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話:魔術師リーデル

「利迪魯! 這次失誤,你要怎麼負責!」




 發出了響徹整間房間的怒吼。室內有著兩名人物。一人是鬢髮發白的壯年,另一人是被稱作利迪魯的青年,可以感受到完全不在乎怒吼的氛圍。




「這也沒辦法啊。不如說應該誇獎我竟然能召出我無法控制的魔獸不是嗎?」


「別開玩笑了!」




 看著嘻皮笑臉的利迪魯,壯年臉紅耳赤的敲桌子。他的房間設置著大量奢華的家具,桌子當然也是高級貨,所以這程度無所謂。




「你召喚的那魔獸……是叫獨角獸是吧? 無法控制就放著不管,搞到最後還是那幫鍊金術師幫忙擦的屁股。多虧如此我們魔術師聯盟的信用一落千丈了!」




 壯年一副怒火中燒的樣子坐回椅子上。隨著不斷發出怒吼,他的火氣越燒越旺。




「我有在反省喔。但是啊,召喚術偶爾也是會發生叫出超越自己魔力的情形嘛。這次很遺憾的就是發生這樣的事啦」


「受不了……要不是因為你這傢伙是公爵家的長子早被趕出魔術師的位子了。而且,原本是要給那些老頭的最後一擊反倒變成了送鹽般的行為……啊啊,可惡! 氣死人了!」




 壯年是魔術師聯盟的一員幹部。他是負責管轄中央都市的其中一人,因為其手下的利迪魯進行魔獸召喚,結果叫出無法控制和逃走的獨角獸成了引發騷動的開端。




 魔術師聯盟為了隱瞞自己造成的失誤,提供高額報酬找冒險者去處理。因不想為了給自己擦屁股分出人力,而找了冒險者去討伐獨角獸,等事成之後再委託其他任務讓他們離開鎮上,藉此淡化傳聞,本來是這麼打算的。




「話說回來。成功討伐獨角獸還帶回來的人好像也是鍊金術師。而且還是有色。如今鎮上能不斷聽到有關『赤銅的修瓦爾』的傳聞」


「唉,我知道喔。多虧如此想成為鍊金術師的小孩好像多了不少」


「幹麻說的事不關己啊! 聽好? 我等魔術師可是天選之人。為此如果愚民不繼續像個愚民就麻煩了。比如像鍊金術師那幫自己捨去這般特權的笨蛋。你想讓那些傢伙奪走我們的權力嗎」




 看到壯年理所當然似的說著,利迪魯不由得嘖了一聲。




「考量你的家世和魔力,這次就特別放過你。但是,之後再發生類似的事情可不會再像這次那樣處置」


「對於您寬大的處置,衷心的表示感謝。為了以後不再發生這樣的事,會努力精進」


「哼,話就說到這裡。快離開吧」




 利迪魯行了一個禮後便馬上離開了房間。他一走出房間,看似在等待他靠著牆壁的少女就跑了過來。是名有著蓬鬆粉色頭髮,給人感覺很溫馴的少女。




「哥哥。沒事吧?」


「莫妮卡,妳待在這裡會很引人注目的」




 跑過來的少女――看來是利迪魯的妹妹莫妮卡,針對斥責她的發言,莫妮卡挺直身姿盯著自己的哥哥。




「還不是因為擔心你啊! 為什麼要做出那樣的事……!」




 面對莫妮卡的抗議,利迪魯慌張地要莫妮卡閉上嘴。




「在這裡說不太妙。換個地方說話吧」




 於是,兩人便開始漫步於魔術師聯盟那寬廣的走廊上。旁邊有許多希望成為魔術師的學生不停往返,利迪魯和莫妮卡像是避開那些人群一樣的前進。




「哥哥。為什麼會讓那隻魔獸逃走呢?」


「剛才不是說了嗎。因為我力量不夠不能控制」


「說謊。如果是哥哥明明就能拘束那隻魔獸」


「妳啊,直覺挺敏銳的嘛」


「並不是靠直覺。因為一直都在旁邊看著所以很清楚」




 莫妮卡鼓起臉頰,利迪魯只能像投降那樣聳聳肩膀。離開屋內來到了中庭後,便找了一張空長椅並坐下。莫妮卡也跟著坐在旁邊。




 魔術師聯合擁有的設備,比起鍊金術師們還要豪華許多。中庭的草坪修整得很整齊,也設置了咖啡廳。利迪魯看著這樣的光景,慢慢開口說道。




「吶,現在待在這裡的人,實際上能成為魔術師的在這之中大概有多少」


「差不多是零吧」




 莫妮卡馬上回答。沒錯,眼前那些正享受著午餐時間的一般人,雖然為了成為魔術師加入了組織但實際能成功的人幾乎沒有。




「答的好。眼前的魔術師之卵,全都是無精卵。魔力容量在出生那一刻就決定了。不是靠後天能獲得的東西。然而還是聽信了魔術師口中的奇蹟,花費許多金錢來到了這裡。我們就是靠著吸食這些人的血來支撐」


「…………」




 利迪魯的話語讓莫妮卡無言以對。利迪魯呼了一口氣,再次組織起言語。




「這樣是不對的。所以我那兒時玩伴才會反抗雙親選擇成為鍊金術師的道路。但是,我沒有那種勇氣。能夠拋棄一切去戰鬥」


「……說的是指古拉達大人吧」




 對莫妮卡的回應,利迪魯點頭同意。




「我和那傢伙從小感情就很好,小時候一直玩在一起。某天,我們一時興起進行了異世界召喚。出現的是一匹銀色的狼,全身發出光芒的傢伙」


「這件事我也從父親和母親那裡聽過。哥哥才會因此被稱呼為神童。雖然已經聽了超過二十幾人說過了」


「沒錯,我從那之後就不再進行召喚了。妳覺得是為何?」




 莫妮卡不斷想著答案時,利迪魯先開口回答。




「因為恐怖。想一想,年齡才個位數的孩子,竟然能輕易叫出連熊都能秒殺的野獸? 一旦搞錯使用方式會造成很大的災害吧。然而,聯盟的人卻叫喚著自己是被神所選上的人。結果因此使得無罪的人們遭受到損害」




 話說到這,利迪魯沉默了一會。莫妮卡靜靜等待哥哥的話。




「所以,我沒有去控制獨角獸。也沒告訴那傢伙我放棄讓牠服從的理由,就這樣放走牠。當然,我有拜託過牠不要加害除非傷害到牠的人」


「也就是說,你想從內部降低魔術師聯盟的評價?」


「嘛,就是那樣。這樣能接受嗎? 對於龐大的組織,只想從外部進行打擊是不行的。必須要從內部讓它自行崩潰才行。就像不知不覺間被白蟻啃蝕掉的柱子一樣」


「但是,我討厭哥哥因此受到不當的評價。最糟的情況,有可能會被趕出家裡……」


「真這樣的話就讓妳來繼承不就好了。我啊,對權力這方面不怎麼執著。只是,想和古拉達再次像過去還是小鬼時那樣好好相處而已」




 魔術師利迪魯靜靜地說完,可以從中感受到決不動搖的意志。




「我明白了。這計畫能順利執行真是太好了。雖然我內心有點複雜」


「是啊。順利的。……不,不如說順利過頭了」


「順利過頭了?」




 莫妮卡用疑問反問,利迪魯便從口袋拿出一張紙交給莫妮卡。




「這是我拿到的捕獲獨角獸的紀錄。看看吧,上面寫著很有趣的事」


「獨角獸捕獲的參加成員,鍊金術師修瓦爾,魔無的少女安娜塔西亞……以上。……以上!?」




 聽到莫妮卡突然叫出的聲音。利迪魯在一旁咕咕咕地忍笑。




「很奇怪吧? 把熟練冒險者打跑的獨角獸,竟然會服從身為赤銅的鍊金術師和魔無的小鬼。很不尋常吧」


「咦、咦? 到底怎麼辦到的!?」


「不知。至少那叫安娜塔西亞的孩子應該完全沒戰鬥能力吧。這樣的話,就是修瓦爾那傢伙一個人把魔獸給打倒的」


「騙人……能和哥哥的魔力相呼應等級的魔獸只靠一個人!?」


「也只能這麼想了不是嗎。如果是這樣,這傢伙絕不只有赤銅那般的器量。和古拉達一樣……說不定是在那之上的怪物」




 利迪魯抬頭看向天空。他對於幼時陰影的那次魔獸召喚絲毫沒有辦法。即使如此仍被拱為神童,事到如今卻深感自己是個平凡人。




 他自己心甘情願接受這樣的位置,實際上持有的魔力在這個國家也屬於上位。會召喚來獨角獸也在預想範圍內。




「稀有這個詞真是不可思議。所謂稀有,就是因為稀有才稀有。在1000次召喚中,有999次預計會成功。唯一的一次偏偏發生在這個時刻,因為這樣才能騙到那些老傢伙」




 利迪魯說到這裡,接著「但是」繼續追加話語。




「老實說,我雖然預測了會因為魔術師聯盟的失敗,獨角獸回到原本世界而使的信用一落千丈。但是,完全沒想到魔獸會服從鍊金術師。這對魔術師那幫傢伙是個嚴重打擊吧」




 利迪魯表情愉快地笑著,從一臉受不了的莫妮卡那收回紙張,像是看透陽光那樣抬頭眺望。




「赤銅的修瓦爾……真令人在意。有稍微調查一下的必要啊」




 魔術師利迪魯瞇起雙眼,深感興趣的呢喃。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