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再見 路人角色生活

那麼,來整理一下狀況吧。


故事要追溯到被奧克的血濺了一身的艾克斯向我伸出手那一天的早上。


**********


清晨,以從小鳥的鳴叫聲中醒來這樣的形式開始了那一天。

照在鏡子裏的少女的名字是亞莉艾塔(12歲)。

也就是我,山田太郎(享年30歲)。


既沒有特殊能力,也無法閱覽狀態畫面,360度無論從哪裡看都是極其平凡的普通鄉下小女孩。


說到初期獎勵,大概就是有著前世在現代日本的記憶吧。

嘛,我跟章魚說多餘的技能是糾紛的根源,所以不需要。


雖然和前世的性別有所不同……不過,再做一次男人的概率是50%,也有這種情況吧。


臉的構造還不錯。

不如說是美少女。

如果是前世的現代日本的話,偶像什麼的也不奇怪,是高水準的面容吧。


雖說如此,但周圍的人卻我說什麼「招蜂引蝶啦」,對我的求愛不斷啦,這種情況是不存在的。

因為,我轉世的這個異世界基本上只存在帥哥美女,外表的平均水準非常高。

即使是走在村裡擦肩而過的普通人,也有著不亞於前世世界中偶像的容貌。

看到像老牌演員那樣的帥哥大叔在照顧田地的時候,有點笑了。


如果是以這個世界為基準的美型的話,恐怕常常出場就有華麗的背景特效以及自帶聚光燈吧,或是在餘暉中綻放光芒吧。

我這種外表算是一般,是十個人左右裡會出現一人的程度吧。


如果硬要列舉我的外貌特徵的話,那就是我的頭髮吧。

在金髮與栗髮的人很多的情況下,我長著一頭如火焰般燃燒的紅髮長及肩膀。

嗯,比起紫色粉色,我倒是沒怎麼在意。

幸運的是,周圍沒有人會以此為理由來迫害我。


早晨,我用冷水整理了一下剛起床時那張窩囊廢的臉和睡相,然後從今世的母親那裡收到了便當。


「給你,便當。裡面也放了些餅乾,和艾克斯分著吃吧」

「哦,3Q媽媽。艾克斯那傢夥也會高興的」

「亞莉艾塔……你今年也12歲了,怎麼還老是像男孩子一樣說話呢……」

「我知道啦。那麼,我走了」


我察覺到母親的嘮叨似乎要變長的氣氛,像逃跑一樣地從家裡出發了。

作為一個少女,從轉世到這個世界已經過了10年以上的歲月,但是行為舉止要我像女性一樣,還是有些抵觸感的。

畢竟作為一個男人生活了約四分之一個世紀的記憶清楚地留在了頭腦裏,所以也有不得已的部分吧。

性方面的嗜好,到現在還普通地喜歡女人。


一邊適當地向擦肩而過的村民們打招呼,一邊走著,10分鐘左右就到達了目的地教會。


我的故鄉離人類勢力圈的中心有點遠,也就是所謂的鄉下,雖然沒有學校等設施,但是有教會教孩子讀書寫字。

在這個世界上,理所當然說的既不是日語也不是英語而是不可思議的異世界語言,數學的學習暫且不說,語言我還是得從零開始學起。


「早上好,亞麗埃塔」

「早上好,神父。」


進了教堂,已經有幾個孩子坐在椅子上了。

最前排是我一直以來的固定位置。我把書包放在了那傢夥旁邊的座位上。


「喲,艾克斯」

「早上好。亞莉艾塔……」


靦腆的少年低著頭小聲回答。

感覺觸感很好的清爽的金髮,這個美少年擁有一雙彷彿將人吸進去的翡翠綠的眼睛。

他的名字是艾克斯。是我的鄰居,也是今世的青梅竹馬。


「你啊。打招呼的時候應該看著對方的臉」

「啊啊,呀,住手吧,亞莉艾塔…!」


我抓著艾克斯的臉頰,強行將臉朝向這邊。

少年的臉像蘋果一樣通紅。


先聲明,這可不是什麼欺負人的現場。

我和艾克斯的關係非常好。天生靦腆、畏縮不前的艾克斯,我總是帶著它到處玩,帶他出去買東西。

大概,這就是父性吧。

前世的我是個三十多歲的上班族。就算有個年齡相當於艾克斯的孩子也不奇怪。

那麼,建立起良好關係的艾克斯為什麼會對我採取這樣的態度呢?理由很明顯。

這個少年昨天向我求婚了。


**********


和往常一樣,帶著艾克斯去購物的回程上。

那傢夥把髮飾作為禮物送給了我。


雖然只是個像玩具一樣做工粗糙的東西,但卻是用了絕不算多的零用錢給我買的。

我哭了。當然,是喜極而泣。

啊,在父親節收到兒子為自己準備禮物的時候,作為父親的心情一定是這樣的感覺吧………

對於突然哭起來的我慌亂的艾克斯,我擦乾眼淚竭盡全力地擺出最燦爛的笑容向他道謝。


「謝謝你…這個我會一生珍惜的……」


我帶著兒子送的禮物,帶著百感交集的心情,戴上了像白色小花一樣的發飾。

「怎麼樣?合適嗎?」


我等待艾克斯……不,精神上等著兒子的評論。

於是我兒子突然抓住了我的雙肩。

然後,他用認真的眼神這樣說道。


「啊…亞莉艾塔…!請和我結婚……!」


嗯~~~?有什麼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這是什麼笑話?不,艾克斯不是那樣的角色。

也就是說這傢夥是認真的嗎。

嗯。真服了啊………


的確,艾克斯是個好人。外貌看起來也不錯。

如果是喜歡正太角色的姐姐或者同志的話,肯定會有五星級的評論。

但是我既不是姐姐也不是同志。

最重要的是,對我來說,艾克斯就像是一個可愛的兒子角色。

不能把我的兒子交給雖然外表是女人,但內在卻是三十多歲的大叔(我)。


但是,在這裡果斷拒絕掉他真的可以嗎?

恐怕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告白吧。


如果以大失敗告終的話,很有可能成為今後漫長人生中不會消失的心靈創傷。

那麼,身為父親我能為兒子做的事………

是的!以曖昧的感覺延後回復,以模糊的自然消失為目標!!


「我彈!」

「好痛!啊,亞莉艾塔……?」


我讓艾克斯吃了發彈額頭。


「艾克斯你太著急了。我和你都才只有12歲吧?結婚什麼的太早了」

「嗚嗚……」

「……所以,五年後。」

「誒?」

「五年後如果艾克斯的身高長得比我高的話,我會考慮剛才說的話。」

「那、那個……」


我該怎麼解除混亂的艾克斯呢,再讓他吃了一發彈額頭吧,然後我走到艾克斯的面前。


「那麼,早點回去吧?太晚的話會給媽媽添麻煩而被罵的」

「嗯,嗯……」


必殺,一拖五年………!

孩子的戀慕心之類的東西是很容易改變的。

避免明確回答,長期地空出時間,會讓人感覺很好而含糊其辭………!


過了5年,艾克斯也一定會忘記現在的約定,交到女朋友吧。

然後等到彼此都變成老爺爺和老奶奶的時候,也可以在屋簷下想起來,作為笑話回憶與談笑吧。


**********


……總之,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回想結束。


我雖然什麼都不在意,但是作為純情少年的艾克斯,對於愛的告白被我回答得輕飄飄的,不知道該怎麼對待才好,很混亂吧。


「……啊,亞莉艾塔。那個髮飾……」

「嗯?怎麼樣,很好看吧?」


我得意地炫耀起昨天可愛的兒子送給我的發飾。

我打算每天都戴在身上,如果戴到破破爛爛的話就委託工匠修理。


「亞莉艾塔。那個……昨天的事……」

「好的,停止。不是說了五年後嗎?在那之前,不要再提了。可以嗎?」


我封殺了艾克斯的話,與此同時到了開始上課的時間。

雖然艾克斯還想說什麼,但是神父都開始說話,就老實地聽課了。

對不起啦……不過,爸爸我相信如果是你的話,一定能找到更好的女人………!


然後,在教會的課結束後回家的路上。

我和艾克斯在回去的路上,一邊說著要玩什麼一邊走著。


「…嗯?」

「怎麼了,亞莉艾塔?」

「你沒聽見哭聲嗎?」


我尋找著隱約聽到的孩子的哭聲來源。

接著,我發現一個幼女蹲在陳舊小屋的後面哭泣著。

因為住的村莊不大,所以大部分的人都認識。

記得這個幼女的名字是叫米拉。

是村裡唯一經營書店的一戶人家的女兒。


「小米拉,妳怎麼了?」


我蹲下身,和幼女說話時視線高度一致。


「嗚…嗚…嗚………佩斯……佩斯牠不見了……」

「佩斯?」


從哭泣的幼女那裡聽到了一些話,原來之前在小屋裏照顧的小狗這幾天都沒有出現在他面前。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姐姐會幫你把佩斯找回來。好嗎?」


我輕易的保證,艾克斯慌張的插嘴道。


「等一下,亞莉艾塔。沒問題嗎?」

「這沒辦法啊。我們總不能就這樣無視她回家吧?」

「但是,你說要找……」

「大概,村子裏沒有吧。這樣的話……是那邊吧」


我指著小屋後面的森林。


「放心吧。這附近就像我家的庭院一樣,稍微找找看,覺得沒辦法的話就回去和大人商量。艾克斯就在這裡和米拉醬等著……」

「要是亞莉艾塔出了什麼事,你叫我打算怎麼辦!如果一定要去的話,我也一起去!」

「哦,哦……我知道了。那艾克斯也跟我來吧」


突然,像怒吼一樣被打了聲的我,禁不住對艾克斯的同行點了點頭。

嗯,其實我一個人就沒問題了……怕不是因為討厭不跟你一塊兒?


我們對小米拉說聲馬上回來,告訴米拉在這裡等,然後走進了森林。

雖說是森林,但如果一直走的話,不到30分鐘就能走到另一端。

就算弄錯了也不會遇難,即使找不到小狗,也會在天黑前撤退,所以也沒什麼好擔心的。


很快,我便意識到,自己的想法是有多麼地天真。

我沒有真正理解這裡和前世的日本有所不同。


**********


大概是從開始找小狗過了一個小時左右吧。

我聞到了討厭的味道。這是前世聞所未聞的臭味。


「亞莉艾塔…?」

「噓,安靜點。有種很討厭的感覺……」


視線前方的大岩石的影子。臭味的根源大概在那裡。

側耳傾聽,還可以聽到潺潺流水聲。


「呃……慢慢來就可以了。回村子去。絕對不要發出聲音」

「嗯,嗯……」


雖然沒有看到什麼,但能確信。

如果在那裡的「什麼」能感覺到我們的存在的話我們就沒有命了。

我們小心地慢慢地離開了大岩。


到了這時,我的想法還是太天真了。

我還真的以為,現在逃的話還來得及。


一聲轟鳴。

搖動大地的振動和突然刮起的暴風從眼前掠過的衝擊。

回過神來,我們的退路好像被堵住了一樣,「那個」擋在面前。

那傢夥大概老早就注意到了我們的存在。


5米以上的巨大軀體。

外表醜陋,像是惡意改造的豬。

令人作嘔的臭氣。

只看一眼就明白。這是人類的敵人。

這就是魔物嗎。


我看見他嘴上掛著什麼東西。

那是小狗的――

我嚇了一跳,坐在了那裡。

本能察覺到了。已經沒救了。


「艾、艾克…艾克斯……逃跑……快逃……」


勉強能動的嘴只能發出沒有意義的聲音。

我是無藥救藥的大笨蛋。

不理解這個世界和安全的現代日本的區別,結果連無辜的少年也被牽連死亡。


魔物揚起手臂。

肌肉膨脹,變得像圓木一樣,那簡直就是能輕易踐踏兩條兒童生命的暴力化身。

艾克斯擁抱了因死亡的恐怖而顫抖的我。

混蛋,快逃吧。我實際上是30+12歲的大叔,你還只是孩子啊。不可能和我這種人一起赴死啊!


艾克斯,你,真是個令人吃驚的好傢夥。

啊,早知道這樣的話,應該跟章魚要點戰鬥能力

選擇沒有任何特殊能力的村姑死去是我自己的事,但是我不能接受,艾克斯也被我拖累而死亡。

隨著切風音魔物的手臂被甩下。

臨死的時候,我像懺悔一樣只嘟囔了一句話。


「呃…艾克斯…不要死……」


閉上眼睛等待最後的瞬間。

但是,無論過了多久,那個瞬間都沒有到來。

我戰戰兢兢地睜開了眼睛。


「誒……」


眼前是沿著正中線,將右半身和左半身漂亮地分開的魔物的屍體。

然後,站著被血濺得滿身是血的艾克斯。


「亞莉艾塔…」


艾克斯向癱坐在地上的我伸出了手。


「聽到了聲音。要保護重要的東西。

……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只有一個,所以沒有迷惘。

亞莉艾塔。我想守護你。

我一定是為了這個才出生的」


怎麼辦。兒子好像收到有毒電波了啦。

等一下。我得冷靜下來。

首先要分析這個狀況。


1.平凡的少年在窮途末路的危機中覺醒了奇怪的力量。

2.少年似乎能聽到一些奇怪的聲音。

3.少年宣言用覺醒的力量守護喜歡的女人(我)。


啊,糟了。這傢夥大概是勇者。


然後,竟然艾克斯要把我打造成女主角。

我這個一生都過著平凡生活的路人角色………!!


我把腦內的滾動條向上移動,回顧了自己至今為止的行動。


嗯,毫無疑問,這是女主角。


你傻嗎!雖說不知道,但我在做什麼!?

勇者的女主角是距離平穩最遠的位置之一!

我的灰色腦細胞完全旋轉,窺見了今後預想的展開的一部分。


◆模式A

作為牽制勇者的人質被敵人囚禁。最糟糕的情況,是被改造成了怪物。

◆模式B

被編入隊伍成員,一同趕往激戰區。最糟糕的是中途死亡。

◆模式C

敵人為了給勇者一點教訓,滅掉了整個村子。死亡。


不行………!

沒有一絲能………!能夠平穩生活的可能性………!


被當作女主角對待=我和平的日常崩潰這樣的公式基本上沒錯吧。

那麼,解決辦法只有一個………

我會從艾克斯的女主角對象中逃脫………!那就是勝利條件………!


很遺憾。艾克斯………

我把你當成親兒子般,沒想到會變成這樣………(我把你當兒子你卻想上我...)


但是,為了我的目的,不惜和你對峙。

我不管什麼都要把路人角色貫徹到底…!

然後,你要找到除我以外的女主角白頭偕老………!


我在艾克斯看不見的地方地下頭,露出了邪惡的笑容


從這個瞬間開始,想讓我成為故事女主的艾克斯、和想至死扮演路人角色的我,激烈的交鋒開始了……!


啊,對不起。

那個我腿軟了站不起來,可以背背我嗎?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