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獲得支援

下定了一定要救出哈爾的決心,菈倫一到辦事處就立刻找亞伯跟丹尼斯討論此事。然而聽了他們的話之後,她忍不住扒著桌緣,身子前傾,瞪著坐在對面沙發的亞伯和丹尼斯。

「咦!?什,你說什麼?」


「菈倫小姐,妳還是先休息吧。妳應該很累了,辦事處設有浴室,之後療養的餐點也已經準備好了。我們的船預定後天會到,在之前請好好療養——」


「不對!不是這個!你們在說什麼......拜託了,請把他救出來吧,不管付出多少代價都好,請一定要把哈爾救出來!」


「就算妳這麼說......那個人可是重刑犯,再怎麼樣城邦政府也不可能放人,用合法手段幾乎沒有希望。」

丹尼斯搖頭道。


「那麼,非法手段呢!?」


「妳是說,要我們成為犯罪者嗎?」


「!」

菈倫從這句話中感受到了衝擊,當場愣了一下。


「犯罪者」這個詞讓她感受到了重量,然而......是啊,在他人眼中,哈爾是犯罪者。但是,跟他相處的那段時間,菈倫從來沒有過那種想法。


對她來說,他只不過是一個會照顧人,為了家人四處奔波,感動的時候會流眼淚的人而已。這樣的人用一個「犯罪者」去定義他的全部,實在太過分了。


然而丹尼斯並不知道菈倫在想什麼,只是按照自己的邏輯繼續說:「......這裡反而沒考慮過嗎......殺了這麼多騎士,又與城中最大的勢力對立,從薩巴政府的角度來說,那個叫哈爾的囚犯非死不可。即便劫獄成功,謝利賀商會也很容易被懷疑上,到時候非但沒法把他帶出城,這裡安置的小孩可能也會保不住哦。還是說——菈倫小姐想要向這座城邦宣戰?」


對於丹尼斯淡然的反駁,菈倫一句話也說不出。

她也是會思考的,因此丹尼斯的話可說是一語驚醒夢中人。就算他們真的能救出哈爾,也會引得整座城邦與自己為敵,原本能救到的孩子搞不好會受到波及,情況反而更糟。


然而,她要是就這麼放棄,那還怎麼有臉去見那些相信她的孩子!?


現在菈倫.謝利賀會在這裡請求亞伯與丹尼斯幫助,一半是出自私情,但另一半是因為她一回到辦事處,那些孩子就求著她一定要救哈爾。看著他們哀求的臉,她實在沒法拒絕。


「雖然知道菈倫小姐很善良,不過對方可是幫派分子,還是殺人犯。城邦政府將他處決也算是對死去騎士的家屬有個交代,我們還是不要捲進去為妙。」

亞伯也有點困擾的撓了撓頭。

「對於菈倫小姐想救其他孩子的事,我沒有意見。但先不討論可能性,如果這樣的人都救下來,傳出去對於謝利賀商會的聲譽也是不小的打擊,完全是有弊無利啊。」


「這樣嗎......」

聽了亞伯的話,菈倫握緊雙拳。

亞伯那種只看利益的想法稍微讓她生氣了,但是,他指出會影響到帶出其他孩子的事確實是菈倫沒想到的。只是她沒有辦法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哈爾被處決。

「那樣的話——」


正當菈倫想說什麼時,身後的門被砰的推開,茱莉亞出現在門口。


「茱、茱莉亞!?唉!妳都聽到了!?」


茱莉亞仍是那副厭世的表情,冷冷地說道:「我都聽到了......我不會說什麼哦,早知道會變成這樣了,所以也沒有期待。」


「等一下,我會說服他們的——」


「看起來很難。罷了,既然你們擔心商會受到影響,那救出的工作就由我來做吧。你們只要提供幫助就好,之後就與你們沒關係了,死了也不會怪你們。」


「唉!等一下——」

菈倫抬手制止她繼續說下去,這種話她沒法當作沒聽到,她當然不能讓茱莉亞去送死,那跟對哈爾見死不救沒什麼差別。


優秀的演員在行動中帶入感情,讓演技看起來更真實。菈倫覺得自己現在能做到同樣的事。如果說服不管用的話,那就用氣勢突破吧。


她將失望、憤怒,還有某種寂寞的感情凝聚在一起,並且鼓起氣勢。


她站起身,用鄙視的眼神望著亞伯與丹尼斯,冷冷說道:「原本還相信你們會有什麼辦法,看來是高估你們了。已經沒什麼好說了,你們要怎麼做隨便吧,但我會去救他。」

說完話,她就砰的一聲關上門,跟茱莉亞走了。


關門的聲音在寂靜無聲的房間中迴響,亞伯與丹尼斯對望了一眼。


「看來真被你說中了啊......」

亞伯按著眉心嘆了口氣。


「是啊。她果然會用這種手段考驗我們,有事先準備真是太好了。」

丹尼斯點點頭。

「不過,這對她來說也是一種考驗啊。就讓我好好看看妳的手段吧,菈倫小姐。」


--------------------


對亞伯和丹尼斯說了重話,這讓菈倫稍微有點坐立難安。然而要是說服無望,她希望可以用這些話激一下他們,靠氣勢讓他們改變想法。


人是會服從權威的生物,人們總是會聽從氣勢最強的那個人的話,群體中說話大聲的終究會佔據優勢。以前繼母也總是靠氣勢壓得人喘不過氣,即便是她自己理虧,也沒有人能讓她道歉。


菈倫回想著過去的記憶。雖然她不是很喜歡這種強行讓對方接受的作法,但必要的時候還是該使用。

而且她也是真的有點生氣。


亞伯跟丹尼斯,他們兩個人說的話肯定不會有錯吧。

當了這麼久的高階主管,經驗跟謀略都是菈倫這種人無法比擬的。只是那種凡事考慮利益,凡事講求安全的想法菈倫無法完全認同。


因為我們不需要這個人,因此可以將他捨棄。

因為拯救他會招致危險,所以決定按兵不動。


菈倫也想要待在安全的地方,過舒適的日子,但她打從心底厭惡那種想法,要是她認同這種觀點,那她就跟當年欺壓她、對她見死不救的那些人一個樣子了。


「沒關係的,不管怎麼樣我都會想辦法救他出來。」

從剛才討論的房間裡出來,菈倫握緊拳頭,信誓旦旦的說。但茱莉亞馬上潑了她一桶冷水。


「那,妳要怎麼做?」


「呃——」


「那個時候......為什麼要說出那種話?明明我們還需要他們的幫助——妳覺得靠我們就可以救出哥哥?」

茱莉亞偏了偏頭,臉上雖然不帶表情,但質問的語氣卻很強烈。


菈倫搖了搖頭:「只靠我們的話,大概沒有辦法吧......」

把其他孩子帶上大概有戲,但那樣就本末倒置了。


「那為什麼——」


「因為我不能讓妳去送死。」

菈倫彎下腰抓住茱莉亞的肩膀。

「亞伯跟丹尼斯都那樣說了,大概救出的可能性很低。就算賭上性命,失敗的機率還是太高了,哈爾先生一定也不願意看到這樣的事發生。」


「那是我的命哦,就算死了也跟妳無關。」

茱莉亞不屑地哼了一聲。


不過菈倫卻搖搖頭:「不對喔。就像哈爾先生一樣,妳如果死掉的話,大家都會難過的吧。我也會難過的。」


「妳有什麼好難過的......我們也沒有認識很久。」


「其實啊,茱莉亞是第一個跟我一起泡澡的人喔!」


「就這?」


「這樣就足夠了,所以讓我一起幫忙吧。兩個人都賭上性命的話,成功的機率就會上升。」


聽到菈倫的話,茱莉亞望著她直愣愣的看了一會,然後她似乎想到了什麼,用力的點點頭:「我懂了。」


「唉?」


「如果作為會長的妳也賭上性命的話,那幫只看利益的傢伙也沒法坐視不管,請求幫助的成功機率確實會上升。」

茱莉亞伸出食指,指著菈倫的身後。

只見身後的門被打開一條縫,丹尼斯正微笑著看著她,而坐在裡面的亞伯也抱著胸露出一臉無奈的苦笑。

「我們從來就沒說過不提供協助啊。如果菈倫小姐執意如此,我們也只好奉陪了。」


「劫獄的話,無論如何成功的機率都太低了。不過想要救人,倒也不一定需要劫獄。」

面對瞪大眼睛的菈倫,丹尼斯聳聳肩。

「要是我們重要的會長大人去世,那損失就大了。如果無論如何都要做的話,希望妳們行動前能妥善計畫呢。」


--------------------


決定了要進行救援,大夥兒就馬不停蹄的開始規劃行動。

然而亞伯與丹尼斯雖然嘴上說著會幫忙,但丹尼斯只說了會派人手來幫忙,然後就一句「讓我看看菈倫小姐的謀略吧」,之後就直接會烏拉城了。


而亞伯則表示他想不到什麼策略,「一切依照菈倫小姐的策略來,我會盡力提供支援」,然後著手準備事情結束後撤離薩巴的工作,不再插嘴。


這讓菈倫哭笑不得。

她沒有計策也沒有力量,所以才求助於那兩人,結果即便成功讓兩人點頭了,對最重要的救援行動也幾乎沒有實質幫助。


此刻,救援作戰的成員正聚集在一間房間裡一籌莫展,這房間原本是商會辦事處的會客室,不過目前被改為救出作戰的作戰會議室,房間裡面已經聚集了包括菈倫在內的其他成員,有茱莉亞、盧卡斯、以及尼克。


順便一提,其他孩子此時已經讓他們吃下安眠藥,由丹尼斯雇船親自送往烏拉城了,這也是他提前離開的一個原因。

雖然丹尼斯似乎交代了亞伯接下來該怎麼做,不過菈倫個人還是更希望留下來的會是看起來就很精通謀略的丹尼斯,可惜他似乎還有一些緊迫的工作要做。


正當眾人就計劃方面展開討論之際,一個身黑衣又黑布蒙面的女性推開房門,輕浮的朝菈倫揮手。

「呀吼,久等了會長大人,我們還是初次見面吧?叫我『灰鴉』就可以囉。我是丹尼斯派來的幫手。」


「呃——初次見面,灰鴉小姐?」


「對我不用這麼恭敬喲,是說妳平常稱呼那兩個人都這麼禮貌嗎?」


「啊嗯——」

菈倫想起自己曾經用敬稱稱呼亞伯,結果被唸了。

後來她雖然不會「亞伯大人」這麼誇張的稱呼,但她要直呼姓名還是很難做到,要那麼做每次都得鼓足氣勢,像是克服某種內心的牴觸,實在習慣不來。

而且稱呼為「先生」應該不算是恭敬吧?


「算了,我也不是那麼在意啦。」


「嗯……那麼,妳就是丹尼斯先生說的幫手了嗎?」


「怎麼,不安心?」


「不,不是。只是怎麼說呢,只有一個人的話,這樣夠嗎?」


「理論上謝利賀的人妳都可以用不是嗎,這樣就很夠啦。反正負責計劃的是會長大人。至於亞伯跟丹尼斯的話,反正那兩個大叔就算直接參與救援也幫不上忙,就當不存在吧。」

灰鴉輕鬆的說道,不過菈倫只覺得胃部一陣緊縮。

她哪有什麼計策啊。


「啊,是這樣嗎——」


「那麼,茱莉亞、盧卡斯、尼克,名字我都知道,所以寒暄就免了吧?」

灰鴉依次點著人頭,念出他們的名字。


「等一下,妳的自我介紹呢?妳又是來做什麼的,能幫什麼忙?」

茱莉亞問道。


「我嗎?我穿的就一副暗殺者的樣子,還以為很明顯呢。」

灰鴉指了指掛在脖子上的傭兵身分牌。

「五級傭兵,暗殺者兵團『影子軍團』所屬,代號『灰鴉』。反正不是謝利賀的人,不過暫時被雇傭來幫忙的,這樣夠嗎?」


「五級......嗯。」

茱莉亞點點頭,表示沒有意見。


一般來說,地方騎士團的評級也就五級左右,即便團長也不會差太多。菈倫對於這種強度評級了解的不是很多,也很難直觀的評價,不過她的戰力遠比謝利賀自己的護衛要強,這點菈倫還是知道的。

這方面茱莉亞應該比她懂得多,既然她都覺得沒問題,那就沒問題吧。


另一方面,菈倫雖然對傭兵的生態不是很了解,茱莉亞看起來也是如此,但是暗殺者就代表很擅長潛入吧,這樣應該能提供很大的幫助。


「那麼會長也沒有其他問題嗎?沒有的話,我們就趕快開始吧。」

灰鴉說著,在桌上攤開兩張圖紙。


圖紙的其中一張一目了然,是薩巴的城市配置圖,繪製了城內的大街小巷。而另一張圖紙雖然第一眼看上去不知道是哪裡,但一旁的文字好好的寫著呢,那正是哈爾所在的「薩巴重刑犯關押監獄」。


「咦?監獄的圖也搞到了嗎?」

菈倫驚訝的問。


「是啊,妳家丹尼斯給我這張圖的時候,我可是驚得合不攏嘴啊!」


「唉,丹尼斯先生!?」


灰鴉撓了撓頭:「這其中的關係好像有點複雜,貌似以前謝利賀的『謝利賀土工集團』裡面有人跑到這裡自立門戶,然後還獲得了謝利賀的投資,他們的業務正好包括監獄的維護哦。」


「好厲害啊,商會真是神通廣大......」

聽了灰鴉的介紹,尼克與盧卡斯向菈倫投來尊敬的視線,不過她卻心虛的別開視線。


雖然商會「神通廣大」沒錯,但菈倫什麼都不知道,只能算是「人通狹小」。


「總之我們就入正題吧。想要救人,這張監獄圖半點屁用都沒有,就算潛進去了也不可能把人帶出來,所以只能用來搞點障眼法什麼的。照我所想,真正的救出行動還得在外面進行。」


「外面?我不懂妳在說什麼。」

茱莉亞皺起眉頭說道。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我說話有這麼難懂嗎?那個監獄在地底下,看守這麼嚴,根本沒法救人。唯一的辦法就只能等他們自己出來,所以救出行動會在外面進行喲。」


菈倫舉起手:「但是,有這種可能嗎?」


「有呀,就在他斬首示眾的時候。」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