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楠索尼亞的西圖姆街區①

 前往楠索尼亞地區的馬車之旅,儘管不能說很舒適,不過基本上很順利。我極力不引起問題地過著日子,辛雖然對這樣的我感到毛骨悚然,但一路上依舊還是保護著我。

 在旅途當中,我開始練習刺繡的時候,他被我嚇了一跳。


「您是怎麼了,怎麼突然開始──」

「因為我很閒啊,這並不是什麼壞事吧?刺繡不也是千金小姐的嗜好嗎?」

「話說的沒錯……可您至今為止明明全都是交給女僕做的,我在想您為什麼如此突然?」


 嗚~咿~現在我做都做了,別爆我料啦!


 他說的沒錯,克蘿伊對於應該屬於貴族小姐的嗜好的刺繡……或者說是所有的家務都是不行中的不行。可別以為她是貴族就不需要掌握這些技能。在學校裡可是存在已有未婚夫的女性在領帶上刺繡以作禮物的習俗。也就是說可想而知克蘿伊送給貝尼大人的領帶是什麼樣。

 在前世,我也只有學生等級的手工經驗而已,如果要在這個世界以平民的身分生活,就得具備最低限度的裁縫能力……。


「做好了!怎麼樣?」

「那是撒出來的墨水嗎?」

「是烏鴉啦,烏鴉!」


 儘管聽到辛毫不留情的批評而噘起了嘴,但我還是將自己也看不出來究竟繡了什麼鬼東西的練習用的破布扔了出去。我的手指上纏的幾個OK繃是辛替我貼上的。與我被放逐之後稍微有些冷淡的態度相反,即便他什麼都沒說,卻也會對我各種關照。美麗執事的真摯身影,將旅途中遇到的姑娘們一個接一個地迷倒了……真不愧是我推,真是罪惡的男人。


(不過我也知道你的內心很煎熬……為了在被你拋棄之時也能繼續活下去,我得好好地一個人做所有事情呀)


 在我這麼想的一周內,我們終於抵達了中間的過路點,楠索尼亞地區唯一個城市──西圖姆街區。



 在政府部門接待處的是一位品行十分惡劣的男子。


「那個被移送至楠索尼亞修道院的千金小姐,就是妳嗎?算了,我們也只需照上頭的指示來做事。我們安排的車夫在他經常去的酒館裡喝酒,出發之前要去叫他醒醒酒喔。那麼,事情辦完後就趕緊離開吧。」


 被送到修道院的貴族基本上都會使用到這裡的政府部門,所以他們應該很習慣怎麼應對了。辛皺起了眉頭,不過我不想引起麻煩,所以便催促他並低頭行了一禮,按他說的退了出去。過程中,我裝作沒有注意到牆上的軟木板張貼著印有王室徽章的文書。


「到了地方上,官員也和這一帶的流氓沒什麼兩樣了。」

「與其那麼說,倒不如說因為這一帶的治安不好,所以做個好孩子是行不通的。楠索尼亞也有貴族,不過平民的生活大概跟他們八竿子打不著吧。」


 向旅館走去的時候,我腦海裡被剛才看到的第一王子的的通告給佔據了。遊戲裡的克蘿伊也看到了嗎……我逐漸意識到了,她絕望的原因未必僅限於被拋棄這件事。

 他恨克蘿伊──甚至恨到不許她安然無恙地回歸貴族世界。


(可那是她自作自受啊。要是『克蘿伊』中途有反省,好好深思熟慮的話,我就不會被這樣流放了。考慮到犯人逃跑後潛伏起來的可能性,下達不得僱用我的通告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令人不解的是,並不是所有雇傭都被禁止。雖然無法在貴族家或是公共設施內工作,但如果是民間的就可以了嗎?這點只能確認一下了,不過我還真無法掌握貝尼大人的標準。


(嗯~是因為知道『克蘿伊』的自尊心該死的高,死也不可能去做打雜的工作吧?我也很怕那些不知道運營著什麼地下事業的可疑店家,既然如此,被監視著還比較安全呢)


 我的目標首當其衝是平安抵達修道院,然後完成任務之後安靜地生活下去。為此,我會不計身分和工作的貴賤好好努力的,所以也請貝尼大人不要在意我,您就和桃桃好好相處吧。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