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11耶拉奧.基斯.卡拉弗萊亞⑪~Game Start~

 我的名字叫約翰.布里安,是第二王子派的男爵家的兒子。因為我與第一王子的未婚妻克蘿伊.塞雷奈特同年級,所以這個年度我進入皇家學院就讀了。我在冒險者公會註冊的職業是『盜賊』,設團我暫時選擇加入了新聞社──以上,便是我現在的立場。

 我會時不時和約翰交換身分潛入學院內,以藉此親自確認『遊戲』的劇情走到了哪裡。約翰之所以是盜賊,大概是因為他之前乘坐海盜船偷渡而來的過去反映在狀態欄上面了吧。而且,他現在也在做著諜報工作呢……。

 之所以讓他加入新聞社,是因為這樣拿著魔法道具轉來轉去也不會惹人懷疑,而且還能通過『遊戲』的援助角色『巧可.布朗』來接近女主角。


 根據約翰的報告和我的調查結果,我釐清了女主角是『桃桃.帕萊特』。她是來自格林達伯爵家的養子洛克的故鄉──帕萊特村的聖女候補,是一名有著蓬鬆的粉色頭髮、眼裡閃爍著猶如小動物般光芒的嬌小少女。雖然一想到她會和兄長大人……就有些意外,但考慮到她是和克蘿伊小姐正好相反的類型,我就能夠理解了。

 現在她和每個攻略對象的關係都一視同仁地親近,並沒有和哪個人特別親密。在入學教育時,她和教師一起組隊了,嗯~一開始就這樣也沒錯吧。



 交換身分的那天正好是公佈考試結果的日子。直至三年級的每二十名學生的名字被排成了一排,走廊上到處都擠滿了人。克蘿伊小姐是第八名,桃桃小姐是……第十五名嗎?以第一次考試來看,應該還算努力吧?約翰排在二十名以下,但他直到幾年前都還是外國人,這也沒辦法。


「達克是第一名嗎?哼嗯~算了,畢竟處在情婦之子的立場上,所以他才覺得至少只有學習也要努力一把吧?」


 這句讓人反感的台詞,是布拉德說的。這傢伙在幹嘛啊?


「妳看,克蘿伊。妳那書呆子哥哥可喜可賀地拿到第一名了,右相不也會很自豪嗎?這麼說起來,妳是……第八名嗎?還行吧?」

「……與其管他人的閒事,還不如多擔心自己怎麼樣?布拉德,你又不及格了吧?你父親可又要嘆氣了。」

「別這樣瞪我。妳可是要和第一王子結婚的人,不用努力學習也沒關係吧?可那傢伙既然要繼承宰相的位置,就不得不那麼做。畢竟是出生充滿恥辱的人,很可憐吧?」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就強烈地覺得,布拉德蠢透了。這樣的傢伙是沐恩拉伊特侯爵家的下任家主?不行,太讓人不安了。雖然聽說侯爵為了將來面臨流放的克蘿伊小姐,把捐贈給塞雷奈特公爵領與他有交情的神官所使用的設施改裝了,不過與其用來關她,到不如把這傢伙扔進去改造還比較實用。

 達克沉默地緊握著拳頭、以殺人般地視線瞪著克蘿伊小姐。在一觸即發的氣氛中,我忍不住拿起手中的魔導相機喀嚓地按下快門。


「哇啊,什麼!?」

「沐恩拉伊特學長,過來一下……。」

「喂,你這麼這麼沒禮貌,放開我,你這個矮子!!」


 我趁布拉德畏懼相機閃光燈的時機,一把拽住他的胳膊,拋下被突然亂入的人削減了怒氣而有些不知所措的塞雷奈特兄妹,將他拖到了陰暗之處。


「該死,你在幹什麼!你以為我是誰啊?你這低等的貴族!」

「你才是,還沒注意到我是誰嗎?」

「什麼……嗯!? 殿……好痛!!」


 我一摘下眼鏡瞪了他一眼,原本氣得要撲過來的他頓時鐵青了一張臉。在他差點不由自主地喊出「殿下」的時候,我狠狠地踩了他一腳。


「你父親沒告訴過你別搗亂嗎?」

「為、為什麼您會在這裡……?」

「我在調查第二王子派的貴族之子們。在公開場合由於父母的緣故,他們不能表達自己真實的想法……所以我才讓布里安男爵的兒子協助我。」


 我重新戴上眼鏡,並捏造了一個合適的藉口蒙混過去。如果告訴他我會時常和約翰交換身分的話,即便現在是約翰本尊,大概也無法輕易搪塞過去吧。


「可是,第二王子特意親自……啊,如果可以的話,我也來幫忙吧!」

「你(還)是第一王子派的人吧?」

「不不不,在我看來,列德里歐殿下可懸了。不過原因大部分要歸咎於克蘿伊呢。那兩人的關係彆扭到,只要能和那傢伙斷個乾淨,讓殿下歡天喜地地放棄王位繼承權都可以的程度。」

「別做多餘的事,拜託你了。」


 他們的問題不管怎麼樣,都不能單純歸咎於克蘿伊小姐一個人的原因。說起來,兄長大人在精神上確實被逼到了絕境。這點不僅在『遊戲』的設定上是如此,也有家臣們感覺到我自己想成為王太子,使得派系爭鬥越發激化的緣故。我是在明白事情會變成這樣而選擇走上這條路的。



 我和約翰換回身分返回城堡後,等待著我的是卡娜莉雅的來信。洛克安然無恙地被克蘭登王國的守護神授予加護了……與其用這種說法,倒不是說對方好像十分中意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格林達伯爵家被授予加護的餘波影響,伯爵夫人懷孕了。

 這樣一來,要是產下的是男嬰的話,洛克就會早早地被免除繼承人的身分,但也可以說正因為他沒有繼承家業的必要,才能比較自由地行動。畢竟『遊戲』中的格林達伯爵是位冒險者,所以才能夠在女主角遇到危機的時候立即趕到。


【說起來,馬上就要到女主角第一次參加降臨祭的時候了。我好像能抽出時間來,如果可以的話,能和您一起逛逛嗎?雖然我知道出於這種庸俗的動機硬要過去不太好……。】


 卡娜莉雅最後的願望,對於平時無法和她在一起的我來說,是求之不得的。雖然因為各自國家事務的關係,我們處於無法輕易相見的立場上,不過只要我成為王太子的話,卡娜莉雅就會住在這裡。直接接觸卡拉弗萊亞王國的活動也很重要吧。(也可以說,我只是單純的想約會而已)

 正當我立刻去告訴兄長大人卡娜莉雅要來訪的事情時,克蘿伊小姐正好來邀請他。


「貝尼大人,我今年也要跳聖女舞。您有空的時候,能和我一起去逛逛嗎?」

「不好意思,降臨祭和學校的學生會也有關聯。到下午的舞會之前我都會很忙,沒辦法陪妳。……對了,基斯的未婚妻也會過來。克蘿伊,妳帶她去逛逛。」

「唉──!!」


 突然被點名,她不由得發出了不滿的聲音。克蘿伊小姐用很可怕的表情瞪了我一眼,可我們彼此彼此吧。


「可、可是她好不容易能有和未婚夫待在一起的時光,我去打擾的話……。」

「打擾?妳是這麼善良的人?身為她未來的妯娌的妳,是想說自己沒必要和她加以培養關係嗎?」

「這,這樣啊……唔,我明白了。」


 ……我的哥哥,利用卡娜莉雅甩開了克蘿伊小姐。啊~是嘛,既然你是這個意思的話,那我就不客氣了。這麼討厭既定的未婚妻的話,就隨你的便吧。



 ◆ ◇ ◆ ◇ ◆


「……就是這麼回事。嫂嫂也一起和我們到半途中,可以嗎?」

「呵、呵呵。既然貝尼大人拜託我務必如此的話……算了,一到儀式的時間我就會告辭了,不過若有打擾到你們的時候,請隨時告訴我。」

「啊、啊哈哈……請多關照了。」


 就這樣,克蘿伊小姐加入了我們逛降臨祭攤販的活動中。當天,克蘿伊小姐穿著制服,卡娜莉雅則穿著便於活動的連身裙。附帶一提,非學生的王室成員為了能讓人在打招呼的時候便於理解其身分,有規定要穿著正裝。雖然我們很勉為其難地將嚮導的工作交給了克蘿伊小姐,但沒想到她卻以很簡單易懂地方式介紹了各個店鋪和商品,好像意外地很會照顧人?


「這個區域好像有許多平民,路邊攤的食物合乎克蘿伊大人的口味嗎?」

「這種活動上所擺出來的食物,比起味道和品質,更適合在氣氛中品嘗。老實說,沒一個好吃的,不過如果出來認認它們是什麼樣子的話,在別的場合大概有機會派上用場吧?賣的食物無論如何都不行的店舖路過看看就可以了。」


 ……克蘿伊小姐一邊說著,一邊流暢地穿過各個攤位之間。這附近的店鋪,全滅了嗎?


「啊,那個熱狗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

「熱狗那種東西,在哪都能吃的到吧?難得來到國外,如果沒嚐到這個國家特有的食物,肚子就已經飽了的話,那可就不好了。」

「既然如此,那就吃點冷凍水果……。」

「等一下,這間是聖教會開的店。因為店內採取不使用一般魔法的方針,所以冰是純天然的東西。要是不習慣的話,會吃壞肚子。」

「那麼,串燒……。」

「學生攤販啊。肉都焦黑了,醬汁還會弄得手黏糊糊的……還是算了吧。」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被克蘿伊小姐的吹毛求疵搞得很惱火的我,對她耳語道。


「嫂嫂,妳是不是想讓我對兄長大人報告說妳有好好地帶我們逛過?」

「當然了。您無須擔心,我已經仔細地檢查過我打算推薦給你們的店鋪了。」


 克蘿伊小姐呵呵一笑後,便用扇子指著排著長列的一個角落。


「那邊有一家在城裡很有人氣的可麗餅店。從配菜到甜點都可以自由搭配,而且果汁和冰淇淋也都非常美味,很適合情……。」


 我對她逐漸介紹得越來越含糊而感到很疑惑,一順著她的視線望過去,只見兄長大人正把從店家那裡拿到的可麗餅遞給桃桃小姐……嗚哇啊啊啊啊啊啊!!

 對卡娜莉雅打了個信號,我們從左右兩側緊緊抓住她的胳膊後,便以驚人的速度把僵住了克蘿伊小姐拉離了現場。他當著未婚妻的面在做什麼啊!不對,或許沒注意到也說不定,他不是說自己很忙嘛!


「那個,基斯大人……我姑且先跟您順一下劇情,那是和巧可走散的女主角──桃桃被身為學生會成員的列德里歐殿下幫助的場景。因為那是所有路線都會有的劇情,所以她還……沒有確定要選擇殿下。」

「在這裡被嫂嫂看到也是和『遊戲』一樣的?」

「啊,是的。雖然之後那兩人就分別了,但沒多久克蘿伊小姐就去找人麻煩了。」


 嗚哇~咦……那樣的話,把克蘿伊小姐拖走不就等於脫離劇情的展開了嗎?算了,這種程度沒關係吧?從僵直的狀態中復活的克蘿伊小姐,面無表情的在眼前的射擊店鋪裡借了弓和箭,然後一直沉默地射著箭靶。然而,她似乎完全沒繼承到塞雷奈特公爵家祖傳的弓術,所有的箭全部都脫靶了。

 我們也不敢出聲搭話,就一邊吃著在附近買來的水果乾,一邊望著她。


「對不起,卡娜莉雅……難得妳來了,卻讓妳感受到如此窒息的氣氛。」

「沒那回事。和基斯大人一起參觀降臨祭,還有反派千金帶我逛……我所得到的體驗比那邊那位桃桃還要珍貴。」

「卡娜莉雅真是樂觀向上啊……我現在都還在怕嫂嫂心中的黑暗會被喚醒。」

「呵呵,不過我也能理解克蘿伊大人的心情。」


 呃?我回頭一看,只見克蘿伊小姐一邊氣喘吁吁的喘著粗氣,一邊擺好弓箭狠瞪著箭靶。好恐怖……她到底在和誰戰鬥啊?卡娜莉雅帶著複雜的笑容望著那樣的克蘿伊小姐。


「我曾經以『桃桃.帕萊特』的身分陪伴在列德里歐殿下的身邊。雖然作為玩家我最推的是基斯,不過這點先暫且不談……『桃桃』是在和殿下共同度過的時光中,被溫柔以待而互相吸引了彼此。那是十分幸福的體驗。

 可現在站在克蘿伊小姐的身旁客觀地看待那兩人時……一想到如果基斯大人入學後,我也看到了同樣的景象的話……總感到椎心刺骨的疼。」


 我緊緊握住低垂著頭的卡娜莉雅的手。除了她以外,我一定不會再遇到如此喜歡的女孩子了。如果是我的話……絕對不會讓未婚妻感到不安。

 我明白這種想法是在否定兄長大人。現在我已經無法像從前那樣尊敬兄長了。兄長大人也是人,他也有軟弱和不如我的部分。我不只把它當作『遊戲』的知識,也當作現實來接受了。

 此時,辛來告知時間到了,於是我和克蘿伊小姐道別。


「之後城裡有舞會,在那之前你們倆人悠閒地逛逛就可以了。還有……千萬要告訴貝尼大人──」

「嗯,我會告訴他多虧克蘿伊大人,我們過得很開心。」

「哼哼,明白就好。」


 就在克蘿伊小姐得意地說著,正打算取出扇子的時候……她發現扇子掉在了那個目擊現場,而又再次皺起了眉頭,不過她只是冷冷說了句「告辭」,便和辛一起走了。


「聖女之舞啊……到他們二年級為止都是克蘿伊跳,從三年級開始,基本上就是桃桃被選上了呢。明年可能沒辦法來看了,怎麼辦?」


 卡娜莉雅望著克蘿伊小姐離去的方向表示出了興趣。雖然對她很抱歉,但我不想錯過兩人獨處的機會。


「卡娜莉雅,如果妳不介意的話,我想請妳陪我去一個地方。」



 ◆ ◇ ◆ ◇ ◆


「哇啊~聖教會裡面是這個樣子的啊!和攻略對象們的事件也讓我燃起來了!」


 看她興奮地提高了音量,我豎起食指提醒她注意一下,她便慌忙地捂住了嘴巴並使勁地點了點頭。我們現在正穿著修道服並戴著修女帽溜進了聖教會中。在降臨祭一陣兵荒馬亂的時候,誰也沒注意到兩名修女大搖大擺地從門口走了進來。


「基斯大人,太適合您了。我都無地自容了……。」

「沒那回事。也很適合卡娜莉雅。」


 身為男性的我,以及頭髮與瞳孔的眼色不同的卡娜莉雅,都必須要盡力不引人注目。只要穿著修道服並用修女帽遮掩住頭髮,應該就很難被人發現衣服底下的人是第二王子和他的未婚妻吧。……唉~不過為了以防萬一還稍微上了點妝。


「我想讓妳看的是,這裡。」

「哇~這不就是被虐待的女主角逃入的書庫嗎?」


 根據卡娜莉雅提供的資料,和攻略對象關係好到某種程度的女主角,會開始被女學生嫉妒並糾纏。甚至在聖教會上課的時候,也會被人看不慣而受到逼迫,她所逃入的地方,正是這間書庫。她在這裡發現了禁書並得知了聖女的秘密。


「雖然從妳那裡也大致上聽說了內容,但我還是想自己親自確認一遍。我在和約翰交換身分的時候偷溜進來試著讀了一下,但一點都看不懂。不是神官就看不懂古語,而且那個課程也只有女生能上。」

「這就是禁書嗎?我也只知道前世的『遊戲』中,女主角所讀的內容而已……咦?」


 一頁一頁翻著古書的卡娜莉雅納悶了起來。雖然我從她身後窺探了一眼上面是不是有什麼值得在意的部分,但果然還是什麼都看不懂。


「妳怎麼了,卡娜莉雅?」

「基斯大人,這個我看得懂。這是日語……是前世──我所在的異世界所使用的語言。」

「妳說什麼!?」


 古語是異世界的語言!?是巧合嗎?還是卡拉弗萊亞王國的祖先是異世界人?……難道這裡真的是『遊戲』的世界嗎?雖然謎團又增加了,但沒有時間讓我們慢慢細究了。

 喀嚓……書庫的門被打開了,我嚇得縮了下身體。有人來了!雖然我們躲在書架的後面,但狹窄的書架不可能將我們完全隱蔽起來。必須設法蒙混過去──


「基斯大人?您做什……嗚唔。」

「有人在嗎?喂~喂~……哇嗚──!?」


 我聽到闖進來的人,看到我們這邊後發出了驚嘆聲。在本以為空無一人的書庫中,看到熱情地唇齒交纏在一起的景象讓對方大吃一驚了吧?說起來,現在我們都打扮成了修女的模樣……在兩種意義上來說很不妙。


「對、對不起,打擾了!」


 那名少女慌慌張張地離開了書庫。在門關上之前,我聽到她說了句「有病啊……(*)」的聲音。緊接著,我移開嘴唇,把僵住了的卡娜莉雅放開後,她便一副辛苦的樣子「唔哈……」地喘著氣,並淚眼汪汪地抗議道。


「突、突突突然間做什麼啊!這裡可是聖教會誒!?」

「別擔心,在旁人看來就像是女孩子間的打鬧。」

「不是這個問題!真是的~基斯大人太壞了!」


 通紅著一張臉用手指不停戳著我的卡娜莉雅,好可愛……不過,其實她戳的還蠻痛的。等到好不容易冷靜下來的時候,她瞥了那邊的門一眼。


「剛才那個人,是桃桃……對吧?那一瞬間我看到了她那頭粉色的頭髮。」


 在卡拉弗萊亞王國中,粉色絕對不是什麼稀奇的顏色,但在『遊戲』中,不知道為什麼登場的粉色頭髮的角色,除了女主角外就只有她的母親和初代聖女(我還是初次知道她的頭髮是什麼顏色)而已。剛才的那道聲音,確實是我所熟知的桃桃.帕萊特的聲音。


「看樣子今年她並沒有選擇特定的人。是因為還如卡娜莉雅說的,在『遊戲』中提高身分地位的時期嗎?」

「那個,剛才腦子一片混亂所以我沒注意到……不過她說了『有病(*)』對吧?」


 摘下修女帽的同時,在火光的照耀下抬起臉龐的卡娜莉雅雖然沉默了一會,但在我的催促之下,她投下了顆意想不到的震撼彈。


「莫非桃桃……也和我一樣是轉生者嗎?」

 ===== 正文結束 =====

*譯者:這裡桃妹用的是網路鄉民用語,所以卡娜莉雅才會這樣懷疑。差不多就跟你在異世界聽到有人說藍瘦香菇(難受想哭)、傻眼貓咪(傻眼梗圖)的感覺差不多。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