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再見 山田太郎 ☆有插畫


我的名字是山田太郎,今年30歲。


在一個既不算是黑心也談不上良心的公司裡工作的極為平凡的工薪族。


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沒有戀人,沒有熱衷的興趣,也沒有可以炫耀的特技。

休息日在遊戲和網絡上模棱兩可地消耗,做什麼都是個半吊子的御宅族。


我一邊抓著通勤電車的吊環,一邊發呆一邊想著「我到死去為止大概都是這樣無意義地生活下去的吧」,一邊過著只往返於公司和家的枯燥無味的每一天。


那麼,到此為止我毫無快感而又空虛的個人信息,對於觀看了虛無個人資訊的大家來說是個好消息。


到這裡為止關於我的設定的話全部都可以忘記。

因為,我死了。


在上班的時候被卡車撞飛了。

哎呀,千萬不能因為是綠燈就邊走邊玩手機邊過馬路啊。


全身奔跑的衝擊!

骨頭碎了,內臟像灌水的氣球一樣破裂,胳膊也斷了,眼珠和腦子從頭部脫離,就像一位負心漢般將我拋棄。

沒有意識到疼痛而當場死亡,算是不幸中的萬幸吧。


那麼,為什麼我能正確把握自己的死法呢?

因為現在,我正在像是那個世界的地方和神一樣的存在面談中。


「……那麼,你的臨終是這樣的感覺,你理解了嗎?」

「哈」


我看著在空中浮現的影像裡,一邊看著自己那近乎肉末般的身體,一邊若無其事地回答。


「我知道我死了。那麼,我接下來會怎麼樣呢?」

「嗯…我想想」

神一晃一晃,一邊蜷起黏黏滑滑的觸手,一邊地回答。

神的外表用一句話來說就是一頭翡翠綠色的巨大章魚。


如果要補充說明的話,就是全身描繪的令人毛骨悚然的紋樣以秒為組織在體表上蠕動著,保守估計,也只能看到一個邪惡的存在。

「佐藤君」

「我是山田。」

「佐藤君今後將轉生到與前世不同的世界,度過新的人生。

除了保留前世的記憶之外,如果你希望的話,還可以給你特殊才能等初期獎勵喔」

「我是山田啦,是說在異世界轉生嗎……」

「哎?,你不滿意嗎?大多數人聽到會轉生到異世界應該會很開心才對吧」


看到我皺起眉頭,神也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

不過我也不是甚麼研究章魚的博士,所以不知道章魚之類的生物的感情表現,所以看起來就是這樣。


異世界轉生……作為生前看過的動畫和漫畫的一種類型,這是經典的內容。

說實話,當我聽到要再過一次人生的時候,我的感想是這樣的。


唉,真麻煩啊~~。


雖然沒有到要自殺那樣對活著感到絕望

再一次被要求重新開始人生,我並沒有那種強烈的求生欲,那種光是聽到要再活一世就足以讓我嗨起來的求生欲。


直截了當地說,好不容易能沒有什麼痛苦的死去,所以就讓我這樣的存在自然消失,讓人生這個垃圾過關吧。


我試著把這份正直的心情傳達給了章魚,但是章魚的反應並不好。


「很遺憾,你的異世界轉生是决定事項。」

「這是為什麼呢?」

「我靠捕食死後的人類靈魂來維持自己的存在,但是靈魂的質量是由生前的肉體、精神、人生經驗豐富等决定的。

生前的你……簡直就像是植物或無機物一樣,毫無感動的枯燥無味,過著毫無意義的生活,靈魂只被磨礪到常人的一半左右。

直截了當地說,你的靈魂太難吃了,還不到能吃的時候 。對不起」


……我突然對自己的生活方式產生了懷疑,還聽到了一些邪惡的設定。

果然,這個章魚是就算是神也會在頭上加上「邪」或「狂」的神。


「像你這樣無意義無價值的人生,我就是為這樣的你介紹第二次人生的。

擁有優秀的才能和優越環境的你,作為轉生者全力謳歌新的人生。

在那之後,歷經波瀾萬丈的一生後,你將成為優質的靈魂,讓它進入我的胃。這就是人類所說的雙贏吧」

「啊哈哈哈…」


我停止了深思。

這是因為前世培養的「少事主義感測器」發出了警報,如果與這個推定邪神的對手對抗也不會有什麼損失。


「嗯,神啊。剛才說的話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選擇轉世的條件吧?」

「嗯。如果你希望的話就考慮一下吧」


看來我被送去異世界是無法避免的了,如果那樣的話,至少找一條能平穩度過第二人生的路比較好。


「雖然說是和前世不同的世界,但是轉世的地方不是日本嗎?」

「嗯。你的新人生舞臺,是一個劍與魔法當道的中世紀歐洲風世界。這對平時就接觸這種類型的創作的日本人應該很容易理解吧」


腦海中突然浮現的是國民RPG的那個世界。

順便說一下,我是一個抽不出SSR的非洲信徒。

治安好像很差的樣子,真討厭。這樣不如去科幻的未來世界還比較好。


「這是轉生對象的條件…嗯,這個怎麼樣?」


章魚伸出觸手,把一張紙遞給了我。

好像寫著轉生對象的資訊。那個………


◆繼承傳說中勇者血統的男人


勇者的後代子孫,其祖先在很久以前封印了試圖毀滅世界的魔神。

劍術和魔術都擁有優秀的才能,容貌端麗頭腦清晰。

為了打倒企圖解開魔神的封印、毀滅人類的魔王軍

帶著賢者(美少女)、大神官(美少女)、龍族戰士(美少女)

踏上了挑戰命運的旅程——


駁回!為什麼非要用這麼少的人來挑戰左右人類命運的戰鬥呢!


我想過著風平浪靜,平穩地生活。和這樣的理想完全相反的東西,我可寧死也不要。

雖然我已經死了。


我委婉地跟章魚提出想出更換轉生對象的要求。


「嗯,勇者系是轉生地最有人氣的…那麼,這個怎麼樣?」


我從章魚的觸手那裡收到了新的人物信息。


◆從搖籃到墓地都是奢侈。超級名門貴族的兒子


居住在統治人類圈一半以上的王國首都,是擁有多年傳統的名門貴族的次子。

以連國王都有影響力的門第為武器,每晚換美女如更衣,令自己不爽的傢伙含冤入獄。

旁若無人的度過豪華的一生吧。


……總覺得不一樣啊。我,就非得投胎成這種壞蛋嗎?

這傢伙最後肯定是被剛才的勇者和正義方裁决的對象。

就算真的認真生活,但像這樣深入世界權力的上層,也會因為政治鬥爭和陰謀而不斷煩惱吧,對我這種只能駕馭極為平凡的一般市民身份的人來說,這是不可能的。


我委婉地跟章魚提出想出更換轉生對象的要求。


「勇者和富豪都討厭,鈴木君有著特殊的嗜好呢。」

「我是山田。」

「這樣的話,這個怎麼樣?是僅次於勇者系、富豪系的人氣位置」


我從章魚的觸手那裡收到了新的物件資訊。


◆就由我來打倒你!精英魔族,死於黎明


魔王軍最高幹部之一。

是名兼具强大力量和高潔精神的武人。

在與勇者的戰鬥中負傷的他,與在某個村莊裏給自己治療傷口的人類女子墜入愛河。

即將到來的魔王軍與勇者決戰之時。

在與勇者的再戰中失敗的他,承認了勇者的實力,將所愛之人所生存的人類世界的未來託付給了他,靜靜地屏住了呼吸….


你不是死了嗎!

不,我並不是想長生不老,但也別連角色下輩子是如何進到墳墓的劇情都給我劇透了啊!

不行。如果委託給這只章魚的話,我會像少年漫畫中的登場人物那樣被抓住波瀾萬丈的轉生。


我悄悄地把介紹的人物資訊放在了旁邊。


「對不起。不管哪個都還沒有一點頭緒,我可以提出希望條件嗎?」

「對手角色也不行嗎……嘛,我不會勉强你。你想要什麼樣的轉生呢?」


……那麼,怎麼辦呢?


我的願望就是平穩平穩地結束一生。

賭上世界命運的超次元戰鬥,或是陰謀漩渦的政治電視連續劇,讓想演的人來演就好了。


這樣的話,超人的戰鬥能力、特別的才能、和常人不一樣的美貌是引起爭端的根源,所以不需要。

經濟水平也不是大富豪,只要能達到不愁吃的平民就足够了。


之後,從之前的故事中可以看出人類和怪物在戰爭的世界觀,所以想在不被捲入戰火的和平場所生活。

離人類勢力圈中心有一定距離的農村最為理想。因為首都在最後一場戰鬥前很容易被攻擊。


我把這些要求傳達給了章魚。


「嗯……」


章魚那讓人聯想到宇宙深淵般的玻璃眼球一直盯著我。

……不行嗎?

總覺得,這個章魚可望有著像戰鬥漫畫中的主人公那樣經歷過壯烈人生的靈魂。

我希望的是像溫水一樣的人生被駁回,也有被強制選為SSR的戰士的可能性。


長期沉默持續著。

討厭的緊張感讓我一點一點地冒冷汗,等待著章魚的裁决。


「……算了,可以吧。儘量按照你的希望來準備轉生對象」


通過了………!

我靜靜地握緊拳頭,小小地擺出了勝利的姿勢。


滋滋滋………


章魚背後巨大的石門發出厚重的聲音,打開了。


嘎吱嘎吱嘎吱!!


在門的另一邊,在滿是空間的淤泥一樣的粘液中,無數的眼球和像人的嘴巴一樣的東西發出嘎吱嘎吱的笑聲浮現在眼前。


我用被丟棄的小狗般的眼睛看著章魚。


「這是聖門。在這扇門的前方有嶄新的人生在等著你」


我一邊唉叫著一邊盯著章魚看。


「不用害怕。在下一次的人生中,你的靈魂會邁向更高的地方昇華」


不,我很害怕。怎麼看都是通過了就會發狂的門。

真討厭啊。不想去啊。


不知是不是因為一直都不願靠近的獵物感到不耐煩了,門對面的淤泥嗖地伸長了,將我牢牢地捆了起來。


「住手!放開我!!不要!好厲害的力量!完全無法抵抗!」


就像嘲笑我的無法無天的抵抗一樣,纏繞在一起的淤泥將我拖拖拉拉地拉到了門的另一邊。


「去吧,轉生者田中。下次見面的時候,你就會在我晚餐的盤子上了吧」

「不是說我是山田嗎!你這個章魚混蛋!是故意的吧!?

***!***——!!噫呀~淤泥中,非常暖和……」

當淤泥完全把我拉進去的時候,石門再次響起厚重的聲音關上了。

在咯咯咯的笑聲從全方位響起的時候,我被强烈的睡意襲擊,在泥濘中睡著了。呀………


就這樣,山田太郎的第一周目人生迎來了終結。

雖然經歷了千回萬轉,但我感覺有希望能夠度過平和安穩的一生,比起追憶過去的前世,不如享受新的人生吧。

雖然也說過對生活沒有希望之類的類似中二病的話,但一想到這樣在異世界開始第二個人生,就有一點興奮的自己。

接著,我心裡非常難受,立刻否定掉前幾行的內容,我那希望過安穩日子的轉世要求被完全無視了。


**********


那是一瞬間發生的事。

「誒……」


阻擋在少女面前的巨大奧克。

即使是王國的精銳兵,如果沒有10個人以上就無法戰鬥,暴力的化身。

那一擊足以將人切成兩斷。


「亞莉艾塔…」


殺了奧克的,是站在少女旁邊,和少女年紀相仿的少年。

雖然被奧克的血濺到身上的模樣十分淒慘狼狽,但10歲左右的少年的站姿仿佛在讚美宗教畫般的神聖。


少年向癱坐在地上的少女伸出了手。

「聽到了聲音。要保護重要的東西。

……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只有一個,所以沒有迷惘。

亞莉艾塔。我想守護你。

我一定是為了這個才出生的」


少年的名字是艾克斯。

是曾經封印了要毀滅世界的魔神的傳說中勇者的後裔。

少年中沉睡的力量覺醒的瞬間,新的傳說開始了————


我一邊感受著這種感覺的旁白在腦內解說,一邊為了全力回避這傢伙的女主角路線而絞盡腦汁。


住手!住手。不要把我打造成英雄史詩里的出場人物的位置啊。

我只是想在故鄉的鄉村裡平靜地生活到死而已啊。


在少年的身邊無情地彎腰坐著的少女…亞莉艾塔才是我山田太郎的轉生對象。


並且,眼前對我伸出手的沾滿鮮血的正太角色,是我亞莉艾塔的青梅竹馬,想要破壞這個平穩悠閒生活的惡鬼。

勇者艾克斯。


從這個瞬間開始,想讓我成為故事中女主角的艾克斯,和想一直到死都貫徹著路人角色的我,激烈戰鬥開始了………!


--------------------------------------------------


作者: 

第一次投稿。

我會努力好好寫完的。

※2020/05/12

因為得到了主人公亞莉艾塔的粉絲作品,所以請讓我驕傲一下!


画·枯草丸 https://32891.mitemin.net/i461220/




譯 : 終於弄完第一章了,機翻+腦補,有錯還請大家多多包涵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