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13耶拉奧.基斯.卡拉弗萊亞⑬~與小姐們的茶會~

 克蘿伊.塞雷奈特的定罪──即皇家學院的畢業典禮後不久,我以新生的身分入學了。話雖如此,但我經常和約翰交換身分潛入,所以我對校舍的結構都已經很熟悉了。

 王室的人只要不是特別無能,就會在一年級的時候加入學生會。學生會長是由二年級的人擔任,兄長大人和克蘿伊小姐都分別擔任過一屆。本來在誰都不選的友情路線裡,會由桃桃小姐來擔任學生會長,所以這個變化讓我有些驚訝。不過這在克蘿伊小姐看來,是個利用校內權力虐待桃桃小姐的好機會吧。


 我在學生會室裡呆呆地想著這些,然後成為新聞社社長的巧可.布朗就來進行採訪了。她身後還跟著作為攝影助理的約翰。


「第二王子殿下,恭喜您入學。非常感謝您這次接受我的採訪。」

「嗯,請多多指教。」


 我和在她後面拿著相機的約翰互相假裝不認識的樣子打了個招呼,然後開始進行了內容圓融的問答。有因為我飼養龍而受到男學生們憧憬的事情,也有因為我在女孩子之間人氣很驚人而早早地就有粉絲後援會的事情。是因為攻略對象們都畢業了,戴也一如往常的逃學吧……。

 突然,至今為止一直和顏悅色和我交談的巧可小姐,整個人的氛圍猛地改變了。


「對了,耶拉奧殿下。在那裡的攝影師叫做約翰.布里安,是我入學以來的搭檔……恕我冒昧,您不覺得他長得和殿下很像嗎?」

「嗯,我知道。因為布里安男爵是第二王子派的人。他被介紹給我的時候,我有聽說過。我還想說既然長得那麼像的話,應該也能讓他擔任我的替身吧。」


 不過到了現在,我們的身高差已經完全被拉開了。雖然我今後也還會繼續長高,但要裝出比自己大兩歲的樣子還是太勉強了,所以我有段時間沒潛入學校了。


「怎麼說呢?一年級的時候,我和朋友在談論戀愛話題的時候,他明明就在旁邊聽,可隔天卻會忘記內容。他說很難記住。」

「唉?這事……。」


 說到巧可的朋友,應該就是桃桃小姐吧。我對她的交友關係特別敏感,而且為了在交換的時候不讓人覺得約翰很奇怪,我應該都已經把內容告訴他了。思及此處,我反射性地想反問,但在聽到約翰焦急地小聲喊了句「殿下」後,我嚇得捂住了嘴。暴露了……巧可小姐藏起了得意的笑容後,看著我喝了口茶。


「就算您這麼說,但我們往來也快兩年了吧。即便表現得很低調,再怎麼不情願我也能明白差別。不過我還有些事情想打聽……怎麼辦?就我個人而言,我也想對殿下飼養的龍取個材。」

「唉……我知道了。這個時候正好,我讓人在城裡備妥了茶。」


 眼裡閃著光芒的巧可小姐說了句「太好了」,就站起身來。她好像很早就注意到了交換身分的事情,不過似乎是為了這種時候才會等著我入學。學生會的成員們都一臉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茫然表情……查覺到事出有因的巧可小姐能夠控制住自己不當場戳穿真是萬幸。如果可以的話,我想把她拉到我這一方來。



 ◆ ◇ ◆ ◇ ◆ 


 在王城庭院裡的『龍之森』──自打有十二生肖以來就被這麼稱呼的土地上,舉行了一場奇妙的茶會。鐵籠前面畫著的魔法陣上擺放了桌椅。西特林看了看被邀請過來的人,用鼻子發出了哼的一聲。


『喂!基斯,你明明已經有那麼可愛的卡娜莉雅了,怎麼還敢在本大爺面前和別的雌性親親我我。』

「不是你想的那樣。還有,這次的事情我已經和卡娜莉雅報備過了。」


 與會者有巧可小姐、密蘇里小姐、希菈和戴的姊姊琳吉.艾普伯爵夫人。除了巧可小姐以外,她們在『遊戲』中都是以女主角的敵人的身分存在。因為桃桃小姐選擇了隱藏路線,所以除了沐恩拉伊特侯爵家以外,其他人的情況也必須一併跟進,於是我將她們都找過來了。


「這就是傳說中的龍嗎……雖然在鐵籠前舉行茶會很奇怪,但比我想得還要乾淨多了,幾乎沒有惡臭。」

「嗯,畢竟龍身上的東西就算是排泄物,對我國而言也都很渴望入手。還沒來得及弄髒環境,就會被生物學家和魔法學家取走了。」

「聽說那種藥草也栽培的很順利。雖然一開始只能仰賴進口,但近期內必定會完成國產化的!」


 其樂融融地閒聊了一番後,巧可小姐重新開口說道。


「今日也邀請身為平民的我到這場王侯貴族的茶會,實在非常感謝。馬上進入正題吧,耶拉奧殿下為什麼比原本正常的時間早兩年入學了呢?

 雖然可能是與王位繼承權有關的行動,然而即便如此,我也認為這是您在未借助派系力量的情況下獨自作出的判斷。」

「……這點我也很在意。我感覺您似乎對和帝國有關的事情格外警戒。」


 密蘇里小姐接在後頭發言了。雖然我盡可能裝成了一個對兄長大人很順從的弟弟,可似乎正因為我的行動和她們也不無關係,所以看起來很是可疑。


「今天我就是想告訴大家這件事情,所以才將妳們聚在了一起。說出來妳們可能會不相信……啊,附帶一提,不能竊聽和錄音,所以別做無用功喔。」


 正在準備魔法道具的巧可小姐,死心般地嘆了口氣。

 我把從卡娜莉雅那裏聽到的關於前世的事情,以及到目前為止的經過都講述了一遍。這些話太過離譜了,所以我並不期待所有人都會相信,然而出乎我預料地,諸位女性們一直聽我講到了最後。


「誒……『遊戲』世界嗎?我們是反派千金啊……。」

「噗、啊哈哈哈!我弟,和列德里歐殿下一樣是攻略對象!?啊~笑死人了!!」

「艾普伯爵夫人,戴大人在學校裡可是有粉絲後援會的,他很受歡迎哦?」

「……。」


 在各自展現出不同反應的她們之中,只有巧可小姐一言不發。我告訴她們,照現在這樣下去,兄長大人等人全部都會被甩掉,國家會因為失去聖女而被搞得一團糟,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發生,我希望她們能盡早讓各自的未婚夫清醒過來,投回她們的懷抱之中。


「這裡有『遊戲』的攻略對象各自的資料。我想可以做為從女主角……從桃桃.帕萊特小姐手中重新找回他們的心的參考。」

「請讓我拜讀一下。」


 馬上就將手伸向資料的人是密蘇里小姐。琳吉閣下一開始饒有興致地讀著和戴的路線有關的資料,但讀著讀著表情漸漸嚴肅了起來。看樣子她大概理解了內容不僅僅包含戴,就連她自身的言行都已被看透。


「殿下,這裡面包含了國家機密等級的情報。老實說,拿在手上太燙手了,我想看完之後一頁不剩地當場銷毀,可以嗎?」

「嗯,當然可以,我一開始就是這麼想的。……話說回來,我沒想到巧可小姐會相信我。因為妳是報社千金,所以我還以為你會把這種不切實際的事情當作是妄想呢。」

「啊……並沒有。」


 我對她比我想像中更認真接受這件事表達了感謝後,巧可小姐便無措地擺了擺手。


「事實上,耶拉奧殿下為了證明卡娜莉雅大人所述的事情,花了數年的時間的進行過調查,對吧?我在注意到約翰的真實身分後,也瞭解了殿下那邊出了什麼嚴重的事情。

 ……還有桃桃的事情也是。那孩子剛入學的時候,給人的感覺像是個剛進城裡的鄉下人,也很沒自信……她和我成為朋友的時候,明明是那麼高興的樣子,現在卻和我擦肩而過時,連看都不看我一眼。被說是『遊戲』裡的援助角色,我也就能夠『原來是這樣啊』地接受了。」


 巧可小姐雖然低著頭笑了笑,但她的笑容並沒有包含力量。本以為是朋友的人,卻將自己當成便利的棋子,似乎讓她受到了很大的打擊。

 希菈只看了一眼我遞給她的資料,就拒絕看下去了。


「我無所謂。人心並沒有簡單到可以全用這些資料來決定,而且要是被這些資料束縛住,就沒辦法展現出誠意了。」

「妳怎麼能慢條斯理地說這種話?妳不是從達克那裏收到了要解除婚約的試探嗎?」


 從母親大人那裏聽到這件事的時候,我真的很驚訝。從霍懷蒂邊境伯那裏寄來了一封抱怨的信。戀慕被列為第一王子的未婚妻候選人的聖女,並意圖橫刀奪愛的這種行為,根本就不是『遊戲』的展開。達克並不是一個會做出如此愚蠢行為的男人,可究竟是什麼讓他如此焦躁?


「達克大人現在正處在熱血上頭的狀態。只要他冷靜下來,應該就會有餘裕去回顧自己的行為了。在那之前,解除婚約的事情我打算先晾著他,所以請不用擔心。」


 這麼說完之後,希菈以優雅的舉止喝了口茶。不過大概到底還是無法保持平常心吧?她周身的氛圍和平時不一樣。該說是辛辣刺人的感覺嗎?有種在母親大人面前時才會感到的緊張感。


「對了,耶拉奧殿下,我明白為了維護聖教會的權威,沐恩拉伊特侯爵家有很重要的地位。不過,如果今後要將其接納進第二王子派的話,請您務必要記住一件事情。」

「唉?什麼事?」

「事實上在瘴氣變濃之後,我等邊境伯領接到了驅除瘴氣的魔導袍的訂單。儘管聖教會基本上對於魔法道具的製造和開發都持以否定的態度,但大概是被逼得走投無路了才會來訂購吧?

 原因倒是無所謂,但是韃靼植物羊(*)是魔導袍不可或缺的原材料。然而與至今為止的魔獸家畜化和其他植物的栽培不同,在地面上培育的韃靼植物羊,其產出的羊毛的魔力值和普通羊毛沒有區別,而且還因為是肉食性而導致受害範圍擴大了。因為如此,現在就只能直接去地下迷宮採集,這樣的話人事費會增加……。」

「嗯,會貴到離譜。」


 國產的魔導袍屬於高級貨,只有貴族才買得到。相應地,由於質料好、耐久性高而廣受魔法師們的好評。如果可以的話,我想量產化讓騎士和士兵們也一同擁有……。


「當然!我們家的領地本來就有在開發魔法挎包,但由於彼此都為瘴氣所擾,便改為製作魔導袍,並讓人去執行危險的地下迷宮攻略了哦?

 然而在幾年前,被聖教會委任去選定魔法道具的沐恩拉伊特侯爵家,卻擅自決定進口廉價的帝國產魔導袍。」


 沐恩拉伊特侯爵家?這是什麼情況?我第一次聽說……不對,等一下。他確實說過帝國的商人經常拜訪他。雖然那時候聽說他拒絕了協助侯爵家打翻身仗的試探……可原來他們是來做魔導袍的交易嗎?

 熟知貿易關係的密蘇里小姐也皺起了眉頭。


「這件事也做得太過頭了……雖說卡拉弗萊亞王國沒有的魔法道具不得不仰賴進口,但國家取消已經製作完成的物品也實在太沒誠信了。保護國內產業明明不僅關乎經濟,也和國防有關……侯爵家為什麼要做這麼令人大失所望的事情?」

「關於這點,我可以談談我身為報社千金的見解嗎?」


 巧可小姐舉起了手,一催促她繼續說下去後,她便取出筆記本,一邊翻閱一邊解釋。


「沐恩拉伊特家由於對聖教會的貢獻而成為了侯爵,可卻被迫處於無法介入政治的立場上。以耶拉奧殿下提供的情報為前提來看的話,洗刷身為魔女子孫的汙名是理所當然的,但除了克蘿伊大人和第一王子的婚姻以外,他們還急著想要穩固名譽吧?

 關鍵是稅金的使用方式,他們大概是打算指責大量訂購高級貨不划算,以藉此來作為自己的政績吧。」

「真是愚蠢至極……居然以是否核算這一評價表準來衡量保衛國家的採購案。不是便宜就是好貨。」


 希菈罕見地顫抖著身子怒不可抑。當她猛地睜開眼睛的時候,總感覺有些違和感,終於讓我想到了。她雖然很豐滿,但眼睛的大小本身應該很普通。這樣的她……怎麼可能連瞳孔都長至身側?一注意到我的目光,希菈便壓下怒氣,打開扇子笑著說道:「不要老盯著淑女的臉。」看樣子是我無法碰觸的事情。

 和戴一樣食慾旺盛的琳吉閣下,伸手拿起茶點的同時,納悶道。


「我對這種事情不太了解……不過,他們沒有付取消的費用嗎?」

「沒有,他們一開始訂購的部分已經付款了,但聽說數量還不夠,所以又追加製作了。反正製作還需要時間……在這種情況下,我方突然被告知追加的部分沒有必要了,還沒有下單的追加貨品就剩下來成為了大量的庫存。一旦去抗議,那個白癡……失禮了,是侯爵的兒子就會說:『能用國家的稅金買這麼貴的東西嗎?一個只對打扮感興趣的女人,有空在那邊出一張嘴的話,還不如去打扮自己。』」


 誒~與帝國的交易和布拉德也有關係嗎?不是將它視作為了除去瘴氣所必要的原材料與技術,而是當成和貴族小姐的裝飾品同一層次來考量嗎?侯爵,你為什麼要放任這種白癡不管!?

 保住他們的決定到底還是下得太早了嗎……就算我不情願……正當我在苦思冥想的時候,希菈從扇子的間隙裡瞇起眼睛緊盯著我看。她總是笑瞇瞇的是為了掩飾瞳孔的不自然嗎?


「請您別誤會,要想防止沐恩拉伊特侯爵家叛變的話,沒有必要拘泥於政治上的地位。他們的夙願是想恢復長久以來被貶損的名譽。

 我理解殿下將侯爵家視作對抗帝國的對策而看得很重。所以,請您釐清所有觀點之後再做定奪。」

「嗯,謝謝妳的忠告。我會銘記於心的……還有,魔導袍的庫存國家會購買的。」

「請務必這麼做。要是對工匠過於怠慢,當國家再次陷入危機之中,就再也得不到他們的協助了。」


 國家的和平是通過經濟、外交和國防來維持的。我差點就要忘了從桑德那裏聽到的這件重要的事情。只執著於一件事情很不好。處在上位之人得同時考量許多事情啊……。

 我一邊這麼想著,一邊由於必須向侯爵家詢問這件事情而感到心情沉重。不管怎樣,布拉德得先修理一頓了。

 ===== 正文結束 =====

*譯者:韃靼植物羊(羔)是歐洲典籍裡一種傳說中的植行動物。韃靼二字的讀音一樣,音同到達的「達」。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