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不能輸的戰鬥……!



亞莉艾塔

在銀猫亭開始工作以來,已經過去一個月了。


「辛苦妳一個月了。因為扣除了生活費,所以可能不太多,請收下吧」

「謝謝老闆。我在這裡是站在學習的立場,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也就是說,這是一個愉快的發薪日。我恭恭敬敬地從老闆那裡領到了薪水。


「別在意。正因為是從妳父親那裡學來的,所以性格很好,而且以看板娘為目標的客人也新增了」

「啊哈哈。像我這樣的人竟然是看板娘,真是太可怕了」

「不不不,供應商對亞莉艾塔的評價也很好喔?說和妳聊天很開心,說話很爽快」

「又來了。會害羞的,請不要太抬舉我哦」


先不說父親教的買賣術,看板娘果然太誇張了。

在這個全是美型的異世界裡,如果能以我這樣的長相來新增客人的話就不用那麼辛苦了。我笑著對老闆的玩笑搪塞過去。


「……嘛,先不說看板娘什麼的,就女人來說也還過得去吧。」


一邊說著像傲嬌一樣的話一邊在倉庫確認庫存的提姆回來了。


「辛苦了,提姆先生。………但是,能不能請你停止那個對女人的輕蔑呢?即使這樣,我也覺得自己比周圍的男人更有戰鬥力喔?」


我雙手插腰,挺起胸膛回話,提姆很尷尬地搔了搔頭。


「啊~…對不起,剛才都是我不好。我知道妳很努力。………這一個月都很努力啊,亞莉艾塔」


等一下……太狡猾了!

這傢伙為什麼一個月就完蛋了啊。第一次登場的時候你不是更有魅力嗎。我覺得噁心…。﹝才一個月就攻陷了傲嬌弟弟,娚主真不簡單﹞


「怎、怎麼了,提姆……有點噁心呢?」

「人家都很認真地表揚你,你卻……啊!」


我用哀傷的眼神看著被我拔掉牙的提姆,老闆看著我和提姆笑了。


「別這麼說,亞莉艾塔。提姆他很高興有了朋友」

「朋友?」

「正如你所知道的,提姆對工作也許很認真,但他嘴太笨了,做事也很快。和做事馬馬虎虎的傢伙大打出手的情况也不少」

「對對!我所知道的提姆就是這樣的角色!」

「亞利艾塔!」


我無視怒吼的提姆,催促老闆繼續說下去。


「所以,看到和自己同齡,認真做商人的亞莉艾塔,才會那麼的高興吧。真是同志啊」

「我只是普通地工作而已……」

「不用謙虛,我可沒見過那麼熱心工作的人喔」


不,真的只是普通的工作而已……


確實在工作中沒有偷懶,偶爾也會免費加班,但是真的沒有做什麼特別的事情。或許只是我的感覺有點奇怪而已,按照這個世界標準的話,前世日本人對於一般勞動的感覺是異常的嗎?


當我品味著難得的異世界轉生物般的感覺時,老闆對提姆微微一笑,帶著惡作劇般的笑容


「嗯,這傢伙喜歡亞莉艾塔的理由可能不止這些吧。」

「臭老頭。如果想長壽的話,就不要隨便說什麼吧?」

「哈哈哈!那麼,從亞莉艾塔來我們家到今天為止也已經一個月了。雖然有點晚了,在這裡開個歡迎會吧!當然是我請客」


哎呀,發生了飲酒交流活動。


這麼說來,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之後還一次都沒喝酒呢。因為前世是個很會喝酒的人,所以對這個世界的酒什麼的也不是沒有興趣。但是,在那之前必須先確認一下。


「提姆先生,這個國家從幾歲開始可以喝酒啊?」

「啊?在說什麼。妳的故鄉裡有那樣的規定嗎?……雖然法律一般沒有規定,但正常來說如果是以小孩子為對象的話,店裡是不會給酒喝的。如果有監護人陪同的話,有的店是會給小孩子喝烈酒……這一點要看店主的心情而定。總要適當的吧」


看來沒有什麼特別的規定。嘛,在異世界拿出前世的法律也太土氣了。

那就不客氣地用老闆的錢包讓我喝酒吧。

我正想著異世界的酒精時,店門突然開了。


「老爹。你還在嗎?」

「啊,藥師。你怎麼了?」

「晚上好,亞莉艾塔。不好意思,店裡打烊了還過來,老爹還在嗎?」


來的是在銀猫亭批發藥品的藥師叔叔。

正準備出門的老闆向藥師打招呼。


「哦,這個時間怎麼了?藥師。」

「是之前說過的向訓練所批發藥水的事……」

「啊,那件事啊。我也不是特別著急啊」

「我碰巧在銀猫亭附近有事,就順便來一下。」


是工作上的事情嗎?我正想準備兩人份的茶時,卻被藥師給謝絕了。


「啊,沒關係。不會那麼久的」

「就是這樣。提姆和亞利艾塔就先去五號街的荒鷲屋開始吧。我隨後也馬上到」


嗯。老闆也這麼說了,雖然有點不好意思,但還是先去確保座位吧。我和提姆一起去了這附近有名的酒館。


**********



「歡迎光臨!哦,這不是提姆嗎。帶著美女,是要約會嗎?那就去更有氣氛的地方吧」

「別說傻話了。這是我們家的實習生亞莉艾塔。之後我爸爸也會來,所以請給我三個位子的座位」

「什麼呀,太無聊了吧。正好裡面的桌子空著,你就去那邊吧」


我和提姆面對面坐在店員指著的座位上。也許是傍晚的繁忙時段吧,我一邊環視著喧鬧而充滿活力的店內,一邊問提姆。


「剛才的店員你認識嗎?」

「嗯,就是那樣的地方。我和爸爸都是常客了,所以能記住他的長相。總之,在我爸來之前,先隨便吃點什麼吧。想要吃什麼呢?」

「嗯,喉嚨也乾了,要不喝點度數較輕的酒吧。喝什麼好呢……」


我看了看店內牆上的商品目錄。料理姑且不論,關於酒的名字,就算看了也不知道是什麼酒。

正當我煩惱的時候,坐在我旁邊的艾克斯擅自為我解說了酒的種類。﹝…嗯!?﹞


「亞莉艾塔,這家店的水果酒種類很豐富,有蘋果、檸檬、草莓、杏子……還有用桃子和辣椒調製的酒呢」

「喂!你是從哪冒出來的變態啊?別理所當然地鑽進別人的座位裡。亞莉艾塔也別很普通的接受啊!」


對於無聲無息地出現的艾克斯,提姆露出了敵意,但是艾克斯卻對其回以微笑。


「呀,提姆。我剛去了銀猫亭,聽說你們兩人在這家店裡。然後老闆要我轉告你,可能會點晚才到,不要在意」

「這樣啊,那辛苦你了。你可以回去了,接下來是「我們的」亞莉艾塔的歡迎會」

「嗯。我從老闆那裡聽說了,所以知道。要舉辦「我的」亞莉艾塔的歡迎會」


嗯。雖然他們才剛認識不久,但沒想到關係已經這麼好了啊。

我微笑注視著互相用額頭碰撞,互相瞪著的艾克斯與提姆。


自從我開始在銀猫亭工作後,艾克斯就作為客人經常來店裡看我的樣子。


在魔王軍沒有太大動靜的現在,雖然處於比較平穩的狀況下,但是有著作為勇者的職務,卻在空檔期間抽空前來的艾克斯,讓爸爸我非常感激。


話雖如此……但以一週七次的頻率來看的話,稍微有點做過頭了。

每次來都會買一打藥草,到底是做什麼用的呢。難道在吃嗎?


因此,自然成為常客的艾克斯和提姆也變得相識起來了,稍一不留神就成了這樣意氣相投的關係。


「什麼是『我的』?前幾天不是被亞利艾塔直接了當地說『我們只是青梅竹馬』嗎?」

「這樣的話,你好像只是『普通的同事』。如果是工作中的話暫且不說,私底下裡希望你不要太黏亞莉艾塔啊?」


好像在談論著我的話題,但現在還看不出話題的方向性。這些傢伙到底在說什麼?現在是休息日,如果有艾克斯在的話,那就貓假面脫了吧﹝這裡指的是解放隱藏的本性﹞。

我擠進了正在嬉戲的兩人之間。


「好啦好啦,關係好是可以的,但是也差不多要被店員的視線給弄痛了,點些什麼吃的吧。我要蘋果酒,你們要怎麼辦呢?」


提姆用不滿的表情看著脫了猫假面的我。你啊。


「……你在這傢伙面前,感覺會有很大的變化呢。」

「嗯,現在是休息日,我和艾克斯也交往很久了。被看到我戴著猫假面的樣子,有點不好意思」

「……我也很喜歡那個樣子的亞莉艾塔……嗯,我覺得挺好的。」

「好的好的,謝謝你。」


我敷衍地接受了艾克斯恭維的話,提姆則向店員點好了菜。

過了不久,三個玻璃杯就被放在了桌子上。

提姆把其中一個遞到了艾克斯的面前。


「……給你吧,我請客」

「啊,可以嗎?」

「我不是說過這是亞莉艾塔的歡迎會嗎?我只是覺得祝賀她的人多一些會比較好而已」

提姆又做了一副廉價的傲嬌行動。

艾克斯一邊苦笑一邊拿著杯子。


「謝謝。如果是那樣的話,那就拜託你了」

「啊,這是我最喜歡的酒,你嘗嘗吧」


我也拿起了自己的杯子舉到頭上。


「那麼乾杯吧,祝賀我的前途!」

「這樣的話你怎麼敢自己說呢?算了吧……為了亞莉艾塔的前途」

「乾杯!」


我們三個人把酒杯碰在一起,接著大口大口喝光了裡面的東西。

艾克斯面向空中,盛大地噴出了酒。


「嗚哇啊!?哇……啊啊……!的、喉嚨……灼燒……!?」


艾克斯一邊做著帥哥不可能做出的表情一邊咽著。

提姆喝乾了自己的杯子,笑著歪了歪臉。


「我最喜歡的酒怎麼樣?我告訴你,我杯子裡的東西也是和你一樣的酒哦?」


喂喂,你到底給他喝了什麼啊。我借了艾克斯的酒杯嚐了一口。


「啊,笨蛋!別喝啊,亞莉艾塔!」


提姆慌忙地想要阻止我,但液體在那之前就已通過了我的喉嚨。


嗯……喉嚨裡像燃燒一樣的激烈的熱度,感覺就像融化了的糖一般,散發出强烈的甜味,雖然有點怪癖,不過味道還不錯……


「你啊,這東西是很烈的吧?雖然一口氣就能搞定就是了」

「亞利艾塔也意外地很强呢……啊,對那個文雅的男子來說有點受不了吧?真是不好意思啊」


真是的,這傢伙。真是一場毫無意義的惡作劇……哎呀,調整好呼吸的艾克斯從我手中奪走了酒杯,然後一口氣喝乾了剩下的酒。露出一副能面似的表情,搖搖晃晃地拋棄了感情,叫住了店員。


「……對不起。再給我來一杯和他一樣的東西」


不久之後,可燃性液體又再次出現在餐桌前。


「這我請客,請不要客氣」

「啊……有意思吧……!」


兩個人又再次一口氣大口喝乾杯裡的東西,這次是提姆向店員點了兩人份的酒。不知為何,男人之間的戰爭好像開始了。

嘛,要好好珍惜能一起做這種蠢事的朋友喔。我並沒有做出停止勝負那種土裡土氣的蠢事,而是一邊咕嚕咕嚕地喝著蘋果酒一邊守護著兩個人。


**********



在那之後,兩人的戰鬥陷入了極度混亂的境界。


當雙方喝空的酒杯超過了十杯時,周圍開始聚集起觀眾。

偶然路過附近的維拉也跳入參戰,勝負變成了三足鼎立的狀態。


因為周圍的人開始賭誰能活到最後,所以我就一言難盡地接下賭局,打算順便賺點小錢。

勝負更加激烈,喝得酩酊大醉的維拉赤身裸體開始跳舞。


因為艾克斯很晚還沒回去,所以菲羅米菈和莉亞塔也來到了店裡。

菲羅米菈用法杖從背後全力猛擊了在店裡瘋狂跳舞的維拉的頭部。


把作為監視角色的莉亞塔留在了現場看守艾克斯之後,菲羅米菈拖著昏迷的維拉回家了。

受到現場氣氛的影響,莉亞塔也點了一杯較為清淡的酒,但只喝了一杯就滿臉通紅了。因為實在太可愛了,我把莉亞塔枕在我的膝蓋上護理著。


之後,過了一個小時,終於要决定出最後的勝利者了——!



**********



提姆把空了的酒杯很有氣勢地摔在桌子上。


「嘛……還沒……我還……」


雖然鬥志還沒有消失,但肉體好像沒能跟上。提姆趴在桌子上昏過去了。


「嗯,這麼說來,冠軍就是中途跳進來參賽的蕾比選手。大家鼓掌!」

「耶~艾克斯正在看嗎?」


因此,在拚酒比賽中獲得勝利的是,擔心著莉亞塔的菲羅米菈送過來的蕾比。順便說一下,艾克斯早在10分鐘前就已經沉沒了,但已經完全不知道是什麼勝負的提姆不知為何接著與蕾比展開了一對一的廝殺,英勇地落敗了。


「呀~好開心啊!好久沒喝這麼多了!」

「嘻嘻……我也很開心啊。還賺了不少零花錢呢……」


就算付了利息後,手頭還是剩下了相當多的錢,我一邊數著,一邊露出了邪惡的微笑。


中途過來,一起喝酒觀戰比賽的老闆對我目瞪口呆。


「哎呀呀……亞莉艾塔真是個堅強的傢伙啊。嘛,既然是在酒席上,就不說什麼正經話了,但可別在其他地方做起這種奇怪的生意哦?」

「對於自掏腰包的人,周圍也會很熱鬧吧?我只是想開心地喧鬧一下而已」


我一邊輕輕地擺弄著在膝蓋上蜷曲睡著的莉亞塔的臉頰,一邊注視著臉色蒼白的艾克斯與提姆的屍體,一邊溫柔地微笑著。



---------------------------------------------



譯 : 這場激烈的戰爭,亞莉艾塔或成最大贏家,贏了錢還免費獲得女人,賺爛了賺爛了,真不愧是娚主。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