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話:死者を蘇らせる方法

復活死者。無論是誰都會想過的事。


 與所愛的人再度相見。途中即使倒下了,也想再次追求的夢……有著許多類似的想法。


 但那是不可能的事。說起來,那可是除非是神明一般的存在否則根本辦不到的事。




「這種事根本辦不到吧!」


「沒問題。我有好辦法」


「之前妳才這麼說不就碰到危險的事了嗎!」




 接受委託的隔天,修瓦爾就被安娜塔西亞拉著,無可奈何地前往委託人那裡。當然是來拒絕的。說起來,這可不是光憑努力就能辦到的事。




 今天只是過來向委託人聽聞詳細內容,海艾斯和摸啾在家待機。




「這裡就是委託人的家……靠,好大!?」




 位於郊外寬廣的佔地,使用非常高級良好的素材打造的大房子。面積自不用說,看似鋪設著翠綠色地毯的寬廣庭院,當然也設置著噴水池。




「這不是當然嗎。這裡可是侯爵家喔?」




 修瓦爾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看來這裡不僅是侯爵家,還是這一帶深具歷史的家系。安娜塔西亞完全沒注意這些,只看到委託費就撲上去了。




「無、無所謂啦。不管是侯爵家還是窮人,要做的事都不會變」


「是啊。不管哪個都是要拒絕」


「不,我可是打算好好完成委託的」


「……打算怎麼做?」




 總不可能真的打算讓死人復活吧。


 修瓦爾雖然這麼想,但像安娜塔西亞這種異常的存在常識根本不通用。


 正當修瓦爾越來越感到不安,便看見從房子裡走出了一位婦人。




「啊啊! 您就是願意拯救我女兒的鍊金術師大人吧!?」


「咦? 不、不是,我是……」


「在這裡不方便說話吧。來,請進請進!」




 黑色的禮服――看起來就像是穿著有如喪服意味的服裝的婦人,邀請著修瓦爾和安娜塔西亞進入有如有著一國之王存在的屋子裡。看來,這位女性就是委託人。




 錯過拒絕時機的修瓦爾,只能無奈地帶著安娜塔西亞一起踏入屋內。




 內裝看起來雖然不豪華但確實是好東西,修瓦爾對於用自己那破舊的鞋子踩踏那樣的地毯感到非常猶豫。兩人不斷被婦人催促,進到了像是接待室般的場所。




「抱歉現在才自我介紹。我叫作布蘿謝。自從丈夫過世以來,就只剩下愛女安莉妲一位家人了……明明如此卻,啊啊、啊啊……!」




 替修瓦爾他們送來點心和紅茶的女僕,也對婦人深感同情的眺望著。布蘿謝夫人在修瓦爾面前哭得泣不成聲。




 從哭泣的布蘿謝夫人話中得知的內容。對於丈夫早逝的布蘿謝夫人來說,安莉妲是一位非常美麗的獨生女。心地善良又富含魔力的才華,對此卻從不驕傲,是令自己自豪的獨生女。




「但就在前幾天,從樓梯上滑落……摔到的地方運氣很不好的。神啊為什麼,那孩子為什會碰到這樣的……!」




 說著布蘿謝夫人又開始哭泣。


 安莉妲在即將迎來16歲生日前,從樓梯上摔落,頭部受到強烈撞擊死去了。葬禮已經舉行過了,安莉妲現在正與亡夫一起埋在房子角落的墓地裡。




「我也知道我說了很亂來的事情。但是,無論如何整理心情都無法放下。那麼年輕健康的孩子,一瞬間就死了。如果能讓那孩子活過來,無論怎樣的代價都沒關係」


「那個,這個,您的要求我也知道很困難……」




 面對沉浸在悲傷裡的婦人面前,雖然沒有說出「果然沒辦法」的勇氣。可是,沒辦法就是沒辦法。正當修瓦爾下定決心開口時,就在這時。




「主人說,他可以復活安莉妲大人」




 針對安娜塔西亞的爆炸發言。布蘿謝睜大雙眼。


 修瓦爾也睜大雙眼。




「真、真的嗎!? 修瓦爾大人!」


「咦、咦咦!? 這不可能啦!」


「怎麼會! 但、但是,剛才安娜塔西亞小姐說了可以活過來!?」




 布蘿謝用了非常大的力氣握著修瓦爾的雙手。無論怎麼做,讓死人復活是不可能的。無論是勞勒院長,還是古拉達都辦不到。更別說是修瓦爾了。




「照這樣下去是辦不到。需要某種道具才行」


「道、道具? 到底需要甚麼東西!?」




 安娜塔西亞用平靜的口氣說著有關『道具』的事情。


 但是,不管怎樣的道具都不能使人復活。




「那就是,豆子」


「豆、豆子? 妳說的豆子……是植物的豆子嗎」


「是的。主人說有那個的話就能辦到」




 我才沒說。修瓦爾才剛要反駁,安娜塔西亞就「但是」那樣述說附加條件。




「這種豆子,如果不是從沒有死過人的人家那裡獲得的話是沒用的。如果不這樣就無法讓女兒復活」


「我、我明白了! 我馬上就去找!」




 話一說完,布蘿謝便以驚人的氣勢衝出房間。命令家裡的傭人,到處去尋找能夠獲得豆子的人家。當然,布蘿謝本人也出發去尋找。




「……妳到底想幹嘛? 靠豆子就能復活就不必那麼辛苦了」


「那不是當然的嘛。死人復活甚麼的根本不可能」


「啥?」




 這傢伙在說啥呢,修瓦爾用這樣的表情看著安娜塔西亞,安娜塔西亞則吃著提供的點心,浮出自信的笑容。




「真正需要的,是讓那位阿姨接受自己女兒的死。如此,只要讓她自覺人死不能復生委託就算完成了。很輕鬆吧?」


「如果能接受的話根本不會發出委託吧。所謂的豆子到底是甚麼意思。說到底,根本就沒人家裡沒死過人吧」


「虧你注意到了。不虧是修瓦爾」


「不,我根本搞不明白啊」


「我可是異世界人。而且是現代日本人。所以知道很多事。過去,有個很偉大的和尚,對著同樣喪失兒子的母親,說了與今天同樣的事。然後,那個母親找遍了所有家庭都沒找到沒死過人的家庭」


「那是當然的啊」


「於是那位母親注意到了。這樣的悲痛不僅是自己,只要身為人誰都無法逃離經歷家人死去的悲痛。所以說,等到布蘿謝小姐回來了,修瓦爾只要安慰她,說『只要是人都會死的』就可以了」


「那個,那樣的情報是打哪來的?」


「網路上說的」


「那個,網鹿? 那個,是神明大人還是其它甚麼東西嗎?」


「不,是無論是小孩還是大人,不管是真是假都能在上面書寫類似公告欄的地方」


「只是閒話家常而已啊」




 面對修瓦爾的吐槽,安娜塔西亞一臉火大。




「你說甚麼! 偶爾還是有專家會在上面的! 剛才說的可是寫在首頁上的事喔!」


「但是,判斷寫在上面的情報是真是假的人,是你吧?」


「是啊」


「那果然連真假都搞不清楚嘛! 果然只是閒話家常那種等級而已嘛!」


「你說甚麼! 竟然小看網路!」




 在修瓦爾和安娜塔西亞進行著亂七八糟的對話時,從窗外見到許多人影回來了。剛才出去的傭人們,每個人都一臉失望的表情。其中也有布蘿謝夫人。




「看吧,果然找不到那樣的豆子。到這裡都跟我說的一樣吧?」


「……那,接下來怎麼辦?」


「所以啦,修瓦爾只要像佛陀那樣『這位母親,不存在不死人的人家。請接受事實吧』那樣勸她就好啦」


「怎麼,有種在騙人的感覺……」




 再怎麼說,自己也想不到除此之外解決事情的方法。修瓦爾只好順著下去,無奈地等著布蘿謝回來。




 過了數分鐘後,布蘿謝夫夫人垂著肩膀回到了接待室。




「不行啊……哪裡都沒有沒死過人的人家……」




 看到勉強硬擠出聲音的布蘿謝夫人,安娜塔西亞用布蘿謝看不見的角度輕戳修瓦爾。表示正是說出說好的台詞的時機。




「……布蘿謝小姐。我也很清楚。沒有死過人的家庭,這個鎮上並不存在」


「唉唉,你說的沒錯。所以……我打算前往魔之森!」


「唉」




 安娜塔西亞一臉驚訝。事情往預想之外的情況發展了。




「魔之森!? 這也太亂來了吧!?」


「主人,魔之森是?」




 裝乖模式的安娜塔西亞,用稍微上揚的聲音詢問修瓦爾。在修瓦爾回答前,布蘿謝先開口回答了。




「魔之森是很可怕的地方。有許多怪物出沒,就連冒險者都不願意接近。但是……那個森林住著傳說中的吸血鬼。並且,聽說吸血鬼正是擁有不死之身的生物。所以,只要能找到那個吸血鬼並且取得豆子……女兒她……就能活過來了!」


「等、等! 請等一下!」




 修瓦爾抓住想再次出門的布蘿謝的肩膀。




「跑到那種地方會死的喔!」


「無所謂! 我已經甚麼都沒有了! 我這就賭上這條命尋找吸血鬼,一定要拿到豆子!」


「我知道了! 總之我明白了! 請冷靜一下!」




 修瓦爾總算試著讓布蘿謝冷靜下來。


 修瓦爾瞪向安娜塔西亞,安娜塔西亞飄移了視線。




「……總之,有關吸血鬼的事我會做些甚麼。布蘿謝小姐就老實地等著吧」


「咦!? 為了得到女兒復活的素材,修瓦爾大人有需要做到這個地步嗎!?」


「嘛,畢竟這事是我們說出來的……但是,有點、不,我想非常困難吧,畢竟要讓死者復活這事本來就是件不可能的事……」


「我明白的。要讓死者活過來是非常困難的事吧。但是,知道那種方法的修瓦爾大人。拜託,請拯救我的家人吧!」




 原本只是起於那種閒話,修瓦爾也只能無奈回答「我盡量」,踏著沉重的步伐和安娜塔西亞離開了宅邸。直到看不到修瓦爾他們,以布蘿謝為首和宅邸的傭人們一起,用著最高的禮儀目送著。




「……然後呢,安娜塔西亞。這件事,該怎麼辦?」


「搞砸了啊。該怎麼辦哩」




 修瓦爾和安娜塔西亞,對於該怎麼辦不知所措。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