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來自某A級冒險者的育成講座 (粗翻)

作者的话:这次是突然出现的一般冒险者的视角

希望能有机会检讨一下啊,那个容易被夸大,被当成未成年人,好像是个大人物一样的雷克斯先生。

译注:我抓到一只野生的大佬了!大概!总而言之别让他跑了!绑起来!腿打折!(咦)

警告!大量翻译错误来袭中!




(糟糕了啊!没时间了!)


今天弗瑞利亚市比平时更加嘈杂。

我拼命地跑过人群,想要摆脱这喧嚣。


虽然撞到了不少人,我最终还是勉强冲进了冒险者公会,溜进了平时不去的公会二楼的修炼室。


(哇,好多人啊……)


平日里几乎看不到冒险者踪影的修炼室,现在已经挤满了年轻的冒险者。

不,仔细一看,就会发现也有着老兵,以及连我都知道名字的著名高阶冒险者存在。


(这门课明明没怎么宣传过,但它实在是太棒了......!)


这似乎是从某一个冒险者开始的。那个冒险者告诉公会接待员,「我想传授给年轻人冒险的经验,能借给我一个房间吗?」


公会当然愿意把无人问津的修炼室租出去,反正公会也收了使用费。

其结果就是一个挤满了人的修炼室。


(……这就是A级冒险者的影响力吗!)


我不禁为此感慨万分。

如果错过,估计我就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

如果现在不行动的话,恐怕我会因此后悔一辈子,在这一刻我决定哪怕是超脱生死,也要挤入那个房间。


「对不起,不好意思,抱歉!」


一边说着道歉,一边努力挤开人群,我设法确保了一个可以看到讲台的位置。

似乎担任讲师角色的冒险者已经到了,但授业才刚刚开始。


(好!安全上垒!)


座位早就没有了,估计是只能站着,但说真的我根本不在乎这点小问题。

我一直盯着今天站在讲台上的讲师看。


「啊,那个,我只是想给几个新人简单的提点建议罢了。嗯,看来来了不少意料之外的人,你们也是新手吗?」「あー、なんだ。俺としては数人にちょっとアドバイスをするだけのつもりだったんだがな。まあ、思いがけず人もそろったみたいだし、ボチボチ始めていくか」,最后这句不确定


看起来略微有点「尴尬」的外表下,却隐藏着让人不由得心生「恐惧」的力量。


(那位可是这座城市冒险者的巅峰!是那个哪怕是身受重伤,胸口被开了个大洞,却仍然狮子奋进一般,连续讨伐了数只魔族的<不死之身>啊!)〈不死身の男〉


谣言往往夸大其词,但当真人出现在我眼前时,我并不认为那传闻有丝毫虚假。


温顺的态度背后,隐藏着锐利的眼神,似乎正在诉说着他那伟大的战斗与征程。

那个眼神让我觉得他已经数次跨过生死边缘,不,哪怕是死而复生我都不觉得奇怪。


「我现在要讲的,是我所思考出的,「让冒险者变得更加强大」的方法。不仅仅是对我而言,对在座的各位,以及与各位有联系的人可能都有所帮助。所以还请在场的众人帮我个忙,尽可能的将在这里听到的传播出去。
(「今から俺がする話は、俺の思う『冒険者として強くなるための方法』だ。ただ、これは俺だけじゃなく、たくさんの奴らが、本当にたくさんの人間がつながって築いてきたもんだ。だから、これが俺だけの手柄だなんて思わないでほしい。そして、出来ればここで聞いた俺の話を、たくさんの奴らに伝えてほしい」后半段全是猜的哦,啦啦啦干脆就自己瞎写吧(SAN值=0))


从他的话语里感受不到哪怕是一分私心,他只是单纯的担忧着其他冒险者的安全,并希望他们能够成功。


或许那个人,是哪怕是自己亲近的人变得比自己更加强大,也能够坦诚的去夸赞并承认的存在吧。

那是和他身为冒险者的成就一样耀眼的东西。

「那么,嗯。你们知道成为顶级的冒险者,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站在最前排,留着尖锐发型的剑士。
ツンツン頭,日漫常见主角头型,大概。)

他中气十足地举起手,大喊道:「那就是实力!」


「确实,这也没说错。但我的回答有所不同。要成为一名伟大的冒险者,最重要的是『一颗永不放弃的心』。」


俯瞰着嘈杂的会场,他微微的笑了。


「觉得很土气?觉得不够帅气?但是。只要你还活着,你就可以重新开始。 更幸运的是,我们有着『成长(升级)』的祝福。不管是多么尴尬的经历,多么失败的体验,那」经验「都一定会在我们身上积存。」


那话语虽然平静,但内核却很热血。
(静かな、だけど熱い語りだった。)

房间里原本吵闹人们,现在都聚精会神的听他的话语。


「所谓冒险者的道,就是如此。所以我们要不停的前进。只要我们不停下来,道路便会继续延申下去。无论多么笨拙,无论多么愚昧,只有那永不放弃,永不停歇,不断前行的人,才能成为真正的「一流」。」


说到这里,他挠了挠头。


「嗯,可能说的有点太火了。这之后会是比较实际的东西,通篇全是精神论的话很无聊不是吗?总而言之,我们因为神明的加护而获得了六种力量……。」

力量 影响战斗时使用武器造成的伤害

生命 受到物理攻击时的韧性 
其实翻译成耐力,体质之类的会比较好吧……

敏捷 行動速度


魔力 法术强度和次数 


精神 被魔法击中时的韧性

集中 使用魔法的技巧


我拼命把黑板上的字抄在笔记本上。

我知道在成长之后,我不知怎么的就变强了。但我从来没有意识到哪种力量会产生什么效果。


不愧是是A级冒险者。

不仅实力强大,而且冰雪聪明,上位之人果然了不起!
(萨斯噶雷克斯撒嘛哒)


「嗯,虽然说这六种力量中的哪一种最强盛每个人都不同,但是种族对此的影响是巨大的。矮人的生命很强,而精灵就会比较擅长魔法。不过呢,我们大多数人都是混血儿,拥有多个种族的血脉,通过自己的血统,多多少少都能对自己擅长的能力有一个粗犷的了解,这一点还请记住。」


一听这话,屋内顿时一片嘈杂。

每个人都看着自己和旁边的人说类似:「你看起来像个侏儒哎」,「不管怎么想,我都是妖精才对吧!」这样的话。


我觉得自己应该和精灵类似,因为身体纤细的同时耳朵又很尖。

或许应该从斥候转职成法师吧。
(スカウト,原翻译为盗贼,以后翻译为斥候)


「啊,你们先冷静一下,我再详细的说一下能力的话题,讨论可以等下再继续。」


他的声音让嘈杂的房间瞬间安静了下来。


「嗯,总而言之,对冒险者而言,六种能力都是很重要的......你可能会想,」我是一名战士,所以魔力就没必要了,「我是一名法师,所以有没有力量完全无所谓。」 对吗?」


这句话对我而言可谓是正中靶心。

这正是我之前一贯的想法。


「这是一个很大的误解。战士也需要有魔力才能使用战技,而法师必须有一定的力量才能穿上沉重的装备。这个世界上是没有<无用的能力>这一说的。」


这句话让我豁然开朗。

老实说,光是这句话,今天的课就已经值得了。


「不过,全面发展也不能成为「一流」,这也是事实,那我们该怎么办?为此……」


他在那里稍微停顿了一下,
( そこで彼はタメを作り、救我)



「——你必须要拥有自己的倾向才行。」

他笑着这么说道(にぃっと笑って、そう言った。)


「也就是说,要有意识地提升这六个属性中的一个。让自己拥有「所长」。如果你还在考虑想要优先提升的对象的话,我推荐「敏捷」。」


敏捷……

他指的是「速度」吗?

總覺得有點普通啊...正当我歪著頭這麼想著时
他彷彿就像是看穿了這些想法一樣,接着说道...

何だか地味だなぁ、と首をかしげていると、それを見透かすように彼は言った。(感谢奇.威 )


「嗯,我明白你们为什么会这样想。提升力量和魔力确实听起来要比提升敏捷更有用。比方说,如果你拥有正常人两倍的力量,你就能在打中魔物后,以常人两倍的速度打到它。如果你拥有两倍的魔力,你在使用魔法时就能够击败比其他人更多的魔物,但也仅此而已。」 
(naive,吃我2000速白金铃射手的抵近射击啦!)


他说的话很有力。


「你使用魔法的时候纵使力量加倍也是无用,而魔力加倍也不能确保命中敌人。但是你的敏捷就不一样。如果你的速度加倍,你就可以击中敌人两次,你可以使用两个一样的魔法,危险的时候逃得比谁都快,朋友性命攸关时候,你也能迅速伸出援手。无论什么场合下,它都能派上用场。」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这句话让我很是惊讶。


确实。

如果只是一味的追求攻击力和魔法力,总会出现不适用的情况。

而另一方面,能够比敌人更快地移动,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是毫无价值的。


「嘛,就是这样。我自己也是最近才注意到这一点的。明明我自己也没那么快,哈哈 。」

说着,他便害羞的笑了。(ははは、と笑いが起こり、彼も照れたように苦笑いをした。)


紧接着,他把手放在头上,用着轻松的语气说道。ほどよく緩んだ空気の中で、彼は頭に手をやりながら、話し出した。这两段最好是再润色一下……)


「嗯,ま、うまくオチもついたんで(啥),最后再说一件事。是关于保护我们冒险者的「装备」的。」


这句话让我身体前倾。


没有冒险者会不担心装备的问题。

我也自然而然的会对A级冒险者对他们的装备是怎么看的感到关心。


回应着会场众人的期待,他缓缓开口说道。


「从前有着这样的一个故事。有两个剑士,几乎同时成为了冒险者。他们的能力相差不多,在成为冒险者之前都曾多次猎杀流浪的魔物。区别只有一个。一个穷人,一个富人。两者的差别只体现在他们剑的质量上。」


我对这故事情节的暗自紧张。

我家里很穷,如果是与我所我相识的同期冒险者相比,我的装备确实算不上好。


如果他说,「如果你没有好的装备,你就无法成为一个一流的冒险者。」的话……

虽然我的脑海力充斥着这样的焦虑,但我仍然满怀期待的听着他的故事。


「一把是破旧的铁剑,一把则是崭新的秘银剑。两人在地牢中挥剑,同时斩向同一个怪物。你们觉得结果会如何?」


是这样呢。(そんなの決まっていた。觉得不应该按原文翻译……)

如果能力完全相同,那么自然是拥有着强大武器的人会获得胜利。

所以,我敢肯定,那个持有秘银剑的……


「持有秘银剑的剑士被魔物击中,而只有铁剑的剑士却杀死了怪物。」

「咦?」

我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声音。


不是很奇怪吗?

居然是武器弱的赢了……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那秘银剑是残次品。装备这种东西不是越锋利,越昂贵就越好的。强大的装备必须要有与之相匹配的能力才能使用,仅仅是因为你有钱并不代表你就能使用不适合自己的家伙!正相反,那样你只会将自己引到毁灭的道路上!」

竟是如此有冲击性的言论。

我觉得我到现在为止的价值观发生了180度的变化。


「而且我想啊,随着冒险者的心得逐渐传播开来,每个人会不会都穿着同样的装备。当然我也不是说这样不好,但冒险者不应该是装备的奴隶!武器的强大与否是取决于冒险者的!!如果你是一个真正强大的冒险者,那你就应该尝试用你最喜欢的武器去收获胜利!?」 (名剑,是因为其使用者之名而被铭记的。所以你就拿折断的直剑+99砍翻了薪王?不,我拿着魔法少女变身棒EX打翻了黑龙)


那言语,那激情,一一可谓是正中我心。

直到现在,我都对自己那弱小的装备有着一种自卑感。

有时候我觉得,我的失败纯粹是因为我的装备太差了。


然而,我现在清楚地意识到,那不过是天真的逃避现实罢了。(不是我菜,是电脑啊电脑!)


对于那些花费巨资成为冒险家的人来说,这种说法可能听起来非常无聊。

然而,我觉得我被这话语拯救了。


「... 总而言之,」


授业即将结束。

他轻轻的点了点头,缓缓环顾着房间。那安静的空气就仿佛之前的火热是虚假的一般。


「……嗯,虽然我是说了很多,但你参考或不参考我的故事的都无所谓。在离开这个房间的那一刻,你大可以忘记我所说一切。」


那话语打破了维持至今的平静。四周又开始变得嘈杂起来。
中には、適当なことを言ったんじゃないか、なんて声もあがった。(救……救我……倒毙)

然而,那只是杞人忧天罢了。

喧闹的会场中,他的喊声异常有力。


「我始终相信,冒险者是自由的。成长推动着我们前行。无论我们走在哪条路上,最终都会到达同一个地方。」让我告诉你吧,你不必追求那最短的道路。变强没有捷径,不断试错,去挣扎
(感谢xy),去绕路,去失败,去思考,一遍遍地犯下错误,但是……永不放弃!!」


我们的心因他发出的吼声,和那更为炽热的灵魂而颤抖。

我坚信,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我今天所学到的一切。


而且不仅仅是如此。

下课时,他开心的对着我们说道。
(彼は、その講習会の締めくくりに、僕たちに嬉しい言葉をかけてくれた。)


「好吧,如果之前那些没能帮上忙的话,来我那里咨询也是可以的。所以说——」


是的,他是这么说的。

留着细薄胡须的嘴大张着,捶着那结实的胸脯说到 。
その立派なヒゲを蓄えた唇をにやりと歪ませて、たくましい胸板をドンと叩いて、




「——由我这个A级冒险者,〈不死的维特兰〉!」
「――このA級冒険者、〈不死身のヴェルテラン〉のところにな!」




 ……欸?
(欸?)





译注:后面那几句话完全无法理解……赶快抱住新的大腿不要松开啊!

啊,腿好像被打折了来着……嘛没差啦(逃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