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某個少年的覺醒


被甩了……嗎?

我沒吃晚飯就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


「五年後,如果艾克斯的身高比我還高的話,我會考慮剛才的事情。」


這樣說著,在夕陽中微笑著的亞莉艾塔的臉在眼瞳中烙下了無法消失的畫面。

被討厭……應該沒有。

但是,那種感覺就像是沒有把我作為戀愛對象來看待的氣氛。

那樣的話,即使再明確拒絕也………

不,也許真的是5年後………?




「不知道……女孩子,完全搞不懂……」


父母用好奇的眼光看著用空虛的眼睛機械性地把什麼味道都沒有的湯送到嘴裡的我。


「喂,孩子的媽…艾克斯那傢伙怎麼了?」

「那個,和隔壁的亞莉艾塔一起出門回來之後,就一直是那樣的狀態…」

「啊啊……艾克斯大概也到這個年紀了阿……」

「艾克斯…,到底做了什麼呢……兩個人都才12歲……」


父母在嘀嘀咕咕地說話,我的腦子裏卻沒有一絲一毫的內容。

……總之,明天先去教堂吧。

我沒有自信看到她的臉,對方也會覺得尷尬吧。


**********


「你好。打招呼的時候應該看著對方的臉」

「啊啊,呀,住手啊,亞莉艾塔…!」


覺得尷尬的好像就只有我一個人。

對於和平時一樣的亞莉艾塔,稍微害羞一點也沒關係吧……這樣想著不講理的事情也是沒辦法的吧。


……果然,亞莉艾塔覺得我怎麼樣都無所謂吧。

當這種黑暗的思緒開始迴圈的時候,我看到了她紅髮上閃耀著白色的花朵。


「……啊,亞莉艾塔。那個髮飾……」

「嗯?怎麼樣,很適合吧?」


簡直就像是在炫耀寶物的少年般天真無邪的笑容,我又迷上她了。


*********


「搞不懂……女孩子真的完全搞不懂……」

「怎麼了,艾克斯?臉色不太好」


教會的課程結束後,回家的路上。

連我的心情都不了解,亞莉艾塔一邊說著回去後要玩什麼,一邊在旁邊走著。


「饒了我吧…我連你的臉都看不清楚……」


嘟嘟囔囔地小聲抱怨著,亞莉艾塔突然停下了脚步。


「怎麼了,亞莉艾塔?」

「你沒聽見哭聲嗎?」


**********


「放心吧。這附近就像我家的庭院一樣,稍微找找看,覺得沒辦法的話就回去和大人商量。艾克斯就在這裡和米拉醬等著……」


當亞莉艾塔突然說要一個人去森林裏找小狗的時候,我之前積累的情感終於爆發了。


「要是亞莉艾塔出了什麼事,你叫我打算怎麼辦!如果一定要去的話,我也一起去!」

「哦,哦……我知道了。那艾克斯也跟我來吧」


我對被放置著的戀愛感情不滿,對於她自己是女孩子這件事好像忘記了似的缺乏危機感,焦躁地大聲叫了起來。

因為有一半是亂發脾氣的自覺,所以感到有罪惡感,但是我覺得沒有做錯事。


雖然打從在這個村子開始生活以後就沒有看到過魔物,但是野獸和可疑的人也不一定沒有。


只是,缺乏危機感的好像不只亞莉艾塔,我也一樣。

我這時應該無論如何都要把亞莉艾塔留下,找大人來搜索小狗才對。


**********


「艾、艾克…艾克斯……逃跑……快逃……」


在亞莉艾塔的面前,「那個」擋住了去路。

人類的敵人,魔物。


我為什麼會忘記這些傢伙的存在呢。

故鄉被燒毀的恐怖。

在認識的人都變成沉默的肉塊的瞬間。

我明明應該看到的。

明明可以防止這種情況發生的。


能抱著亞莉艾塔逃走嗎?

不行。就算是手無寸鐵的大人,也逃不掉那個。

背向「那個」的瞬間,連孩子都知道會成為不留原形的肉塊。


那麼,我能做的事是?

就只有和亞莉艾塔一同赴死了。

因為對自己無力的憤怒,頭上的血管快要破掉了。


亞莉艾塔將因恐懼而顫抖的眼睛轉向這邊。

一定是在詛咒吧。毫無辦法,沒用的我。

我抱著她,希望至少能緩和一下那種恐懼。


對不起,亞莉艾塔。

那一天,和你初次相遇的時候。

我明明被你拯救了。

但我卻不能為你做任何事。


隨著切風聲,魔物的手臂向我們甩下。

至少,我沒有輸給恐懼。

像是對自己說沒事那樣,直到最後一刻都沒有閉上眼睛,一直盯著魔物。

抱在胸前的亞莉艾塔小聲嘟囔著。


「呃…艾克斯…不要死……」


啊,我真是個大笨蛋。


「……果然,亞莉艾塔覺得我怎麼樣都無所謂嗎?」


明明知道她對我的眼神是充滿慈愛的,為什麼會這樣想呢。


「一定是在詛咒我吧。詛咒我是一個無藥可救的廢物。」


明明知道她的溫柔,為什麼我要做那種愚蠢的揣測呢。

我想守護。無論如何,只有她————


《守護重要的東西》


聽到了聲音。

絕望的男人,即使如此也無法放棄的聲音。


「對我來說,太勉强了。」


《無法守護妳》


「拜託了。只有你…」


《這次一定要》


「保護最重要的東西——!」


回過神來,我就朝著魔物跑去。

突然,魔物看著向自己跑來的弱小生物,在一瞬間停止了動作。

就連那一點點的時間,現在的我也覺得是無限的。

身體很輕盈。簡直無負擔似的爬上了魔物的巨大軀體。


「啊啊啊啊啊啊!!」


我用盡全身的力量,揮著手刀劈向了魔物的頭部。﹝騷年厲害,憑手刀秒殺10個大人都打不贏的魔物,不愧是勇者…奧克RIP…感謝你為勇者覺醒的付出﹞


下一個瞬間,魔物連發出臨終的哀嚎都沒有,身體就被截成兩斷,感覺就像是把泥做成的山弄倒似的。


**********


「亞莉艾塔…」


我向坐在地上的她伸出了手。


「我聽到了聲音。要保護重要的東西。

……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只有一個,所以沒有迷惘。

亞莉艾塔。我想守護你。

我一定是為了這個才出生的」


我確信了。

我現在在這裡的理由。

那個「聲音」也是。

這股力量。

全部都是為了保護她。


有一段時間,亞莉艾塔一副放心的樣子望著我,但不久後,他就像瀑布一樣流了很多冷汗。

然後,低著頭以驚人的氣勢嘟嘟囔囔著什麼,一定很害怕吧。


「討厭女主角討厭女主角討厭女主角討厭女主角討厭女主角討厭女主角討厭女主角……」 ﹝兩邊不對頻啊…﹞


雖然不太明白她在說什麼,但是一定很混亂吧。

我覺得也不是不可能。我也沒有正確理解到自己身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所以,在她冷靜下來之前,我只是一直在她身待著。

就像我痛苦的時候,她為我做的那樣………


**********


我背著腿癱軟而站不起來的亞莉艾塔,返回了村子。

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平時的話,從背上感覺到亞莉艾塔的體溫會讓人怦然心動,但現在不是這種時候。

我渾身是血,身上沾滿了魔物的血,回到村子裏的話,大人們一定會刨根問底地打聽詳細情况吧。


但是,就算我說了真話,他們大概也不相信吧。

乾脆請亞莉艾塔幫忙蒙混過去?

從我家拿出更換的衣服,在河裡把血洗掉………


不,原本村子附近就不可能潛藏著那樣的魔物。

如果還有很多像那樣的魔物,潜伏在村子附近的話,現在就必須馬上採取對策才行。

和大人們好好談談情况――


「喂,艾克斯。那是什麼?」


沉溺在沒有答案的思考漩渦中的我,在背上背著的亞莉艾塔的聲音中讓我回到了現實。

回過神來,我們好像已經走到村子附近了。


「真是一輛相當氣派的馬車呢。有貴族會過來這樣的鄉下嗎?」


在遠處的廣場上,看到了與這個村子格格不入的豪華馬車。

……有種討厭的預感。

雖然對亞莉艾塔不太好,但回到村子前稍微觀察看看好了………


「我等您很久了。勇者艾克斯」


「哇!?」


面對突然出現在背後的女性,在我背上的亞莉艾塔發出了悲鳴。


「奉王命前來迎接你。

我是「星咏的賢者」菲羅米菈。請多指教」


眼前這樣自稱的女性,優雅地行了一個禮。

……但一隻手上被狗狠狠地咬了,沒關係嗎。這個人。


「啊~!佩斯!你沒事吧!」


等待著我們歸來的米拉,跑到了自稱是菲羅米菈的女性(手上還掛著咬住她不放的小狗)身邊。


「咦,這個是佩斯啊?

……那麼,在森林裡看到的那個,只是普通的野狗啊……」


在我的背上,亞莉艾塔發出了失望的嘆息聲音。

米拉用力地將小狗從被咬住的手上剝下來,流著喜悅的淚水,展開了令人感動的重逢場面。

從被咬的狗强行剝下的菲羅米菈的手,已經是大量的出血的狀態了。


「站著說話也不好吧,要不在什麼地方冷靜下來談一談吧。艾克斯君?」

「在那之前…要先處理傷口那個嗎。出血量很危險哦,菲羅米菈小姐」


在這之後,我才知道,討厭的預感往往是對的。

--------------------------------------------------------------------------


下回回到亞莉艾埃塔視點。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