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 十歲 與帕美拉的再會



露西亞陪伴著我一起來到溫莎侯爵的宅邸。

之後將以「妻子與孩子之間的談話」的方式讓伊薩克和帕美拉見面。

其中一個考慮因素,是因為我擔心如果有摩根或瑪格麗特,可能會變成更大的麻煩。

這是我五年來第一次拜訪溫莎侯爵的宅邸。

它與威爾羅德侯爵的宅邸沒有太大區別,但在今天的伊薩克眼中看來有些神聖。

自從今天醒來後,世界已經改變了。

要說為什麼,是因為很期待見到帕美拉。

「歡迎。露西亞完全看不出是生完孩子的模樣。我去年可辛苦了。」


帕美拉的母親愛麗絲出來歡迎伊薩克等人。


「愛麗絲大人還是一如往常——不,氣色更好的樣子。」

「是啊,只有女人會注意到她們生完孩子後的努力。男人是不會注意到的吧。」

愛麗絲摀嘴笑了起來。

她去年生下了帕美拉的弟弟羅伊。

話題結束後,和露西亞打了個招呼。


「伊薩克好久不見了。」

「從那以後已經三年了,久疏問候。」


伊薩克和愛麗絲三年前相識。

與精靈們簽訂新的協議時,有過一次聚會。

之後雖然母親們有互相交流,但伊薩克卻再未見過愛麗絲。

首先,伊薩克從未接近過溫莎侯爵家。

頂多只有因為卡美因商會,和溫莎侯爵會面的程度。

甚至沒有遇到過溫莎侯爵家的其他成員。


「那麼讓我帶你們去房間。我們在那裡談吧。」

愛麗絲在前面帶路。

伊薩克跟在露西亞身後。

每走一步,胸口的響聲就越來越大。


「啊」

伊薩克和帕美拉同時開口。


帕美拉在房間內等著,兩人甫一見面,就無言地對視著。


(變得很可愛,但不只是那樣……是這樣啊,髮捲的數量增加了)


與五年前遇到帕美拉時不同,縱捲的數量增加了不少。


伊薩克不禁開始思考「如果繼續這樣成長下去,會不會變成和愛麗絲一樣的大縱捲?」


如果不去思考這樣的事情,可能就會不受控制地擁抱帕美拉吧。

不可思議地感受到了一種吸引靈魂的感覺。

從身體的深處發出了熱量。

帕美拉應該也是如此。

看著伊薩克,臉頰出現了紅暈。

(一定兩人都有感覺)


就算沒有說出口,伊薩克也對此深信不疑。

如果對方沒有心動的話,這種反應對女性來說只會造成困擾。

帕美拉也沒有利用伊薩克戀心的理由。

心想「應該可以相信」。

一直盯著她看。

僅僅這樣就讓我從身體的深處感到溫暖。


愛麗絲將手放在臉頰上,看著兩人對視的樣子,做出了苦惱的表情。

「幸好先讓你們見面。如果王子殿下看到了這樣的場面,會很可怕的。」

「嗯,是啊……」

露西亞同意愛麗絲的話。


再怎麼說,那樣熱情的視線交會,任誰看到都會很不爽的。

露西亞也想像到了那樣結果,一縷冷汗順著她的脊背流了下來。

溫莎侯爵強烈要求在場的僕人們不許透露這裡發生的事情。

如果沒有這樣的準備,讓他們以這種方式見面是不允許的。

見過伊薩克和帕美拉第一次見面現場的人,和只聽過這個故事的人之間有著不同的認知差異。


「伊薩克,先打聲招呼。」

「啊,好的。」

露西亞推著伊薩克的肩膀,讓他清醒過來。

對連招呼都沒有就盯著對方看,對這樣的自己感到羞愧到似乎臉都紅了。

「帕美拉小姐,許久不見。」

「伊薩克才是,這麼有精神,真是太好了。」


因為之前熱烈地視線交錯的關係,現在都有些不好意思打招呼了。

兩人害羞地來到餐桌旁。

本來應該是值得高興的事情,但因為這種狀況,身邊的大人無法認為這是「好事」。

「如果是其他男生直呼帕美拉的話……」

愛麗絲發現了自己女兒不尋常的表現,驚訝的嘆了口氣。

「媽媽!我不是……」

帕美拉向她的母親抗議說了多餘的話

但是在伊薩克的面前,聲音也漸漸變小了。


「算了,只限今天的話。我要和露西亞說話,所以你們可以隨意說話,但要保持節制喔?」

「好的」

雖然可以隨意說話,但監護人們都坐在孩子旁邊。

再怎麼說也不會讓帕美拉與伊薩克兩人獨處。

不過,伊薩克覺得這樣也不錯。

並不會談論那些會令人困擾的話題。

雖然被親人聽到會有點尷尬。

「你近來怎樣?」

「恩恩。伊薩克好像過得很辛苦,沒事吧?」

「沒事。本來是要被殺的,不過反過來把對方給殺了。」


表面上看來過程是,梅琳達和納森計畫殺死伊薩克卻被反殺。

帕美拉應該是知道這件事的,但當她從當事人口中聽到時,表情看起來很不安。


(哦,是不適合女孩的血腥故事!)

伊薩克看到帕美拉的表情後動搖了。

殺死他們之後,蒂芙尼也對伊薩克感到畏懼。

真是失策,我應該將把話題從「要被殺了」壓制到「產生了騷亂」的程度才對。

伊薩克趕緊轉移話題,問了一個很可笑的問題。


「說起來,帕美拉在的侯爵家連第二夫人都沒有。」

伊薩克一脫口就後悔了,這不是什麼好的話題。

父親的女人什麼的,怎麼想都不是適合現在的話題。


「那是因為我不允許的關係。」

愛麗絲從一邊插口道。

雖然她在微笑,但從得體的微笑中露出一種神秘的迫力。


(說起來,愛麗絲是侯爵家的女兒,她的丈夫是女婿……那麼第二夫人果然是不可能的。)

雖然是男權貴族社會,但是女婿的立場較弱這點,在不同的世界似乎是一樣的。

除非愛麗絲有外遇,否則溫莎家族不會發生像威爾羅德家族那樣的混亂。


「因為媽媽很愛爸爸的關係。」

「帕美拉,別說這些事情了。說說你們自己的事就好了。」


帕美拉的父母似乎相處和睦。

蘭道魯夫和露西亞本來相處的很好,但為什麼會出現差錯呢?

伊薩克嘆氣想著。


「我們自己……」

被愛麗絲這樣說後,我終於明白了。

伊薩克對帕美拉一無所知。

大概她也是一樣。

就算他們互相思念,但也甚至不知道對方喜歡什麼。

雖然我從未忘記她,但我仍然驚訝於我甚至不知道我需要知道什麼。


「我喜歡在花壇裡種花,喜歡思考新的點心。帕美拉喜歡的又是什麼呢?」

可能是看起來很女性化的嗜好。

但我總不能說「平時都在考慮將來怎麼幫助你、或奪取這個國家」這樣的事。


這聽起來不是「男性化」而是「腦子有問題」的程度。

暫時我打算,在孩子們可以接受的範圍內談論愛好。


「我喜歡刺繡和跳舞。也喜歡和朋友聊天。」

帕美拉的回答也很穩妥。

這是這個世界上女性普遍的愛好。

然而,這對伊薩克來說是好事。

這是因為能夠知道這是「一個有一般感性的女人」。

在準備禮物時,很容易從親近的人那裡獲得有用的意見。


「對了,巧克力是伊薩克想出來的點心嗎?」

帕美拉問了一個意想不到的問題。

(不,當我告訴他我喜歡考慮新點心時,就應該做好準備才是。)

只有這件事無法直接了當地回答。

巧克力的製作方法是從妮可那裡聽來的。

如果知道將來會將帕美拉推入深淵的妮可的事情或許會很不妙。

如果可能的話,我想誠實地和帕美拉說。但伊薩克決定隱瞞下來。


「不,巧克力是別人做的。我只是拿到了一份壟斷合約,由我支付一部分利潤獲得專賣權利的合約。」


「是這樣啊……」

帕美拉看起來有點失望。


伊薩克見狀感到後悔

「也許應該說是自己想出來的。」


然而,如果堅持是自己做到的,當後來讓她知道是「妮可製作」時,會更失望的。

侵占別人權利會被認為是最差勁的男人。

有點悻悻然,但我想著之後通過讓她微笑來彌補。


「不過,提出甜點減少糖量會更美味的,是我喔。」


――我想挽回一些顏面。

帶著這個想法,我回想起了和亞歷克西斯第一次談論如何製作甜點。


「诶!那個是伊薩克想出來的嗎?我不喜歡含糖量高的點心,因為它們會粘粘的。謝謝。」

「我也不喜歡吃太甜的關係,所以我想出了用更少的糖來製作它。」

「恩恩,那個好厲害喔!」


帕美拉被這個故事震驚了。

她也厭倦了打腫臉充胖子,「為了證明貴族們的富裕」而用大量的砂糖製作的點心。


為此十分感激威爾羅德侯爵經營的點心店傳播了低糖點心,開創了「吃到真正美味的點心才有價值」的潮流。

當帕美拉得知伊薩克是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時,她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果然調味剛剛好才是最棒的!」

「是啊,我也這麼認為。明明食物都很好吃,但只有甜點的味道很奇怪。」


――帕美拉也在想著同樣的事情。

這麼一想,就好像心連在一起一樣,伊薩克的心也變得溫暖起來。

之後的一段時間,兩人聊起了美食。


「伊薩克,我們也差不多該告辭了。」

露西亞出聲呼喚艾薩克。

窗外的太陽已經開始落山了,看來他們聊了好久。

明明過去了那麼久,但伊薩克卻不覺得時間過去了多少。

歡樂的時光已經過去,是時候說再見了。


「是啊,真是令人遺憾……」

帕美拉可能也有同樣的感覺。

她有點寂寞地看著艾薩克。

伊薩克也回頭看著她。


「但我想我可以忍受十歲的儀式,因為這樣說過話了。謝謝你。」

伊薩克將目光轉向愛麗絲,並感謝她。

「沒關係,是帕美拉堅持要見你的。」

愛麗絲瞥了帕美拉一眼。

她為自己的女兒感到有些遺憾,她從出生就成為了別人的未婚妻。

不過,嫁給王子傑森,對於貴族來說,是一種崇高的榮譽。

當然也從未考慮過取消婚約並與伊薩克結婚的可能。


「伊薩克,之後再見了。」

「是啊,如果家人允許的話。不過至少可以在10歲的儀式上見面。」

「是啊...」


我雖然感到寂寞,但也沒有辦法。

告別的握手之後,伊薩克和露西亞一起回去時又折返回來。


「雖然不能訂婚,但我可以在帕梅拉遇到麻煩的時候幫助她。如果遇到麻煩的話,請依靠我吧。」

「好的,遇到困難的時候再請你幫助我。」

「當然,不論任何手段都會幫助你的。那麼再見了。」


伊薩克終於笑著離開了。

雖然只有一扇門隔開,但兩人的距離卻是無窮無盡的。


「伊薩克很棒喔。有好好地說再見。」

露西亞撫摸著伊薩克的頭。

她原本以為會有「我不想走」之類徒勞的行為才是。

所以誇獎了俐落地告別的的伊薩克。


「並非再也不能相見。」

五年後的重逢。

與原本以為無法再見的帕美拉再會。

然後發現了這並不意味著無法再相會。

十歲的儀式之後,也許要等到五年後進入學院才有機會。

不過,我們還能再見面。

現在只要這樣就足夠了。


「總之,十歲儀式好像沒有問題了。」

「嗯......即使你不能和帕美拉訂婚,你也可以交朋友。」

「是的,我明白有這樣的選擇。」


是的,有這樣一種選擇。

但是,是否那樣選擇是另外一件事了。


(奪下這個國家並幫助帕美拉。這是最優先的選項。)

下剋上才是最優先。

但如果無法達成該怎麼辦?

――要停止奪取國家,專心幫助帕美拉嗎?

――還是放棄一切,作為侯爵家的人過正常的生活?

可能是其中的任何一個。


我知道我會失敗的可能性,也有必死的覺悟揭起反旗。

但伊薩克也會考慮不可行的情況。

但是,我打算制定一個穩妥的計劃,以免它發生。


和上次不同,這次我沒有在回家的路上哭。

伊薩克不再是一個只會哭泣的孩子。

作為一個野心勃勃的人,他開始成長。



BY 莊尼翻譯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