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在茶会上被卷入了 / お茶会で巻き込まれました

就这样,我也6岁了。

已经到了可以参加茶会的年龄。本来的灵魂就是普通平民,所以实话说稍微有点困惑。


说到王室举办的茶会,主要目的是与王子见面。男孩的父母对他说要成为他的亲信,女孩的父母对她说要尽量让他稍微满意而送她出去。


……可以吗?

像是第二王子的正太把青蛙扔给了某位千金。


至少我不想靠近。我们家与这种权力争斗的场所无缘,稍微绕得远一点也可以。


看到在眼前优雅地打招呼的姐姐们,以及年龄还不到两位数就被女孩子包围的哥哥,觉得很厉害。大概是在进入社交界之前的练习期吧,那种估价般的笑容太可怕了。

尽管如此,也不能一直躲在母亲身后,所以微笑着像淑女一样打招呼。有什么事就笑眯眯的像大小姐一样喝杯茶就好了。

话虽如此,这样也很累。


「母亲,我可以去庭院里看看吗?」

「可以,但是不要走得太远喔?」


对母亲「是!」这样回答,向蔷薇盛开的庭院走去。与其一直呆在肉食兽的笼子里,不如好好赏花来得轻松。

阿尔哥哥也说过「适当地对付一下,装作去厕所的样子,躲进庭院或图书室是最好的。」之类。

如果王子们在茶会上显眼的地方,女孩们就会蜂拥而至,所以意外地能轻松逃脱,这是休哥哥说过的话。


正当我悠闲地走着的时候,听到了一声巨响。一瞬间,仿佛听到什么弹起来的声音而歪头。确认了精灵的存在以后,朝独自发出声音的方向接近。在这里,有个少年一脸痛苦地抓着胸口。不由得走过去,握住手。


「怎么办……啊!贝儿、贝儿……!」


呼唤精灵的名字,向她祈祷「拜托,请一定要治愈」。就算拼命地送入光之治愈魔法,但年幼的我的魔力似乎还不够。

本来……本来,虽然我转生了,但我是带着生活在日本这个比较安全的国家的女性价值观和知识而活着的。而且现在出生在地位很高的公爵家,在父母呵护有加的温情养育下,安全几乎不会受到威胁。


所以、很可怕。好可怕。


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从眼前的少年身上掉落下来的样子。

痛苦、拼命挣扎的样子很可怕。


我很害怕,一边大哭一边努力去维系。

金色的光飞舞着,传来铃响般的声音。这时,一个男孩精灵出现了,摸了摸我握着少年的手。贝儿、那个孩子和我,某种魔力共鸣产生的光芒包围了少年的身体。

然后,黑色的雾霭就像被赶出身体一样离开了。


「菲涅,怎么了!?」


大概是我嚎啕大哭的缘故吧,休哥哥声音惊慌失措地走了过来。


「哥哥,这孩子,帮帮我……!」

「这孩子……?利昂!?等一下,我去叫父亲来!」


就像和慌张跑过去的哥哥交换一样,另一个哥哥脸色大变地跑了过来。他看着少年脸色苍白「诅咒的残渣……不,但是……」像是困惑般低语着。这时,传来了几个人的脚步声和呼唤我名字的声音。


「菲涅!」

「父亲……!」


拉着我的手说「没事的,冷静下来吧。」这样微笑着,把目光转向了那个哥哥。


「我刚刚派人去找你和医生,你对殿下的异变有什么头绪吗?」

「看起来还少量残留着诅咒的残渣。然而,虽然诅咒很强大,但是诅咒本身似乎已经消失了。 

小姐,在我来之前有人碰过殿下吗?」

「没、没有。除了我以外,只有哥哥来找我……」

「……阁下的千金拥有光之魔力吗?」

「啊……难道是这个孩子解咒了吗?」

「如果不进行听取和调查的话恐怕不能说什么。也有2个光之精灵……」

「那个,我觉得男孩精灵是他的。」


战战兢兢地说出这句话,那个哥哥摇了摇头。


「……殿下没有魔力。」

「但是,当我的精灵释放治愈魔力的时候,殿下体内轻飘飘地溢出了金色……」

「克莱,确认一下。」

「可是你、」

「如果是真的,无论如何都要远离王妃大人。如果是这样的话,等到殿下和周围的人察觉到之后就晚了……!」

「确实。由于某种原因,后天出现魔力的报告也不是没有。」


他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从怀里拿出的玻璃试管内取出一种银光闪闪的液体。然后,小声吟唱,将液体洒在殿下身上。于是,金色的小球轻飘飘地飞舞。


「光之魔力属性……量是A,质是S。无法检测到异常魔力。令人吃惊,居然目睹了没有魔力却得到魔力的病例。」

「有必要秘密联络陛下和侧妃大人。利昂哈德殿下要送去花之离宫了。因为王妃大人不能踏入那边。」


总觉得眼前在进行可怕的对话。这是我可以听到的吗!?


「菲涅,你没事吧?哪里疼吗?」

「只是有点累了。哥哥,谢谢你把父亲带来。」


松了一口气,握住他伸出的手。

休伯特哥哥问父亲「我可以带着菲涅回到母亲身边吗?」,父亲也说「啊,拜托你了。抱歉请转告迪亚今天可能回不去了。」。被牵着回去,母亲看到我哭肿了的眼睛吓了一跳,急忙回家了。


是利昂哈德殿下吗。

要是没事就好了。


––––––––––––––––––––

这部分原文对新登场人物的描述有点模糊,所以翻译后修改了一点点。

跑出去的是休哥哥,过来的是会魔法的哥哥,全名是阿诺德·克莱,后续有所介绍。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