着阴囊。

“阿……”

都是毫无困惑的大胆舌头。强烈的快感让我不禁皱起眉头。

啾、啾、啾、啾、噜、噜... ..。

更衣室里回荡着淫荡的水声,甜蜜的快感在整个下腹部蔓延开来,我的鸡巴被这种疯狂的感觉扭曲了。

在初口腔中,粘稠的大量唾液覆盖着龟头,舌头像其他生物一样缠绕着它。另一方面,夏美像吹口琴一样,把阴囊放在嘴里,深情地舔着整个阴囊。

尖端强烈刺激,整体淡刺激。不愧是是青梅竹马,她们用阿谀奉承的呼吸让我亢奋起来。

“嗯... ... 嗯。”

“是... ... 嗯。”

初开始独占着舔嗜着我的龟头,被排除之外夏美。夏美始终保持着支撑的姿态。

这似乎真的是她们之间平时的关系,让我觉得很可笑。

“嗯,嗯嗯,啾噜... ... 嗯... ...”

伸长鼻子,狠狠地吸吮着龟头初的表情非常疯狂起来。

一想到总是威风凛凛的初,满脸通红,肤浅地衔着我的东西,我的心就更加怦怦直跳。

“啊,嗯... ... 啊... ...”

另一方面,夏美的舌头蠕动着,从阴囊顺着后筋往上爬,现在正把睾丸含在嘴里舔着。

从那里传来的淡淡的刺激,让我觉得心情舒畅,几乎要崩溃了。

不久,初开始剧烈地前后摆动脸部,开始用嘴挤压我的东西。

啾噗!啾噗!充分!咯吱咯吱!

昏暗的更衣室,在其墙面上高声回响着淫荡的声音,怒涛的活塞运动。

脸颊挤得满满的,嘴里挤着真空态的吸吮,简直要把我的精华吞噬殆尽,我忍不住呻吟起来。

“唔... ...”

但下一分钟,我就感觉不对劲了

“呀! ?”

“嘎! ? 吼、吼... ...”

突然有异物插入我屁股的感觉,让我不由自主地跳了起来,突然我的屌刺中喉咙的初,她翻着眼睛咽了下去。

“夏、夏美,那、那个! ? 等、等一下! ?”

我慌忙回头一看,夏美正把鼻尖伸进我的屁股里,把舌尖伸进我的肛门。

“呼、呼、揪波... ... 揪波、揪波.. ...”

“嗯啊... ... 啾噜、啾噜、 停下来、好痒... ...”

重新衔起我的东西的初,鼻息也变得粗重起来夏美的舌头猛烈地前后扭动着,我的肛门被挤开褶皱,舌头钻进了里面。

我受不了这些东西。

“呜... ... 呜、呜... ...”

“嗯、嗯、嗯、嗯、嗯... ...”

我的嘴角颤抖了一下,仿佛是为了达到目的,初开始浅浅地衔住龟头,用手指缠住肉棒,开始猛烈地摩擦。

“咻、滋噜、滋噜、滋噜。”

就在她用指尖刺激阴茎的那一刻,一股苍白的电流从我的背脊穿过我的大脑。

“好,好了! !”

咻、滋噜、滋噜、滋噜!

在根部膨胀的欲望,逆卷着奔上尿道,白浊的液体从尿道口涌入初温暖的嘴里。

“恩————!”

起初她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但嘴巴始终没有离开肉棒,接住了精液。夏美还是那个夏美,像是在追赶初似的,把舌头伸向我颤抖的身体深处。

“咕、咕、咕... ...”

太强烈的刺激让我初把手放在头上,弯着向前冲扭动着身体。

咻! 咻! 咻! 咻... ..

终于结束了,差不多喷射了有十几次了吧,当我终于停止射精的时候,初像仓鼠一样鼓起脸颊,用爱怜的手还在继续撸着我的肉棒,一滴也不浪费。

我已经尽力站着了,我的腿在颤抖。

夏美从我屁股上拔出舌头,依次用舌头舔了舔我的腰部和背部,站起身来,带着尼玛猥琐的笑容在我背后低语。

“什么? 比平时早吗? 哈哈! 真可爱的肉棒啊!装·腔·作·势”

“闭、闭嘴... ...”

我皱着眉头反驳。

(你敢煽动我,真是胆大包天... ... 待会我要让你痛哭流涕。)

在我下定决心要冷酷无情的时候,经过一番努力之后,初把嘴从我的东西上拿开。

然后她一脸骄傲地张大嘴巴说: “嗯啊... ...”露出嘴里积聚的精液。

她的举止就像一头雌性的狮子,炫耀自己捕获的猎物。

沾满精液的舌头,在鲜艳的粉色嘴里蠕动。

然后,她用舌头恶心地搅拌精液,然后咕噜咕噜地咽了下去。

“噗哈... ... 很高兴你给了我这么多,监禁王”

“啊哈哈,首先这只是第一次吧,小初。总不至于就满足了吧?”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你以为我忍了多久? 你至少得把鸡巴放我的到阴道里射两次,才能平息我的火热。”

“加上我的,要再来四次吧。”

虽然因为一次大量射精而头昏眼花,但是眼前的隐秘部位依然屹立不倒。

四次左右没问题,不过姑且不论我,面临比赛的两个人真的可以这样吗?

“你们... ... 接下来要跑三千米,对吧?”

“那有什么问题? 你可不能小看我们,监禁王。”

“不,应该说是加了汽油,虽然是白色的。”

“想象一下... ... 你们摇晃着积在子宫里的精液,在众目睽睽之下奔跑。”

“啊哈... ... 很棒吧?”

两人娇艳地眯起眼睛,淫靡地歪了歪嘴。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