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话

空岛的边缘连续不断飞出光剑,整个岛屿都被卷入万剑的漩涡之中。

遮天蔽日的剑雨向各魔主飞去,阿萨克斯的剑发出光芒,以剑身为依托形成了十几米的巨型光剑,剑刃击落了铺天盖地的飞剑;尤利娅展开[圣盾]的同时,用火焰形成的巨龙将飞剑吞噬;芙蕾拉再次加快了抚琴的动作,带有魔力的音符同飞剑碰撞,规律的爆炸声奏出新的曲目……


瞬息之间,魔法已经被完全破解,然而,这短短的时间对哈迪斯来说,已经足矣。

他的周围升起半球形的结界,

《吞噬迷途的死灵,收割哀怨的亡魂,

奏起终焉的魂曲,敲响毁灭的丧钟,

消泯寰宇的黑暗之力,湮没万物的审判之剑,

……》

哈迪斯伫立在结界内将剑举起,当魔法文字浮动之时,整个天空都逐渐暗淡下来,所有的光芒向哈迪斯那暗紫色的长剑汇聚,无尽的黑暗降临了。


不论是具有雷霆万钧之力的剑斩,还是能够引起天翻地覆的魔法,亦或是有无坚不摧之称的『落日』神弓,都无法立刻摧毁那牢不可破的结界,不断发出魔法闪光的黑暗之中弥漫着死亡的气息。


片刻过后,结界开始出现裂缝,而哈迪斯也已准备就绪。

当六魔主的攻击在触及哈迪斯的那一瞬间,

[三级强化•元素附魔•永劫深渊之流影]


刹那间,千千万万的剑闪照亮了黑暗,空中那黑色的帷幕犹如被切割为散落的沙粒,没有人能够承受住这样的攻击。


所有人都感受到接近了死亡的边缘,而伊莉丝也第一次感受到了如此的恐惧,

『啊─』

未处于战场的伊莉丝吓得跌坐在地,而她不知道的是魔王也是和她类似的情况。


当一切恢复平静过后,空岛被彻底分割为几十个小岛,闪耀着的魔法文字也彻底消散,唯有哈迪斯一人在战场中央倚剑而立。


尤利娅的手臂被斩断,从伤口处喷涌着血液,当她准备展开最后的魔法之时,又一柄剑贯穿了她的心脏后消失,她的手指停下了动作;芙蕾拉的琴弦全部被切断,心脏的致命伤让她再也无法进行演奏,『对不起』,轻声的遗言没有被任何人听到;诺伊斯也受到同样的剑伤,插在地上的箭矢似乎成为了他的墓碑。


从天而降的三道光束将三人包围,光芒消退过后,三人躺在在了伊莉丝的面前。伊莉丝战战兢兢地伸出手靠近,只有尤利娅能感受到气若游丝的呼吸。

魔王挥手,立刻有人进来带走了他们前去治疗,然而,也同时开始了葬礼的筹备。


伊莉丝的眼泪夺眶而出,她不敢相信那个总是晃着马尾辫,因为一点小事就生气的尤利娅即将离自己远去;也不敢相信早晨还在和女仆们嬉笑的芙蕾拉,已经成为了冰冷的尸体;即使是与自己相处最短的诺伊斯,他也是为了自己而死去,伊莉丝感到深深的愧疚。


回想起曾经的生活的点点滴滴,和尤利娅一起坐在栏杆上练习魔法,和尤利娅一起在刚刚日出的时候就去餐厅吃早餐,尤利娅每次都因为长的太矮只能打伊莉丝的肚子;芙蕾拉曾手把手地教自己弹琴,现在却再也感受不到她的体温,也曾被她强行留下来着听完了一天一夜的刺耳的弹奏而痛苦不已;和诺伊斯进行魔物狩猎时,常常因为小小的成就而感到喜悦……



哈迪斯擦掉嘴角的鲜血,准备迎接最后的决战,用剑噼开了突如其来的巨石,匕首划过他的脖颈,留下黑色的短线。


『很漂亮。』


斐丽娜化解了剑刃的风暴,尽管使用了强化魔法,攻击的沉重感仍让她有些吃力,

『您是指什么呢?』


『容貌,剑技,都是。还有魔法也不错。』

『你叫斐丽娜吗?开战的时候好像瞟到了你的名字』


哈迪斯的剑突然又如同无形的水流一样穿透了斐丽娜的短剑,将斐丽娜的身体一分为二。

随后,他立刻向背后挥剑,挡住了斐丽娜的突袭,这样的幻术并没有瞒过他的眼睛。


『被您记住名字是我的荣幸。』


斐丽娜向后撤去,紧接而来的是大剑的勐攻,哈迪斯轻捷地闪过攻击,地面留下几道深入十几公分的划痕,同时,他又用长剑弹开了格澜帝尔的攻击。


[三级强化•元素附魔•暗能爆破]

黑色的能量球在哈迪斯背后爆炸,受到波动而脚步不稳,阿萨克斯的大剑呼啸而过,削掉身上的的肌肉,若是一般人,早已不可能有存活的机会,然而哈迪斯立即以惊人的速度完全恢复。


伊莉丝已经停止了哭泣,她胆战心惊地看着这场战斗,她害怕剩下的人也离开自己,也不敢去看魔王的表情,能做的只有为他们默默地祈祷。

(斐丽娜大人,格澜帝尔大人,阿萨克斯大人,你们一定要赢啊。)


伊莉丝的祈祷似乎并没有传达给任何人,斐丽娜的魔力几乎见底,格澜帝尔又被砍倒在地,只有阿萨克斯一人在与哈迪斯角逐,能够看得出来两人都已经体力不支,一瞬间的失误都将决定战斗的胜负。


斐丽娜向格澜帝尔的方向伸出手,

[魔力转移]

她将自己最后的魔力全部传给了格澜帝尔,将希望给予在这个为剑而生的青年身上,随后,白色光束笼罩了她。


『斐丽娜大人!』

伊莉丝惊叫出来,将颤抖的手靠近斐丽娜,


『我没事,只是魔力消耗过度了而已。』

斐丽娜虚弱的声音此时却让伊莉丝感到无比的温馨。


战场有出现了新的转机,

〔三级强化•元素附魔•元素转换•深渊之流影〕

这是与之前类似的招式,然而,这次释放的人是格澜帝尔,剑闪无差别地向正在战斗的两人发起攻击,穿透身躯,划过四肢,在片刻的招架以后,三人都彻底倒在了地上无法起身。


而哈迪斯又慢慢用剑作为支撑站了起来,让伊莉丝感受到了绝望。


『好久没有进行过这么畅快的战斗了!我很佩服你们的勇气。这次,的确是你们赢了,不过,扰乱秩序者终将自食恶果。』


伊莉丝似乎看到哈迪斯正在盯着自己,


『尽力去挣扎吧。』


哈迪斯说完后,从脚下开始,逐渐化为光粒消散,空岛迅速开始恢复原来的样子。


过了些时间后,一切回归了寂静,岛屿也完全恢复,甚至连地上的血迹都完全消失了,这场战斗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战场中央又升起了洁白的石柱,

在刚开始的文字后面新添了一句,

『起战方战败』


光束将剩下的两人传回了魔王城。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