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話:悪魔との取引

 修瓦爾一行人沒遇到需要特別提起的事平安結束返鄉,抵達首都的中央廣場。




「果然到鄉下甚麼事都幹不了啊。除了山和森林外甚麼都沒有只能幹些零碎的事情。因為這樣我的美少女計畫都被拖慢了」


「老色馬說的沒錯。我的究極美少女計畫完全沒進展」


「哈,終於回到鎮上了……我啊,雖然以前是住在森林深處,果然還是覺得都市比較棒」




 海艾斯、安娜塔西亞以及艾瑪一到達工房後,就把修瓦爾的故鄉批評的一無是處,乾脆地走進工房。




「你們這些傢伙……擅自跟上來,還好意思說人家老家壞話?」


「我過得很開心唷。在田裡的工作已經好久沒做了」


「謝謝。會這樣說的只有安莉妲小姐了」


「只有我……? 呀! 我會不好意思的!」




 安莉妲說完就害羞的滿臉通紅。實在是符合少女的可愛動作。如果不是當不成人那就更好了。




「修瓦爾先生,到此我的任務就結束了」


「真的很感謝雷基斯先生。多虧你我能順利完成預定要做的事項。話說回來,看起來真的很累的樣子。果然因為是勞勒院長的命令,所以感到責任重大吧」


「唉唉,不過能平安結束總算能放下這個重任了」




 還不是因為你的關係害我睡不好,吞下這句話,雷基斯裝做笑臉的回答。




 修瓦爾以為雷基斯是熱心地擔任自己睡覺時的護衛,不過單純是雷基斯因為自己的不安而離不開眼睛。




 結果,回到鎮上的時候雷基斯的雙眼下面多出了大大的黑眼圈。




「我想盡量答謝你……至少到我家喝個茶吧?」


「不了……我必須向院長報告」


「已經太陽西下了,報告明天再去就行了。我來給你泡茶吧。雖然不是甚麼好得意的,不過我,很擅長泡茶喔」




 雖然修瓦爾和安莉妲是抱持100%的善意對待雷基斯,雷基斯卻只想快點從這異常集團……修瓦爾身邊離開。




 可是,關鍵的鍊金術師修瓦爾和貴族千金安莉妲都提出邀請了。隨便拒絕惹他們不高興就糟了。




(在鎮上應該不會做出甚麼危險的事吧……沒辦法)




 雷基斯決定去修瓦爾的工房。雖然不想,但還是判斷拒絕的風險更高。




「修瓦爾大人,在招待客人進來之前有事需要先向你報告」


「嗯? 怎麼了?」




 修瓦爾帶著安莉妲和雷基斯將要進入工房時,像是披了二十張貓皮進入裝乖模式的安娜塔西亞站在面前。就這樣拉著修瓦爾外套的衣角,表示先讓修瓦爾自己過去。




「抱歉。先去看一下房子的狀況」




 修瓦爾向雷基斯和安莉妲留下這句話,就這樣前往工房。




「嗚哇!? 這怎麼回事!?」




 然後修瓦爾大吃一驚。這沒辦法請人進來吧,因為那裡正放著巨大的動物頭骨。




「這是甚麼? 是誰的惡作劇嗎?」


「八成,是爸爸和媽媽給的土產喔。好像還殘留了一點魔力,在森林裡能看到類似的骨頭」


「唉唉……又來了嗎,真是」




 修瓦爾抱著頭。雖然是來自吸血鬼野獸夫妻的好意,但老實說只是個麻煩。特別是現在還邀請了雷基斯。原本只是想請喝茶叫來家裡,結果房子正中央卻放著大到不行的動物頭骨無論是誰都會直接回去吧。




「發生甚麼事了嗎?」


「啊,等一下!」




 在移開頭蓋骨之前,安莉妲和雷基斯便過來了。接著,看見巨大動物頭骨的雷基斯全身凝固。




「這、這是————!?」


「怎、怎麼了嗎!?」




 雷基斯凝固一段時間後,突然大叫起來。修瓦爾他們一直以為雷基斯比起本身年齡還要來的冷靜,所以這反倒讓修瓦爾他們嚇了一跳。




「那個,真抱歉啊。好不容易邀請你來,家裡卻放了這種東西……」




 雷基斯僵在那裡,修瓦爾表示謝罪。有這種像怪物一樣的東西在是誰都會被嚇到吧。結果變的像是給受到許多照顧的雷基斯設下整人遊戲似的。




「這種東西!? 竟然說是這種東西!?」


「有甚麼問題嗎?」


「不、不是……說有問題的話」


「難不成,雷基斯先生想要這個嗎?」


「咦」




 修瓦爾稍微觀察了一下雷基斯,雷基斯比起生氣或害怕,更像是對骨頭很有興趣。就好像修瓦爾看到高完成度的魔像時的表現一樣,於是做出這樣的推測。




「確實有點想要……」


「那你拿去沒關係唷」


「唉唉!?」




 雷基斯再度大叫。雖然修瓦爾也對他那麼吃驚感到不可思議,但家裡放著這種東西很麻煩,雷基斯既然想要就給他當回禮,這是一石二鳥。




「這要多少錢?」


「當然是免費的啦。受了雷基斯先生不少照顧,身為同事希望彼此接下來能好好相處」




 修瓦爾用著毫無心機的笑容,將有著一定份量的頭骨交給雷基斯。雷基斯像是對待寶石般的抱著。




「也就是說,你打算拉攏我嗎?」


「雖然不知道你說的是甚麼意思,但你想怎麼想都沒關係」




 修瓦爾歪著頭,雷基斯不知為何露出奇妙的表情。


 之後請他喝安莉妲泡的茶,雷基斯沒有其他反應,就只是將茶喝進肚子裡。




「那麼,我就先在此失禮了。真的可以就這樣拿走這個頭骨嗎?」


「當然。不過,如果能不跟其他人說這件事就幫大忙了」


「……我明白了」




 雷基斯行了一禮後,就搭上馬車離開修瓦爾工房。修瓦爾一行目送其身姿。




「原來如此……那個叫雷基斯的傢伙,不是蘿莉控而是骨頭癖啊。所以才會對超絕美少女安娜塔西亞妹妹沒有性趣」


「別這樣啊。就算有奇怪的性癖也別否定人家的人格」


「妳們沒資格說人家吧」




 海艾斯和安娜塔西亞心中,已經認定雷基斯=骨頭癖,但這兩個人根本沒資格這樣說。






  ◆ ◆ ◆






「真是嚇死我了……沒想到竟然能就這樣得到幻獸的頭骨」




 在馬車裡,雷基斯還沒從興奮中冷靜下來,撫摸著巨大野獸的頭骨。修瓦爾他們並不知道,這是被稱作幻獸很久以前就滅絕的野獸的骨頭。




 即使沒有魔力的效果,僅僅只有一支角其交易價格也是能讓骨董收藏家眼睛飛出來的天價。那男人竟然持有這麼完整的東西。




「而且,竟然稱呼這個是『這種東西』……」




 對修瓦爾來說這個幻獸的頭骨並沒有這種價值。也就是說,那男人持有遠超於這個價值的事物。




 雷基斯猶豫了。在這邊把義務報告告知勞勒後,就這樣不再扯上關係的話,恐怕雷基斯和修瓦爾之間的聯繫就會這樣斷絕。




 勞勒院長也不是笨蛋。已經被認為是間諜的雷基斯不會再任用第二次。也就是說,現在還能有返回的餘地。




「但是,這樣做真的好嗎?」




 雷基斯進一步思考。原本雷基斯會成為鍊金術師,原本就是想反抗身為優秀商人的父親。被說成是在父親的庇護下,只是作為商人的繼承人而出生。




 但是,這對雷基斯是有如敗北的意思。就像是被說你無法超越父親。靠自己的才能無法破界限。所以他選擇能依靠學來的技術引發奇蹟的鍊金術。




 其結果,便是雷基斯僅能達到赤銅這樣的地位。成為有色的時候其實就等同進入了鍊金術師的上位,但也僅是上位中的下位而已。和成為商人的時候沒有甚麼不同。




 結果,雷基斯認為自己的才能就是這種程度而已,絕對無法站上頂點。自己有這樣的自覺。恐怕,就只能這樣維持在赤銅上不去也下不來。




「……不過,如果和惡魔進行交易的話呢?」




  惡魔鍊金術師修瓦爾。說真的,實在不想和他扯上關係。但是,他有著吸引人的東西這件事也是事實。如果和能打破既成概念的那個男人聯手,或許就能改變現在這種停滯的狀況。




 雷基斯腦海浮現出修瓦爾說的話。




『你想怎麼想都沒關係』


『如果能不跟其他人說這件事就幫大忙了』




 把幻獸的頭骨交過來時,那男人這麼說了。也就是說,他想保密交易的事情。單純當作回禮來處理也行,就這樣接受交易也可以。






「……對勞勒院長,就報告『一如往常』吧」




 雷基斯,選擇了和惡魔交易。




 但修瓦爾只是因為如果被人知道家裡放著那種骨頭的話,這裡一定會被別人當成奇怪的巢穴,所以才想拜託對方不要說出去。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