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全面投降

第十章 全面投降

--

英文譯者: YUUGEN

中文譯者: 凌部長( 應該會把隔壁誤會天才給先停下專心在這邊和自己的連載)

--


破爛不堪的船艦聚集在一起。


戰列巡洋艦,決心,海王星,科林伍德,坎珀當,名望,華麗,老人星,維納布爾,愛丁之衣,貝雷洛芬,特拉米特,大力神,班卡德,阿伽門農。


戰列艦,獵戶座,君主,百夫長,厭戰,阿格斯,無畏,信城。


除此之外,還有其餘100多艘輔助船。


我盡可能地使用我擁有的所有處理能力來指揮它們。


楚原(Sohaira)走向艦長的座位。

「情況似乎比預期的還要好。每艘船艦都成功地脫離敵人的追擊。''


另一個我通過了楚原的耳機而不是艦橋喇叭來回答她。

[敵人似乎很警惕]


「是這樣嗎?」


[目前也只剩下幾艘友軍船艦了。大多數要不已經沉默就是正在被追捕著。如果他們繼續保持現狀,很有可能就會被擊沉,當然敵人也會遭受巨大的損傷。目前有20艘戰列巡洋艦,總共約30艘船。(數字對不上?英譯有漏翻一些字的樣子)


就算現在我們全部聚在一起,妳認為下一步是什麼?艦隊群相差10倍,就好像拍擊蒼蠅一般。]


「我們應該怎麼辦?」


[麥迪羅船長會以長矛編隊讓所有船艦衝鋒。敵人自然會預測如此。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會計畫相反的原因。讓我們逃離到Shaka星系的常規跳躍點,再逃到另一個恆星系統。同盟不會猜到載有皇室成員的帝國艦隊會逃離戰鬥。]

她默默地點了點頭。

"只要我們都能回家"


[儘管會有很多障礙。我們必須將此策略在艦長會議上被表決通過。然而話雖如此,還是有一艘麻煩的船艦。]


無畏號戰列艦(Dreadnought)是三個月前剛出廠的最強大的戰列艦之一。它是本戰略中包含3艘戰艦的重點之一。它的總長度超過700米,其建造成本達到了5艘常規戰艦相同的價格。據說裝甲幾乎能夠毫髮無損的承受質量彈的直接衝擊。我讀了無畏號的戰鬥報告。因為它位於艦隊的中心,所以在跳躍後幾乎立即就暴露在敵人的猛烈攻勢。幸運的是,所有敵人的攻擊都避開了它。由於友軍船舶殘骸,其裝甲只受到了很小的損壞。


艦長叫今作。第三艦隊的指揮官然後又是第三王子。他的軍銜是將軍,在本戰役中,他是第三順位指揮官。現在,第一和第二王子的船都皆已被摧毀,他是帝國艦隊中最高權力的人。


楚原說了出來。

「今作(Imumaku) 哥哥大人」


[根據資料上來看,他是一個非常自傲的人。他的軍事經歷悠久。儘管他從一開始就擔任艦長一職,但他在第七年就已經獲得了許多獎牌。好吧,在這情況下,真正的成就應該都屬於他底下的官士兵,尤其是他的右手戰將。他看起來就不是那種會輕易接受妳作為他妹妹的人。]


"你不知道嗎?仔細閱讀下資料。今作哥哥大人是第一皇后的孩子。我是第八皇后的孩子,但我的母親來自平民階層,所以我的血統很低。''


[看來妳的條件不好]


「沒錯,但我並不是被討厭。只是我的存在對他來說並不重要。''

楚原將擋住視線的頭髮往後梳


[他了解現在的戰況嗎?]


"他絕不會臨陣脫逃的。哥哥大人非常自傲。他是繼承最多皇帝血統的人。他絕對不會得出逃離同盟的理由。''


[但是為了能讓我們安全脫離,別無他法。楚原小姐,請務必嘗試看看。因為我的存亡也靠這個。在艦長會議上,請讓撤退計劃通過。]


"但我最終也只是一個公主,如果第三順位王子的哥哥大人反對我的話,那我什麼也做不了。''


[我同意,但是妳和他的戰績不一樣。他以前的戰鬥紀錄僅是一些裝飾。另一方面,在這一次的戰役中,妳在所有人面前擊沉了5艘戰列巡洋艦。大多數人會認為妳是帝國的未來,受到戰神瑪爾斯的祝福]


好吧,也許沒有艦長這麼想。但是,人類是會尋求希望的生物。她甚至可能可以在這種困境中倖存下來。甚至只是一點希望就足夠了。


ーーーー


楚原以戲劇性的聲音說話。

「我向你們發誓。我會帶你們回到聖血流淌的國家,為帝國帶來勝利!''


艦長會議是通過全息圖舉行的。每位艦長都坐在他或她的船艦內的會議室裡。每艘船艦的AI發送圖像數據並將每位艦長的身影投影到各自會議室的空位上。


大約30位艦長坐在楚原所在的B2會議室。這個房間的原本容量人數為12,但是我投影出更大的房間圖像。要不然根據我的記憶,離開帝國前舉行的會議有比這大得更多的會議室。當時有200多艘船艦的艦長。


坐在楚原對面的一個男人為她的話拍了拍手。


雖然外表看起來是一名軍人,但他表現優雅。他的身高接近190。他的頭髮像烈日一樣金髮。儘管現在這般戰況,他的眼睛仍然充滿信心。


他說話了。

"我的妹妹說的太棒了,這真的是一場精彩的演講。妳能以如此堅定的態度說了這番話語,甚至讓兄長我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非常感謝您。兄長大人"


"但是,妳忘記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現在指揮這支艦隊的人是我,不是妳。''


「我很抱歉。我船艦上的感測器已經損壞,我無法識別每艘船艦的識別碼。因為我不知道,所以我決定暫時先那樣表現。''


"這聽起來很麻煩。把剩下的交給我吧。我會把妳的成就告訴父親的。''


"沒有那回事兄長大人。竟然讓兄長大人掌控一場失敗的戰鬥。我的兄長大人是帝國的太陽。我認為您這次應該相信不成材的妹妹我。''


"喉~"

今作笑了。那是一個完美的微笑,但也使得我很難讀懂他的想法。


決心號的法蒂瑪艦長舉起了手。

"我認為楚原公主將會是一個很好的指揮官"


「妳是誰?」 一個老人問道。他坐在王子旁邊的座位上。戰列艦獵戶座號的摩斯船長。根據數據,他與今作有著很長久的關係,並且也是他的心腹之一。


他說 「格雷托尼呢?」


"前任艦長戰死了。我接受了戰時代理人的命令。我叫法蒂瑪·利佐拉德(Fatima Lizorade)。''


摩斯艦長將視線移到他的手邊。他船艦上的A應該在他的螢幕上顯示有關資訊。他抬起臉來。

"少校?妳剛從軍官學校畢業。真是可悲。一個不知道艦長會議進行方式的人竟然坐了進來。這樣的新菜鳥違背了作為資深軍官的指揮官的意見,妳還早了100年啊!"


他的目光注視著楚原,而不是法蒂瑪。


今作舉起食指。

"摩斯現在沒有必要責罵這位年輕人。她普通來說不可能獲准指揮一艘船艦。她只是因為格雷托尼戰亡而接手了。那現在,我的妹妹啊。如果交給妳指揮,妳打算如何動作?''


"我將以跳躍點為目標"


她的話說完後,艦長皺起眉頭。


今作搖了搖頭。

"妳要臨陣脫逃嗎?"


"這只是暫時的。我們將重新獲得力量並隨後打倒懦弱的同盟。''


一位艦長舉起了手。

"也許公主殿下不知道,但是帝國艦隊從來沒有將它的背後暴露給敵人過"


"我明白你要說什麼!但是,現在進行決戰過於魯莽了!根據我船艦上的AI,擊敗敵人的可能性為零!"


另一位艦長責備。

"概率對帝國士兵毫無意義!我們團結一致的靈魂會化為實力並定將摧毀同盟的垃圾!"


"絕對沒錯" 另一位艦長說道。

"我以為當妳擊敗那些巡洋艦時,妳就喚醒了身上的皇帝血脈,這真替妳感到遺憾,竟然想出這樣的策略。畢竟妳也只是一個女人。"


我的戰鬥行為似乎完全沒有被同盟軍的感測器給檢測到。可能砲彈爆炸得太靠近了。


"稍等眾將" 出乎意料的發言人是今作王子 "我不反對我妹妹的策略。重要的是要最終擊敗同盟。但是妹妹啊,無論妳跳到哪裡去,同盟艦隊都不會待命嗎?我們該怎麼辦呢?"


"當然,我會打破的"


"很抱歉,那是不可能的。在擊敗5艘敵艦後,妳的信心似乎過於膨脹了,但是這種奇蹟不會經常發生。妳幾乎用盡了質量彈,並給裝甲帶來了巨大的損傷。即使妳再次碰上相同數量的船艦襲擊,妳也很有可能被擊敗。''


"那如果是兄長大人,您會怎麼做?"


今作王子充滿信心地點了點頭。

"我想我會投降"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