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話:無理難題

在工房的角落,修瓦爾正抱頭煩惱著。




 用與海艾斯的戰鬥而觸發的靈感,不斷進行拋棄式手臂魔像的實驗,但過程一直不順利。




「嗯ー……想法確實不壞沒錯」




 對於穿脫需要花費許多時間的手臂魔像來說能馬上解除是優點。


 但缺點就是每次壞掉都必須重新製作。




「最好的話,是能只損壞一部分,之後只需要重做替換的部分就好……」




 本體的部分做得更加堅固,僅有著裝的部分流通魔力。停止流通魔力後便會自動破壞那樣的系統。雖然才剛有想法,但修瓦爾馬上否決掉。




「不行啊。這樣的話光是製作本體的花費開支就會變得很大。原本就是針對鄉下農家的人能簡單使用為目的,這樣就本末倒置了」


「一個人在那邊碎碎念甚麼啊」




 在工房的桌子上描繪設計圖的修瓦爾身旁,海艾斯在旁邊看著。


 修瓦爾沒有大驚小怪。因為早已是見慣的場景。


 明明是匹馬卻不住在馬房而是住在工房的一間房間裡,睡覺時則是直接仰躺在棉被上面。




「啊,稍微煩惱有關魔像鍊成的事。想試試看替換零件的形式,想實驗資金卻不太夠」


「如果你停止那人偶遊戲,開始推進究極美少女作成計畫的話要我幫你也不是不行? 魔獸討伐雖然危險但報酬也很多對吧。我的話大部分的傢伙都能幹掉」


「我說啊,美少女甚麼的我只有空餘時間才會做。我的專門是魔像鍊成啊?」


「不對,你的才能是美少女肉體的鍊成。那個小姑娘老頭能夠一次就完成那種程度。對於你那有關美感的品味我也很驚訝。不如就把像是安娜塔西亞那般的大叔做成類似的美少女,然後把那些傢伙當成奴隸賣了,賺來的錢就能拿來製作魔像了不是嗎?」


「我說你,好像說了甚麼不得了的事啊?」




 無視只會對美少女溫柔根本不理自己的海艾斯,修瓦爾再次陷入沉默思考。這樣下去,必須有其他的方法才行。




 美少女當然不行,但賣其它東西來賺取研究資金這想法並不壞。


 剛才想到的高級版手臂魔像,也許能考慮賣給貴族。


 但是,問題在於素材的取得。




 至今都是以土為主體來製作,假如使用金屬價格會一下子暴漲。


 而且,如果是使用堅固輕巧且富含魔力的金屬,光是製作試作品就會花光現有的研究費。




「有色鍊金術師不是很少見嗎? 難道出不了更多研究費用?」


「因為我成為赤銅只是最近的事,所以目前還沒提出新的研究成果……如果能被提拔進國立研究所的話就另當別論」


「國立研究所?」


「嗯。鍊金術師大多都持有自己的工房,但其中特別優秀的成員會被國家在那裡招集起來。那裏有許多優秀的研究者,也有許多專門研究魔像的專家。真好啊」




 修瓦爾一臉恍惚的看著天花板。


 集合了魔像研究裡菁英中的菁英,正是修瓦爾理想中的地方。


 當然,他不認為自己能夠進去。


 說起來,就連自己會成為有色都從沒想過,對他說有如天方夜譚。




「古拉達大人和菲歐菈大人也有在籍。嘛,至少沒有銀色階級以上是絕對進不了的」


「哼嗯,那,那邊有美少女研究部門嗎?」


「不可能有吧。說來最接近的就魔法生物研究吧……那裡也有兼做品種改良,菲歐菈大人也在進行那個」


「甚麼!? 菲歐菈就是那位美麗的鍊金術師吧!? 也就是說你這傢伙有機會成為同事對吧? 那還不快點加入那個研究所」


「不是啊,就說了沒有實績或銀色以上的話就不可能啊」


「那就去完成所謂的實績不就好了。……話說,實績是指啥?」


「當然是研究成果……話雖這麼說,但也可以是其它的事情。如果能對國家有所貢獻就能獲得一定評價,公會的委託中難易度特別高的事情也能獲得評價」


「好,那就去接受那所謂高難易度的事吧」


「別說的那麼簡單。所謂高難易度可不是指單純把幾百匹強大魔物打倒那樣的事」


「呣,是這樣嗎?」


「就是這樣啊。能辦到的只有很厲害的冒險者,不是鍊金術師能插手的」




 對著看起來無法接受哼著鼻子的海艾斯,修瓦爾只好簡單說明一下。


 基本上鍊金術師是研究者,會以公會委託做為獲取評價的對象的人只有少部分。


 其中包含被稱做「無理難題」這樣等級的事。




「舉例來說,就是好比神藥的開發。能夠連死去的人都能活過來的傳說中的藥」


「是嗎,那麼做出那樣的東西不就好了」


「真有這種東西還需要醫生嗎。連死去都能活過來,這種東西根本做不出來吧」




 只要向鎮上的公會支付手續費,就能接受委託。


 被接受的委託會公布在公會裡,像是海艾斯當時那種魔獸討伐,或是顧孩子和尋找遺失的小貓等許多種類。




 然而,其中也會有像是「總之先公布試試」這種亂來的東西存在。


 如果能完成這種委託,毫無疑問連國家都會給予評價。畢竟本身就很亂來。


 說明到這裡,海艾斯也能勉強接受了。




「這樣啊……是這樣的話就沒辦法了。嘛,我的壽命很長。稍微等你一下再進行究極美少女作成計畫也不是不行」


「雖然我不覺得那能夠實現,嘛,你想離開的話隨時都能離開」




 雖然修瓦爾並不想進行甚麼美少女製作,但看到表現得很失望的海艾斯,總覺得自己做了甚麼壞事一樣。




 就在這時,工房入口傳來了輕輕的腳步聲。




「修瓦爾! 我從公會那邊接了委託唷!」




 喘著氣向著修瓦爾和海艾斯身邊跑來的正是,有著白金般光輝髮色的少女安娜塔西亞。一如往常地戴著看起來像是奴隸的項圈,兩手抱著摸啾。




「啊啊,多謝了。有好好挑選除了戰鬥以外的項目?」


「當然!」




 安娜塔西亞滿懷自信地笑著。


 正覺得錢好像快不夠用了,所以修瓦爾打算從公會那裡接點委託當作副業。


 但是自從海艾斯那件事之後,不知為何委託自己的都是些魔獸討伐或是未開發之地的探索同行之類麻煩的案件,光是拒絕就帶來很大的困擾。




 因此,便拜託了安娜塔西亞每天前往公會,尋找非戰鬥系沒有危險的委託。修瓦爾擅長的是代書,與鄉下不同有許多同業競爭,不提早的話很快就被搶光了。




「給。這是委託書」


「謝謝。那,我看看喔……」




 打開簡單捲起的羊皮紙,上面只寫了一句話。




『請復活我最愛的女兒』




 修瓦爾陷入了沉默。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