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話:巨悪

「以上,便是有關前往魔之森的赤銅的修瓦爾所發生的事情報告」


「哼嗯……」




 古蘭納德鍊金術學院本館,其院長室中迴盪沉重的聲音。


 房間內有著三名人物。




 老練的鍊金術師身為院長的勞勒。年輕的俊材古拉達。


 以及,最年少獲得「銀」的稱號的菲歐菈。


 對著讀完報告書的古拉達,勞勒深深的嘆了口氣表示回答。




 鍊金術師在完成了來自公會的委託時,也會上交報告給鍊金術學院,第一次見到分量如此厚的報告書。而且,這份報告書記載的內容如此豐富顯得其厚度感覺變的很薄。




「不敢相信。死者復活甚麼的,一定是用了甚麼小手段!」


「那個小手段是?」




 對著盡顯狼狽的菲歐菈,勞勒用著銳利的眼神看著她。




「那、那是……比如說,準備了安莉妲小姐的替身、之類的」


「並沒有。對於菲歐菈無法相信的心情我能理解。所以,我馬上去安莉妲小姐那裡進行了確認。那毫無疑問的是本人」




 古拉達的低語否定了菲歐菈的回答。


 即使準備了替身,要能完全模仿魔力是不可能的。


 安莉妲持有著治癒的力量,那個現在仍能使用。


 這便是能證明其是本人的強力證據。




「可、可是! 到底怎麼辦到的!? 這樣的、有如神話一樣的事情根本沒見過!」


「但是,事實上安莉妲小姐就是復活了。這是無法否認的事實。而且,修瓦爾絕對不會說出那個方法」




 話說完,古拉達再次翻動著那份光重量拿起來就很不容易的公會報告書。


 有關安莉妲復活的事項,修瓦爾絕對不會將那個方法洩露出去。




 當然,對修瓦爾來說,在把人家變成骷髏之上還塞上肉覆蓋起來這種事他打死都不會說出去。




「這也是當然的。能辦到這種奇蹟當然不會告訴別人。對鍊金術師來說,知識便是武器」




 將雙手手肘放在院長室的桌上,勞勒這麼說著。


 雖然無法知道到底是用了甚麼手段,但事實只能做為事實去接受。


 也因此,才委託公會做出如此異常詳細的報告書。




 為了知道那恐怖的赤銅鍊金術師,到底使用了甚麼手段,到底有甚麼企圖。


 然後,勞勒藉由這樣的方法,稍微明白了修瓦爾的目的。




「按報告書寫的,確實,修瓦爾的奴隸安娜塔西亞說出『從沒死過人的家裡獲得豆子的話就有可能復活』的話。這沒錯吧?」




 勞勒向古拉達再次進行確認,古拉達點頭同意。




「接著,照這結果,沒死過人的家庭是零。因此,修瓦爾潛入不死的吸血鬼住著的森林,復活了安莉妲。這也沒錯對吧?」




 古拉達再次無言的表示肯定。




「哼嗯……原來如此,稍微解開了點謎題」


「勞勒大人,我也稍微有些了解了」


「咦? 咦? 怎、怎麼回事?」




 雖然勞勒和古拉達看似稍微理解了修瓦爾的想法,菲歐菈卻完全無法理解。為了向菲歐菈進行說明並兼作意見交換,首先由勞勒開口。




「菲歐菈,冷静的思考一下。沒死過人的家庭,這樣的事情會存在嗎? 還有,僅僅依靠豆子,人就能讓一個人活過來嗎?」


「我覺得哪邊都不可能」


「就是這樣。這邊我就提出一個問題。既然如此,修瓦爾為何向布蘿謝夫人提出這種不可能的行動要求?」


「那是……」




 菲歐菈回答不出來,站在一旁的古拉達代替她開口回答。




「從一開始修瓦爾便是以與吸血鬼見面為目的吧」




 古拉達說完,勞勒便用正是如此的眼神回應。




「可、可是,為何修瓦爾要做出像這樣迂迴的行動? 只是想見吸血鬼的話,以個人的方式行動就好了啊?」


「假如僅此為目的的話吶。但是,那傢伙不是這種泛泛之輩。連帶布蘿謝夫人的事情,能產生3個好處」


「3個、嗎?」




 聽到古拉達的話菲歐菈不斷眨著眼睛,這次輪到勞勒開口說。




「首先第1個,以布蘿謝夫人的委託這種形式,可以向侯爵賣人情。比起修瓦爾自己行動,更可以獲得堅強的後盾」


「但、但是,說出能用豆子復活死人這是?」


「那只是種掩護。修瓦爾應該原本就找到了其它能逆轉人的生死的手段了吧」


「怎、怎麼會! 不可能!」


「確實會這麼想吧。但是,把修瓦爾當成普通的鍊金術師就太愚蠢了。那個男人,可是把異世界人俊明稀鬆平常的當成實驗材料,如今還想犧牲像是安娜塔西亞這樣的魔無少女。能夠掌握我等思想無法企及的方法的可能性很高」


「怎麼會……」




 竟然會有這種事。那位戴著令人難受的項圈的少女,還必須接受這樣恐怖的實驗。菲歐菈作為同性,內心感受到強烈的憤怒。




「冷靜點。菲歐菈,話還沒有說完。接下來是第2個好處,就如一開始說的。那傢伙想和吸血鬼達成同盟……不,是將其加入其手下」




 因勞勒的話語,古拉達再次翻起報告書,看著最後一頁。




「唉唉,就如院長所說的。上面說著修瓦爾進入魔之森後一點傷都沒有,便和艾爾瑪蒂這位吸血鬼締結契約。這邊關於契約的內容也進行了隱藏」




 這也是造成修瓦爾煩惱的其中一個原因,只是怕說在提到有關艾瑪與摸啾的契約時,連帶把安莉妲變成骷髏這事暴露出來,所以選擇保持緘默。





 但是,很可惜這群頭腦明晰的集團,就這樣往反方向進行了想像。




「兩位說的事情我已經能理解了。我果然還不夠成熟。但是……還有一件請告訴我。第3個好處是?」




 菲歐菈作為鍊金術師雖然很優秀,但還是個年輕少女。


 有關權謀術數的事還太過生疏。


 勞勒轉向古拉達。傳達要他來說的意圖。




「……煽動國民對鍊金術學院的不信任感」


「竟、竟然是這樣!?」




 菲歐菈睜大雙眼。


 為何,修瓦爾要作出這種貶低自己所屬組織的事情。


 而且在這之前,修瓦爾復活安莉妲這件事,為何,會對鍊金術學院的不信任產生聯繫。




「聽好? 我們給予修瓦爾的稱號是『赤銅』。這是因為,假使給予修瓦爾過多的權限,不知道他會做出甚麼事情。這個妳也明白吧」




 菲歐菈點頭。這是菲歐菈也掌握的情報。


 但是,古拉達接著繼續說下去。




「然而,這次修瓦爾達成了前無古人的奇蹟。沒錯,就連勞勒院長、金之古拉達、銀之菲歐菈都辦不到的事。對於給這樣的人,僅僅授予赤銅這般不相稱的組織,不知情的國民會怎麼想?」


「啊……!」




 說到這裡,菲歐菈也總算能理解了。


 修瓦爾,不是由自己來控訴而是將世間與論轉變成自己的同伴。




「就是這麼一回事。我們要是就這樣讓修瓦爾維持在赤銅,世間就會把我們當作是個小心眼的集團對高層進行責難。相對的修瓦爾則能以對權力不諂媚的人的身姿成為平民們的英雄。反過來,要是我們輕易的將他迎入上級的位置,那傢伙將能在組織裡獲得相當的影響力」


「怎麼會……這樣的事情……」




 不管怎麼操作都無法阻止修瓦爾的權力獲得強化。




「而且不僅僅是如此。剛才就說過了,修瓦爾已經獲得了聖獸獨角獸和吸血鬼艾爾瑪蒂作為其手下。那傢伙,短時間就將勢力擴大到如此地步」




 勞勒嘆息的低語。


 這就像是,因為光線的差距在美麗海面的表層下,黑暗的深海中漸漸捲起無法估量的漩渦一般。光看表面絕對無法看見,其黑暗無法估計。




「街頭上,已經有將引發奇蹟的修瓦爾稱作『奇蹟的鍊金術師』的人了。但是,從我們的角度,那傢伙卻是『惡魔鍊金術師』。我們對於那傢伙的想法,僅了解了一小部分」




 在這幾十年間,作為院長已經見過數不勝數的鍊金術師和魔術師的勞勒,會說出這樣的話就連古拉達和菲歐菈也是第一次見到。




「無論如何,照這樣下去鍊金術師和魔術師之間的紛爭也不會結束吧。修瓦爾瞄準的,是在這之上的東西準沒錯。不然的話,沒有和聖獸及吸血鬼聯手的理由」


「難不成……那個男人,是瞄準了這個世界?」




 菲歐菈用很認真的表情這麼說。


 假如是其它人有這種企圖,就連小孩子都會當作是個笨蛋吧。


 但是,一但和那不明正體的男人有所關聯,不知為何就有一股這就是現實的味道。




「那麼,具體上該怎麼做?」


「……暫時只能放他不管了。不得不調查的事物還太多了」


「怎麼會! 那個男人,繼續放置下去太危險了!」


「性急成不了大事。菲歐菈,不管怎樣不能擅自行動」




 對於勞勒的發言,菲歐菈不禁向前伸出身子,古拉達用右手制止了她。


 接著,總之先整合情報後,兩人便離開院長室。




「古拉達大人,對於勞勒大人的意見你怎麼想?」


「我也贊成勞勒大人的意見。想把修瓦爾當作對手,恐怕比想像中還要艱難」




 古拉達說完,便一臉疲憊的先一步走向走廊。


 菲歐菈則是就這樣站在院長室的門前。




「……確實,勞勒大人和古拉達大人的意見我都能了解」




 比自己還要優秀的兩人。他們一定更靠近正確答案。




「但是,果然不能繼續這樣下去!」




 頭腦明明很清楚,但菲歐菈就是無法壓下內心的衝動。


 抓住因女兒死去而悲嘆的母親的弱點,將弱者稀鬆平常的作為實驗材料的惡魔。


 將那傢伙就這麼放置不管,恐怕損害將不斷擴大。




「我……必須做些甚麼!」




 站在巨大的邪惡面前當然很恐怖。但是,身為鍊金術師不能將修瓦爾放置不管。


 菲歐菈伴隨著悲壯的決心,決定就算是一個人也必須行動起來。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