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逃脫!艾維斯宅邸




「…菲、菲,菲羅米菈!這是怎麼回事!?」


在艾克斯瘋狂的攻勢中死機的艾維斯重新啟動了。

艾維斯似乎和菲羅米菈有過相識,指著睡在地板上的艾克斯,朝她喊叫。


「對不起,艾維斯大人。您能平安無事比什麼都好」

「沒事!?你說沒事!你到底哪裡看到我沒事了!你以為這樣對我就可以草草了事嗎!?」


面對吵吵嚷嚷的艾維斯,菲羅米菈雙手向前伸去,讓對方原諒。


「您生氣是理所當然的。但是,我覺得這次的事還是當作沒有發生比較好喔」

「哈!?別開玩笑了!把你們全都關進牢房裡…」

「我和夥伴們姑且不論,暴走的艾克斯君……能封鎖人類軍最強戰力的人在這個國家也有嗎?」

「唔……」

「而且,在和魔王軍戰爭的狀況下,德瓦利卿……你覺得艾維斯大人的父親希望人類軍和勇者對立嗎?」


菲羅米菈的話讓艾維斯一臉驚訝。


「妳、妳……已經事先和父親聯系好了……?」

「……怎麼樣?知道自己和庫貝拉家的關係惡化,即使和艾克斯君對立也只會給艾維斯大人帶來損失而已」

「……那、那是……」

「如果你很在意德瓦利卿會在艾維斯大人和艾克斯君中選擇哪一個的話,可以當場抓住我們嗎?」

「………」


啊,一說出父親的名字,這傢夥就露骨地安靜下來了。

雖然讓人覺得是個複雜的家庭環境,但我希望如果你們能在與我無關的地方說這些像伏筆的話就好了。


「說起來,你知道艾克斯君暴走這件事的原因就是因為你強行擄走了亞莉艾塔造成的嗎?」


啊,是嗎?為什麼我被艾維斯綁架的話,艾克斯會變成冬天的飯店管理員呢?(捏他閃靈 上一話提過的那部電影)


突然被甩了話題,我感到很困惑。


「本來只是想騷擾一下艾克斯的,沒想到…卻碰上了逆鱗……可惡!」﹝你想上別人的女人還說只有騷擾…??﹞

「亞莉艾塔小姐我們就帶回去了。如果繼續留在這裡的話,艾維斯大人的生命真的會有危險喔。如果珍惜生命的話,我建議你今後不要再和她扯上關係了」


我,怎麼好像被當成詛咒的道具一樣呢?


「喂,菲羅米菈。談話結束了嗎?」

「是的,你那邊怎麼樣?」


哦,從外面來了新角色。

她是一個身穿輕便鎧甲、金髮馬尾辮、身材苗條的美女。

肚臍、大腿、皮膚部分露出很多,真是大飽眼福。


和站在旁邊露出度很少的黑髮巨乳,費洛蒙元素形成鮮明對比,我的雙眼享受著她們兩個人。眼福眼福。


「沒問題。他們只是倒在地上昏過去而已,大概一個小時左右就會醒的」

「那太好了。畢竟出現死者的話就不好了」

「…啊,你是亞莉艾塔嗎?我叫蕾比。和菲羅米菈一樣是艾克斯的隊伍成員。請多關照」


我對舉起一隻手向這邊打招呼的她,輕輕地鞠躬。

她好像也是艾克斯的夥伴。

…這個混蛋,真的被美女們包圍著。令人羨慕的傢夥。


我用嫉妒的眼神輕輕地盯著躺在地板上熟睡的艾克斯。

看到這個樣子的我,蕾比好像有什麼會錯意似的笑了。


「啊,不用擔心。我和艾克斯不是妳想的那種關係。雖然我不知道菲羅米菈是怎麼回事就是了…」

「蕾比!」


……這話是什麼意思?

面對無法讀懂意圖的對話,我腦海中浮現出巨大的問號,菲羅米菈乾咳著重新整理了一下。


「那麼,我們走吧,亞莉艾塔小姐。總之先帶您去我們作為據點的宅邸。之後的事情等冷靜下來再說」

「啊,啊。我知道了」

「蕾比請負責扛起艾克斯君。」

「了解啊」


蕾比把熟睡的艾克斯像扛行李一樣輕鬆放在了肩上。

……不愧是勇者一行的一員。有著從纖細的外表無法想像的肌肉量。


「……啊」

「怎麼了嗎,亞莉艾塔小姐?」

「我必須穿這個樣子去嗎?」


我的服裝目前還是維持著被艾維斯宅邸的女僕們穿上的飄飄然禮服。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換回平時穿慣的路人裝…


「……那種東西就給妳了。好了,趕快出去!」


被坐在地板上垂著頭的艾維斯贈送了禮服。

不,我不要,請把我的衣服還給我。﹝得不到妳的人沒關係,至少得到了妳的原味衣服,艾維斯表示:賺到啦﹞


「艾維斯大人都這麼說了,就這樣走吧亞莉艾塔小姐」

「嗯……」


菲羅米菈悄悄地耳語著一臉厭惡的我。


「……剛才我對艾維斯大人說的話,幾乎都是虛張聲勢的。在他冷靜下來之前早點離開這裡吧」

「嗯……」


我沒辦法,只好穿著一件讓人打心底難受的飄飄然禮服,離開了艾維斯的宅邸。


再見了,笨蛋貴族。不會再見面了吧。


**********


出了艾維斯宅邸數十分鐘後,我到達了艾克斯他們作為據點的宅邸。


「啊,這裡就是艾克斯的據點嗎?」


雖然和艾維斯的房子相比的確遜色不少,但還是非常漂亮的房子。


「除了我們以外還有幾個夥伴在這裡一起生活,現在都出門了。其他人都不在,請輕鬆點」


蕾比一邊傳達基地的事情一邊打開宅門。


她只是用手碰了一下門,就聽到了門的鎖被打開的聲音。

啊,高科技…不是魔法嗎。


「那麼,我去把艾克斯扔到房間裡,菲羅米菈就跟亞莉艾塔好好聊吧。」


蕾比這樣說著,就扛著艾克斯消失在了屋子的深處。

被留下來的我和菲羅米菈互相凝視著。


「……那麼,我該從何說起呢……」

「啊,我也完全不知道該問些什麼。」


互相類似的發言重疊在一起,不禁苦笑起來。


「先來杯茶吧?」

「啊,謝謝妳。今天一天裡有太多太多事了,真是倒楣啊」


**********



菲羅米菈視角


我在廚房燒開了水,把水倒進裝有茶葉的茶壺裡。


「哈,這是怎麼回事啊……」


我對她的感情很複雜。

她是我們應該保護的無辜的人民,是因為和艾克斯君有關係而被艾維斯盯上的受害者,也是我的……情敵。


這次的件事,以及因為艾克斯君對女朋友﹝亞莉艾塔﹞戀愛而產生的精神方面等問題,我可以和她說多少呢。

正因為是敏感的問題,所以當事人以外的人都不敢開口。


「總之,和艾克斯君直接對話是最好的吧…」


我延後了結論,拿著杯子和茶壺回到了她的身邊。


「亞莉艾塔小姐,讓您久等了……」

「噓……」


回到起居室的我,蕾比用食指捂在嘴上,示意我保持沉默。

然後指著在沙發上睡著了的亞莉艾塔。


「發生了很多事情很累吧。讓她睡吧」

「是啊…可以幫我把她送到空著的客房嗎?」

「好啊」


蕾比輕輕地抱起她,向二樓的客房走去。


《致亞莉艾塔小姐

因為您看起來很累,

所以第二天早上再聊吧。

今天請好好休息。

——菲羅米菈》


在顯眼的地方留下了紙條,讓亞莉艾塔小姐躺在客房的床上,我和蕾比則在客廳裡用溫一點的茶潤喉。


「談話就放在艾克斯君和亞莉艾塔小姐起床後吧。」

「妳打算怎麼解釋?」

「…我想了很多,結果還是讓當事人互相商量一下比較好。」

「重要的是讓艾克斯告白嗎?」

「……嗯,可能是這樣吧。」


或者說,那是最好的。

不管是艾克斯君和她成為戀人關係,還是因為沒有明確的關係而被甩,恐怕現在這種半途而廢的狀態對艾克斯君來說是最不好的。


「那個,沒關係嗎?」

「沒關係。如果是戀人關係的話那也沒關係,就算是失戀了,艾克斯君也不是那種程度就不行的脆弱孩子。」

「我說的是,菲羅米菈妳這樣沒問題嗎?」


……蕾比似乎有著偏袒我的想法。


「…上次說只要喜歡就好的是蕾比吧?」

「我說了那樣的話嗎?………啊,我說了。但是,我改變主意了。這樣真的可以嗎?妳看起來只是在忍耐」

「……真討厭啊,龍族真是的。因為我看起來像個白活了20年的孩子,所以想要多管閒事嗎?」


因為她多管閒事而焦躁的我,對她說了不符年紀惹人討厭的話。

但是,她微笑著注視著我的態度。


「是啊,在我看來,艾克斯和你都還只是孩子。因為連我一半的歲數都還沒活到。但是,妳這種人卻想在艾克斯面前成為「大人」。像個逞強的孩子,可愛得不能置之不理」

「……那真是讓您擔心了。」


我明白了用嘴是贏不了她的,歎著氣把杯子裡剩下的茶喝了下去。


「……我有要負責的地方。對艾克斯君」


我想起了五年前的那一天。

從故鄉勉強帶他去王都的那一天。

……亞莉艾塔和他分開的那一天。


「我覺得這是沒辦法的事情。事實上,如果沒有艾克斯君的話,有很多無可奈何的場面。不僅僅是我們,別說是八大幹部,就連四天王也不可能打倒吧」

「抱歉啦,我只有活得長壽一點而已。」

「…別開玩笑了。所以,為了人類,對於把艾克斯君打造成勇者這件事我並不後悔。………但是,如果那樣的話,至少在我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希望他能幸福。如果不是那樣的話,我就不能接受」


犧牲少年時代,獻身於拚命戰鬥的人不能得到回報,我不能認同。

結果只是我小小的自我滿足罷了。


「你有個很麻煩的性格呢。」

「是的,但是你不討厭吧?這種性格」


互相露出苦笑。

回過神來,壺裡的茶已經涼透了。


「冷掉了呢。我來給妳泡新的吧」

「比起茶,我更喜歡喝酒。」

「不行。不能讓亞莉艾塔小姐看到喝得爛醉的蕾比」


看著不服氣地嘟起嘴唇的蕾比,對剛才的事我稍微有點小報復,臉上露出了小小的笑容。



--------------------------------------------------------


譯 : 讓各位久等了~因為今天的事比較多的關係,所以沒像前幾天那樣連發,明天應該能照常更新了,先這樣。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