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尽头与启程(上)

『 魔力灾害肆虐之处,往往会留下魔素淤积的产物,并随环境形成魔力结晶、富魔土壤、突变生物等等。自暗古时期以来,各大种族已经逐渐适应了魔力灾害,并逐渐积极使用魔力灾害遗留的附有高魔力的产物。』

—— 摘自《冒险者指南大全》,第五章,与魔力灾害共存



已经可以看到这片地穴的巢穴核心了。和之前天然的岩壁与生物开凿的洞窟不同,整个核心由巨大而光洁的漆黑结晶搭建而起,远远望去,宛若心脏的样子。

周围半人半蚁的异形已经被从者Berserker和Assassin清光了,不愧是灭世三红的持有者,清怪效率真高啊。

那么接下来,就是决战了吧。

巢穴核心又传来愤怒的嘶鸣,回应着嘶鸣一般,我的面前顿时横列开一道地缝,阻挡了前往核心的去路。

「吾之契约者啊,对方已然明了迎战是没有胜算的,故选择了阻碍。那么,接下来就由擅长支援的从者交接了。」一身骷髅盔甲的Assassin山中老人对我说道。

我点点头,两位从者便隐去了。



愤怒的嘶鸣开始不停地响起,周围的地形也随其开始不断地崩塌。

「那么,由我来演算前往核心的最佳路径。」带着令人安心的声音,从者Ruler,解明的化身,侦探的结晶夏洛克·福尔摩斯现身了。

「呼哈哈哈哈,那么我就带着Master行动吧。」另一边则是裹着惨绿火焰的Avenger——复仇的灵魂,基督山伯爵的具象化身,岩窟王。

凭着能力【钢铁的意志】,Avenger能以超越肉体极限的机能,抱着我在崩落的碎岩中寻找合适的落脚点高速移动着。不仅如此,Avenger还有着【绝境的智慧】,是绝对不会陷入绝境的。

而Ruler则凭着【天赋的见识】和【假说推演】,快速地演算着前往核心的道路。



行程中半,嘶鸣的抵抗似乎疲软了下来,周围的地形变化也随之放缓了,Ruler便借机向我搭话。

「Master,马上就是决战了,你之前受的伤要紧吗?」

我从紧张地盯着周围的岩崩缓过神来。我看了看自己之前被划出口子的腹部,诶,伤口什么时候好了?四肢的擦伤也不见了?

「原来如此,之前Saber把有治愈能力的剑鞘放入了Master的体内啊,估计是转移到异世界后你还睡着的时候做的吧。」Ruler立马推断出了原因。Saber——亚瑟· 潘德拉贡,不仅持有斩断灾厄的星之圣剑作为宝具,其剑鞘『阿瓦隆』也有着治愈伤口的能力,据说使用魔力全力解放时能防住一切攻击。

不过剑鞘治愈伤口的原理是将其转化为类似剑的存在进行修补,怪不得一直都觉得很疼啊。



逃避着想象身体化为折断的剑的样子,我向Ruler问到:「对了Ruler,你知道我转移到异世界获得的能力是什么吗,还有为什会陷入现状这个情况?」

「第一个问题,我目前没有办法回答。因为异世界的常识和原来就有差别,而且现在一直处在封闭空间,情报压倒性的不足。」

Ruler,名侦探福尔摩斯的眉毛动了动。

「但可以明确的是,Master获得的能力是只有在这个世界才存在的东西。顺便纠正一下,你体内寄宿着两种力量。」

除了七彩云雾外给予的能力外还有?我脑袋里浮现出大大的问号。

「请回想一下,你转移的时候是被什么存在帮助了吧。」

「哦,有道白光,协助了我转移到异世界是吧。」

「拜其所赐,Master体内还残存了其遗留的能力。」

外挂是变多吗?我如是想到。可是目前还搞不清楚是什么啊,有点沮丧。



「还有第二个问题,这个比较明确。」

「是谁干的!」我的声音顿时充满了杀气。

「和当时阻碍Master转移到异世界的存在是一伙的吧。察觉到转移并进行阻碍,虽然行动失败但是获取了你一定的信息,顺便破坏了最终转移的精确定位,并根据你当时的信息,选择了洞窟巢穴这种基本无法和外界交流的地方来除掉你。」



除掉……听到这个词,我浑身冰冷了起来。

Ruler的语调也变得严肃了,「所以,攻略当下的困境是很有必要的,不仅可以维持我们从者的存在以防不测,而且说不定可以获取更多的情报做下一步的推断。啊,我们到了。」

脚终于踩着坚实的大地,心脏般的洞窟核心就在眼前。

Avenger把我的身体轻轻放下,裹起惨绿的毒焰,一拳将结晶般的外墙粉碎。

「Master啊,去品尝复仇的甜美吧。」Avenger愉快地开口,Ruler也严肃地点点头,消散了。

「那么,我上了。」

最后的两大从者,AlterEgo——千子村正和Caster——梅林,跟着我踏入了巢穴的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