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は誰だ 【ディアーネ】


10005


 百人長は。

... ... 不,迪亚内先生把手放在我身上,说:

「 ... ... 嗯,好的。」

随着轻轻的口号紧紧抱住她,身体突然奇妙地旋转起来。

我完全没有被拉上去或是被推上去的感觉。

然而,她还是一下子从热水里被拽了出来,不顾重力飘了起来。

和迪亚内先生一起在空中翻滚。「咚」的一声,百人长的脚落在了洗手间里。

「什、什么?」

「因为如果浴缸里的水弄脏了,就会被发现。而且如果想在浴缸里做,连我的淫液也流走,那就太不方便了。」

「咦,你真的有干劲吗! ? 」

「听起来像是在开玩笑吗? 真可悲。」

「不,一般... ... 嗯咕!」

就在旋转平稳之前,迪亚内先生弯下了膝盖,我就像被扔到了洗碗池里。然后迪亚内先生始终没有从我身上放开手臂,只是以自然的方式轻轻地拿起了登山板,把嘴唇贴在了我身上。

「嗯... ... 哼,哼,真是甜美啊。啊,好久没有因为男人的裸露而忐忑不安了。」

「う……」

「做好心理准备吧,安迪。你让我当真了,这是对你的惩罚。」

「什、什么理由?」

「就当是被狗侵犯了,放弃吧。」

「呀! 他们侵犯了我!」

我这辈子都在开玩笑,迪亚内先生却对此视而不见,一动也不动。

想要挣扎却无法实现。这个人非常强大。

「 ... ... 呜... ...」

「好孩子。什么,我不会让你吃亏的。交给我吧。」

看着因为放弃而失去力量的我,她松开了紧抱着的手臂。他害羞地在脸颊上留下了一个吻,迪亚内退到了下半身。

「真有精神... ... 虽然很熟悉,但是一想到这个东西能贯穿我,就感慨万千。」

一边怜爱地抚摸着我那愤怒的小鸡一边叹息。然后,缓缓地在她丰满的胸膛里夹了一下。

「哇、哇!」

面对突如其来的乳交,我不由得吃了一惊。看到我这样的反应,迪亚内先生露出恶毒的笑容。

「怎么,你这么喜欢乳房,居然会对这个感到惊讶... ... 你没有让一个女奴给你这个?」

「 ... ... 总、总是专心揉捏。」

「是吗? 原来你的处女乳交是我的? 我领先一分。」

什么。不一会儿,迪亚内先生就开始用胸口摸我的鸡巴了。用突然柔软地波动的胸部,小心翼翼地重新夹住我的小鸡鸡。

「嗯... ... 哼哼,你真的不要露出坦率的表情。怎么样,这是什么? 」

「呜呜... ...」

这次他滑动上半身,用长长的中风在乳肉之间来回移动。

很舒服。

迪亚内的身体看起来不像是200岁的样子(因为她是精灵,这是理所当然的) ,她那虽然憧憬却又像画中那样遥远的乳房刺激着我最粗俗的器官,一想到这里,我的腰就不由得颤抖起来。

「嗯... ... 你看,你在忍什么?」

「忍... ... 忍... ... 忍?」

「你从刚才开始就吓了好几次了。你是不是很想拿出来? 你可以随时用我的胸口射精啊,不用客气。」

「呜,呜,呜... ... !」

轻微的内疚,压倒性的兴奋。

那个迪亚内百人长在为我服务。像个荡妇一样勾引我。

光是这个事实就足以让我超前的,我这个小傻瓜。如果加上真正的快乐,它不会持续很长的时间。

「呜,呜呜呜!」

别克! 别克! 别克! !

不敢相信,会在迪亚内先生的乳房之间爆发性欲。

「哦,哦... ... 哈哈,这是射精... ... 吗?」

「是啊,先生... ...」

「 ... ... 我亲眼见过很多男人自慰,现在自己洗澡... ... 呵呵,那些家伙也在做着可惜的事情。「是的,」他说,「是的。给女人点颜色瞧瞧。」

「……?」

迪亚内先生涨红了脸,高兴的眼神低声说道。

虽然每一句话都让人觉得有些不对劲... ... 但是从浴缸里的头和第一次洗澡的乳交来看,这并不是一个大问题。

「 ... ... 据说一旦拿出来就会萎靡不振,不愧是斯麦森。」

而且,我的小鸡鸡一有空就会变硬。

最近我注意到,我好像精力相当旺盛。

如果一天射三次精,像我这样年纪的人一般都会吃饱,但我早晚都要以硒为对象,所以鸡巴还有保加利亚的余地。与其耗尽鸡巴的能量,还不如先耗尽运动的体力。

作为一个在战场上工作的军人,我不知道会怎么样,但是我也不知道,即使是现在的硒先生

「非常可靠。」

好像很受欢迎。

「 ... ... 那么,就从这里开始正式演出吧。」

「真的会犯吗! ?」

「别让我说太多次。」

迪亚内先生你会跪在我身上。

把自己的阴道展开放在至今还因为射精残渣而变得光滑的逸物上。传单里漂亮得让人感动的粉红色,更加煽动了我的劣情。

「好... ...」

迪亚内先生在接触的时候停下来,稍微振作一下。

刚才那种不协调的感觉抬起了头。

不会吧。

不会吧。

「 ... ... 难道,迪亚内先生是第一次... ... ?」

「!?」

迪亚内先生突然停住了。

「哇,不好吗! ?」

「但是,但是,但是,为什么,突然之间,就像一个乳交! ?」

「住、住嘴! 到了二百岁,耳朵也会变肥的!」

满脸通红,怒气冲冲的迪亚内先生。

不知怎么的,我明白了。我以为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 ... ... 是、是吗?」

我想。

也许这个人不好意思当处女。

我是正好第一次体验的对象,也就是说,是个玩具吧。

我感到非常失望。明明不能说别人的事。我本来也把硒当玩具的。

迪亚内先生... ... 不,是因为他希望百人长认为他是一个更纯洁、更高尚的人吗。

「 ... ... 什么事?」

「?」

「是吗?」

「 ... ... 怎么了,斯麦森?」

突然像被水淹了一样意志消沉的我,让百人长露出了担心的表情。

我不希望你有这种表情。我没资格让你这么做。

尽管如此,失望还是从嘴里冒了出来。

「那就快点... ... 说吧。」

「你在说什么?」

「我... ... 只是百人长的性伴侣吧?」

「什么... ... 什么意思?」

「我只是想体验一下性生活,这样的话... ... 不需要什么大道理。」。我只是个普通的色鬼。「我不希望黑暗精灵的脾气或者其他什么不体面的事情... ... 发生。」

「斯麦森」

百人长用快要哭出来的眼神制止了我。

「你想把我当成那样的女人。」

「……え」

那双眼睛很认真,太纯洁了。

我意识到我犯了一个大错误。

意识到自己说了一些荒唐伤人的话。

「我怎样才能让你相信我?」

「百人長」

「我怎么才能叫你迪亚内? 你会相信我是真心想娶你的妻子吗?」

「那个... ...」

「如果你要我生孩子,我当然会生。如果你让我只想着你,我现在就可以退伍。我怎么才能理解我十年来一直在想你?」

她哭着用颤抖的声音诉说着。

但是。

我是个胆小鬼,是个小市民,无可奈何只是个普通人。

这种侥幸是不可能白白相信的。不得不怀疑。

你必须理解这一点。

「我是一个仅仅因为真的有硒就超过身高的小人物。我觉得没有什么美味的故事可以让一个伟大的百万富翁喜欢我,因为我的剑是免费的。我不认为这样的理由能成为得到你的心和身体的理由

「…………」

「那么,你被选为抛弃处女的玩具的想法还是可以接受的。我就是这么小的人。如果我让你失望了,我道歉。但是,我... ... 我只是个普通人

「…………」

百人长静静地点点头。松开握着逸物的手,把我抱起来。

开始用温柔的眼神低语。

「对不起。对了,你原来是个人... ... 你一下子就不能理解我们了。」

「是的,对不起。」

「不,很好。... ... 对不起,想起来我也太怪别人了。「黑暗精灵」什么的,用一般论来搪塞过去了。我就是我。尽管习俗和种族与我无关,但我觉得我可以解释一切。」

「百人長」

「我实话实说吧。... ... 自从来到队里,我就一直很喜欢你。他很高兴自己和那个铸剑男孩是同一个人,但这只是个契机。我喜欢你。我喜欢你的软弱,温柔,诚实,勇敢。用部落的习俗来掩饰。对不起

一个严肃的忏悔,与以往的风格截然不同。

那就像是硒的专注一样,没有修饰的舍身取义、赤裸裸的感情。

听了这话,就不会再有什么无聊的年长女人的虚荣了。

「我不喜欢那个小女孩把你带走。我不想你离开。所以你得先抱着我。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作为你的女人,努力奋斗。我会尽力的

「 ... ... 我明白了。迪瓦内先生,我... ... 想侵犯迪瓦内先生。」

「侵犯。」

这一次,他们热烈地拥抱在一起,结结巴巴地倒下了。

我抓住迪亚内先生的屁股,用两只手摊开传单。

摊开的瞬间,分泌出丰富淫液的性器官,不像是处女般地想要男人,恶心地蠢蠢欲动。

「 ... ... 会侵犯的。」

「是的。」

听到迪亚内先生毫不犹豫的回答,我把鸡巴埋进了温热的小穴里。

「嗯... ... 咕,唔!」

颤抖。连龟头都还没有完全进入的情况下,贪婪地吞噬的阴道是绝品。即使不挤进去,光是这样,不出几分钟就会射精。

「呜呜!」

黑色柔软的,野兽般的,宝石般的脊梁在蠕动。

一点点强行贯穿迪亚内先生的处女之身。经过长时间的睡眠,强行唤醒了她的女性机能。只是为了让我尝尝。

「哈、哈... ... 哈... ... 哈... ... 哈... ... 不,安迪... ... 你,你,要... ... 进来... ... 进来! !」

「我要进去... ... 我要撬开它!」

「噗」的一声。

僵硬的背肌,摇晃的乳房。

「!!!」

她在紧张的小穴中强行走向深处。

「痛、痛... ... 痛! !」

「 ... ... 啊,我进去了... ... 我进去了!」

我终于在长久憧憬的小麦色的肢体中埋下了逸物。

我对此太兴奋了。

「啊! !」

「っ!?」

别克! ! 别、别克! !

 不覚。

还没来回一趟,就往迪亚内先生的子宫里注射了精液。

不管怎样都很快。我感到非常尴尬,无言以对。

「笨、笨蛋... ... 怎么会突然冒出来... ...」

「对、对不起。」

「 ... ... 太幸福了吧... ... ?」

「え……?」

一看,迪瓦内先生真的笑得很开心。

「哈啊... ... 我甚至在梦里都看到了... ... 斯麦森的安迪子种... ... !」

「是、是吗?」

「 ... ... 嗯,没错。爱,感觉... ... ♪」

疼痛应该还没有完全消失。证据就是迪亚内先生的阴道紧绷,丝毫没有松弛的气息。

尽管如此,迪亚内先生还是一脸幸福地抚摸着自己的肚子。

稍微怀疑一下自己的心情,就感到非常抱歉。

接下来的几天。

我和迪亚内先生表面上什么都没变。

迪亚内先生本来就很忙,而我却是一如既往的游手好闲的十人长。

但是有时候,只要我们单独在一起,迪亚内先生就会用命令的语气撒娇。

「安迪... ... 揉揉肩膀。」

「是的,是的。」

「嗯... ... 那里,更早以前。」

「…………」

「更久以前。 ... ... 怀着对上司的敬意和爱,发生争执。」

「可是百人长。」

「叫他的名字。」

「 ... ... 迪亚内先生,我想这里不是肩膀,而是胸部。」

「你不喜欢?」

「我很喜欢。」

「好吧... ... 嗯!」

虽然很难把它带入性爱中,但是那样感觉就像是相互间的香料。

偶尔插入会燃烧得很厉害。

在她旁边,硒也是雌性奴隶,或者说,只要一有空就和别人亲热,然后继续过着性生活。

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是在过着不正当的生活,但由于双方都找不到鼓励自己做决定的话语,所以就撒娇了。

虽然觉得不错,但总觉得好像连硒都知道而保持沉默。

「安迪先生。」

「 ... ... 嗯?」

「那个... ... 我是个母奴隶。减少我的次数的话会哭的哦。」

「好、好吧。」

某种程度上,对胃不好。这样真的好吗。

虽然是那个硒,但是依然只是寄居在弩里,不太体面,所以最近开始帮忙运营部队。迪亚内先生似乎因为是当地征用的工作人员而转手了。

然后发现了意想不到的才能。

「 ... ... 什么硒能做医疗光术?」

是的

他似乎很擅长医疗光术,这是一种魔法。

这种魔法可以激活一个魔术师的生命力,并把它分给受伤的其他人。和往常一样,效果不是很好,对于严重的伤口没有什么帮助,但至少能消除一点伤口,对于不习惯处理弩的新手准兵来说,开始受到了女神般的待遇。

」有点无趣」

「你会嫉妒吗?」

「少し」

「我很高兴! 」

「 ... ... 因为不愉快,这种拍摄就在我们俩独处的时候进行吧。」

我被安塞洛斯吓到了。

「是的,下一位。」

「拜托了。」

「是的,请等一下。 ... ... 呜呜呜呜... ...」

硒在患者面前咀嚼色拉中的草药。

虽说是草药,也是附近生长的一种野草,本来并不比普通的药有效。但是,硒在使用医疗光术时,利用这些药草产生的生命力似乎非常重要。似乎可以从刚吃的东西转换成恢复力来使用。

「是的,我会去的。」

硒遮住手。准兵手指上的血泡在几秒钟之内就消失了。

「哦,太棒了。」

「没有,长途旅行很方便。」

「很好,很好。」

「是吗?」

我们在医务室亲热。接受治疗的准兵带着有点懊悔的表情走出去。

「真漂亮。」

「咦? 看起来像这样,我很辛苦。」

昂首挺胸回应安塞洛斯的喃喃自语的硒。

「这种法术是从自由活跃自己的生命力开始的吗?」

「是的。一个人旅行的时候只要到那里就可以了。稍微受点伤就可以了。」

「原来如此,看起来很方便。」

「安塞洛斯先生也记得吗? 不难。」

「…………」

安塞洛斯看起来很困难。也许他不擅长魔法。半精灵的魔法天赋只有三分之一。

「可是,如果有这种法术,连你的『朋友』都用不上吗?」

硒应该是为了救朋友才向波尔卡求灵泉的。

虽然对重伤没有效果,但是如果有足够的闲暇去旅行的话,应该会有一些帮助。

「啊... ... 那时候根本吃不下饭... ... 想从外面输入能量也很困难。」

「哦... ... 嗯?」

那时候的硒是不是因为什么理由禁食呢。

他觉得有点不对劲,不过他指的是半精灵。有什么我完全不知道的也不足为奇。

「…………」

安塞洛斯依然摆出一副难以捉摸的表情,看着硒。

啪! 啪。

「…………」

「怎么了,安塞洛斯先生? 你不洗澡吗?」

「不,我想看看月亮。再过一会儿就进去了。」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

安塞洛斯的侧脸,硒的裸体。

安塞洛斯瞥了一眼,说道:。

「硒」

「什么?」

「 ... ... 我最近一直很好奇,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给我的?」

「是啊... ... 我觉得他已经受过相当的训练了。他差点儿死在剑下。」

「?」

「特别是来到塞莱斯塔以后,是以实战形式。因为顶尖之夜不怎么戴头盔,所以就按照那个风格来做... ... 有时还把耳朵切掉了。」

「 ... ... 好、好疼啊。」

「我失去理智了。算是剑士的刀伤,我还以为是勋章。... ... 不过精灵的血可是很厉害的呢。不,应该说是讽刺吧。就算砍下来,耳朵还是长出来了,现在就像这样」

「?」

「形状有点不一样吧? 不过是长出来的。」

 一拍。

「精灵的耳朵实际上是再生能力很强的部位... ... 我很好奇。你耳朵上的伤口,比15年前的伤口来说,已经太慢了。」

「!!」

硒把手放在左耳上。

你用刀割伤了我的耳朵。

「这么锋利的伤口怎么会这样? 如果还能用医学光学的话,我想它早就不见了。」

「…………」

「还有一件事我很担心。根据斯麦森的说法,你应该和朋友一起旅行的。虽说通过波尔卡康复了,但为什么现在却像没有那个朋友一样,一个人表现得理所当然呢?半精灵的孤独是不是很不自然?」

「那、那是... ...」

「 ... ... 此时此刻,前来寻找斯麦森也有些牵强。如果马上去找的话,即使把禁止出入的地方算进去,也用不了三年的时间就能找遍韩国演歌。在塞莱斯塔,半精灵可以公开行动,一年之内就能找到主要城市。」

安塞洛斯停顿了一下。确保没有硒的反驳,然后继续。

「 ... ... 不是马上就做,而是15年后才做。在战争的时机行动也早了点。如果你担心的话,你会及时行动的,对吧?如果你想等的话,二十年或三十年对半精灵来说都不算什么

「因为我越来越想见你了... ...」

「…………」

安塞洛斯正把严肃的脸转向硒。

硒为了辩解什么,死心地低下了头。

然后,闭上眼睛。

「 ... ... 你打算撕裂我和安迪先生之间?」

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

没见过的硒。不行。我知道这种感觉。在做爱的过程中,偶尔会出现几次疯狂的光芒。

安塞洛斯毫不畏惧地接受了他的目光。

「我是斯麦森的朋友。我想以斯麦森的身份问你。」

把手放在短剑的柄上。

「你是谁?」

(続く)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