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追跡


隨後,利昂讓他們把所有知道的,不知道的情報全部吐出來。


不只為何,他們對利昂的眼神開始逐漸從恐懼變成了崇敬,到底是什麼樣的心路歷程才能變成那樣?????


而在情報中有件非常驚人的事,就是這間破屋的地契跟房屋所有權居然在他們手上。是他們被討債時時,自己藏起來的。


也就是說他們比我還早就有了自己的房子,居然輸給了傻瓜,氣氣氣氣氣。


不過那麼破的屋子也沒辦法住人。而這幾年內他們最好也不要太出風頭。就算公會那邊會沒事,但他們的仇家也不少。


於是利昂用了魔力,用土魔法把房屋的破洞給修好,順帶加強了結構。只要放入家具,再住個幾十上百年都沒問題。


利昂似乎挺中意他們三的,不知道為什麼。


挖完情報後讓三傻待機或是自由活動,我和利昂則打算再去蒐集資訊。


「信裏除了座標以外什麼都沒寫,問了他們三也是一問三不知。看來我們還是得去找找這信的原主人。」


沒錯,三傻的邀請函不是商會給的,而是他們半買半騙偷取出來的。


「嘛,總感覺變得更麻煩了。」


「我倒是覺得因此我們輕鬆了很多,至少得到了商會那邊確實有人魚在的情報。而且他們也的確幹著一些多作一秒都不能容忍的勾當。要是沒有這件事,我們可能還在原地踏步。」


「嘛,說的也是。走吧!」


「走去吃午餐?」


「嗯,餓了。」


於是我們先去午餐約會,吃了瓦爾瓦基斯道地的海鮮燉飯之後,才去尋找入場券的原主人。


———————————————————————————


三日後,我們再次到了三傻的家。


因為地點隱密且空間足夠,於是理所當然地成了我們根據地之一。

第三層的閣樓是雜物間,二樓是他們的居所。

第一層作為會議室,有六人圍著中央的大桌,上面放著不少資料。


「好了,現在來報告。這三日來獲得的資料都在桌上了。把剩餘的情報或是細節用口頭報告上來。」


利昂翹腳坐在主席的位置,而我坐在他身旁。

他將雙手擺在桌上,抵著下巴,開口讓大夥給出這幾日得到的成果。


「報告長官!我已經取得了可能與商會有聯繫的可疑人物名單。」(托里)

「報告長官!根據以上名單裏的人所說,商會的下次展覽將在兩日後舉行。」(傑里)

「報告長官!舉行展覽的地點也經多次確認無誤。」(艾蜜莉)


他們三人這幾日連忙奔波,還順便改了自己的造型。

傑里跟托里一個黑髮一個棕髮,把鬍渣刮掉,頭髮整理乾淨後,其實是不差的胚子。

艾蜜莉把金色的長髮剪短,穿著一身容易行動的衣服。他們連同氣質都彷彿變成不同的人。


畢竟他們的目標已經達成,甚至還可以不用加入犯罪組織那種風險極高的地方。

而且利昂還修好了他們的家還,從自己的零用錢裏撥了行動經費給他們。員工福利如此地好,他們就算被使喚大概也甘之如飴吧?


一旁的利昂愉悅地看著笑著,大概是在我不知道的時候,又帶威脅又帶獎勵地苦心調教過了吧。

真是鬼畜。


這時,利昂看向愛德華,被五人看著的愛德華放下手中的魷魚干吞了吞口水。

他似乎連早餐都還沒吃就被我們抓來。


「那個?這是哪裡?他們是?」


「他們是協助我們的人,這裡是...當作一個臨時據點就行。愛德華你有得到委托目標的情報嗎?」


愛德華悲傷地垂下眼楮,隨後抓著亂糟糟的頭髮開口。


「沒有………這今天每天都從早找到晚,甚至從西海岸游到外海,但就是找不到她……」


愛德華看起來很失落的樣子。不過,這幾天在港口魚市場聽見的,游泳游到撞魚船的金髮怪人不會就是愛德華吧?


「那麼很遺憾地,這次的委托會比較貴歐?」


「……沒問題,我有心裡準備。但如果要進入商會…?」


利昂從胸口拿出三張入場券,愛德華睜大雙眼盯著看。但之後又露出擔心的神情。


「別擔心,根據托里他們所說,被商會抓住的“商品”在展示以前只會被套上特依洛奧斯的枷鎖,在確認買家之前是不會傷害他們的。」


「那不是奴隸項圈嗎?!那東西的製作方法不是失傳了嗎?!」


愛德華激動地站起,拍了下桌子。

我能夠理解他為何會如此激動。


特依洛奧斯的枷鎖。也就是所謂的奴隸項圈。


數萬年前,遠古的人的時代,曾有一名叫做特依洛奧斯的英雄,他英勇善戰因而得到國王的賞識。但也因國王畏懼其力量,於是讓國家的魔導師們製作了項圈,腳鐐,手銬並在特依洛奧斯熟睡時給其附上了枷鎖。那枷鎖中含著數種魔法,並且堅硬無比,要是嘗試破壞會受到巨大的痛苦,若不是讓項圈的持有人來解除,就會讓受害者瞬間死亡。


忠誠的,英勇的,愚蠢的英雄啊。國王因枷鎖而肆無忌憚地驅使他,國王因羨其才能而拷打虐待他,國王因忌妒而凌辱他的妻女。

最後,身心俱疲的英雄耐住了撕裂身體的疼痛,與國王同歸於盡了。


「原來也是有壞國王跟好國王的啊......」


當我說著好國王時,我盯著利昂看但他只是用悲傷的神情小聲地嘀咕“我可不是什麼好國王”後就將視線轉回到愛德華那邊。


「我也以為製作方式早該失傳了呢…不過,我能用魔法解除。」


「什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我能解析並解除那奴隸項圈上的魔法。還沒忘呢。」


「但你是怎麼會……」


「欸,別問冒險者的底牌啊。而且我也沒必要騙你不是嗎?」


「說的也是……但。」


「我覺得Boss是不會騙人的。」(托里)

「嗯,雖說個性似乎有點糟糕,但實力絕對貨真價實。」(傑里)

「喂!這種事不能說出口的吧?!」(艾蜜莉)


利昂頭上的青筋暴了出來。


「說到好像你們跟我很熟似的?開完會提劍到外面。」


歐齁,他們三個完蛋了。


「對了,那邀請函是怎麼拿到的?」(愛德華)


「問他們。」(利昂)


利昂用拆信刀指著白目的三傻,但愛德華仍一臉不解。


「嘛,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不要跟去,我和安娜是定員,而坦白講,你跟去的話只會是累贅。不過你是雇主,你自己決定要不要跟。」


說完奴隸項圈後,他似乎又在不高興了。別把情緒發在別人身上啊?(雖然我大概沒資格說)


不過以愛德華的身手,的確會是個累贅。


「欸?可是如果是去救人的話,我也可以當船夫,不會是累贅的。」


「你不會真的覺得有辦法進去商會,能像是買路邊攤串燒一樣,隨便就能把人打包帶走?」


「………不是嗎?」


「………………我快受不了了………」


我覺得愛德華的計畫不錯啊。

只是如果是我的話不會只打包人魚公主,會順便把商會成員給端了變成賞金。


雖說愛德華只打算救他的恩人,但我跟利昂絕對不會只管這些。


我是為了錢,而他是為了雞婆。


「算了,你要來就來吧。不過死了可別怪我。這樣決定行嗎安娜?」


「嘛,都行。那,商會呢?賞金不香嗎?」


「那是肯定得要順便滅了,但這次得想辦法在惹出事端前混在商會裏多探點情報。最好能直接知道他們老巢在哪裡。」


「所以之後要正面跟他們打嘍?」


一想到有多少賞金,我臉上的笑容就繃不住了。


「沒有不打的選擇,但不能直接明目張膽地殺過去。雖說他們的戰力我們兩個不會有太大的問題,但必須抹除其他的風險。總之,先弄幾個假身份吧。」


「交給你啦!我會負責守護你的背後的!」


「行,還有兩日。趁現在做準備吧。」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