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英翻+日聽+意境

請見諒,如有建議,歡迎指正,謝謝

神父:我精進了我的日文

-----------------------------------


*第三人稱視角



卡擦


鑰匙轉動著房門




「凱瑟琳……?」


「不,是我」


「戴德!戴斯蒙德!?」


「難道我來的不是時候嗎?」


「不...不會...那個......」




夏洛特的眼神正在游移著




――這妻子怎麼越來越可愛了?




戴斯蒙德(轉生者的色情壞大叔,今世28歲),走進了無知的妻子夏洛特(29歲)的臥室裡


姑且不論他的內在如何,他的容貌就宛如從畫中走出的貴族帥哥一般


那頭冷俊的黃金般的金發,搭配著高挺的鼻梁


而那雙為了將今世妻子的容貌深深地烙印住的眼瞳裡則散發著魔力,在黑暗中閃爍著藍色的光芒


而那個她,也和昨晚一樣,只裹著一層薄薄的襯裙


被俊美的野獸闖入了臥室的夏洛特


當然,沒有人不知道他的目的




――可是,在昨天過後的今天,戴斯蒙德依然再索求著妾身……?




在這個沒有性慾的世界裡,性行為只是單純的生殖行為


這樣的工作沒有快感,如果不是必須盡快生孩子的情況,也不會持續地來到房裡


而且,男性的再填充應該也要花上幾天的時間




――況且自己的身體也不是能生孩子的,應該是這樣的……




「對不起,我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妳太有魅力了」

「那...那種...請等――啊啊啊……」




丈夫立即撲了過來,而夏洛特的碧眼則濕潤了


少女雖然苦悶,但並沒有顯露出拒絕的神色


而他就那樣捧起她的下巴,將唇吸附在了妻子濕潤的嘴唇上




「啾噗...啾……」

「嗚嗯...嗯……」




咬著上嘴唇,咬著下嘴唇,如果她也回我的話,那就這樣把舌頭「嗖」的塞了進去纏繞著


夏洛特的鼻息聲已經很甜美了


聽著發情的妻子呼呼吹來的鼻息,戴斯蒙德將她抱在懷裡,互相摩擦著身體


於是,她也用手摟住戴斯蒙德的後背,憐愛地抱住他,貪婪的吸食著他的唇,交換著唾液


彼此的香味就這麼撲鼻而來




――啊...啊啊啊……這樣一來,妾身便再也無法拒絕戴斯蒙德了...哈啊...嗯……心情好舒服啊,再滑溜溜的,請讓妾身繼續吞下口水……




「噗啊……」




從名為愛的泥沼中浮出水面,喘息著的夫婦的嘴唇上架起了一座愛的銀橋




「可以啊,夏洛特」

「戴斯蒙德啊…….呋啊……」




他在夫人的脖子上降下了吻雨,唇佩查佩查地親來親去、吸著,留下紅色的唇印


他的嘴唇發熱,讓夏洛特只能委身於他


當他將手掌伸向她襯裙那處無法掩飾的巨峰時,她全身大震




「啊嗯~」




發出了這麼一聲可愛的嬌聲


姆嗯呦~姆咪~呦


如果可以繼續搓揉的話




「夏洛特,乳頭都勃起了啊」

「啊...快別說了...戴斯蒙德……哈嗚嗚嗯」




他使勁地揉了揉衣服上的波紋,她則搖晃著柔軟的膨起,身體不停地扭動著




「夏洛特,我想要妳了」


「可是...這不是能生孩子的身體……昨晚使用的性愛術也沒有懷孕的跡象……」


――這麼說來,這個世界,如果使用魔力的話,受精卵是否成形也馬上就知道了,嗯,如果是這樣說的話……




戴斯蒙德接著說到




「所以我們現在才會這麼做的吧?在夏洛特懷孕之前,我會一直用性愛術抱著妳,即便是每夜每晚」


「――――嘛,每天晚上……」


「很開心的啊,因為夏洛特是個很可愛的女孩」




說著說著,戴斯蒙德微笑了起來




「這...這樣是不對的!如...如果親愛的你這樣做的話……」




她就像是在鬧彆扭似的把臉移開,戴斯蒙德忍不住了


而且,淫亂這個詞說不通,下流這個詞好像也說不通




——不,這樣就說得通了嗎?她的反應讓我不忍笑意


「來吧,讓我看看妳漂亮的身體吧」


「啊啊啊……呀...呀啊嗯」




他只覺得那道聲音很悅耳


戴斯蒙德輕而易舉的就剝下了臉頰發紅的夏洛特的襯衣


這倒也不是因為習慣了,而是因為它很容易就能脫下來,而且夏洛特本身也願意配合




——果然是有淫亂本質啊,就算是有羞恥心的小寶貝,但這也太犯規了吧?




她那對豐滿的碗形漂亮乳房,再往前是纖細的乳暈


柔軟地束著腰,伸直的腿


她的陰部長滿濃密的陰毛,害羞地微微歪著頭,摩挲著大腿內側


照這個樣子,也許已經開始濕了


面對著野獸般的劣情,這讓戴斯蒙德再也忍無可忍


昨晚應該也看過了,但由於乳頭過於淫猥,他無法抑制亢奮,嘴馬上就吸附了上去




「呀啊啊嗯嗯!戴斯蒙德,這麼暴亂的吸是不行的啊!」


——還是那麼天真,已經...讓我入迷了啊


「啾...啾...佩洛佩洛……」


「嗨呀啊啊啊啊啊嗯嗯!」




佩洛佩洛的用著舌頭舔舐著已經勃起的乳頭


嬌豔的聲音隨著糖分的增加而蕩然無存


悲鳴般的嬌聲正在撩撥著男人的慾望


戴斯蒙德把臉貼在巨大的隆起處,使勁地吸著




「啊...啊嗚嗚……」




她扭著腰,眼角垂下,白皙的臉頰微微泛紅,露出宛如少女一般的神色


戴斯蒙德發現夏洛特的反應比昨天還要更強烈


在挑逗到某種程度後,他便將手指伸向了她的蜜穴




「啊!」




夏洛特發出細聲慘叫,腦海裡浮現出白天看到的凱瑟琳的女性生殖器


和夏洛特一樣,她的小穴也很小,有著粉嫩的肉褶


自從戴斯蒙德開始教她快樂之後,這讓她覺得很猥褻


丈夫的手指先將夫人那濃鬱的陰毛攪和在一起


接著在陰部的裂縫上來回摩擦,發出淫蕩的聲音




――妾...妾身...濕了……呀...呀啊啊嗯……怎麼會...妾身白天做的時候凱瑟琳甚至都沒有濕...妾...妾身是哈啊......

「真是個下流的女孩啊,夏洛特」




Kuni~yu~


已經勃起的花蕊被按了一下




「嗨呀啊啊啊啊嗯嗯!……呀啊...不行了戴斯蒙德啊……」

 



夏洛特扭扭捏捏的蠕動著腰部




「妾...妾身...嗯嗚嗚……不是下流的孩子啊……哈啊啊嗯嗯!」


「妳在說什麼呢?栗子這麼豐滿,還流淌著這麼下流的汁液,真不妙啊」


「呀...呀啊啊啊啊啊……」




他在她耳邊低語,她用雙手摀住臉,不情願地搖頭否定到


儘管如此,他的手指依舊還是沒有拔出,反而是她撒嬌似的腰正在蠢動


她的乳頭已經勃起了,上面小小的櫻桃站了起來




——妾身啊,原來是個下流的女孩啊……




被他像是玩弄一般的愛撫逗弄,這使她陶醉其中


從她的口中漏出了下流的聲音,被下流男人的手和嘴強姦著




「噫!」

「這裡不是很黏稠了嗎?――真下流」




他的手指突然沉了下去


只要輕輕一動,就會產生一種直衝腦門的淫蕩快感


夏洛特的嘴巴像魚一樣張張合合,啵啵作響


戴斯蒙德的手指不停地蹂躪著陰道內的褶皺,彷彿是要把她剝光的勢頭




「呋嗚嗯...噫噫嗯……呀...呀啊啊...不行...這樣不行的啊……」




每當夏洛特沉浸在快樂中,她就會意識到自己的陰道就像她所想的那樣,溫柔地咬住了那個人的手指


「哢」的一聲,彷彿連心形符號都要飛起來似的,掐住他的手指,噗噗的吐出了淫汁




——太羞恥了,這真的羞恥過頭了,但與此同時希望他能繼續做下去的心情卻也是事實,不行啊,這樣的話,會變得奇怪啊……




羞恥也已經化作了通往快樂的絕好調味品




——在白天看到的凱瑟琳的女性生殖器,自己的東西也一定是那樣的猥褻。現在,他的手指正在刺激著妾身




她陷入了沉思,用沙啞的聲音叫著,心裡則想到




——這很讓人難堪,儘管如此...這個已經...更多...更多...妾身想要...更多……




「啊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嗯!」




夏洛特豐滿的肉體向後仰起,就像蝦子一般


而咬住丈夫手指的羞恥的地方也噴出了令人害羞的液體




噗咻~呀啊啊咻!噗咻咻!




即使是過分的羞恥,背德感也使夏洛特的娃娃臉變得恍惚了起來




「夏洛特,出來了這麼多,真是個好姑娘」

——太厲害了,還沒有過一次正經經驗的我,居然能只靠手指就能這麼熟練……果然夏洛特,她的身體很敏感啊,這下使我變得非常自信了……




雖然戴斯蒙德還是從妻子的身上感到有些懼怕


但他還是忍不住親吻了夏洛特的額頭,因為他不想忘記這一點


然後把嘴湊到她的耳邊小聲的說到




「果然,夏洛特是個下流的女孩」

「不...不是這樣的……戴斯蒙德,請不要說一些蠢話了……」




29歲的孩子不情願的著搖頭,但是戴斯蒙德卻顯得很沮喪


當然,他的嗜虐之心流露出來也是理所當然的


不過這個妻子雖然已經蕩婦到了這種地步


但還是有可能辦到立即殺死丈夫這種事




——我可沒有忘記【火球術】的那件事




這個「雞心」的領主這樣想到


但是這種事明明已經從她的腦海中消失了


可是那次險些喪命的經歷,甚至刻印在了他的靈魂深處


所以,他決定用事前練習過的殺手鐧先殺了她




「不,我說過了。因為我更喜歡下流的夏洛特。只對我著迷的夏洛特的下流姿態讓我興奮不已」

——練習了,貌似如此




接著他牽起了她的手,讓她觸摸了




「知道了吧?現在的夏洛特是多麼讓我興奮」




他用她那溫柔的指尖,隔著褲襠摸著那堅挺的肉棒




「哇...哇啊啊......」




儘管有些害羞,她還是不停地撫摸著那塊硬物,兩眼則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嗚嗯...果然是淫亂的啊




然而......




「庫嗚嗚」




戴斯蒙德卻因為這種過分的快感而呻吟了起來




「誒?沒...沒事吧......?」

「沒事的。只是因為太舒服了」




於是,夏洛特又開始在他的大腿間蹭來蹭去




「嗚哦……夏洛特……?嗚……」




戴斯蒙德抬起了下巴




「真的...有這麼舒服的吶......」




夏洛特一邊觀察著他的反應,一邊繼續搓著,嘴角甚至浮現出了微笑




——凱瑟琳在妾身面前也不曾說過舒服,而戴斯蒙德在妾身面前看起來卻舒服多了……也許,這是因為妾身曾經說過妾身愛著戴斯蒙德……




「嗚嗚嗚......」




夏洛特撫摸著那個看起來真的很舒服的大腿之間的男人逸物,這麼想著他




◇◇◇◇◇◇


*夏洛特的第一人稱視角



——一開始對這樣的男人既不喜歡也不討厭




他是比自己出生的泰拉斯伯爵家還要次級的達姆韋德子爵家的三男


由於非常優秀,他被授予了貓額大小的領地,被封為了男爵


本來他的身份並不是能被允許給自己種下種子的


但是,這是因為自己不能生孩子而被送回了家


就算是被這個男人當作無法生孩子的工具,自己也沒有發言權


唯一被允許的,就是下定決心,當被他羞辱之時,即使用刺的也要把他殺死




但是,這個男人雖然也跟自己有過幾次生殖行為,不過他既沒有羞辱自己,但也沒有再擁抱過自己了


可是,他既沒有羞辱也沒有蔑視妾身,所以也沒有討厭他


但他不擁抱妾身,似乎也就意味著他放棄了妾身,所以對他也沒有好感


儘管如此,他還是為了這樣的妾身學習了性愛術——……




——啊...不行,為什麼呢?




夏洛特的雙眸正在閃爍著戀愛的色彩


妾身的身體渴求著你,而且...心也……


甜言蜜語是犯規的,親愛的你所說出的話語,便是妾身一直在尋覓的




――太狡猾了




◇◇◇◇◇◇


*第三人稱視角



她盯著被自己撫摸著大腿間,正在抬著下巴可憐地呻吟著的男人的臉




――就是這麼一副可愛的樣子……您才是愛著妾身的人,不是嗎?




然後,她終於承認了


帶著恍惚和撫媚的笑容


這樣一來,既顯得非常幸福,又顯得極度淫靡




——是啊,妾身已經成為您的俘虜了,既然您說您愛著妾身,那麼妾身也愛您,戴斯蒙德...大人……



-----------------------------------



神父:也許這部是被H內容耽誤的文學作品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