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話:出頭命令

讓聖獸獨角獸與吸血鬼服從自己,連死者都能復活的天才鍊金術師。




 其名為『赤銅的修瓦爾』


 如今,在中央都市不知道修瓦爾的人,僅有剛來到這個都市的冒險者而已。




 而這位修瓦爾如今正……




「嗚哇ー! 魔像的研究一直沒進展! 要完蛋了啦ー!」




 在自己的研究室哭喊著。




「魔像研究甚麼的怎樣都好了。比起那個來追求美少女吧。吶?」


「才不是甚麼『吶?』這麼簡單好嗎」




 雖然安娜塔西亞把手放在修瓦爾肩膀上,但一點想鼓勵他的意思都沒有。




「可是啊,你的名字已經很有名了,冒險者公會的人不是都一直來對你進行勸誘嗎」


「我不是冒險者! 是鍊金術師!」




 和修瓦爾開始同居的混血吸血鬼艾瑪,也拍著他另一邊的肩膀,修瓦爾仍一點都沒感受到安慰。




 正如修瓦爾所說,他不是冒險者是鍊金術師。更簡單的說是個研究職。明是如此,卻跑去討伐獨角獸,往吸血鬼之森突進結果重要的研究完全沒有進展。




「不如就照這樣成為冒險者不也不錯嗎? 我啊,還挺強的喔。而且還有海艾斯」


「在說甚麼傻話」




 在修瓦爾否定前,海艾斯就先跳出來幫助了。




「我對美少女以外的沒有興趣。無論名譽或金錢,那些無聊的東西給這傢伙就好了」


「你不知道我就是因為對這些東西有所徹悟才會煩惱的話就別再說了」




 完全不是來幫忙的。




「啊啊真是,好不容易勞勒大人認可我的魔像研究,結果因為一頭栽進那些多餘的事件報告完全生不出來」




 修瓦爾趴在桌子上開始抱怨。


 不僅是赤銅,成為了有色鍊金術師就是成為了同行們的代表。


 為此必須定期展示出研究成績才行。


 如果展示不出來的話就會被判定「沒有資格」,會因此被剝奪資格。




 雖說修瓦爾原本就是因為勞勒他們的過度解讀才會成為赤銅,所以魔像這種研究不管要不要進行絕對不會剝奪他的資格,但本人並不知道。




「修瓦爾先生。請打起精神。總之先喝個茶吧」


「啊啊,謝謝。安莉妲小姐,狀況怎麼樣?」


「感覺很輕鬆。僅僅活著就覺得是件很棒的事」


「怎麼說,說活著感覺有點微妙就是了……」




 往被一群幫不上忙的傢伙包圍的修瓦爾靠過來的是一臉和顏悅色的安莉妲,向修瓦爾遞出茶。香味非常好的茶。不虧是從侯爵家帶過來的東西。




 安莉妲穿著和整體非常貼身的歌德女僕服,明明是侯爵千金臉上卻一點厭惡的樣子都沒有的服侍修瓦爾。被復活成雞頭蛇魔像骷髏後,她便提出讓自己成為工房的女僕,藉此來償還修瓦爾的恩惠。




 於是便轉職成雞頭蛇魔像骷髏女僕。好長啊。




 女僕原本是平民來做的工作,但因為赤銅的修瓦爾對布蘿謝夫人有著大恩大德,而且安莉妲也希望能用治癒的能力來幫助窮苦的人,所以周圍沒有甚麼問題便接受了。




 而且,因為還需要艾瑪提供魔力,把安莉妲放置在身邊是有意義的。




「對了修瓦爾先生,我正在打掃房間,架上累積了很多灰塵,現在打掃沒關係嗎?」


「那個地方手碰不太到吧。安娜塔西亞,幫安莉妲小姐準備一個踏台吧」


「不必,沒問題唷」




 沒有任何徵兆,安莉妲就維持笑臉用右手直接把左手從肩膀拔起來。


 然後,以魔術手臂的感覺用左手抓著抹布,右手操作著擦拭高處。




「成為這樣的身體之後,就連這種事都能做到。很方便呢」


「我說……這樣子,別在陌生人面前這樣做喔」


「當然不會做唷。畢竟,這樣很丟臉嘛。只有在修瓦爾先生們面前才會這樣子。呀、好害羞!」


「就算妳「呀」這樣說」




 安莉妲把拔起來的手裝回去,一副很害羞的樣子遮著臉頰。


 修瓦爾對這過激的反應很困擾。




「修瓦爾真好啊,這不是被美少女包圍的後宮嗎」


「妳根本就不是美少女,而其他人根本連人都不是了」




 確實,如今的修瓦爾工房有著安娜塔西亞、艾爾瑪蒂、安莉妲這三名美少女。三人只看外表確實外貌出眾。




 但是,只有外裝是美少女的大叔和吸血鬼與野獣的混血及雞頭蛇魔像骷髏女僕。完全是和一般人的人生一生無緣的組合。




「不過,也不能說完全是個後宮。摸啾和淫獸也在這裡。嘛,那兩隻的話,就當作輕小說插圖裡美少女們身後的背景就好了」


「妳說甚麼鬼話。我才是C位。妳這小姑娘老頭當背景板就夠了」


「雖然妳們能正常對話,但我完全無法理解」


「摸啾!」




 由於這些傢伙是從異世界來的,偶爾會有的意義不明對話讓修瓦爾很困惑,就好像是在同意修瓦爾,唯一的良心摸啾叫出聲音。




 艾瑪經常抱著摸啾,因此現在飼主的位置就交給艾瑪了。


 這間工房內的所有物的所有權都是修瓦爾的,摸啾姑且也算在內。




「抱歉打擾了。赤銅的修瓦爾大人在嗎?」




 工房內正進行著混亂的對話時,入口處出現了一位女性。


 從她穿著鍊金術學院提供的外套這點來看,修瓦爾馬上就理解她是鍊金術師的關係者。




「我就是修瓦爾」


「很抱歉突然過來打擾,其實,鍊金術學院發出了修瓦爾大人的出頭命令」


「咦? 現、現在嗎?」




 修瓦爾開始焦躁起來。


 魔像的研究還沒有成果,想不到還會有這種突發狀況。




「另外,這件事是來自銀之菲歐菈大人,所以我想很難拒絕。可以的話,安莉妲大人也能一起來是最好了」


「我也要去嗎?」




 安莉妲指著自己的臉,擔任傳令的鍊金術師點著頭。




「那麼,事情傳達完了我就先退下了」




 傳令傳達完事情,還沒等修瓦爾答覆便馬上轉身離開。




「麻煩了啊。如果被問到現在的研究進度,可一點都沒法辯解啊」




 修瓦爾抱起了頭。


 菲歐菈一定是要針對自己本職明明是研究,結果自己卻一直往魔境跑這點說教吧。


 一不小心可能會被罵到狗血淋頭。




 難得能成為有色,卻一直沒在幹正事,關於這點修瓦爾也只能在心裡反省。




 但是,只是反省的話猴子也能做到。


 現實就是魔像研究一點進展都沒有,這裡就算會被生氣還是得去。




「沒問題唷。修瓦爾先生做的是好事,對方一定能理解的」


「會嗎……真是這樣就好了」




 對照嘆著氣垮著肩的修瓦爾,安莉妲則幫著修瓦爾穿上赤銅色的外套。安莉妲看起來非常開心。




「菲歐菈不就是那個鍊金宅公主嗎? 我也可以一起去嗎? 想探查那傢伙的動向」


「不行唷。被叫過去的只有我和安莉妲,再說,連妳都不在了的話,這工房就只剩下人外了吧」


「嘁」




 修瓦爾的建議很正確,讓安娜塔西亞只能服從。


 說真的,把工房交給安娜塔西亞管理也很不安,但總比海艾斯和艾瑪好多了倒是真的。雖然其中最有理性的是實驗用老鼠摸啾,但把全部都交給一隻毬鼠這責任果然還是太超過了。




 因此,憑藉消去法只能讓安娜塔西亞看家了,修瓦爾便帶著安莉妲一起離開了工房。




「菲歐菈大人對我的態度感覺一直有點辛辣。評價一直都很嚴格,不要變得比現在還低就好了」


「沒問題的! 不管是別人怎麼說,我都是修瓦爾先生的同伴! 說起來,現在這樣子兩個人一起走在街上感覺就好像在約會似的。哎呀,我好害羞啊」




 安莉妲呀的一聲後開始一個人自言自語。




 說起來,從旁人眼中看起來就是和外表亮麗的侯爵千金約會,有不少人用著羨慕的眼光看著修瓦爾。修瓦爾自己也已經是位有名的鍊金術師了。




 但是,實際上是依靠許多偶然的三流鍊金術師和雞頭蛇魔像骷髏女僕大小姐的組合。




 說起對修瓦爾本身,不需要受到這麼大的關注也沒關係,只想娶個普通的人類女性當老婆,能夠平靜的研究過生活就夠了。明明是這樣,回過神來不知為何已經被一群普通人奮進一生都無法遭遇的人們給包圍了。




「……等研究進展告一段落後,就請個假回鄉下老家探個親吧」


「哎呀? 修瓦爾先生不是出生在這個鎮上嗎?」


「我出生的地方是離這裡很遠的鄉下喔。來到這個城市是為了魔像的研究」


「嘿唉……我,一直都住在這個土地,有點羨慕呢。修瓦爾先生,等到要探親的時後,我也可以一起去嗎?」


「我是無所謂啦,真的只是甚麼都沒有的鄉下喔?」


「沒關係。想看看修瓦爾先生的故鄉吶」


「……嘛,在這之前得先解決眼前的問題才行」




 一邊和安莉妲聊天往城鎮中心前進,修瓦爾他們終於來到鍊金術學院的本館。




「好,希望能好好解釋清楚」




 都來到這裡了不下定決心不行。


 修瓦爾做好覺悟,和安莉妲一起前往菲歐菈等待的房間。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