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慘劇之館




「……嗯……啊,到王都了嗎?」

「……我也說不上什麼,你在這種情況下竟然還能好好睡啊」


無視艾維斯的吐槽


亞莉艾塔

從打盹中醒來,發現從窗戶看到的景色不知什麼時候從鄉間變成了大城市,於是輕輕地伸了懶腰。


馬車之旅出乎意料地舒適。

就這個異世界程度的文明水準來說,乘坐馬車的長途旅行就像是地獄一樣的環境,雖然有前世耳熟能詳的知識,但究竟是金錢的力量還是魔法的力量呢?

車內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搖晃,乘坐的感覺和前世的汽車和新幹線沒有多大區別。

再加上和眼前的拐騙混蛋談話也很不起勁,只是呆呆地看著窗外就困了也是沒辦法的事吧。


「還要多久才能到達目的地?」


我很意外地向一個長相紳士的大叔打招呼。


「還有10分鐘左右。亞莉艾塔大人」

「請停下來。我只是個平民罷了」

「如果是艾維斯大人的小妾的話,擁有比普通貴族更大的權力」

「……總之先不要說『大人』了。如果不能直呼其名,至少也要說「さん」之類的」

「對不起,我做不到。」

「真是個不懂得變通的大叔啊。」


但是,他給我留下了忠於職務的印象。就像是老練的軍人角色。

然後,有一個笨蛋貴族憎恨著看著我和大叔的對話。


「為什麼,對那個人的態度比我要好呢?」

「我的興趣是年長的。」


我說了恰當的話。

不想和這傢夥好好對話。

因為不能直接對眼前的笨蛋貴族動手,所以我決定為了洩憤而和大叔調情。


「喂,大叔。請告訴我你的名字吧」

「我的名字什麼的,不值得告訴你。」

「你都知道我的名字,我卻不知道大叔的名字,真是不公平啊。請告訴我吧」

「馬上就要到艾維斯大人的宅邸了。請坐好吧亞莉艾塔大人」

「大叔,朝這邊看吧。」


我被一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大叔迷住了。

但是,我和大叔愉快的聊天時間好像結束了。


馬車停在一座很大的宅邸前。好像是到達目的地了。


「來,來吧,亞莉艾塔。從今天開始這裡就是妳生活的地方」


先從馬車上下來的艾維斯,向我伸出了手。

當然,我無視他一個人從馬車上下來。


「…你……知道自己的立場嗎……」

「哦…」


我不由得對眼前房屋的壯觀叫出聲來。

這是座只會在電影或遊戲中出現的豪華房子。

找櫥櫃或衣櫃的話一定會翻出稀有物品來。

艾維斯向著對房子外觀一見鍾情的我驕傲地說道。


「呵呵,怎麼樣。這這個就是艾維斯=庫貝拉的宅邸。

從外觀的優美程度來看,也不亞於父親的住宅。還是挺高級的吧?」

「啊,好厲害啊。」


我坦率地承認了。好的東西就是好的。

於是,艾維斯露出了意外的表情。


「……什麼嘛,你不是也能採取這種坦率的態度嗎?」

「你以為我是什麼?比起那個,住在這裡的只有你嗎?家人呢?」

「……父親和哥哥生活在不同的宅邸裡。住在這裡的庫貝拉家只有我一個人」


…啊。這傢夥大概是被家裡拋棄了吧?

看來是個沒有才智的傢夥啊。


我突然覺得對這傢夥稍微溫柔一點也可以。

不過,綁架我的事實不會改變,所以我不打算原諒。


「跟我來吧。我帶妳去妳的房間吧」


**********


「那麼,亞莉艾塔大人。有什麼事的話請隨時通知我」


我因為看到了正統的女僕而睜大了雙眼,隨後被一個人留在了寬敞的單人房裡。


「……那麼,到底該怎麼辦呢?」


或許,警備沒有那麼的嚴格。想逃跑並不是不可能的…


「說的是逃跑後要去哪裡吧…」


有這樣的房子的話。艾維斯擁有不可思議的權力大概是真的吧。

即使從這裡逃出來並想辦法回到故鄉,也會馬上被帶回的吧。

即使逃跑的方向不是故鄉的某個地方,也不難想像他會因為我逃跑而對父母做出什麼事來。

…雖然我隱約知道,但當我被他盯上的那刻起,我已經被將死了。


「如果變成這樣的話……」


與其被當成不瞭解也不喜歡的男人的情人,當初還不如坦率地接受艾克斯的好意。

在晚霞中抬頭仰望,堅強成長的艾克斯的側臉在腦海中浮現。

我全力把頭撞到了牆上。


「不對不對不對!我是正常的!本來就不會有被男人奪去貞操的時刻啊————!」


精神被肉體牽引著的現狀讓我很害怕。

雖然只活了前世的一半的歲月,但思考回路卻被女性思想所塗滿,真是屈辱。


「吵死了!你到底在幹什麼」


或許是聽到了我的慟哭,艾維斯來到了房間。至少也先敲個門吧。

然後,那傢夥看到我的身影後就凝固了。抱歉啊。


「……不是挺好的嗎?」


艾維斯的視線把我從腳指尖舔視到了頭頂。令人討厭。我起了雞皮疙瘩。


「女人真可怕。只要稍微加工一下就能改變到如此程度」


…啊,你在說我現在的樣子嗎。

被帶到宅邸的我,通過真正的女僕們的巧手,受到了改造手術。

化妝、髮型、THE・路人角色等充滿鄉下風情的村姑元素被剝掉,被迫穿上了肩膀緊繃繃的禮服。行動困難。


「……嗯,本想打算等到晚上再享用的,但是我改變主意了。」


艾維斯關上了房間的門。

住手!住手!然後別鎖上門啊。

那傢夥一靠近我,就把手扭在腰上抱了過來。


「雖然外面還很明亮,但是這樣更能享受你的臉和頭髮。」

「噁…好……雞皮疙瘩啊——」


我討厭臭掉的臺詞和男人的臉在近距離的狀況。

但是,艾維斯似乎很中意這樣的我,一抱就把我放在了床上。


「等一下等一下!晚上吧!晚上好!」


我一邊在床上一溜煙地後退,一邊策劃著拖延時間的工作。不行啊。


「不要做無用的抵抗。也不是第一次了,我會讓你比起艾克斯更開心的,所以請放心……」

「笨蛋啊!這種事我還是第一次啊————!」


我的第一次宣言讓艾維斯停下了動作。哎,有效果嗎?


「…是第一次嗎?還沒有和艾克斯共度一夜嗎?」

「怎麼可能有啊!豈止是艾克斯,其他的誰都……那個……是那個……總之什麼都沒做過!」


過了一段時間,雖然艾維斯還在凝固中,但不久他的臉上就刻上了深深的笑容。


「不是最棒的嗎!我要奪走艾克斯的女人的第一次。搶在那個勇者之前!不是別人!正是我!」

「你再踏去那裡就是同志了!這是扭曲的同志哦!」﹝是牛頭人啊!﹞


我對眼前的同志叫苦不迭,但情緒高漲的同志卻停不下來。

我被困在床的邊緣,失去了逃避的地方。

為了逃避現實緊緊閉上了雙眼。


「……呃………!」


我小聲嘟囔的時候,房間的門被激烈地敲了起來。

誒。難道真的是…?


「艾維斯大人!緊急事態!」


是個不認識的大叔。

…啊,不認識的大叔也可以。

對於不認識的大叔的干擾,艾維斯露骨地發出了焦躁的聲音。


「我正在忙!等一下!」

「是入侵者!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人,但是警備人員不斷地被擊倒了!」

「什麼…」


好像出了什麼亂子。

果然艾維斯也冷靜下來了,暫時從我身上退了下來。

「這是怎麼回事?賊人嗎?還是魔王軍?」

「詳細情況還沒有掌握,但現時還沒有出現死傷者。大家好像都被一擊打昏過去了…真是相當高明啊」

「好像不是普通的強盜……」

「總之,艾維斯大人和亞莉艾塔大人,為了安全請好好鎖在房間裡別出去……什麼,什麼!?你……!」


哎呀,門外好像發生了什麼事。


「咕嘟啊——!」


不,不認識的大叔!

門外響起了某人倒下的聲音。大概是大叔倒下了吧。


「怎、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看起來很著急的樣子,艾維斯向在門外的大叔打招呼,但是沒有任何回應。

……也就是說,現在門外有一個擊倒大叔的入侵者。

我和艾維斯吞咽唾沫的聲音在安靜的室內迴響。


「是,是誰…?」


艾維斯向在門對面的入侵者打了招呼。

加油!!


下一瞬間,堅固的門板被劍撕裂了。


「艾…艾維斯……」


從門上的裂縫中,一個男子突然露出了臉。


「Here's客人!」﹝這裡捏他電影:閃靈The Shining (或稱鬼店)的經典場景~Here's Johnny!﹞


「呀——!Shining!?」


我和艾維斯因為太過恐怖而互相抱住了。

怎麼說呢,是艾克斯嘛!這傢夥在幹什麼!?

啊,艾克斯注意到這邊了。


「啊,亞莉艾塔……」

「哦,哦。是我……」

「……很漂亮……」


不,現在這樣比較好。

艾克斯從門的裂縫一直盯著這邊。好可怕。


「那麼,太遺憾了!亞莉艾塔是屬於我的!你已經出局了…」


哎呀,不停下來就好了,笨蛋闖了過去。

然後有什麼東西從笨蛋的旁邊飛過。

大概,豎立在笨蛋背後的刀就是它的真面目吧。


「我現在在和亞莉艾塔說話。為什麼要搗亂?怎麼做你才能安靜下來?我不太會用小刀,所以手頭上帶的不多。如果可以的話,在我全部丟完之前安靜一點就好了,可以嗎?可以吧?啊,不用回覆。只要保持沉默就可以了。對於喋喋不休的你來說可能有點困難,但還是希望你加油。如果是你的話可以做到」


艾維斯完全沉默了。


…那麼,我就是這個怪物的獵物了吧

該怎樣面對才好呢?


那雙眼睛怎麼看都不像是清醒的。

是混亂之類的狀態異常的關係嗎?


那麼我就沒辦法了。我只是個小鄉村的村姑,沒有治癒魔法的技能。

持續著充滿緊張感的對峙。


怎麼辦……該怎麼做,我才能活下來………?

咦,艾克斯的樣子………?

慢慢地閉上雙眼………?


「……嗚」


睡著了…嗎……?

誒~……在這種情況下睡覺嗎?


艾克斯的臉還夾在門的裂縫裡,就這樣靈巧地睡著了。


「哈啊…哈…嗯,總算趕上了……」


有人從門啪的一聲剝下了艾克斯的臉。

女人細長的手從漏洞打開的孔中伸出來,打開門的鎖。


「咦,你確實是……」


打開的門對面站著一個面熟的胸部。


「菲洛米菈…是嗎?」

「好久不見,亞莉艾塔。啊,因為對艾克斯君施放了睡眠魔法的關係,暫時不會醒來,所以不用擔心」


看來當前的危機已經過去了。



我為生還的喜悅而顫抖。



----------------------------------------------------------



譯 : 辛苦了勇者君…沒想像中的那樣為了救人而弄得血流成河,反倒是因為驚恐的出場方式而造成拯救對象留下深深的心靈創傷…這波血虧啊


這場慘劇唯一的倖存者就非艾維斯宅邸了,沒被勇者君搞成廢墟真是太幸運了


最後對於心靈受到極大打擊的娚主嘛,這邊為妳獻上默哀…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