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 七歲 與妮可的意外邂逅

今年的伊薩克因為和精靈在一起,過著比去年更忙碌的日子——沒有這樣的事。

自從布裡吉特和吉爾莫子爵的事件以後,想要直接和精靈建立關係的人都猶豫不決。

來拜訪的人要麼是膽大包天的人,要麼就是一無所有的人。

和預想的相反,我度過了空閒的時間。

不過,和去年不同的是有精靈存在。

因為住在威爾羅德家的宅子裡,所以和去年不同,有了說話的對象。

即使莉莎和蒂芙尼不能來玩,他也不是一個人。

也許是精靈和動物性格相合,和帕特里克也開始親近起來。

自從布裡吉特事件以來,他過著無憂無慮的平靜日子。

有一天。

有一組訪客來訪。

「內特爾霍斯男爵來了?」

「是的。因為沒有預約見面,所以不知道該怎麼辦……」

妮可的祖父特倫斯去年是教伊薩克道德的家庭教師。

但由於效果不佳,今年沒有聘請為家庭教師。

(又來閒聊了吧……)

特倫斯喜歡和有著與這個世界的常識不同的想法的伊薩克交談。

因此,也有疏于道德觀念教育的一面。

無論好壞,他都是一個以自己的求知欲為優先的學者。

伊薩克對坐在旁邊的克勞德說。

「他是我去年的家庭教師,你要不要見見他?」

「是啊……我想看看是什麼樣的人教出來,才能教出這樣的孩子。」

伊薩克苦笑道。

並不是因為特倫斯教我,才有現在的自己。

「按照克勞德先生的說法,我簡直就是個奇怪的孩子。」

克勞德微微一笑。

「你沒自覺嗎?」

「沒有,沒有,果然不能同席。」

伊薩克丟下無禮的克勞德,去見特倫斯。

克勞德跟在後面。

「算了,別放在心上。」

「真是的……」

伊薩克也沒有嚴厲地說「不要來」。

克勞德之所以這樣跟來,是為了看清與精靈關係密切的伊薩克。

——和什麼樣的人見面,說什麼話?

知道這些之後,再判斷和伊薩克的關係要加深到什麼程度。

這件事原本是交給克勞德和布裡吉特兩個人的,實際上是交給克勞德的。

對伊薩克來說,只要有精靈克勞德在身邊,就可以向談話對象表明自己和精靈的關係。

除了必須保密的話題,他都允許克勞德同席。

----------

「好久不見,伊薩克大人。」

來打招呼的特倫斯,一副快要死了的表情。

以前稱呼他為「伊薩克先生」,現在稱呼他為「伊薩克大人」。

不僅是肉體方面,精神方面可能也很虛弱。

「這位是我的孫女妮可。來,打個招呼吧。」

「您好,我是妮可·內特爾霍斯。」

在特倫斯身旁,一個黑髮、狐狸眼的少女向他打招呼。

看到那個少女的時候,伊薩克的心被動搖了。

雖然比不上帕美拉,但讓人有種靈魂被吸引的感覺。

(可惡,這就是女主角補正嗎。因為魅力的等級還很低,所以也就只有這種程度……。不知道將來會怎麼樣。)

妮可一看到伊薩克,就滿臉通紅。

可能是被認為是攻略角色了吧。

「您好,妮可小姐。我是威爾羅德侯爵家蘭道魯夫的兒子伊薩克。」

為了不把內心的動搖表現在表面上,要帶著營業員的微笑打招呼。

「我是摩拉努村的克勞德。為了學習人類社會,我跟隨伊薩克大人與各種各樣的人見面。可以的話,我可以和您坐在一起嗎?」

考慮到伊薩克的立場,克勞德用「大人(樣)」稱呼他。

「當然了,我不會說給別人聽不方便的話。」

得到了特倫斯的諒解。

克勞德確認伊薩克已經坐下,便在他旁邊坐下。

「特倫斯老師,身體好像不太好……沒事吧?」

首先,伊薩克問了他在意的事情。

怎麼看都不像是能出門的狀態。

「嗯,因為和身體也有關係,所以想和您見面。因為時間有限,所以突然來訪,請您原諒。」

「原諒。我不會拒絕老師來找我的。」

當然是社交辭令。

連妮可都被帶過來了,真是麻煩至極。

萬一被妮可盯上,那可就麻煩了。

現在,依然凝視著美少年也不為過的伊薩克的臉。

如果不讓妮可攻克傑森,伊薩克的下剋上就無法順利進行。

希望不要做出意料之外的行動。

「請先把這本書收下來。」

特倫斯遞了一本書過來。

「謝謝。這本書……哎! ゲヘッゴホッ。」(嗆到的聲音)

伊薩克因為太過驚訝,唾液進入氣管嗆了起來。

書名是——

《伊薩克·威爾羅德語錄》

因為上面寫著——。

咳嗽稍微平息後,伊薩克用有點嚴厲的眼神問特倫斯。

「這是什麼?」

「這是一本總結去年與伊薩克先生談話內容的書。銷路很好……雖然說不上非常好,但讀過的人評價都很好。」

「嗯……」

輕輕翻閱了一下,確實是去年說過的內容。

——因為農奴受到貴族的保護,所以在解放的時候應該教育他們如何保護自己不受惡意傷害。

——國家要富,平民要富。三角形的形狀是最理想的,如果財富集中在少數上位者身上,形成倒三角形,國家很容易摔倒。

等等,明明不太明白,卻自以為是的內容。

再加上特倫斯的解說,就更容易理解了。

「那個,待會兒讓我看看。」

「嗯……」

對克勞德的要求露出不悅的表情。

誰都有罹患中二病的時候。

去年的伊薩克就是這樣。

被人看到那個內容很丟臉。

「伊薩克大人的思想雖然與我的方向不同,但卻是為天下萬民著想的思想。如果您還不瞭解,請務必讀一讀。」

因為特倫斯,「不讓讀」的選擇變得艱難。

(反正也被其他傢伙看到了……)

伊薩克不情願地把書遞給克勞德。

「這次你是來為擅自出書道歉的嗎?」

沒想到自己的黑歷史會被寫成書出版。

聲音變得有些帶刺。

「不,這次妮可說有東西無論如何都要向伊薩克先生推銷,所以我不顧一切地來拜訪了您。」

「想要推銷的東西?」

伊薩克的視線轉向妮可。

(不會說自己吧……)

很抱歉,我不喜歡妮可的長相。

比起妮可,他更喜歡附近那個粗曠的女人。

明明沒有人提出這樣的要求,卻擅自拒絕,簡直要做出極其失禮的行為。

「在這裡。」

妮可從帶來的包裡拿出陶製的罐子。

比伊薩克交給騎士的藥罐還要大。

打開盒蓋,裡面裝著一團茶色的東西。

(嗯……不是吧。這味道是巧克力嗎!)

因為沒有冷藏,所以好像被氣溫融化了。

「這……是什麼?」

不由自主地喊道:「巧克力?」我幾乎要喊出來了。

但是,迄今為止在這個世界上還沒有聽說過巧克力。

總覺得要避開說出第一次看到的東西的事。

「這是一種巧克力,我想讓您買,所以就拜託爺爺把它帶來了。」

妮可扭扭捏捏地回答了伊薩克的問題。

可能是因為不好意思和伊薩克說話吧。

也不知道是覺得這樣談生意不好意思。

至少是一半左右。

「買這個?……就算妮可小姐不特意來賣,特倫斯老師去年也應該支付了足夠的工資了吧?」

伊薩克不明白為什麼要來賣這麼少量的巧克力。

如果是錢的話,作為家庭教師,應該是以1000萬裡德為單位支付的。

想要接觸攻略角色的話,無論如何行動太快了。

進入王家學院後才是真正的開始。

在這樣的遊戲劇本以外的地方謀求接觸的女主角,不是遊戲嗎?

伊薩克這麼想。

「其實……我兒子用去年的收入開始養殖獨角仙和鍬形蟲……」

「啊?」

伊薩克一時間無法理解特倫斯在說什麼。

「養殖?」

「是的。不過,他好像在建養殖場的時候打了個盹兒,為了養殖而收集的木屑點燃了篝火,兒子燒死了。」

「那……請節哀順變……」

(你在幹什麼!)

室內彌漫著一種難以言喻的氣氛。

就連前世,專職養殖獨角仙也賺不到錢。

在這個世界上養殖那樣的東西,打算怎麼辦呢?

而且,因為這個原因而被燒死的人,只能是傻瓜。

「而且,附近的田地和房子都被燒了起來,剛才送的書的銷售金也被用於賠償金花光了……從那以後,我的身體也不好了。」

「所以說,是來賣妮可小姐做的巧克力的。」

「沒錯。」

沒有領地的宮廷貴族雖然不貧窮,但也不富裕。

有日本地方公務員程度的穩定感。

但是,這是包括平民在內的平均收入。

作為貴族很窮。

利用臨時收入的一大筆錢,想要一舉扭轉局面,創業本身並沒有錯。

但是,這次卻事與願違,只剩下債務。

按理說,在妮可長大入學後,她的手頭應該有足夠的錢,讓她過著富足的生活。

然而,她的生活卻變得非常艱苦,甚至要用書的版稅來還債。

這一點就連伊薩克也很同情。

「克勞德先生,你能用魔法治好特倫斯老師嗎?」

伊薩克建議治療。

至少妮可的父親死了,收入會減少。

那部分必須讓特倫斯來賺。

但克勞德搖了搖頭。

「受傷暫且不說,疾病和心理疾病引起的不適,用魔法也治不了。對不起,魔法什麼也做不了。」

「是嗎……」

魔法也不是萬能的。

RPG中一定有的狀態異常恢復的魔法好像也沒有。

是戀愛SLG的世界的事遺憾沒辦法。

「那我先嘗嘗巧克力,然後再考慮怎麼做。愛麗莎,請給我勺子。」

伊薩克向附近的女僕打招呼。

準備了兩勺。

「我先試毒一下。」

「嗯。」

即使是特倫斯的孫子帶來的東西,也有可能有人下毒。

雖然很麻煩,但伊薩克是侯爵家的嫡系。

這是為了安全不得已的事。

「嗯……這是……」

「怎麼了?」

愛麗莎皺起眉頭。

伊薩克擔心地對愛麗莎說。

「很苦……也許不是毒藥,但我覺得對伊薩克大人有點苛刻。」

「原來如此。」

(這麼說來,可可豆的巧克力好像很苦……。這是100%可可豆的嗎?)

那個因此稍微引起了興趣。

用接過的勺子拿了一點巧克力,送入口中。

(苦!……不過,真是令人懷念的味道。)

巧克力的味道固然令人懷念,但不僅僅如此。

以前,妹妹昌美和鈴木的妹妹等幾個朋友一起為情人節做了用可可豆做的手工巧克力。

前世的伊薩克被「女高中生親手做的巧克力」吸引是理所當然的事。

自稱是品嘗的角色,包括失敗的作品都吃了。

和當時成功品的味道很相近。

不過,情人節那天只從昌美和鈴木的妹妹那裡得到了義理巧克力。

母親沒有給我巧克力,說:「如果從鈴木那得到了,就不用了吧。」

結果,和往常一樣,在情人節收到了兩塊巧克力。

沒能創造「能拿到三個以上」的新紀錄。

這種巧克力的味道,讓我想起了那種苦澀的回憶。

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但是周圍的人並不知道伊薩克的情況。

苦澀得淚眼汪汪。

「那個,巧克力可不止單吃而已。可以沾在點心上吃。因為之前送我的點心很好吃,所以我覺得配著這樣的點心吃也不錯,所以就做了。其實拌著砂糖直接吃也可以,但是買不起……」

妮可對巧克力補充道。

在王都開點心店的時候,給有關係的人送去一套點心。

大概是吃了那個想到了巧克力吧。

「巧克力的原料是什麼?」

「這是用威爾門特侯爵領地南部生長的一種叫可可豆的果實做的。我想請您買這個的製作方法,所以就拜託您了。」

雖然裡德王國氣候溫暖,但沒想到可可豆也能自產。

伊薩克有些吃驚。

或許是出於遊戲的目的。

「原來如此,製造方法……是嗎?」

然後,對妮可保持警惕。

女主角補正不僅僅是魅力。

智力似乎也得到了修正。

如果只是說「希望大家購買我們自己製作的巧克力」,那麼很有可能之後就不會再購買了。

但如果是「把製造方法賣給威爾羅德侯爵家」,那就另當別論了。

如果有人想模仿,用侯爵家的權力將其摧毀。

因為害怕與侯爵家敵對,所以可以限制同行業其他公司的出現。

與男爵家不同,只有侯爵家才能做到這一點。

她固執地堅持新商品的製造方法,不把它當作自己的東西,而是把它賣給威爾羅德侯爵家,這是一個很好的判斷。

最重要的是向伊薩克求情。

雖然短期內利潤會變少,但從長期來看可以獲得穩定的大利潤。

(啊,是嗎。基本上頭腦應該不壞,但是剛入學的時候成績是學年倒數第一,原來是這樣啊。)

伊薩克在這裡注意到了一點。

入學後,妮可的學習能力、體力、魅力都在不斷提升,為什麼剛入學時的學習能力是最低的呢?

——原作中很窮。

原因在此。

男爵家的千金必須打工給自己買約會用的衣服的理由。

那是因為沒有錢吧。

現在妮可的父親因為家庭教師費而欠下了一筆錢,就算沒有伊薩克,也一定是借了什麼機會欠下的錢。

因此,既沒有時間學習,也沒有時間運動,更沒有時間打扮自己。

遊戲開始的時候狀態是最低水準也能接受。

(以為是戀愛SLG特有的事沒在意,原來有那樣的事情啊)

因為不喜歡妮可,所以沒有看角色介紹。

知道了這樣的情況,我不禁有點同情她。

如果她擁有小熊模樣的可愛,我一定會積極幫助她。

但遺憾的是,這張臉完全不是我喜歡的樣子。

雖然可以購買巧克力的製作方法,但歸根結底還是打算進行商業交易。

伊薩克在餅乾上塗上巧克力,咬了一口。

「確實,沾在有甜味的點心上,和苦味合在一起,會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味道。如果是利用巧克力苦味的蛋糕,不喜歡甜食的人也能接受。」

「可以直接吃,也可以塗在其他東西上吃,麵包什麼的也可以。」

妮可因為伊薩克感興趣,推了他一把。

父親死了,祖父也活不長了,想賺點錢也是理所當然的。

「確實可以買製作方法,妳有想要的金額嗎?」

「嗯,1億裡德怎麼樣?」

妮可對她本人提出的金額應該是相當大膽的。

如果是兩年前,伊薩克也會很吃驚。

但現在不同了。

與精靈相關的費用由威爾羅德侯爵承擔,所以不用支付街道整備的工資。

自己可以自由支配的錢有80億以上。

如果是1億裡德左右的話,就有餘力支付了。

但是,伊薩克看著特倫斯。

「你欠了多少債?」

「……超過9,000萬里德。」

在這裡詢問借款的事,就意味著要支付那部分。

特倫斯不願意如此依賴與他只有幾個月關係的伊薩克。

但這樣一來,自己死後,兒媳和妮可就會流落街頭。

忍著羞恥如實告訴了他欠款的數額。

「那麼,簽約金是1億裡德,再加上製造方法的獨佔使用費,每月從巧克力餅乾的銷售額中拿出百分之幾,怎麼樣?」

這是破格的條件。

妮可說1億裡德,所以沒必要再多支付。

但是,他不想讓妮可去打工。

——因為必須專心攻略王子們。

這是以前就想過的事。

雖然不想讓對方獲得不必要的力量,但如果真的發生了事情,可以解除合約。

以侯爵家的權力壟斷了製造方法。

我想要根據當時的情況做出靈活的判斷。

「啊?可以嗎?」

「沒關係的。不過,正式的合約還沒有簽。先把現有的巧克力拿過來,讓在我們家工作的點心師傅試一試。嗯,我想應該沒問題。」

伊薩克的回答讓妮可滿面笑容。

「拜託了。」

「謝謝您,這樣我也可以安心離開了。」

「特倫斯老師,你不要那麼怯懦,妮可還不到十歲呢,你要更加努力才行。」

十歲是這個世界上的一個轉捩點。

我想讓他想起這件事,讓他恢復精力。

「我不會做不好的事,請老師專心治療身體吧。」

「雖然是突然來訪,但是能與您見面,非常感謝。希望您身體健康,再見到您,我會努力的。」

之後,伊薩克和妮可輕輕打了個招呼,目送特倫斯回家。

這是來到這個世界後,第一次讓人感受到「死亡」的重逢。

一想到不久就會和摩根、瑪格麗特死別,心情就有些淒涼。

但是,或許還是死別比較好。

因為,當伊薩克篡奪王位時,不僅不會高興,反而很有可能傷心。

「……你在幹什麼?」

送走特倫斯和妮可後,伊薩克回到會客室,克勞德正在餅乾上抹巧克力。

「不,總覺得有點在意,吃了一次就上癮了。這個會很暢銷,像我這種不愛吃甜食的人也能吃得很開心。」

說著,又吃了一口塗了巧克力的餅乾。

苦味中和了甜味,對他來說恰如其分。

「那個很好,但是請不要吃太多哦。得讓糕點師傅來用。」

小罐子裡的巧克力已經吃了1/4。

如果就這樣放任不管的話,估計會全部被吃掉。

「如果這個有賣,我就買。」

「嗯,當然是這麼打算才買下製造方法。」

(我知道這是世界各國男女老少都很受歡迎的點心。)

從含有大量砂糖的甜巧克力到帶有苦味的巧克力都很受歡迎。

不能錯過獨佔銷售自己知道會暢銷的商品的好機會。

(即便如此,主人公補正還是很厲害的。如果沒有遇見帕美拉,我的初戀可能會是妮可……)

我的心還有些激動。

妮可的衝擊力如此之強。

伊薩克認為一切都是「主人公補正」。

因此,一直沒想過「為什麼會知道巧克力的製作方法」。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