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

第一章 028爱情是突如其来的东西

一大清早就開始了極其濃烈的性愛之後,我在特殊房間里創造出了「浴室」,把迷戀於我的寺島刑警帶了進來。


雖然之前沒有機會使用的「浴室設置」,但創造出來的卻是極其普通的普通家庭大小的浴室。浴池只能容納兩個人。


不過,這樣就能體會到新婚夫婦的感覺,倒也不錯。


寺島刑警……不,你已經是我的奴隸了,就叫涼子吧。我命令涼子把身體的每一個角落都洗干淨。當然,按照約定使用了沾滿泡沫的乳房。


她並沒有表現厭惡的樣子,反而是對能為我服務感到高興地不得了。


豐滿的胸部,瘦削的腰,仔細一看,肚子微微裂開了六塊。她的身材非常漂亮,當刑警很可惜。


讓這樣的美女刑警去做泡泡浴女郎的事情,我的棒子怎麼可能老實呢?


又一次,在她的陰道里注入大量精液,一邊玩弄她的胸部,一邊從背後抱住她,泡在浴缸里。


即便如此,她還是很順從。


看我完全變成了愛不釋手眼神。如果是漫畫的話,應該是眼睛里畫著心形吧。


莉莉,她的價值觀的中心被我占據了。她說,被我侵犯,對她來說是最重要的事情。


那是一種什麼樣的心理狀態呢?


「對涼子來說,我是怎樣的存在?」


「全部。」


完全沒有煩惱,反而像吃東西一樣回答。


「嗯……有戀人嗎?」


「啊,……下個月就要結婚了,有個預定的未婚妻。」


「是嗎?」


「是的,和主人比起來,嗯,他……他就像螻蟻一樣。我不想再見到他了,啊,啊……」


每當耳環貫穿的乳頭被逗弄時,她就會一邊吐出像掛在鼻子一樣甜美的氣息一邊回答。


(應該是我橫刀奪愛吧……)


雖說不能就這樣放了她,但那個未婚妻沒有任何怨恨。


事到如今,說實話,我覺得很抱歉。


「那麼,涼子接下來怎麼辦?」


「怎麼辦?當然在您身邊。隨主人的性欲而動,作為肉便器使用,如果您允許的話,我想什麼時候生下主人的孩子。」


「啊哈哈,是、是嗎……」


雖然已經把它伸到陰道里了,再把它收回來也不太好,但再次提起來,還是覺得很沉重。


(不管怎麼說,現在總不能讓她失蹤吧……)


如果監視我的她失蹤了,我就是連環綁架案的嫌疑犯。會躍居首位吧。


雖然我不認為我的能力會被暴露,但不難想象這會帶來很多麻煩。


「涼子,這段時間你還能像以前那樣生活嗎?如果你能利用刑警的身份,對我有所幫助,那就太好了……」


「如果主人希望這樣的話……」


她露出非常遺憾的表情。


那樣的她,可愛,可愛。


我不知不覺又一次抱住了她。



◇◇◇



一大早就三次做愛。


這樣做的話,出門當然也會很晚。


舔了一口魔界的營養飲料,恢複了體力,全力奔跑著衝進教室,幾乎和班主任戈利岡同時進來。以觸覺級的差距勉強趕上了。


在點名階段——


「啊,羽田同學休息嗎?真少見啊。」


除了戈利岡歪著頭以外,在教室里沒有人提及羽田真咲的失蹤。


看來,關於她失蹤的事,學校還沒有任何消息。


或許,家人也還沒有意識到她已經不在了。


然後,班會一結束,藤原桑就來到我的桌子旁邊。


她並沒有像往常那樣撲過來,而是一臉不安,怯生生地跟我說話。


「那個……不,你沒事吧?」


「什麼?」


「什麼……那個……真咲的事。」


我瞥了一眼周圍的情況。


沒有人在聽她說話。


不過,雖說羽田真咲的失蹤還沒有被議論,但現在就被人提起與她有關,說實話敬謝不敏。


「我也沒怎麼想……不管怎麼說,跟藤原桑沒關系吧?」


我粗魯地這麼一說,她就用銳利的眼神瞪著我。


「哦……哦,是嗎?你是這麼想的?」


「什麼嘛。」


「啊,明明我這麼擔心你,你還說跟我沒關系,福米。嗯……這樣啊。」


她的眉毛在微微顫動。


「事實是這樣的吧?我和藤原桑只是同班同學,沒有更多!」


突然,她用壓抑的聲音小聲說。


「……殺了你。」


「什麼嘛,你試試看!」


因為太過不穩的一句話,我也不由得生起氣來。


所謂的「賣關子」和「買關子」,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但是——


「我要用我所有的財力,到處宣揚你是嬰兒尿布的迷戀狂。」


「社會性殺人的方向? !」


「在黃金時間里在電視上公布住址,然後把用完的尿布捐給木島文雄,還會播放廣告呢!」


「錢的使用方法很奇怪吧? !」


「你要是不喜歡,午休的時候就到屋頂來吧!」


「嗯……」


不……恐嚇的內容當然很奇怪,但周圍的人已經開始發出「要玩尿布」「啊,好可怕啊」之類的聲音了。


真是意外的風評受害。



◇◇◇



「寺島,那個叫木島的孩子怎麼樣?」


來到警署,豬本前輩這麼說著,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希望你不要用肮髒的手碰我。因為這個身體是主人的東西。


我忍住快要說出來的不愉快,露出親切的笑容。


「好像是我想錯了,昨晚木島沒有任何動靜。」


「嗯,應該是吧。不過,還有一天就結束了吧?今晚我會去監視他的。」


「好的,請多關照。」


我已經告知主人了,今晚這只大猩猩干勁十足。


沒有任何問題。


經確認,關於這個叫羽田真咲的少女,雖然還沒有接到搜查請求,但只要我這個一直在監視的刑警能證明她被綁架的時候,我的主人在家里,作為不在場證明是堅如磐石的。


一想到馬上就能幫上主人的忙,我的心就雀躍起來。


「對了,木島說的那個叫照屋的孩子,總覺得那邊才是真命天女。」


「你知道些什麼嗎?」


「啊,她的姐姐現在已經結婚了,名叫神島杏奈……」


「神島?」


「對,是神島組的組長,神島龍吉的獨生子,神島龍一的妻子。」


「說到神島組……」


「沒錯,就是那個涉嫌少女賣淫組織的內部調查的案子。顯然,點和點連成線了。」


(哦,錯了。實際上沒有任何聯系。笨蛋,笨蛋!)


我在心里這麼說著,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但是,這只笨大猩猩似乎從另一種意義上接受了這個笑容,自己也微笑著用力點頭。


話雖如此,照屋姐妹作為主人的替死鬼,似乎正合適。如果能靈活應對的話,應該能更好地幫助主人吧。


果然,我是為了侍奉主人而出生的。


這麼一想,被耳環貫穿的乳頭就癢癢。


下次什麼時候再叫我呢?


我想早點見到你。想被擁抱。想被灌进強壯的東西。



◇◇◇



到了午休時間,我老老實實地朝屋頂走去。


我還是認為應該把藤原桑立刻監禁起來,可是同學們已經把我和藤原桑當成情侶了。


正因為距離太近,所以不得不慎重。


而且,眼下還要忙著對從今晚開始的羽田真咲的複仇。顧不上她。


我一踏上屋頂,站在長椅旁的藤原桑便朝我望去。


「坐在那里。」


她面無表情地用下巴指了指長椅。


(是哭呢,還是抱怨呢……不管怎麼說,看起來很麻煩。)


站在坐在長椅上的我的正前方,她迅速遞過來什麼東西。


「呐,便當。」


「啊?……便當?」


「是啊,這是為福米做的。」


遞過來的是一個用可愛的布袋包裹的不鏽鋼飯盒。


「反省過了,但我不打算把福米讓出去,雖然是有點強行……」


「……有點?」


但是,我的那個提問完全被無視了。好像變成了不方便的事情聽不進去的樣子。


「不過,我想,如果福米喜歡真咲,那也是沒辦法的事,嗯。愛情是突如其來的東西。所以呢,『真的喜歡福米,很喜歡很喜歡』什麼的,說出來也太突然了。」


「……啊。」


「所以呢,為了讓福米喜歡我,我決定努力!即使沒有辦法會把視線轉移到其他的孩子身上,我還是喜歡那個人!為了能得到福米的青睞而努力!」


這是多麼勇敢的發言。


只能說她是那種會被壞男人騙,視為好女人看待類型的第一人。


但是,我的目光落在手邊的便當上,想了更多別的事情。


(這家夥,還想加上重要人物的屬性……)


是黑辣妹,有黑暗的過去,是欺負人的孩子,是被欺負的孩子,是漏嘴的孩子,大小姐,白癡的孩子……已經大大超過了屬性的承載量。


按照這個流程,想再加上一個屬性也不奇怪。


但是——


「一.般.很.好.吃。」


煎雞蛋、炸雞塊、章魚香腸。很普通的便當。雖然不能說好吃得讓人跳起來,但一般都很好吃。


藤原桑一邊用不鏽鋼水壺倒茶,一邊哈哈大笑。


「我們本來就是單親家庭。初中畢業之前,我還在給媽媽做飯呢。」


「原來如此。不,真的很好吃……我想。」


「嗯,太好了!太好了!」


說完,一下子跳了起來,她把臉湊到我面前說。


「怎麼樣,怎麼樣!得分很高吧!現在我就想嫁給你!」


「不這麼說我就愛上你了。大概。」


「真的? !不,沒有現在!福米!沒有現在!」


藤原桑說著就慌了神,至少是我見過的最可愛的。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