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話:錬金術師シュヴァル

雖說如今在學院裡流傳著傳聞,但三個月前知道鍊金術師修瓦爾這名字的人並不存在。




 他不但沒有朋友,就連作為鍊金術師也只是個三流。


 在此之前如果詢問修瓦爾的名字也只會被人回應「有這傢伙?」。




 給他帶來轉機的是三個月前的俊明……這樣叫她就會發飆的舊安娜塔西亞。


 現在的安娜塔西亞是從異界召喚過來的。


 順帶一提,安娜塔西亞這名字是舊安娜塔西亞擅自給自己取的。




 修瓦爾是在小村莊成長的平凡無奇的平民。


 出生於村中比較起來稍微富裕的家庭,比起體力更強化智力的人物。




 修瓦爾在雙親手下的農家幫忙幹活,二十歲時就前往都市敲響古蘭納德鍊金術學院的大門。勉強自己獨自學習鍊金術是因為修瓦爾有個目標。




 ――那就是用鍊金術製作出被稱為魔像的可動人偶。




 農耕是苦力勞動。為了幫助辛苦的村人們,思考著是否有更有效率進行作業的工具。而進行各種調查的結果便是知道了中央都市的學院存在『魔像專門學科』這樣的事。




 假如自己能夠隨意精製出魔像的話,一定能幫到許多人的忙吧。


 拜託雙親,即使家計困難,修瓦爾的意志還是被尊重了。


 從那之後修瓦爾便踏上鍊金術師的道路。




 但是等待他的卻是嚴酷的現實。




 意氣風發前往都市的修瓦爾,對魔像專門學科完全沒有人氣感到愕然。




 鍊金術師並非只有一個系統,藥學、合成獸學、生命倫理學……有許多部門存在。


 在這之中,魔像部門是屬於很小的分類。




 理由很單純。因為太不起眼了。




 假如是在發起戰爭的時代,部隊或許會需要精製許多土製機關。但是,現代是極為平穩的時代。極端的說,魔像鍊成是不被需要的技術。




 不需要的東西就不會有人出資。況且修瓦爾還只是個勉強擠進來的平民。


 沒有特別優秀的技術,就連這世界的人們擁有的『魔力』都只有一般程度。




 沒有完成任何成果,修瓦爾在二十五歲時就這樣完成所有課程被迫獨立。




 鍊金術學院的作法是畢業後仍會給予三年分的研究資金。反過來說,一旦過了三年,之後只能自食其力了。只要在這期間找到資助者或者有新發現的論文發表那就能有穩定的收入。




 但是修瓦爾選擇的魔像鍊成――是收不到錢的專門分類。可說是一條佈滿荊棘的道路。




 學院在籍時有成果的人可以在靠近中央且設備完善的研究所進行工作。在學時沒有拿出任何成績的修瓦爾,被給予在遠離都市的森林中形同廢墟一般的研究所。




 即使如此修瓦爾仍然沒有放棄。




 只要能作出優秀的魔像,一定能幫助窮困的人們。


 抱著這想法,在焦慮中奮起,一個人獨自默默地進行研究。




 但是,再高尚的信念也有無法實現的現實。


 結果,認同修瓦爾的研究的人誰也沒出現,修瓦爾便來到二十八歲了。再沒有任何成果的話學院的資金援助過幾個月就會終止。




「……來進行召喚術吧」




 在完全黑暗的廢墟中,修瓦爾獨自一人喃喃自語。




 所謂的召喚術,是與鍊金術師有別的魔力使用者,被稱為『魔術師』的人所使用的法術。




 魔術師的說明甚麼的先丟一邊,鍊金術師和魔術師的基礎有一部分是相同的,所以修瓦爾也能使用最低階的法術。




 但是,這確實是個大賭注。




 召喚術需要消耗大量的魔力。依照魔力的消耗量,能夠召喚的規格也有變化。修瓦爾保有的魔力只有一般程度。有關召喚術的知識也不過跟一般人沒兩樣。




 即使耗費大量魔力,結果跑出一個不知從哪個世界落下的小石頭的事情也很常見。




 雖說沒有具體的理論,關於異世界存在著複數並且有著類似『抵抗力』的東西這樣的想法是存在的。




 就有如不想被其他國家的人奪取有益資源人們會守護領土那般,要想從異世界召喚擁有強大力量的人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擁有超越抵抗力的魔力,使役強大存在的人們,人們便稱呼其為『魔術師』。




 但是,修瓦爾不是魔術師。




 如果魔力枯竭了,魔像的鍊成實驗暫時就得中斷。已經沒時間了。失敗的話一切都結束了。但是,修瓦爾明知如此仍要進行召喚。




 之所以會做出這樣衝動的事,是為了獲得異世界的知識。


 如今自己的研究不被需要的話,新的理論、至少也要獲得論文的靈感。




 成功的可能性極低。但就算失敗了也不過就是走到盡頭。


 不能衣錦還鄉的話就舉著白旗回去。於是便做出決定。




 因此,修瓦爾在地面畫上他記得的魔法陣並注入全部的魔力,結果魔法陣有如不可置信的奇蹟般叫出了人型的有智慧生命體。




 凡人把異界的生物在活著的狀態下叫出來是件極稀有的事件。


 而且,還和自己擁有極其類似的外觀。毫無疑問是『異世界人』。


 雖然叫出來的生命體一副困惑的模樣,但修瓦爾一和他對話便好好地打起了招呼。




 適合召喚的生物在大部分的場合大多都能進行交流。這位異世界人也是這種類型,令修瓦爾大喜過望。




 即使只有成功召喚異世界人一件事,也能單獨生出一篇論文來了。


 如此一來,魔像研究也算勉強保住了。




 面對困惑的異界人,修瓦爾用安穩的口氣向他說明。




 這裡對那邊來說是異世界這樣的事。


 自己的職業是鍊金術師,因為研究遇到瓶頸而勉強進行召喚的事。


 然後,對破壞了他如今以來的生活這件事謝罪。




 異世界人――舊安娜塔西亞並不在意,不如說是笑著接受了,修瓦爾的罪惡感稍微減輕。




「因為是我擅自把你叫過來的。為了能讓你在這個世界好好生活,我會盡我所能協助你的」


「嗯? 剛才你說了甚麼都可以是吧?」




 雖說並沒有說甚麼都可以,算了,硬是把人召喚過來也是事實。


 能辦到就答應,修瓦爾點了點頭。




 這決定是個大錯誤,同時卻也是大正解。




「那麼、把我變成美少女吧! 這樣的事辦的到吧!?」


「……啥?」




 這傢伙到底說了啥啊,修瓦爾雙眼睜圓。




 這便是修瓦爾與之後的安娜塔西亞最初的相遇。




 這時,修瓦爾因為過度追求成果,而忽略了某個基礎。


 自身的魔力只有一般程度,召喚術也只有凡人的知識。


 因此,從異世界那裡叫來的是那個世界不在乎的東西。




 簡單來說,被異世界過濾後「地球不需要這傢伙」而被送過來的便是舊安娜塔西亞,而注意到這件事,則是在元・俊明逐漸變成安娜塔西亞之後了。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