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溢出的瘋狂



艾克斯視角


「……啊!我到底在幹什麼……?」


回過神來,我和夥伴們一起站在王都的入口。


「喲,艾克斯。恢復精神了嗎?你知道我是誰嗎?」


在不知道狀況,發呆的我面前,蕾比小姐上來搭話。


「蕾比……怎麼了嗎?」


我們事先在菲羅米菈的「星詠」中注意到了敵人的佯攻…

然後,趕往東之城塞,和八大幹部…

咦?長滿鱗片的亞莉艾塔的贗品…咦?


「如果殺了他,亞莉艾塔會……」

「糟了,糟了!菲羅米菈!快在艾克斯的頭上施加治癒魔法」


蕾比慌張地向站在我背後的菲羅米菈呼救。

不知為何,菲羅米菈在我的頭上施放治癒魔法。


「……不好意思。我不太記得…我是不是在戰鬥中受傷了?」


我的治療?結束後的菲羅米菈站在我的面前。


「詳細情況等冷靜下來後再談吧,出現在東之城塞上的八大幹部被艾克斯君擊破了。

雖然在《星詠》中也確認過了,但是失去了兩個做為幹部級別人物的魔王軍目前應該會暫時老實點吧」

「啊,這什麼意思?。我完全不記得了」


怎麼說呢,菲羅米菈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嗎?


「然後,接下來請艾克斯君回老家,在那邊呆一周左右。為了以防萬一,在艾克斯君的病情發作的時候阻止你,我也會同行的,但是我不會妨礙你和亞莉艾塔小姐見面的,所以請不用擔心」

「哈!?不、不,請等一下,菲羅米菈!請按順序說明!我完全理解不了妳說的話!」

「向王城報告的事,在艾克斯君發作的期間,我已經派了部下報告了,所以不用擔心。那麼,請儘快啟動轉移術吧」

「不,所以…!」

「啊——已經!吵死了!今後如果繼續那樣下去的話勇者隊伍就會有面臨解散的危機啊!

對策之後再考慮,總之現在請先和亞莉艾塔約會,讓病情穩定下來!明白了的話就馬上啟動轉移術!回覆呢!?」

「是,是!」


被菲羅米菈用很少見地粗暴聲音所壓倒,我不由得回答了。


「艾克斯,菲羅米菈也在擔心你。要老實聽她的話喔」

「哈,啊…我知道了…」


在蕾比的建議下,我啟動了轉移術。

對於總是笑眯眯的菲羅米菈來說,難得地一副不高興的表情站在我的身邊。


「…那麼,蕾比。之後就拜託妳了」

「哦,你那邊也要好好相處喔。」


我集中精神,在腦中描繪了故鄉的形象。


「我們走吧,菲羅米菈。」

「隨時都可以。」


雖然對態度冷淡的菲羅米菈感到不舒服,但我還是集中精力發動轉移術。

下一個瞬間,我和菲羅米菈變成了光的粒子,從王都傳送到了我的故鄉。


**********


蕾比視角


「菲洛米菈也很喜歡他呢。竟然跟著去喜歡的男人和別的女人去調情的地方」


目送著艾克斯和菲羅米菈,我對無法坦率的朋友的樣子歎氣。


「哎,外人的我也不好說三道四。那麼,接下來該怎麼辦呢……呃」


蕾比苦澀地扭曲端正的臉。

因為在前往王都的馬車群中,發現了一輛面熟的惡趣味馬車。


「這不是庫貝拉家的那個傻兒子的馬車嗎…

每次那傢夥見到艾克斯都會對他說些挖苦的話,我和菲羅米菈也都很氣憤…」


本想躲開,但馬車已經離得很近了。

我覺得表現出明顯迴避的態度也很麻煩,所以決定不去在意馬車的靠近。


「……咦?」


馬車無視了這邊,就這樣直接進入了王都。


「也有這麼稀罕的事呢。我還以為他肯定會像是笨蛋一樣上來說些挖苦的話…」


蕾比沮喪地目送著麻煩的事情過去。


「……話雖如此,還是看到了稀奇的東西啊。」


蕾比反芻了馬車經過的瞬間看到裡面的樣子。


「是紅髮嗎……最後看到的是什麼呢……」


**********



艾克斯視角


「沒想到會這麼早再來……」


我時隔兩周再次回到了故鄉。


「那麼,我們走吧艾克斯君。亞莉艾塔和5年前一樣在同一家道具店吧?」


菲羅米菈丟下我,快步走了出去。我趕緊追她。


「啊,是的。是啊……話說回來,你想跟我到什麼時候呢?」

「不用擔心。如果艾克斯君的病情沒有持續惡化下去,見亞莉艾小姐一面後,我就會適當地消失的」

「剛才就說我有病,到底是怎麼回事?請妳說明一下吧」


菲羅米菈停下了腳步,深深地歎了一口氣,然後用爽朗的笑容回頭看我。


「是的,艾克斯君病了。只不過半個月不到沒見到亞莉艾塔,幻覺、幻聽、妄想等就膨脹到極限了。多虧如此,我們很難和你溝通。

與此相比, 好的也只有戰鬥能力比平時強,所以確實很麻煩吧?不是嗎?」


菲羅米菈說了些莫名其妙的話。


「不好意思,剛才說的話哪裡好笑了?」

「全部啊?」


我非常害怕菲羅米菈的笑容。


「請認真點說哦,菲羅米菈。把我說得就像是個兩周沒見到作為戀人的女孩子就會發狂狂奔的變態或者重病人一樣」

「你能早點理解狀況真是太好了。」


所有的感情都從菲羅米菈的臉上消失了。

…非常恐怖。


「菲羅米菈,不適可而止的話我也是會生氣的喔?

那種無聊的話誰會相信啊。亞莉艾塔也這麼想的吧?」


我和坐在路邊樹上的亞莉艾塔搭話了。


「治癒!」


我被菲羅米菈用治癒魔法強化後的法杖強擊毆打了頭。


「啊!我為什麼會和一顆樹說話呢……?」

「已經沒有一刻時間猶豫了。馬上就出發吧艾克斯君」


**********


在菲羅米菈的引導下,我到達了有亞莉艾塔的道具店前。


「請進吧。這樣的話稍微看看情況,如果確認艾克斯君的病情不再惡化下去的話我就會回王都去了,之後你們兩個人就盡情的調情吧」

「呃,我和亞莉艾塔不是那種關係……」

「乾脆就變成那種關係帶著回去王都不就好了嗎。

然後如果被狠狠地甩了的話,切斷留戀………那時候我會來安慰你的」

「…好的,謝謝。」

「很諷刺。請不要認真接受」


菲羅米菈彆扭地轉過身去。

…總覺得今天看到了很多菲羅米菈意外的一面。


「意外地有孩子氣的地方呢。總覺得很新鮮」

「明明年紀比我小,卻很自大呢。不快點去的話,會被我用賦予治癒魔法的法杖毆打的喔」


對著拄著法杖的菲羅米菈苦笑著,我深呼吸了一下,想要把手放在店門上。


「……啊」


但是,在我打開門之前,有一個少女先從裡面出來了。

我稍微彎下腰,把視線對準少女。


「你好,米拉醬。亞莉艾塔在裡面嗎?」


前幾天從亞莉艾塔那裡聽說她是5年前和亞莉艾塔一起尋找的小狗的主人。


「……變態的哥哥」

「妳誤會了。聽我解釋,米拉醬」


但是,米拉沒有聽我說話。

她緊緊地握住了我的衣服。

「拜託你了…變態哥哥是個很厲害的人吧…?救救亞莉艾塔姐姐……!」


少女的眼睛裡眼看就要掉眼淚了。

看到她那不同尋常的樣子,我明白了亞莉艾塔發生了什麼大事。


「米拉醬,冷靜點。亞莉艾塔出了什麼事嗎?」


我為了讓少女冷靜下來,盡可能溫柔地催促她說話。


「幾天前……有個叫艾維斯的笨貴族來到姐姐的店裡……」

「艾維斯…?」


從米拉口中說出這個名字讓我很吃驚。

即使在不怎麼關心我們的貴族中,庫貝拉家的他也特別厲害。


在不久之前,不管大小事,都受到他各式各樣的騷擾,但自從擊破魔王軍四天王以來,王對我們的信賴加深了,他就不怎麼表現出來了…

他為什麼會來到這樣的邊境…?


「……那個笨貴族為了要讓姐姐成為他的性奴隸,強行的把姐姐綁架到王都去了……」


下個瞬間,我牽著菲羅米菈的手,快步回到了村子的入口。


當時啟動轉移術時,沒把米拉捲進來,沒把菲羅米菈拋在一邊,沒有一個人回王都去,我自己也覺得很了不起。


「呃,艾克斯君!冷靜點!暫且冷靜一下…!」

「我很冷靜。因為要啟動轉移術了,所以請不要離開」


在我看來,慌亂的是菲羅米菈。

為了不讓她暴走,讓轉移術發動失敗,我抱緊了她。


「什、什…什…!」

「我要飛了,菲羅米菈。」


**********


我們僅僅過了幾個小時就再次回到了王都。

也許是受連續發動轉移術的影響,多少感到頭暈,但現在已經不在意了

「那麼,菲羅米菈。我還有點事情,就先這樣吧」

「呃,艾克斯君!等等……」


我把菲羅米菈從胳膊上解放出來後,就全速跑了出去。

和行人接觸的話可能會發生重大事故,所以我從建築物的屋頂上跳過去。


嗯,果然我很冷靜。


這樣的話不管多少都能加快速度吧。


「呃,那傢夥的家確實是在那裡吧?」


追尋著以前被邀請去宅邸一次時的記憶,尋找似曾相識的建築物。

我一邊跑一邊確認了腰上的劍。


「嗯,室內的話用刀會比較好吧?」


考慮設想的狀況,考慮武器的適應性。

果然我很冷靜。


我一邊舔著嘴唇一邊趕往艾維斯的房子。



---------------------------------------------------------------



下回,襲擊艾維斯邸的瘋狂怪物艾克斯。

時間將稍微往前倒回去,以亞莉艾塔視角發送。


譯 : 瘋狂怪獸勇者君的追妻冒險,笨貴族艾維斯君準備被拆家吧,下回待續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