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對決無名騎士 前篇

突然出現在眼前的是特殊頭目──無名騎士。

我一邊和它對峙,一邊輕輕咋舌。。


說到底,為甚麼特殊頭目會這個時間點會出現呢?

特殊頭目遠比迷宮頭目更強大,只有在達成各種條件時才會出現。

依照事前調查證實,劍崎迷宮裡應該不會出現特殊頭目才對啊……!


不對,其實我很清楚。

這就代表我應該是第一個遇到的人吧。

從剛剛的系統音也可以得知其條件相當複雜。


()(),現在想那些事也沒用。

問題是我贏不贏的了這傢伙。

使用鑑定後,發現推薦討伐等級是1000。

等級700出頭的我要贏,說實話相當困難。


但即使如此我也得戰鬥。

這裡是頭目的房間,只有在魔物被討或是我被殺掉之後,門才打得開。

而且最重要的是――



「――――」

「ッ」



無名騎士舉起劍朝著我逼近。


(ちっ),只能上了嗎!」


下定決心啊。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我除了打倒這傢伙以外別無選擇。


我舉起夢見的短劍,擺出迎戰的架式。


首先,我試著用短劍接下無名騎士由上往下揮過來的劍。

然而――


「可惡,多麼驚人的重量!」


除了劍本身的重量以外,無名騎士壓倒性的肌力也從刀鋒傳過來。

以自己的能力值和短劍招架不住,所以我想辦法用劍架開。


「――ッ!」


然而,無名騎士的猛攻沒有就這樣結束。

應該是因為相較於半獸人,無名騎士是單手持劍吧,它的攻擊間隔很短,接二連三地揮劍過來。

但其威力卻遠遠凌駕於棍棒之上。

我持續勉強躲過攻擊。


但是這樣下去會一直處於防守的一方。

必須試著在某個時機反擊!


「就是現在!」


我發現微小的破綻,朝敵人的腹部揮出短劍。


噹啷!


「……真的假的。」


然而結果是殘酷的。

輕薄的刀刃輕易的被彈開,鎧甲上連刮傷都沒有。


「――――」

「什!」


我感到困惑,但無名騎士施展的下一招出乎意料。

它做出揮劍的假動作後,用右腳使出強勁的踢擊。

我好不容易才在最後關頭用雙手的手腕進行防禦,但身體還是被輕易打飛了。


「痛死了……」


被踢到的瞬間,我的身體「吱嘎」的響,發出令人討厭的聲音。

雖然骨頭骨似乎是沒有斷,但如果再吃一擊應該就沒不好說了。


證據就是僅憑剛剛的一擊,我的HP就從5650減少到4980。

明明都用手腕防禦了。

這應該就是我和無名騎士的實力差距吧。


只不過靠著剛剛的攻防戰,我也成功掌握到敵人的特性。

要是以能力值舉例,對方恐怕是攻擊力和耐力的究極特化型。

在速度方面我還稍微占有優勢。

之所以會吃下剛剛的一擊,終究是因為那在預料之外。


如此一來,我的戰術方針就和剛剛半獸人戰時相同。

全力迴避敵人的攻擊後,找到破綻並反擊。

而我的目標是手肘和膝蓋,就算是鎧甲應該也難以保護關節吧。


好啦(さあ),接下來不會讓你稱心如意了。」


接下來,緊迫的第二回合開始了。



從此刻開始我們一來一往,持續攻擊和防禦。

我一邊輕巧地躲過無名騎士的劍擊,一邊用短劍無數次的砍過去。


雖然只有我單方面在攻擊無名的騎士,但陷入劣勢的一方反倒是我。

無名騎士的攻擊單發破壞力太強,只要正面吃下一擊我就輸了。

相較之下,我都已經攻擊對方幾十次,戰況也依然膠著。


但即便如此我也不放棄,重複進行攻擊。

專注力逐漸提升,神經也繃緊到極限。

漸漸的我的劍擊開始壓倒對手。


「再…… 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努力得到了回報,無名騎士雙肘附近的鎧甲開始變得脆弱。

再一擊,只要能再給予正面一擊,應該就能成功把鎧甲破壞。


然後那個瞬間總算到來了,而全神貫注的我當然沒有放過這個機會。


「就是這裡──!」


敵人因為剛揮完一劍,架式比起平常還要更凌亂不堪。

而我沒有放過那個破綻,高舉短劍過頭並擺出架式,然後朝著敵人的右肘揮下,揮劍的幅度比剛才的都大。


結果和計畫的一樣,敵人的鎧甲碎裂,我成功把對方的右腕直接砍飛。

之後只要同樣將左碗也砍飛,應該就可以打倒它――


()?」


――就在我在心中計畫時,左手的手碗突然被人抓住。

在這裡只有我和無名騎士。

抓著我的當然是無名騎士――


「――――」

「ッ!」


我不知道敵人藏在頭盔後面的表情為何。

儘管如此,我卻不知為何確信無名騎士正在笑。


「難道說――」


難道剛剛一連串的行動都是你的策略嗎!?


看穿沒辦法靠速度贏過我之後,它將右手腕當作誘餌,從而製造出破綻。

然後為了給予對方強力的一擊,我的動作變大,攻擊後的僵直時間也變長,對方就趁著這個機會抓住我的左手腕。


我無法理解,不管是魔物為甚麼會有此等智慧,或是它怎麼能如此輕易地犧牲自己的身體。

不過就在我想這些事情的時候,肯定就已經中了敵人的圈套。

明明魔物就不是人類可以理解的存在啊。


沉浸在思考中的我被拉回現實。

無名騎士敏銳地踢進我的肚子裡,而這次我連防都防不了。

就那樣順勢被打飛到後面。


()(はっ)……」


背後撞上牆壁,空氣被擠出肺部。

不用想都知道頭後面開始流血了。


HP一口氣從4980被削減到1315。

身體已經連一般的動作都很難做到。

就算想喝體力回復藥水,但我帶著的中級品頂多回復1000,想喝第二瓶就需要等10分鐘。


至於無名騎士,它單手撿起暫時扔到地上的劍後,開始慢慢朝著我的方向走來。

說不定直到它走到我面前這段時間,就是我人生最後的「寬限期」了。


……玩完…… 了?在這種地方?

雖然不想面對,但現實是殘酷的。能給我致命一擊的存在馬上就要來了。

相較之下,我雖然勉強還能稍微移動身體,但是已經無法做到像剛才那樣的靈巧動作了。

根本沒有勝算。


「不對……還有、最後的一招。」


此刻我想到一個可能性。

那就是使用只有我擁有的力量――迷宮內轉移。


現在我倚靠著的牆壁,好巧不巧居然就是頭目房的門。

一般來說只有在頭目或挑戰者死亡才會開啟,不過如果用迷宮內轉移的話,搞不好可以逃到門的對面。

在那之後,雖然不知道頭目房間會變得怎麼樣,但我已經自身難保了。


()(),沒錯。就這麼辦。

因為在這個狀況下,那肯定是最佳解啊。

是聰明正確的選擇。


所以我。

我――――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