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話:帰郷(6)

 在安娜塔西亞被雷基斯叫去的隔天,修瓦爾像是想到甚麼一樣,早餐時對所有人說有事想說。姑且,修瓦爾一行人早餐時是到修瓦爾家吃的。




 雖然很麻煩,但這些成員太會搞事了,修瓦爾很擔心如果沒放在眼前進行監視,不知道誰會搞出甚麼事情。




「咦? 想邀請鍊金宅騎士去釣魚?」


「鍊金宅騎士是啥鬼……我說的是雷基斯先生喔」


「因為那傢伙,看起來就像是跟在菲歐菈那個公主身邊的手下,不就是騎士嗎」


「妳說的我完全不明白。說起來,雷基斯先生跟菲歐菈大人認識嗎」




 即使同為有色,赤銅、銀、金之間還是有很大差距。既然能和銀色中有著頂尖能力的菲歐菈有關係,代表雷基斯有著與之相符的實力,修瓦爾對此感到佩服。




 雷基斯只是一般的赤銅,只因為這立場比較容易行動而被選中,與菲歐菈說不上是認識。




「話說回來,為何要去做釣魚這種無聊的事啊? 既然這樣乾脆邀請他參加究極美少女計畫不是更好?」


「別說無聊啊。這地方除了這種娛樂沒其他好做了。多虧雷基斯先生的幫忙老家這邊也結束了,想給些回禮啊」




 對著一邊嚼著培根一邊抱怨的海艾斯,修瓦爾只能混著嘆息回答。安莉妲雖然也很努力,但進行耕地的雷基斯功勞更大。




 這次負責管理馬車的人也是雷基斯,修瓦爾想在盡可能的範圍內答謝。




「我不去喔。既然和美少女無關就No thank you」


「我也不要。吸血鬼對河水不善長」


「咕……! 貓耳吸血鬼一直在那邊增加弱點藉此增加萌點,竟耍這種小聰明……!」


「安娜塔西亞說的事,完全無法理解意思」




 海艾斯和艾瑪以及安娜塔西亞看來完全沒有要來的氣氛。老實說也不想他們跟來的修瓦爾稍為安心了。




「那個,我想一起去。不過我沒釣過魚……沒問題嗎?」


「這點沒關係喔」


「是要去河邊對吧? 該不會有野豬或熊之類的出現吧?」


「畢竟這裡是鄉下嘛。不過,沒有魔獸在這裡就是了」


「但是會有野獸出沒對吧……我,有點害怕!」


「不是吧,如果是安莉妲小姐根本沒問題不是嗎」




 雖然安莉妲用著那張可愛的臉表示不安,但恐怕安莉妲是這次要去的成員裡最強的。就算有襲擊安莉妲的野獸出現,那隻野獸也只會痛罵自己的無知就這樣死去吧。




「說、說的也是。因為修瓦爾先生會保護我嘛」


「不是所以我……算了。那就去一起去邀請雷基斯先生吧」




 想著一直在那邊反駁也太麻煩了,修瓦爾吃完早餐後,就帶著安莉妲一起前往雷基斯待著的馬車。




「……咦? 釣魚嗎? 帶我一起?」


「唉唉,因為受了雷基斯先生不少照顧,我知道一個好地方」


(這傢伙……! 竟然直接面對我做出釣魚宣言!)




 修瓦爾雖然笑著說,雷基斯的內心卻很不安。所謂的『釣魚』,可能正如昨天所想那樣是想把握包括勞勒在內的情報。修瓦爾和安莉妲手上拿的釣桿,怎麼看都像是在偽裝。




「不喜歡的話不必勉強……」


「不,請讓我一起去吧。難得修瓦爾先生提出邀請」




 雷基斯不得不這麼回答。雖然絕對不想去,但放他在看不到的地方實在太危險了。




 於是雷基斯跟隨著修瓦爾的引導,前往稍微遠離村子的河邊。安莉妲也拿著釣竿,興奮的跟隨著修瓦爾。




(安莉妲小姐已經完全被修瓦爾給懷柔了啊。這麼親暱的樣子讓我看到可以嗎)




 雷基斯保持著隨時都能叫出魔像的準備,在稍遠距離的地方跟在兩人後面。但是,如今雷基斯卻陷入了糟糕的狀況。




 雷基斯是赤銅的魔像鍊金術師。只要發動術式,就能當場製作出魔像。但是,這河邊只存在著碎石,對以泥土為主要素材的他來說極為不利。




 如果是更上級的魔像鍊金術師,或許能用這邊的素材隨意做出魔像吧,但雷基斯並沒有做到的技術。順帶一題修瓦爾當然也沒有。




(在這裡我沒辦法用我的能力進行防禦……不,對方也不一定會向我發動攻擊)




『釣魚』的目的,說不定就是想從雷基斯這邊獲取更多情報。如今,雷基斯覺得自己已經是被修瓦爾捉住的了,如果無法提供給他更多有用的情報,說不定就會被殺掉。




 在修瓦爾的帶路下,來到了流速緩慢的河邊,三人拿著釣竿開始垂釣。無論怎麼看都是在釣魚。不,因為真的只是在釣魚。




「我,是第一次釣魚唷。雷基斯先生呢?」


「咦? 那、那個……我也是第一次。以前都只顧著唸書的關係」


「這樣啊。那麼,就一起來期待接下來會釣上甚麼吧」




 安莉妲笑容滿面的和雷基斯搭話,雷基斯只能盡力的裝出笑容。不知道修瓦爾到底訓服了這位千金到何地步,不過會成為自己的敵人的機率很高。




 雷基斯雖然將魚線垂著,但對於是否釣的到根本無所謂。這並非是想著純粹享受釣魚的樂趣,而是在想著會不會是被誘導詢問而心懷不安。




(總之,現在只能裝做平靜。只要不刺激到對方就沒問題了……)


「……獵物似乎上鉤了啊」


「唉!?」




 聽到修瓦爾突然說出的話,雷基斯面露驚訝的表情。原本是想說保持面無表情就行了,該不會反而因為緊張過頭露餡了。




「修瓦爾先生,獵物上鉤後……那個,你接著會怎麼做?」




 已經是忍耐的極限了。雷基斯越來越害怕。於是便詢問這有如惡魔的鍊金術師會怎麼做。不這樣做真的會受不了。




「就在這裡當場處理掉喔」


「制、制裁掉!?」




 利用完的東西就當場就地制裁的意思嗎。雷基斯顫抖著嘴唇,想著接下來的話。




「說是制裁……要怎麼做?」


「首先把肚子剖開把內臟全部拿出來。然後將血一滴不剩的放掉……習慣之後就很簡單了喔」


「唉!!」




 看著修瓦爾不動聲色地說出能想像出畫面的殘酷行為,雷基斯變得臉色蒼白。到極限了。就算是早一刻都想快點離開這裡。腦裡只想著這件事。




「我、我、差不多該去做回城的準備了! 失禮了!」




 雷基斯如他說的站了起來,丟下釣竿全速逃跑。已經不想和這傢伙扯上關係了。早點把義務所需的報告告知勞勒,結束這次的任務吧。




 雷基斯慌張地往自己人在的野營地跑去。看到那個樣子,修瓦爾和安莉妲傻眼的看著。




「啊ー啊,難得魚好不容易上鉤了」




 雷基斯丟下的釣竿在晃動。先釣到魚的是雷基斯。修瓦爾握住釣桿,就這樣把魚釣起來。




「哇! 好大的魚呢。不過,為什麼雷基斯先生就這樣回去了呢」


「嗯ー。他還有其他任務,所以很忙吧。而且,可能因為生長在城市裡,所以對於殺魚這事有些抵抗吧」


「我,可以試試看嗎?」


「唉唉,可以喔。就像我剛才跟雷基斯先生說的,先把小刀劃進魚的肚子,接著取出內臟……」




 在柔和的日光下,修瓦爾指導安莉妲進行殺魚的作業講座。安莉妲得到新鮮有趣的體驗,看起來過了一段開心的時光。




「可以的話真希望雷基斯先生也能開心,但果然鄉下的娛樂不行啊」




 很遺憾釣魚看來無法令他滿意。給雷基斯的回禮就等回去之後再說吧。修瓦爾想著回去的日子就在明天,待在鄉下的日子今天就結束了。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