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再一次



*艾克斯視角


自從我離開村子後已經過了5年的歲月了。


「唔……!」


眼前,用冰做成的巨大格雷姆崩塌了。

毫無疑問,他是至今為止交戰過的魔王軍中最難對付的對手。

我們能夠一個人都不缺少地取得勝利,只能說是奇蹟了吧。


「實在太棒了…勇者艾克斯啊……竟然打倒了...魔王軍八大幹部之一「冰獄」…的...我………!

…啊…魔王大人,還請原諒…轉移的秘術…無法…守護到底……了……不……」


直到最後的瞬間,對魔王的忠誠耿耿的冰之格雷姆,完全化成了一片塵土。


「辛苦了。艾克斯君」

「不,我才更要感謝大家毫無理由的跟隨我戰鬥到底。這是一場即使缺少任何一個夥伴也無法取勝的戰鬥」


我和在那之後向沉浸在勝利喜悅中的夥伴們打了招呼。


「那麼,這樣一來,艾克斯君應該可以使用魔王軍所封印的轉移秘術了吧。

怎麼樣?能抓到什麼感覺嗎?」


在菲羅米菈的催促下,我專注地集中精神。

腦海裡清晰地浮現出至今為止我去過的地方的印象。

然後,把我的魔力施加在這裡的話…


「…大概沒問題。總之,如果是我和我周圍的人的話,應該能夠一瞬間移動到我曾去過的地方」


聽了我的話,同伴們都喝彩了。


「啊,雖然我在古文書中得知其秘術的存在,但這確實是犯規級別的便利秘術啊。

雖然只有艾克斯君才能使用是個難點…但是它在今後的冒險中一定會承擔起重要角色的」

「總之,我想先回王都。大家靠近我吧」


同伴們圍繞在我的周圍。


「…菲羅米菈。不必靠那麼近吧」

「誒?萬一在這種地方被丟下一個人孤零零的話會很討厭的吧?」


菲羅米菈為了把自己的味道擦到我的手臂上,把全身靠到我的身上。

…因為很在意她柔軟的那個部分,會擾亂集中力,所以真的希望她能夠停止。

察覺到了我的困難,同伴們把菲羅米菈扒了下來。


「……好的。那我就飛了…!」


**********


下個瞬間,我們站在王都的入口。


「……哦!你們看,是王都!真的是一瞬間呢。時間誤差幾乎為零」


菲羅米菈一邊確認手錶,一邊歡鬧著。

明明比我大五歲,卻像個孩子似的。


…但是,這個真的是很厲害的秘術呢。

因為需要集中精力,所以在發動前需要花點時間,但是對於這麼大的魔術來說魔力的消耗卻相對地少。

一定會大幅度減輕我們旅途的負擔吧。


「…菲羅米菈。那個,不好意思…可以把要到王城的報告交給妳嗎?」


遠離王都的「那個地方」。

到現在為止,雖然沒有從作為勇者的責任和義務中抽空的機會,但是現在的我………


到現在為止,我儘量不考慮「她」的事情。

只要一想起她,內心就會像針紮一樣痛。

但是,她現在就在伸手可及的地方。

一旦那樣想的話就無法抑制自己的心情。


「好啦好啦,在我們的隊伍中最努力的艾克斯君,這點忙我會幫你做的。

但是,請在明天早上回來喔?畢竟作為我們中心的你也不能不去王城露面」

「謝謝!」


我立刻發動了轉移術。

從5年前的那一天開始,我雖然一次也沒回去過,但是如果是那個地方的話,即使沒有術的補助,我也能清晰地回憶起來。


「……哎呀。5年了哦?都過了這麼久還一味地想著她,…有點嫉妒呢」


在菲羅米菈嘟囔著什麼的同時,我的身體從那個地方消失了。


**********



*亞莉艾塔視角


自從艾克斯離開村子後過了五年的歲月。

現在,我亞莉艾塔(17歲)在一家道具店幫忙。


父母好像打算將來把這家店交給我。對我來說,不愁沒飯吃,所以非常歡迎。

這個世界獨特的商業交易經驗等,我多少有點熟記,不過,多虧了前世的數學教育和會計事務的經驗,我的計算能力,在這個世界上有著相當高的水準。


這是一種在做生意上會有幫助的技能。

要感謝前世讓我去算盤教室學習的父母。


…從那天開始的5年間,雖然很無聊但我過著還算平穩的日子。

在這期間,世界可說是相當吵鬧呢。


魔王軍出現了四天王這種擁有強大力量的傢夥,人類軍一時處於劣勢。

結束了在王都作為勇者修行的艾克斯一個接著一個地開始討閥擊殺。


不久之前,艾特斯一行人擊破了作為四天王最後一人的最強魔族,這次好像出現了比四天王還要更強的八大幹部的樣子。

現在,在遠離這個鄉村的北方大陸上,好像在和那八大幹部中的一個人戰鬥著。


嘛,這和我沒關係。

我生活的這個鄉村沒有受到過戰火的侵襲,一直過著極為平靜的生活。


戰爭的事蹟,只是通過報紙上寫的內容瞭解的程度而已,和前世一樣是在遙遠的世界發生的事情。

把讀完的報紙放在一邊,我又重新開始了無聊的看店日常。


「姐姐,姐姐!不好了,糟糕了!」

「嗯?」


打破了仿佛要打盹的寂靜的是跑進店裡的米拉。

以5年前的那個事件為開端,她對我很是親近。

我工作結束後,還會陪著她和巨大化的佩斯散步。


「怎麼了,米拉?佩斯也跟來了嗎?」

「這裡!來,來這邊!必須快點逃走!」


米拉走到櫃檯這邊,使勁拉著我的手。

現在還在看店鋪呢。啊,客人一個也沒有,可以嗎。好像是緊急情況。

我慢慢地站了起來,米拉好像很著急似的使勁推著我的背。

拚命的樣子很可愛,我則是使壞地給她施重。


「啊,好重!姐姐,姐姐!自己走啦!」

「啊~米拉好可愛啊~~。長大了能和姐姐結婚嗎?」

「呼!?呐,你在說什麼!笨蛋!」﹝心動!﹞

「哇!」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接受了我愚蠢的玩笑,我被動搖了的米拉從背後撞了出去。

也許是因為把體重都交給了米拉,我失去了平衡,就這樣跌出了店門口。


「……咦?哇!?」

「咦!?」


很不湊巧,我撞向正要進入店裡的客人,就這樣向對方撲了上去。

哎呀呀,總之不好好道歉的話………


我凝視著對方的臉,然後凝固了。

感覺觸感很好的清爽金髮,像被吸進去般翡翠綠的眼瞳。

給人一種懦弱的印象,更能讓人感受到親切的溫柔端莊的容貌。

那個讓人聯想到絕對不會在這裡的「那傢夥」的男人,凝視著我害羞地微笑著。


「啊,我回來了。亞莉艾塔……」

「呃,是嗎…!?不是吧,你現在不是在北方大陸嗎……!」

「嗯,雖然是這樣……但是在那裡學會了新的秘術………

啊,對不起。有好多話想要說……總之,可以先從我身上下來嗎?」


回過神來,周圍的人用溫暖的目光注視著在大街中間推倒男人、引起騷動的女人(我),真是說不出的狀況,不好意思…


「姐姐……不檢點……」


對不起,米拉。

我為了逃避現實,在少女的碎碎念裏加入了吐槽。


**********



*艾克斯視角


「…呼,果然連續發動兩次也有點累啊…」


我在第二次轉移術中,感覺到了些許眩暈,注視著眼前的情景。


「…沒變啊。」


有點褪色的招牌。

修理後,有一部分顏色變了的牆。

這個時期開的花的香味。

從5年前的那一天開始就沒有變過的村子的景色,禁不住露出了笑容。


我向村子裏走去。

為了見那個紅髮的女朋友﹝?﹞,即使是現在也深深印在心底。

然後,在從村子入口走10步的地方受挫了。


「不不不不不不不,很奇怪吧。到現在為止,沒有任何音訊的男子時隔5年突然回來見面,對方也會很為難吧」


孩子們用著看不可思議生物般的眼睛,饒有興趣地觀察著把頭靠到牆上嘟嘟囔囔的我。


「打敗了八大幹部,學會了轉移術,情緒變得很奇怪……這樣的話,現在馬上就能去見亞莉艾塔了……不對,連向王城報告都沒有,就這樣回來了怎麼想都覺得奇怪吧……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混亂中﹞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輕率行動,於是就用頭猛烈地撞上了圍牆。

孩子們一邊指著我一邊咯咯地笑著。


「而且……」


我只是單方面地執著於她,也許對方已經忘記我了。

如果……如果,她身邊有一個不認識的男人,她向那個男人低聲私語的話………


我能接受這樣的情景嗎。

只是想像一下那個場面,我就癱軟無力地摔下來了。

孩子們用棍子戳著我玩。


「……從現在開始,我也回到王都向王城報告……不,既然我來到了這裡。不能不見亞莉艾塔就回去!

……如果,亞莉艾塔有了重要的人的話,不是件值得高興的事嗎。

我只要用笑容真心祝福她就好了啊」


試著想像出那個狀況,我的大腦產生短路。

……總之,我鞭策著像剛出生的小鹿一樣顫抖的腳,向亞莉艾塔的家走去。


**********


「……亞莉艾塔……」


我從她家經營的道具店的窗戶外向店內窺視。

然後一直盯著在櫃檯前無聊地看著店鋪的紅髮女性。

是亞莉艾塔。沒錯。

變漂亮了。不偏袒地那樣想。


作為勇者,我在世界各地旅行,遇到了很多美麗的女性。

隊伍上的夥伴們,以菲羅米菈為首,也都是漂亮的女性。


但是,果然亞莉艾塔才是我心中最特別的存在。

光是看著她,就覺得開心、悲傷,胸口難受,呼吸也變得粗暴急促。

而且,那並不是不愉快。

﹝…病入膏肓了呀…雖然後面還有更嚴重的症狀就是了…﹞


「哈啊…哈啊…哈啊…」 ﹝完全就是一副變態樣﹞


就這樣一整天從窗外眺望她也完全沒問題。

……突然對自己現在的狀況產生了疑問,但決定不深入思考。

因為菲羅米菈曾說過我的壞習慣就是想太多了。

﹝不不不 這次真的是病了 不是你想太多 快回首啊﹞


「啊,那個……您有什麼事要找我們的店嗎…?」


我一邊出神,一邊從窗戶凝視著亞莉艾塔,突然被一個陌生的少女搭話。

……她那雙眼睛完全就是一副害怕變態的眼神。


「也許難以置信,但我還是希望妳能聽我說。我並不是什麼可疑人物喔! 」


我抓住了少女的肩膀強行進入了說明。這是冤案啊。﹝FBI!﹞


「但是……媽媽說奇怪的人都會這麼說……」

「嗯。你媽媽是對的。但是,我不是這樣的人」


如果拙劣地找藉口,會讓少女更加警惕吧。

我決定把情況實話實說。用清澈的眼睛,好好地凝視著少女。


「我只是想…在這扇窗戶外整天盯著亞莉艾塔看而已。」

「……姐姐快逃啊——!」


少女啪的一聲甩開了我的手,跑進了有著亞莉艾塔的店內。

可惡!為什麼!我做錯了什麼嗎…!


「等一下!是真的!別說一天了,我連三天都能從窗外凝視著亞莉艾塔!請相信我!」﹝越描越黑…雖然本來就黑了﹞

「這,好恐怖!為什麼這個人能用那麼漂亮的眼睛做出如此的變態宣言呢!?」


少女消失在店內。我猶豫要不要跟在後面進去。

因為如果是真的,我打算稍微做好心理準備後再面對亞莉艾塔。

在店門前凝固了的我,在下定決心踏出一步的瞬間。


「……咦?哇!?」

「咦!?」


從入口飛撲出來的「她」撞進了我的胸口。

面對突然的衝擊,我不由自主地向後倒去。


凝視著我的臉的她凝固了。


沐浴著陽光,鮮豔閃耀的紅髮,和5年前的那一天一樣的美麗。

對那樣的她一見鍾情的事使我感到害羞,我露出了困惑的笑容。


「嗯,我回來了。亞莉艾塔……」


就這樣,再一次的,我和亞莉艾塔相遇了。

---------------------------------------------------------------


譯 : 這一分離隔了五年之久,勇者顯然已經病入末期了,娚主已經逃不掉啦,只能好好疼了~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