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亞莉艾塔醬的裝老實模式



「……嗯,已經是早上了……」


亞莉艾塔


在艾克斯他們據點的客房裡迎來了第二次的早晨。

在床上稍微伸個懶腰,再確認手錶。

從今天開始到要去受照顧的修行地露面為止,還有很多時間。


「……總之,先洗臉吧。」


我走出客房,憑藉著昨天帶我去過的記憶,去了盥洗室。


「啊,好厲害。真的會出熱水哦」


我一邊調整著放在洗手臺上的兩種水龍頭一邊扭開,熱水就出來了。

雖然結構是個謎,不過應該是什麼厲害的魔法吧。


在這個世界上,也許是因為奇妙的魔法技術的發展與普及,在很多奇怪的地方實現了扭曲的進化。

如果想用火的話,比起使用柴火,把含有發火魔術的「魔石」放進爐子裡會更快,而且也比起買柴火還便宜。


關於水也是一樣的,少量的水也可以從井裡或河裡取來,但是要大量使用的話還是依靠魔石比較快。


這種魔法的產物並沒有被上流階級所壟斷,就連我生活的鄉村那樣的平民之間也被普通地使用著,在這個異世界中是完全不同性質的社會。


嘛,托這個福,即使我的老家並不是特別富裕,但每天都能泡熱水澡,對於軟弱的現代日本人來說也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


我一邊獨白著這些無關緊要的異世界知識,一邊洗臉、整理睡相。

突然,洗手臺旁邊的浴室門打開了。


哼!?誰啊,有誰在早上洗澡嗎!?

沒有掛上使用中的掛牌喲!?


我在動搖的同時,也為接下來即將發生的幸運色狼事件而心動不已。


在宅邸裡的是,除了我以外,有艾克斯、菲羅米菈、蕾比、莉亞塔這4個人………


也就是說,如果是艾克斯以外的3個人的話,幾乎可以確定中大獎了。

概率是75%………!沒關係,我可以跟進。SSR洗完澡的是………!


就像激烈的戲劇演出一樣,我目不轉睛地盯著濃濃的熱氣。

是誰……誰來………!?


熱氣不久就變淡了,在我的眼前的是剛洗完澡,帶著微微泛紅光澤肌膚………


「……啊?你是誰?」


一個肌肉發達的全裸男子站在那裡。


**********



「啊……好困……」


艾克斯

帶著被朝陽灼燒而睡眠不足的眼睛,搖搖晃晃地走在走廊上。


吃了亞莉艾塔親手做的料理,和亞莉艾塔睡在同一屋簷下,醒來後發現亞莉艾塔就在附近,精神發生了異常的動作,昨晚一直睡不著。


「清醒點去洗把臉吧,艾克斯。今天也是在訓練所擔任指導的工作」


被走在旁邊的蕾比拍了肩膀。

正如她說的那樣。雖說是訓練,但疏忽大意的話還是會受重傷,相反的也可能會讓對方受重傷。


「那麼,我就去叫醒菲羅米菈吧。」


蕾比這樣說著,就和我分別,朝著菲羅米菈的私人房間走去。

洗個臉轉換心情吧………

這樣想著,走到盥洗室前,從裡面傳來了亞莉艾塔的聲音。


「嗯…呵呵,不是在洗澡吧……?」


我一邊確認著門上沒有掛著正在使用的牌子,一邊戰戰兢兢地打開了門。


「哦,這樣啊。你就是傳說中的亞莉艾塔嗎。我聽說你是在艾維斯那裡幹了件大事,很荒唐的女人」

「就說不是我幹的。我也在報紙上看過你,所以知道。無雙的槍手。神域的槍術。嗯…你的名字是……」

「維拉……你在幹什麼……?」


打開門,我們的夥伴……維拉赤身裸體地和亞莉艾塔親切的談話著。


「對了對了。叫維拉,是吧」


亞莉艾塔聽著我顫抖的話語啪啪地打了個響指。


**********



「哦,艾克斯。早上好~」


亞莉艾塔

向著在門口發呆的艾克斯打了個早上的寒暄。


「我馬上就做早飯,你稍等一下。維拉也吃點吧?」

「嗯…我平時早上是不吃早飯的……偶爾一次也可以嗎?」

「不好好吃飯的話,就不能維持這麼大的身體了?好好吃飯吧」


我這樣說著,輕輕地戳了一下維拉的胸板。


也就是說,勇者隊伍的最後一個人,使用長槍的維拉登場了。

在勇者隊伍上,他是除了艾克斯以外唯一的男性,也是和艾克斯不同方向的男人。


艾克斯是一個線條纖細、給人感覺很聰明的男子,而維拉則是肌肉發達強健的「雄!」,給人一種了不起的男子漢的感覺。


「話說回來,差不多該穿褲子了。會感冒的」

「哎呀,昨天晚上忙得連穿內褲的時間都沒有。老子已經迷上你了」


而且,似乎相當喜歡女人。昨晚好像也在歡樂街的可疑店面裡通宵玩了一整夜的樣子。


如果是前世的話,他肯定是那種沒有交流的類型的人,但試著聊了一下之後,發現他其實是個很有趣的男人,不知不覺就聊得略來越起勁了,甚至也忘了讓他穿條內褲,就這樣聊了起來。

因為很久沒有看到那傢伙胯股之間的那個了,總覺得有種懷念的心情,這種平靜的心情就藏在心裡吧。


「那麼,回頭見。」

「哦,穿上內褲馬上就去。」


我輕輕地向維拉揮手,一邊考慮早飯的菜單,一邊離開了盥洗室。




「喲,艾克斯。那傢伙就是你的青梅竹馬嗎。臉和胸雖然很普通……但是屁股還挺魁梧的。順產型的,老子喜歡。………嗯,你怎麼了。眼睛怎麼瞪得那麼大呢?你那麼在意老子的胯股之間嗎?」

「……維拉。如果可以的話,今天在王宮的訓練,要不和我進行一場模擬戰吧?」

「啊?討厭啦。因為你的麻煩事像傻瓜一樣多,所以很累人,老子也因為熬夜很困了」

「嗯。我想對士兵們也會有很好的刺激喔。我也想和好久不見的維拉比試一下,正好呢」

「……嗯?對話沒有連接起來哦」

「那麼,穿上衣服一起吃早飯吧。啊,真期待模擬戰啊…哈哈哈哈哈」

「那麼。該怎麼辦呢,老子的話沒有傳到艾克斯耳裡。還真可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內容類型是不是還要加個病嬌呢…娚主真是個罪孽深重的男…女人…﹞


從背後傳來了艾克斯和維拉的和諧對話。

也許是同為男性的那種心情,艾克斯的聲音聽起來比平時更讓人心情愉快。


**********



「嗯~。昨天晚飯時我也想過,亞莉艾塔真的很會做菜呢」

「因為沒做那麼了不起的東西,所以被誇獎的話會不好意思…如果妳喜歡的話我會很開心的。多吃點吧」


聽到蕾比的誇獎,雖然有點害羞,但並不覺得心情不好。


像是為了炫耀自己的肌肉一樣,維拉穿著微妙緊繃的衣服,也給人一種很舒服的吃相。


「好吃好吃。偶爾好好吃一頓早飯也不錯啊」

「維拉先生。請不要在嘴裡含著東西時說話」

「嗯,嗯。不要說那麼正經的話。從早上開始就能看到老子的臉,這可是少見的稀有狀況啊,再多和老子交流一下吧」


維拉站在菲羅米菈的背後想要進行性騷擾,卻被菲羅米菈的魔法電擊觸電了。好像能看到骨頭,不要緊嗎?


「沒關係的。維拉的性騷擾未遂是這棟宅邸的日常景象了。比起那個,亞莉艾塔在時間方面沒問題嗎?」


對於坐在我旁邊的莉亞塔來說,比起觸電的維拉的安危,我的日程管理的優先度似乎更重要。我確認了掛在牆上的時鐘,告訴了莉亞塔時間還很充裕。


「但是,因為要走在不習慣的街道上,所以吃完飯後早點出發會比較好。之後我會收拾好的」


啊,說得對。昨天的時候就已經迷路了。請允許我在這裡撒嬌。我向莉亞塔道謝了。


「不好意思,得救了啊,莉亞塔」

「請不要介意。亞莉艾塔的工作也請加油哦。……這麼說來,我可以問一下亞莉艾塔工作的店在哪裡嗎?」

「嗯,是三號街的一家叫銀猫亭的雜貨店。妳知道嗎?」


我把修行地的店名告訴了她後,不是莉亞塔而是觸電回來的維拉有了反應。


「哦,在那裡啊。我以前有從前面經過好幾次。如果是這樣的話,我來給妳帶路吧,亞莉艾塔」


這樣說著,維拉以很自然的動作用手摟住了我的腰。


維拉輕輕地斜著頭躲開從艾克斯那邊飛過來的叉子。看到豎立在牆上的叉子,艾克斯苦笑著向維拉道歉。


「對不起,維拉。它飛出去了」

「至少要為手滑了的事道歉吧。如果叉子刺進老子的額頭,你就不道歉嗎?」


勇者隊伍的早餐真是暴力啊。還是說,如果在周圍女性比例較高的環境中度過的話,知心的男性之間的糾葛會比平時更讓人覺得傻呢。

我也不是不能理解男人們想做傻事的心情,但是因為沒禮貌所以我就對艾克斯說了聲「喂」,他頓時縮成一團。


「我有地圖,你那邊也很忙吧,帶路的事就順你的心意吧。謝謝大家。承蒙你們的關照了」


我再次向艾克斯他們表達了感謝之情,輕輕鞠躬了一下。面對這樣的我,菲羅米菈溫柔地微笑著。


「我們才是要感謝您的美味飯菜,亞莉艾塔小姐。我想我們暫時也會在王都待一段時間,有什麼事的話請再來拜訪吧」


菲羅米菈的話說完後,莉亞塔緊緊握著我的手,露出笑容。


「當然,光是來玩就很歡迎了。亞莉艾塔!」

「哦,哦。有機會的話,就讓我這樣做吧」


距、距離好近……!



無論是前世還是今世,被美少女近距離注視著臉的珍貴體驗,都讓我不由得臉紅起來。

這種距離感很爽朗的感覺是會讓男人誤會的類型的女孩子哦……!


艾克斯也一定是以這樣的感覺被攻陷的。連雄性的同性戀們都會像被詛咒似的無條件喜歡上那笑容可掬的美少女。


所以,艾克斯會喜歡上莉亞塔也是沒辦法的事。


……又來了。像是胸口疼痛一般,被一種莫名奇妙的束縛感所襲擊。

為了不讓莉亞塔感到不安,我有意識地不讓疼痛暴露在臉上,帶著這樣的感覺笑了起來。


「……莉亞塔,艾克斯也要拜託妳了。」

「啊?是艾克斯先生嗎?」

「啊,雖然他有點遲鈍,但真的是個好人。如果能支持著他的話就幫大忙了」

「啊…我知道了…?」


我會全力支持艾克斯和莉亞塔。

希望兩個人能獲得幸福。


因為我是艾克斯的爸爸。

爸爸希望兒子能夠幸福,所以我祈禱艾克斯能幸福也沒什麼奇怪的。




因為我不是真正的女孩子。


雖然沒有打算裝出一副不幸的樣子,但我肯定是離普通的幸福稍微有點遠的人。

就連我的份也希望艾克斯能和普通的女孩子好好地幸福。


**********



好啦~!轉換一下吧!


雖然感覺不太對勁地做了認真的發想,但是切換的速度是我為數不多的優點之一。和艾克斯他們分別10分鐘後,我又恢復了正常狀態,向修行地的銀猫亭的老闆打了招呼。


「我叫亞莉艾塔。從今天開始承蒙您的關照了!」

「哈哈哈,不用那麼死板哦。我聽你父親說過。妳好像很優秀喔」


銀猫亭的老闆豪爽地笑著。與可愛的店名相反,店主人的外貌是個蓄著漂亮鬍子、目光銳利的老爹。與其說是個商人,不如說是戰士看起來更合適。


「不,『我』還差得遠呢。我會努力不拖老闆的後腿的」﹝這裡的『我』是用女性的『私』,而不是娚主通常自稱的『俺』﹞

「哦,妳也別太逞强了。可是,那傢伙竟然有個這麼漂亮的女兒!店裡會變得更華麗啊!」

「啊哈哈,謝謝。雖然臉上沒什麼大不了的,但如果能為店裡的營業額做出貢獻的話就太好了」


這樣說著,我嫣然一笑。


那麼,亞莉艾塔醬的裝老實模式。


我竟然是能辨別TPO的人。如果是在私人或親近的人面前就另當別論了,在初次見面的,而且還是住在一起工作的人面前,也可以戴上兩三層猫面具(裝乖的意思)。

﹝「TPO」就是英文單字裡的T(Time)、P(Place)和O(Occasion),分別代表著「時間」、「地點」和「場合/機會」,即考慮到時間、地點、場合﹞



「總之,把行李放到房間裡,今天妳就一邊做些雜事一邊記住工作流程。提姆!把亞莉艾塔帶到房間去吧!」


被老闆喊來的一個叫提姆的少年走到了這裡。比我小兩三歲吧。雖然個子比我高,但臉上卻帶著稚氣。


「這是我的兒子。當前就跟著這傢伙學習工作吧。提姆你教別人東西也是很好的學習。要好好照顧亞莉艾塔哦」

「我是亞莉艾塔。請多關照,提姆先生」


看著我低頭行禮,提姆板著臉,像是估價似的瞪著我。


「……嗯,是女人在玩扮商人的遊戲啊。又不是什麼料理教室」


哦,這真是個麻煩的傢伙啊?


嘛,突然被要求一邊工作一邊照顧一個素不相識的女人的話,多少也會心情變差。啊,提姆從老闆那裡得到了拳頭。


「什麼啊!我不是說過很多次了嗎!女商人嘛,反正也待不長久,照顧她也沒用!」

「那個從女商人的胯下生下來的傢伙,在說什麼自以為是的話啊,半吊子。」

「和媽媽沒關係吧?反正這傢伙,一個月之後也會哭著逃回去的!」


老闆對一副充耳不聞的他深深地歎了一口氣,向我道歉。


「哈……對不起啊,亞莉艾塔。他明明是個做生意的,但是嘴不好,我也很為難」

「不,我也明白提姆先生說的話。關於女性能否勝任商人一職,我想請提姆先生根據我的工作情况來判斷」


輕輕地微笑著,把提姆辛辣的話敷衍過去。我不像看上去那樣是個小姑娘,所以我不會被捲入這種程度的挑釁。


……但是,我也打算認真地以商人為目標。剛才說的話讓我有點生氣,稍微反擊一下吧。

我走近了提姆,從下面看了看那傢伙的臉,臉上露出了笑容。


「什麼,什麼啊…」

「不過,既然你這麼說,那工作的時候請讓我看看提姆先生的帥氣之處吧?」


用手指著檯子輕輕地說了些挖苦的話,心滿意足了,我一下子跳了起來,和那傢伙拉開了距離。


「………」


啊,提姆那傢伙僵住了。………我沒有說那麼過分的話吧?

一直盯著我看,我突然感到不安。


看不過去的老闆歎著氣對提姆說。


「喂,別裝傻了,把亞莉艾塔帶到房間裡吧。馬上就到開店的時間了」

「我知道。跟我來,亞莉艾塔」


提姆聽了老闆的話終於開始行動後,我跟在他後面。


建築物的二樓好像是老闆他們的生活空間,我的房間好像也在那裡。老闆向樓梯上的提姆喊道。


「……提姆。我先說一聲,你可別對借宿的人動手喔?」

「啊,我才不會!?別說無聊的話了,臭老頭!」


在說什麼?


……嘛,雖說要讓我工作半年,但在這裡我基本上是局外人。插手店裡的內部事務,不能說是一種很有品味的行為。我決定故意把兩人的對話置若罔聞。



「這裡是你的房間,雖然已經稍微打掃過了,但如果有什麼事的話可以告訴我或者我爸」


我環視著被帶入的房內。雖然不能說很寬敞,但對於住宿來說還是很夠用了。


「那麼,請多多關照。提姆先生」


我伸出一隻手要求握手的時候,提姆粗暴地回握我的手。


「……哦。我會盡力用的,你就做好心理準備吧。亞莉艾塔」



就這樣,我在王都的修行生活開始了。



------------------------------------------------------------



譯 : 本話標題 「アリエッタちゃん猫かぶりフォーム」

其中的「猫かぶり」有假裝文靜、假裝老實、隱藏本性的意思

然後「フォーム」則有形式、樣式、模式的意思

所以我本話的標題才會這樣翻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