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某個少年的日常


「啊,我的名字叫亞莉艾塔。你呢?」


我低著頭的臉被柔軟的手捧起來。

碧眼在這個國家很少見,像燃燒著的火焰一樣的紅髮和清澈的藍天。

而且,如果說她不像女孩子的話,她可能會生氣,但她卻露出毫無修飾的自然笑容。

像太陽一樣的女孩是我——艾克斯對亞莉艾塔這個少女的第一印象。


**********


出生故鄉的村莊被魔王軍毀滅了的我們一家,沿著親戚的傳道,總算找到了新的住處。

有著自己是幸運者的自覺。

雖然村莊被毀滅了,但父母和我都沒有受什麼大傷,全家都能開始新的生活。


儘管如此,度過了不短的時間的故鄉消失在戰火中的事實,在我心中留下了沉重而無法消失的黑暗。


然後,還有一個。

有「詛咒」在折磨我的心。

『■■■■■■■■』


從故鄉被毀滅的那天開始,偶爾在腦海中迴響著原形不明的聲音。

毫無意義的聲音每天至少響一次,嚴重的時候幾乎聽不到周圍的聲音。

我也請醫生看過,但是好像只有我能聽到似的這聲音的真面目無從得知。

由於強烈的打擊而引起的精神病,無法解決的曖昧的診斷結果只會讓我的心更加憂鬱。


「對不起,讓你受委屈了……」


媽媽在哭。

明明自己也很痛苦,卻為了我。


「不用擔心。在新家好好休息的話,一定會好起來的」


爸爸在笑。

明明自己也很不安,為了給我勇氣。


只有我為自己而歎息。

討厭可憐、不講理、自私的自己。

回過神來,我總是低著頭過日子。


我害怕看到父母的臉。好像會映照出自己的醜陋似的。

我害怕仰望天空。感覺那個「聲音」又會響起。


在不長的流浪中,我們找到了新的住處。

在整理新居的同時,父母為了讓我打起精神,表現得比平常還要開朗。


為了回報那樣的父母,我勉強露出了笑容。

我想一定是非常扭曲的笨拙的笑容吧。

儘管如此,久違地露出笑容的我,讓父母看起來非常高興。


「不好意思。我們是鄰居,來打招呼的」


簡樸的門被敲了。父母和我為了迎接鄰居而到外面去。


「百忙之中打擾您,真不好意思。」

「哪裡哪裡哪裡,我們才是問候晚了…」


父母和鄰居一家輕微地打了招呼。

對面也和我們一樣是三口之家。

和我同齡的女孩子無聊地看著父母之間的對話。


「——你看,艾克斯。你也打招呼吧」

在父親的催促下,我急忙往前走一步。

雖然不太擅長與人交往,但為了不讓鄰居覺得奇怪,我會儘量露出自然的笑容來打招呼——


《■莉■塔■》


「……!」


又來了。又是那個聲音。

我不由得抱著頭蹲在了那裡。


「艾克斯!」


母親悲鳴起來。

啊,不行。不能讓媽媽擔心。

不能被鄰居認為是奇怪的一家。

我必須站起來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我■■■■■塔》

「■■期間■■■■■」

「■■■■逃跑■」

「聲音■■■■■■聽」

「■■■■■■■唔■死」

「■■■■■現在■」

「A■■■■■■」

『■■■■■■■■』


腦袋裏響著聲音。

糟糕的是,這是最近以來最特別的一次。


父母好像很擔心似的跑過來呼喚我,但那些話卻被「聲音」所淹沒,沒有傳到我的耳朵裏。

因為頭痛和可憐眼淚都溢出來了。


我已經厭倦了。

為什麼我要遭遇這樣的事情。

我到底做了什麼。

誰也不知道我的痛苦。


總是一副可憐的樣子的看著我,什麼也不做。

不要用那種看可憐東西的眼睛看著我。

不要用著丟臉東西的眼光看我。

討厭。討厭。討厭!!


——最重要的是,我真的很討厭只考慮這些任性的事情的自己。

我輕輕地感覺到臉頰上柔軟的手的觸感。

不是媽媽的手,那是小小的、溫暖的感覺。

捧著我蹲著的臉溫柔地朝上。


「啊,我的名字是亞莉艾塔。你呢?」


她微笑著問我,好像在問什麼無關緊要的事情。

在那裡既沒有憐憫,也沒有同情,更沒有侮蔑。

有的只是,自然地與我相對的眼神。


「……艾克斯。我的名字是艾克斯」

「這樣啊。請多關照,艾克斯」


回過神來,暴風雨般的「聲音」已經停止了。

亞莉艾塔的父母好像為我們旅行的疲勞著想,草草地打了個招呼就解散了。


「啊,那個…亞莉艾塔……」

「怎麼了,艾克斯?」


分手的時候我叫住她,她歪著頭,粗魯地回答了。

……剛才我還沒注意到,她那舉動好像男孩子一樣,讓我覺得很失禮。


「那、那個…你不覺得奇怪嗎…?我的事……」


連我自己都覺得奇怪。

即使聽到這樣的話,也只會讓對方擔心不是嗎。

但是,我想知道從她那裡感受到的那個眼神的理由。


「啊……啊,別在意。我在14歲左右的時候也跟你很像。我很理解你的心情」

「……誒?」


她說了不太明白的話。


「哎呀,現在的我才8歲啊。不好意思,這是我自言自語,請不要在意」

「嗯,嗯……」

「果然,無論哪個世界都會有男孩子患上中二病啊。總覺得松了一口氣」


被撲哧一聲笑著的她拍了肩膀。疼。

雖然我不太明白她的話,但是我能理解她對我毫無虛假的親切之情。

那是父母以外第一次感受到的溫暖。


「啊,那個!亞莉艾塔!」

「嗯?」

「呃,能和我成為朋友嗎?」


說這樣的話真的很不好意思,但是我還是抑制不住想和她在一起的心情。


「你在說什麼啊。我和你早就已經是被中二病這條沉重的鎖鏈鎖住的朋友了」

「嗯,嗯……」

「總而言之,早就已經是朋友了。」


這就是我和亞莉艾塔的相遇。


**********


在那之後的日子裏,身邊總是有亞莉艾塔的陪伴。

我不知道她喜歡我的哪裡,但她總是帶我出去玩和買東西。


「呃……能試著叫我一聲爸爸嗎?」

「腦袋沒問題嗎?亞莉艾塔?」


偶爾也會說些奇怪的話………

簡直就像和同性接觸一樣,是因為她的安心感嗎。

一旦注意到,比起父母,和她在一起度過的時間更長,就理所當然地接受了。

那個「聲音」從和亞莉艾塔相遇的那天開始就沒有聽到過。

簡直就像她幫我消除了一樣————

 



「吵死了!!」

「笨蛋亞莉艾塔!光用聲音揮不到球啦!」

「投進來!」


我陷入了這樣的沉思,周圍響起了罵聲的風暴把我拉回到了現實。

成為噓聲風暴的矛頭的亞莉艾塔,笑著回應了罵聲的主人們的並比出大拇指向下。

在教堂的課程結束後,我參加了她設計的一種叫做「ヤ隊列﹝應該是棒球吧,從有球棒和球這點來看的話﹞」的遊戲。


也許是因為她活潑的性格,亞莉艾塔的男性朋友非常多 。

在其他同齡的女孩子們開始對時尚和戀愛產生興趣的時候,一邊發出怪聲一邊揮舞木棒的她是相當不同的異類。


在那奇行中,亞莉艾塔的母親一邊看著我一邊感歎「那樣的話找不到娶我她的人了」。

話雖如此,她並沒有被周圍的人所排擠。

不知是不是因為她那清爽的氣質被認為是個好方向,不管是男是女,她都發揮著不可思議的人望。


特別是男生們,即使嘴上瞧不起亞莉艾塔,但當她想混入男生們的遊戲中時,也只會表現出一臉討厭的樣子,實際上沒有見過拒絕她加入的場面。

我知道在她生日時偷偷送她禮物的男生可不單單只有一個人或者兩個人(被亞莉艾塔誇耀)。

……一想到這件事,總覺得心裡很不舒服。


「吵死了!!」


吭!!


「騙人的吧!?只會全力揮棒的亞莉艾塔竟然打中了!」

「耖!跑去那裡了!」

「……咦?」


下一個瞬間,我前額受到了球的直擊,仰著躺在了地上。


「誒,突然!?」

「亞莉艾塔那傢夥!終於做出來了!」

「鬼!惡魔!你的紅髮散發著血的味道!」

「別說傻話了,把濕布拿來!對不起!沒事吧!?」


雖然想回答「沒關係」,但在那之前,因為亞莉艾塔前後搖晃著我的肩膀,我完全失去了意識。(無意識的補刀...)


**********


《――れ》


聽見了聲音。

和那個「聲音」不同。是男人的聲音。

《――守護》


…守護?

你說什麼?從什麼開始?


《守護重要的東西》


那個聲音不是像命令一樣的聲音。

而是絕望了的人,像是依靠著最後一根稻草一樣哀求著。

是那樣迫切的聲音。


**********


「……嗯……」

「哦,起來了嗎。」


醒來後,我被亞莉艾塔枕在了膝上。


「哇!」

「喂,別胡鬧。」


從後腦勺感受到她肌膚的溫暖,讓我非常害羞,急忙想要起身,但卻被她按住了頭,讓她維持了膝枕。


「我覺得雖然沒出血所沒關係,有噁心之類的嗎?」

「嗯,嗯……沒關係……」


比起額頭上感覺到的遲鈍的疼痛,現在的狀況對我來說是非常事態。


「那就好,有什麼事的話請馬上去看醫生。因為頭受傷很恐怖」

「太誇張了,亞莉艾塔。………可以起來了嗎?」

「啊,慢慢來。」


終於,我從亞莉艾塔的膝枕中解放出來了。

……雖然也有點戀戀不捨的心情。


「對不起,艾克斯」

「我沒在意。是我發呆的錯」

「這樣啊……對不起。」

「所以說,我沒在意。」

「不,不是那樣的……」


就這樣坐著,亞莉艾塔抬頭看了我一眼。

那只眼睛微微濕潤,悲傷的聲音讓我心跳不已————


「因為是第一次做膝蓋枕……腳麻了站不起來……」


那之後,腳麻治好後回家的亞莉艾塔,從已經聽了事情原委的她母親那嚴厲說教,禁止她在教會上課以外的幾天外出。


**********


沒想到,和亞莉艾塔保持了幾天距離的我,決定把以前一直在考慮的計畫付諸實施。


在村子廣場的小攤子上,我找到了我想要的商品。

是一種模仿白色小花的髮飾。

以前被亞莉艾塔帶去買東西的時候偶然看到的東西,我覺得很適合她。


如果把零用錢周轉過來的話,雖然不是什麼買不到的金額,但也不是能在亞莉艾塔的面前買的東西,但是平時就經常和亞莉艾塔一起行動的我突然想要一個人行動之類的話在奇怪的地方可能被直覺敏銳的亞莉艾塔察覺不對勁。

所以,雖然對亞莉艾塔很可憐,但是她的禁止外出令對我來說很方便。

之後,在她懲罰結束的時候送她禮物就可以了吧。


「小子,加油啊。」


從浮現出意味深長笑容的店主那裡收到了商品,我把它放到了懷裡。

亞莉艾塔會高興嗎………

期待和不安混雜在一起的奇妙的興奮感,那天難以入睡。


**********


「哈~~~……好久不見的自由……」

「辛苦了,亞莉艾塔」


解除了禁止外出令的亞莉艾塔立刻帶我去了商店街。

話雖如此,但目的並不是為了消遣,而是為了採購晚餐的材料。


「艾克斯不是也很閒嗎。要是下課後能來我家玩就好了」

「對不起。我去找妳玩的話,就算不懲罰我,也會被亞莉艾塔的媽媽拜託保持距離」


我和亞莉艾塔一邊說著閒話,一邊走在黃昏的路上。


「……亞莉艾塔,那個,這個……」


我下了決心,把裝有髮飾的包裝交給了亞莉艾塔。


「這是什麼?」

「呃……說是慶祝外出許可,還是說是平時的感謝呢……」


後面加的理由我多少都能想到,但我還是決定不加修飾的坦率的心情。


「……我覺得很適合亞莉艾塔。要是你喜歡就好了」


亞莉艾塔從包裝中取出了發飾。


「……!」


下一個瞬間,從亞莉艾塔的眼睛裏滴下了大顆的眼淚。


「啊,亞莉艾塔!?對,對不起。有什麼不喜歡的嗎……」


我不知道她流淚的理由,陷入了恐慌。

我做了什麼不得了的事嗎?

果然不應該送髮飾嗎?

亞莉艾塔嗚咽著對慌慌張張的我說。


「呃……不對……我很開心……」


亞莉艾塔擦乾眼淚,臉上浮現出第一次見面時的那一天一樣不加修飾的笑容。


「謝謝你…這個我會一生珍惜的……」


她這麼一說,就好像對待寶石一樣用纖細的手,戴上了那個髮飾。


「怎麼樣?合適嗎?」


在夕陽的照耀下,她那更加光彩奪目的紅髮上,宛如白色花朵的髮飾顯得更加耀眼。

——很漂亮。我覺得很可愛。


回過神來,我握緊了亞莉艾塔的肩膀。


「啊…亞莉艾塔…!請和我結婚……!」﹝ㄍㄟˋ婚!﹞


就像滿了杯子裏的水溢出來一樣,心裡充滿了思念。﹝ㄍㄟˋ婚啦!﹞


----------------------------------------------------------

譯 : 終於翻完啦,一次翻三章果然有點硬,先來去睡啦,第四章明天再翻...也可能是後天。

然後有個困擾的小問題想問一下

關於女主的名字【アリエッタ】一直不知道怎麼翻才好 找不到適合的翻譯

目前暫時翻 亞莉艾塔

其他還有 愛麗艾塔、阿麗埃塔、艾麗埃塔、雅莉艾塔 之類的

這幾個考慮

如果大家想到或是覺得哪個比較好的話歡迎提出喔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