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離別


我一邊被艾克斯背著,一邊觀察著新出場的女角色。


「那個,我好像是容易被動物喜歡的體質呢。從以前就是這樣的傷痕不斷」


這時,那個叫菲羅米菈的女人舉起不斷有鮮血流出的手,囔囔著什麼奇妙的咒語。

下個瞬間,她的手發出耀眼的光芒,原本血流不止的傷口瞬間癒合了。


「哦……」


這大概就是治癒傷口的魔法吧。

轉世到這個世界後,雖然有過看到過幾次,但是如此優秀的傢伙可能還是第一次遇到。


幾秒鐘後,她的手上沒有留下一點傷痕。

我不禁發出感歎的聲音。


等等,如果是《星咏的賢者》的話………

不知不覺中我的目光變得銳利了。


有別名的傢伙………!充滿宅心的傢伙………!

不,不是那樣。有比那個還有更重要的事。


我仔細觀察了菲羅米菈。

年齡大概在17歲左右。

雖然沒有我的紅髮那麼稀有,但她的髮色是在這個國家裡罕見的豔麗黑髮,一直延伸到腰上。

穿著藍色寬鬆的長袍,帶著一副總是溫和笑容的樣子,給人一種很强列的感覺。

然後,我從剛才就一直盯著那傢伙的胸前不放………


「混蛋……怎麼會有這樣的胸部啊……!」

「……亞莉艾塔?」


我不由得說出口了,但在那傢伙驚人的胸圍前,這是很細小的事情吧。

明明是寬鬆的服裝,我卻對主張著自己那過於激烈的胸部的菲羅米菈感到戰慄。

總覺得嚴肅的劇情要開始了,但我的眼睛和心卻沉迷於菲羅米菈的胸部上,現在不管別人說什麼我都完全聽不進去。可惡啊!巨乳!


艾克斯無視我那發自內心的吶喊,重新開始了跟菲羅米菈的對話。


「談話…要說什麼呢?是不能在這裡說的內容嗎?」


哦,艾克斯罕見的露出了警戒心。

巨乳的菲羅米菈,微笑著看著那樣的艾克斯的樣子。


「不用那麼害怕也可以喔哦?總之,我先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吧」

「什麼事……」

「這個村子附近的奧克只有那一隻而已。牠是從人類軍和魔王軍交戰的最前線逃出來的「走散」的個體,所以暫且放心吧,這個村子沒有危險」

「什麼……!」


艾克斯驚愕地失聲。

喂喂,資訊也太快了吧。你是怎麼知道這種事啊,巨乳。


「我的『星咏』是看透未來的力量……

雖說著麼說,但這並不是萬能的。

話雖如此,但我從預言了解到你將在今天覺醒力量成為『勇者』。

所以,請您一定要和我一起回王都去。我的王在等候著你」


原來如此啊。我雖然有點預料到了,不過,這個巨乳是有預知能力的巨乳啊。


菲羅米菈在艾克斯面前恭恭敬敬地跪下。

哦………!

用單膝跪立的姿勢,柔軟地變形了的菲羅米菈的胸部把我的精神引導到另一個世界去了。

但是,艾克斯卻不喜歡這樣的胸部。


「你說……你知道今天我們會遭遇魔物的襲擊,但你卻…什麼也不做嗎……!」

「……我通過「星咏」知道了你們會的平安無事。

這全都是為了促進勇者力量的覺醒。還請您諒解」


嗯……說不定,我差不多該從艾克斯的背上下來了吧?

雖然是一臉嚴肅的艾克斯,但是一邊背著女孩子,一邊進行重要的談話,畫面不要緊嗎?沒關係嗎?

但是,無視我的擔心,艾克斯開始激動起來了。


「我的事情怎樣都好…!但是,有必要把亞莉艾塔也一同捲進去嗎……!」

「是必要的。既然預言說你會和她一同行動,那我就不能打破這個前提」

「別開玩笑了!誰會跟著妳離開之類的!」

「……我不想說,這是王命。雖說你還只是孩子,但你也知道那個意思吧?」


……總之就是沒有拒絕權嗎。你這個巨乳,逼著小孩子,太過分了。


先不說想讓我成為女主角這件小困擾的事,艾克斯始終都是我可愛的寶貝兒子。

想對我兒子幹壞事的人,爸爸會站出來教訓他的。


我從艾克斯的背上下來,直直咬上了胸部。雖然沒有真的上前咬胸部就是了。


「喂喂喂,如果你覺得我會默默地聽妳說話的話,那可就錯了,我就直說了,妳這個巨乳。

如果想帶我寶貝的艾克斯離開的話,首先還請先通過我這個當爸爸的這關!」


「對不起,我現在正在和艾克斯君說重要的話。能請妳稍等一下嗎?」

「亞莉艾塔。我現在在說重要的事情,請妳安靜一點?」


我遭到交叉火力的炮擊,勇敢地戰死了。嗯。﹝爸爸慘遭敵我雙方擊沉﹞

沒辦法,在兩個人的談話結束之前,我就在一旁和米拉一起陪著小狗玩耍消磨時間。


**********


「那麼,一周後。我再來接你。我覺得事先跟朋友們道別比較好喔」

「……我又還沒說要去王都。」

「呵呵,那就失禮了。」


巨乳坐上了停在廣場上的豪華馬車離開了。

因為和菲羅米菈的談話好像結束了,所以我跟米拉以及佩斯說再見,跑到了艾克斯身旁。


「呃…妳沒事吧?」

「嗯……對不起,亞莉艾塔。能讓我稍微一個人靜一靜嗎……」


不等我回復,艾克斯就背向我離去。

如果可以的話,正如艾克斯所說的那樣,讓他一個人靜一靜比較好,

而且我打算降低那傢伙對我的好感,所以不打算跟上去。

不過身體卻和我背道而馳,追了上去,把手臂環繞在艾克斯的肩膀上,像是要施加體重一樣靠著。﹝嘴上說不要身體卻很誠實的娚主﹞


「亞莉艾塔…?」

「渾身是血回去的話,家裡的人會嚇一跳吧。我也跟你一起報告情况吧」

「……嗯,謝謝」


咦?艾克斯出乎意料地坦率。

我以為這裡會是冷冷地甩開我,讓人感到尷尬的場景。


「啊…這麼說來,我還沒有好好道謝呢。剛才謝謝你了」

「誒?」

「在森林裡,你不是緊緊抱住了嚇得半死的我嗎?

明明說要逃跑的,你這傢伙……嘛,雖然我很開心就是了」

「……哈哈,…是這樣嗎?因為忘我,所以記不清了」


我的話,讓艾克斯害羞地笑著搪塞了過去。

大概是為了不讓我操心吧。真是個好人。


「……啊,剛才說的話……討厭的話就逃吧。

即使世界上發生了什麼嚴重的事情,也要讓一個小孩子背負那樣沉重的責任,這就是他們的自作自受吧。

不管發生什麼,至少我不會生氣的」


我說了不負責任的話。

當然,這是為了降低艾克斯的好感度。這也是真心話。﹝你確定是降低好感度嗎…﹞


「哈哈,真是個壞孩子呢。亞莉艾塔你啊」

「是啊,我是個壞人。和你不一樣啊」

「……是啊。稍微,我也試著考慮了各種各樣的事情」


是啊。因為你和我不同,是個好人。

大概,答案已經决定了吧。

一想到這件事,心裡就有一種焦慮的疼痛感。﹝要彎了要彎了…﹞


在說著這些話的時候,我們回到了艾克斯的家。

進了艾克斯的家,不知道為什麼我的父母也和他的父母在一起。

我和艾克斯雖然想說明今天發生的事情,但是他們好像已經從菲羅米菈那傢伙那裡聽說了大概的事情。


艾克斯的父母抱住渾身是血的兒子,向我和我的父母深深地道歉。

他們並沒有做什麼壞事。告訴他們我和父母都不會在意的這件事,就離開了艾克斯的家

在那之後,回到家裡的我雖然已經做好了被母親說教覺悟了,但是,正如艾克斯所說的那樣,父母流著淚開心地擁抱了平安歸來的我。


然後,我想起了讓父母擔心的罪惡感以及沒有好好的孝順前世父母的事,有點哭了。


**********


然後,六天後的晚上。

我和艾克斯偷偷地溜出了家門,在夜晚的村子裏走著。


「那麼,你明天就要出發去王都了啊。」

「嗯。畢竟,我沒有拒絕國王命令的權力。

倒不如說,還給了我這樣的緩衝時間,我現在覺得那個叫菲羅米菈的人其實是很關心我的吧」


是嗎?那個第一次登場就被狗咬的傢伙?


「一家人都搬到王都生活吧?不過,這種程度的話,就算得到國家的照顧也不會受到懲罰吧。畢竟是勇者啊」

「嗯。」

「我8歲的時候,艾克斯搬到了這個村子裏,一起度過了四年吧。這樣想來,我們的交往還真的很短呢」

「嗯。」

「啊,我還想再和你打一次棒球呢。最近終於解除門禁能打球了」

「嗯……」


夜晚的村莊很安靜,完全沒有人的氣息。

從這寂靜的世界中,我甚至有一種只剩下我和艾克斯的錯覺。

因為抓不到開口的時機,所以就用沒完沒了的閒談來拖延時間,

那麼,差不多該把艾克斯帶出來的目的說出來了吧。


「喲…」

「亞莉艾塔…?」


…我把前幾天艾克斯送我的髮飾摘下來,然後把它放在他的手上。


「亞…利、艾塔……?」


……艾克斯的臉染上了絕望。


沒錯。我帶著艾克斯出門的目的是要把「求婚時收到的飾品」之類的超大型地雷道具推還給他。


艾克斯去王都的話,會在那裡進行各式各樣的勇者活動。

新的女主角也會隨著劇情而大量新增吧。

再也沒有回到那個在序章中被稍微描寫過的鄉下了吧。


……但是,如果是擁有如此重要的特殊道具的話,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被拉回女主角的競爭之中。

所以,我把這個髮飾退回給了艾克斯,這樣就能完全斬斷女主角的旗子了吧。﹝不,你想太多了,人家勇者早就完全沉迷於你了,還是認命吧﹞


「啊,亞莉艾塔……我……」


看。那張臉。

第一次看到那麼受傷的艾克斯。

這樣的話,我和艾克斯的聯系就完全切斷了。

這才是我應該走的路線。所以,罪惡感什麼的………


「別誤會了,艾克斯」


等一下!我在說什麼


「那個是…我現在所擁有的東西中最有價值的一個。

……我只借給你一時」﹝…口是心非啦﹞


啊啊,可惡!

……結果,我害怕被艾克斯打從心底討厭。我這個笨蛋。


「亞莉艾塔…?」

「所以!做完所有要做的事之後再來找我喔!不要帶著它逃跑了哦?說好了喔!」


後半段,莫名其妙的像是我在喊叫似的用很快速的語句帶過,然後丟下艾克斯飛快地逃離現場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嘛,雖然和當初的預定稍有不同,但是將髮飾﹝定情物﹞交還給艾克斯還是達到了最低限度的目的。

結局還是不錯的。

我因為任務完成的成就感和熬夜所帶來的睡意,倒在床上睡著了。哎呀………


**********


第二天早晨,村裡來了一輛馬車。

從裡面出來的果然是那個巨乳。


「按照和您的約定,我前來接您了。雖是這樣,但您能跟我前往王都嗎?」

「…我該怎麼辦,你的『星咏』不是已經知道了嗎?」


也許是因為第一次接觸的印象壓倒性的差,艾克斯對巨乳沒太大的興趣。

菲羅米菈好像並不太在意自己的胸部。

倒不如說是像是守護著思春期的孩子一樣,讓人感覺到一絲微笑。

雖然艾克斯是我寶貝的兒子,卻也有著健壯的胸肌。


「有那句話就足夠了。那麼,您的家人也到這邊來」


在菲羅米菈的催促下,艾克斯的父母也坐上了馬車。


「請稍等一下。」

「好的,請便。」


艾克斯向菲羅米菈打了一聲招呼,走到了前來送行的我面前。


「亞莉艾塔…我走了。」

「哦」


我什麼都沒擔心,就大膽地笑著向艾克斯伸出了拳頭。

艾克斯一邊苦笑,一邊用自己的拳頭對著我的拳頭。


「再稍微有點女人味的分手方式不是也好嗎?」

「這樣比較有氣勢吧! ………那麼再… 再見」

「……嗯,亞莉艾塔也是。要保重啊」


結束了離別的問候後,我背向艾克斯離去。

留戀的話,只剩下一點點就好了。


「走吧。菲羅米菈」

「好的,艾克斯君。………把你和她分開,我感到很抱歉」

「……沒關係。我們已經分手了」


那樣的話,就在我聽不見的地方說吧。

我一邊在背後聽意味深長的對話,一邊離開了那個地方。


……那麼,不管怎麼說,和艾克斯的分手也順利結束了。

詛咒的道具﹝定情物﹞也放棄了,女主角的競爭也順利地棄權了吧。


之後說到我的任務的話,就是為把所有的任務都達成後在最終決戰中苦戰的艾克斯一行裡,從村子裡送上祈禱的路人角色中吧。

說不定,在艾克斯打倒最後BOSS之後,會凱旋到現在為止訪問過的街道。

那個時候可能還能稍微見上一眼。


總之,我和艾克斯的關係基本上已經結束了。

是啊,我希望過上安穩的生活。這樣就好了。


成為那個勇者的女主角,這不是開玩笑的。撇清了。

從今天開始可以高枕無憂的睡覺了。

所以,這是喜悅的淚水。﹝娚主哭哭了…﹞

寂寞也好,悲傷也好。絕對不是那樣的。


一回到家,媽媽就前來迎接我。


「亞莉艾塔……今天在教會的課別去了…請好好休息吧。」

「喂,媽媽你在說什麼啊。我沒事…好的很啊……」

「你那副表情在說什麼呢?。去了也沒用。

……媽媽中午左右就會回來的,你就暫時休息一下吧」


這麼說著,媽媽就離開家門出去了,把我一個人留在家中。

……讓你費心了。謝謝…媽媽…。


「……呃,啊……啊……啊……嗚……」


我躺在床上,把臉貼在枕頭上痛哭。

即使在前世,感情也從未如此動搖過。


這胸口的疼痛感是什麼。﹝徹底彎了﹞


輕輕地把手放在頭上。

到昨天為止還帶著髮飾的那個地方。


那裡什麼都沒有,不知道為什麼十分空虛。





然後,艾克斯離開村子後,經過了5年的歲月。


---------------------------------------------------------------------

幼年期篇完結。

青年期篇從下回開始。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