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惡夢



回想起來,魔爪也許早就悄悄靠近了。


艾克斯

回顧過去,彷彿要逃避眼前的現實。



**********



「喲,艾克斯」

「亞莉艾塔?妳為什麼會在這種地方……」

「為什麼?那當然是工作啊。對了,給你一個特別優惠吧。」


從突然出現在王宮訓練場的亞莉艾塔手中收到裝有液體的小瓶子。


「這是?」

「這是恢復疲勞的藥水。最近和魔王軍的戰鬥中有一條街道被堵塞了吧?受此影響,這種藥水的流通也被壓縮了。對於有進貨渠道的我們來說,現在正是賺錢的時候。」


亞莉艾塔指著身後的車上堆著的藥水。


「之前就開始在訓練所販賣了,和艾克斯在這裡見面可能是第一次吧。聽說你們摧毀了魔王軍的前線基地?大家有沒有受傷啊?」

「嗯。因為只是小規模的基地,所以沒受什麼重傷。亞莉艾塔最近經常來訓練所嗎?」

「啊啊,跟兵隊打交道的生意,如果不是王都的話是做不到的。老闆說這是一個很好的經驗,而且說到售貨員的話,女人比男人更有魅力不是嗎。最近在這裡呆的時間比在店裡的時間要長。」

「是啊。其實我們從明天開始也要做為指導員,暫時在訓練所待上一段時間……那個,也許會經常和亞莉艾塔見面呢」

「哦,下次我會收你錢的,要幫我的銷售額做出貢獻喔」


這樣說著,亞莉艾塔惡作劇般地笑了。


這幾天因為遠征中,沒能在她工作的銀猫亭露面,所以看到了久違的亞莉艾塔的臉,感到很開心,而且在接下來訓練所的任務中,意外地能見到亞莉艾塔的機會也新增了,不由得感到臉頰放鬆。


「啊,亞莉艾塔。能給我一個藥水嗎?」


一個年輕男子親切地把手放在了亞莉艾塔的肩上。


「啊,霍斯先生。謝謝您一直以來的關照。」


亞莉艾塔總是對我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在別人面前的話,臉上總是會有意識地浮現出優雅的笑容。

被稱為霍斯的男子將視線投向我,輕輕地敬禮。


「艾克斯殿,從明天開始,作為我們的指導員,還請多多關照。」

「啊,啊。嗯,請多關照。」


我心不在焉地回答,男子再次將視線投向了亞莉艾塔。


「聽說亞莉艾塔和艾克斯殿是熟人,好像是真的呢。」

「太過分了,你在懷疑我嗎?」

「哈哈,對不起。我還以為這只是為了在訓練所推銷藥水的噱頭而已。」

「那麼,為了表示歉意,你能買個比平時稍微好一點的藥水嗎?當然價格也會稍微貴一點。」

「哎呀。這是敲竹槓嗎?」


……跟亞莉艾塔很親近呢,這個男人。


我感覺自己注視著和亞莉艾塔談笑風生的男人的視線越來越尖銳,所以克制了自己。

不不不,不就只是閒談而已嗎。

不管怎麼說,這種程度的嫉妒有點太過分了。我在內心裡向他謝罪,向他毫無理由的發洩惡意謝罪。


「對了,如果亞莉艾塔可以的話,這個週末一起去吃個飯怎麼樣。在五號街找一家氛圍好的店吧」

「你是以這種感覺跟各式各樣的女孩子搭訕的吧?我不會被騙的」

「嗯,我真的是想和妳搞好關係啦」


那麼,該怎麼消滅這個男人呢。﹝可怕…瞬間黑化...﹞


一瞬間,心的溫度降到了冰點以下,我開始在腦內製定完全犯罪的計畫,但在亞莉艾塔委婉地拒絕約會邀請的情況下,恢復了理智。


「哎呀呀,雖說出入訓練所的女人很少見,但明明沒有那個意思卻半開玩笑地前來搭訕,真讓人為難啊。」


……為什麼她對自己的魅力如此不在意呢。


或許容貌上並不是特別出眾,但是我覺得她那開朗、平易近人、天真爛漫的性格非常有魅力,我不認為只有我一個人注意到這點。


稍微移開視線,就會不自覺地增指向自己的箭頭,讓我非常擔心。

﹝指的是男主很擔憂娚主那種到處釣人的性格…不限男女通通釣上來的那種…﹞


「那我就去做銷售了,明天見。」

「嗯,嗯。明天見……」


我帶著不安的表情目送著遠去的亞莉艾塔的背影。


**********



日後,我帶著維拉去訓練所當指導,但事態比我想像中的要嚴重許多。


亞莉艾塔正對剛才還在和我進行模擬戰的純樸青年搭話。

我一邊處理著維拉的槍,一邊全神貫注地聽著兩個人的對話。


「怎麼了,希特先生?沒有精神哦?」

「亞莉艾塔小姐……不,我對自己的軟弱感到有點可憐……」


我一邊抵擋著不僅僅是槍的刺,還結合了踢技的維拉豐富多彩的攻擊,一邊將目光聚集在亞利艾塔和青年。

青年帶著沉痛的神色向亞莉艾塔吐露了自己的內心。


「當然,我從一開始就沒有想過能戰勝艾克斯殿。……但是,再次體會到實力上的差距,老實說我也能接受。在訓練中手下留情的他,竟然完全無法與之抗衡……」


青年一邊撓著頭一邊勉强露出苦笑。


另一方面,維拉用手指著我說了些什麼,但我完全聽不進去。

總之在氣氛上「……啊!」,然後用力點了點頭,就在維拉的身姿像波浪一樣搖曳的下一個瞬間,他的身影分成了三個人。

這似乎是維拉的新技能的樣子,但是比起這個,我更在意亞莉艾塔和青年之間的對話。


「希特先生並不弱喔,我是知道的」

「哈哈,謝謝妳……不過,亞莉艾塔小姐也看到了吧。剛才的雙手合十,連一刀都沒能砍向艾克斯殿的自己……」

「確實,也許艾克斯比你强,但是如果有人僅憑這點就說你弱的話,那我就揍他一頓。」

「啊,亞利艾塔小姐?女性用如此粗暴的措辭……」


似乎情緒高漲的亞莉艾塔一下子接近了青年。


……亞莉艾塔,妳和他的距離有點太近了吧?離遠一點,快點。


我內心一邊抱怨著這樣的話,一邊接受來自三個方向的維拉的槍攻擊。

多少有些誇張的回避,為了不讓自己顯得不自然,要一直保持視野中能映照出亞莉艾塔的位置。


「每天每天從早到晚都在為國家訓練的人很弱,怎麼可能有這麼愚蠢的事情呢。希特先生很努力了,我可是看在眼裡呢,請你更有自信一點。」

「亞莉艾塔……那個,謝謝妳。妳能這麼說,我真的很高興……」

「啊哈哈,那你能幫我買一瓶藥水來表示感謝嗎?………啊,我先聲明一下,剛才的話不是為了推銷喔,是真心的喔?」

「我知道。因為妳不是那種精明的人吧」

「啊,太過分了。你是不是有點瞧不起我?」


看著青年和亞莉艾塔談笑風生的樣子,我感到心越來越冷。

我把維拉身上的衣服撕碎,咆嘯道。﹝嗯!?…戀情不行的話…激情也是可以的喔﹞


「艾克斯~!你終於有幹勁了嗎!剛才你到底在看哪裡啊!?快看向老子!只有老子!和這個由老子鍛煉出來的肉體!技能!我會深深地烙印在你的眼裡的哦~~!」﹝真是激情四射的對話啊~﹞


同性戀嗎?


說了些奇怪的話,把撲過來的維拉打得七零八落之後,我正要向亞利艾塔打個招呼時,卻馬上出現了下一個想要進行模擬戰的人。

既然訓練士兵們是我的任務,那就不能拒絕了,只好面對不斷襲來的猛將們。


結果,這天只和亞莉艾塔說了幾句話而已。


**********



雖說是任務,但勇者也有休息的時候。


從訓練和魔王軍的戰鬥中解放出來的我,邁著輕快的步伐朝向亞利艾塔工作的銀猫亭走去。

只要她有空的話,我就要約她一起吃飯。如果是這樣的話,邀請她去我們家也許不錯呢。莉亞塔也想見亞莉艾塔,正好吧。


一邊想著這些事情一邊走在街上,我的眼前出現了一頭似曾相識的紅發。


然後,她身旁站著一個陌生的男人,看起來非常親切地談笑著。


那傢伙是誰?既不是銀猫亭的店員,也不是這幾天在訓練所看到的士兵們。


我躲進了附近的牆壁後。不,沒必要躲起來,但是身體卻擅自行動了,沒辦法。劇烈的心跳壓得我喘不過氣來,偷偷摸摸地望向了亞莉艾塔和那個陌生男人的情況。


因為距離相當遠,所以聽不到她在說什麼,但她毫無防備地面對那個男人笑著,男人也親切地把手放在亞莉艾塔的肩膀上。

看著那樣的情景,我有一種胸口被揪著的衝動。


「哈……哈……哈……」


我一邊急促地呼吸,一邊緊緊地按住隱藏著身體的牆壁。

就在我睜著血絲般的眼睛監視著亞莉艾塔和那個男人時,有人從背後拍了我的肩膀。


「喂,變態」

「這是誤會,我不是什麼可疑的人」


我反射性地主張了冤案。因為那是真實的。

回頭一看,那裡站著和我一樣正在休假的維拉。


「……人類軍的大英雄大人在人來人往的街上,到底在幹什麼呢?」

「維拉啊……正好。其實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老子覺得你還是去自首比較好喔。」

「請不要以我是犯罪者為前提進行談話,總之先找個能冷靜下來的地方再說吧」



我帶著討厭的維拉去了附近的酒館。


**********



回想起來,魔爪也許早就悄悄靠近了。


我為了逃避眼前的現實,回顧過去,維拉帶著一臉很麻煩的表情把酒倒進了杯中。


「啊~……也就是說,什麼。你是說最近接近亞莉艾塔周圍的男人太多了嗎?」

「嗯。雖然我知道亞莉艾塔是個很有魅力的女人,但即使這樣,最近她周圍的男性比例還是很異常的,你覺得該怎麼辦才好?」

「唉,老子要怎麼回答才好呢……話說回來,如果那麼擔心的話,就趕緊把亞利艾塔約出來吧,麻煩死了。」


我向得出粗暴結論的維拉搖頭。


「我辦不到」

「為什麼?」


「……因為我們的戰鬥和死亡是相鄰的。如果,我現在馬上告白,和亞莉艾塔成為戀人的話,之後可能會戰死,那不就留下她一個人了嗎。那個時候,我不希望亞莉艾塔拖著我的事……所以,如果要向她傳達心意的話,那就是我們打倒魔王軍的時候」

「不但沉重且很麻煩啊……」


維拉深深地歎了一口氣,向店員要求追加酒。

我鼓起勇氣向他表白了我喜歡亞莉艾塔這件事,還和他商量了很多事情,但他只是一邊喝酒一邊聽我說話,總覺得缺乏真誠。


「說得難聽點,再這樣下去亞莉艾塔會被別的男人搶走的。你可能不知道,亞莉艾塔很受訓練所的士兵們歡迎」

「是嗎?」

「軍隊基本上是沒有女人的職場。你不知道在士兵們之間,亞莉艾塔被當成半偶像一樣的待遇嗎?」

「是嗎,原來是這樣啊……不,但是訓練所裡,菲羅米菈、蕾比、莉亞塔不是也作為魔術相關的指導員前來嗎?為什麼只有亞莉艾塔是這樣的對待?」


聽我這麼一說,維拉就像教導記性不好的孩子學習的老師一樣抱著頭。


「那個,確實我們的女性陣容看一下也許不錯,但請考慮一下她們的頭銜。和國王有交情的賢者大人、被稱為世界協調者的龍族戰士、在宗教世界有著一席之地的聖天教的大神官大人。像是高嶺之花的近義詞一樣的人,怎麼想都讓人覺得遙不可及啊」


……確實,仔細想想,真是都是厲害的陣容啊。如果我也在故鄉的村子裡作為普通人生活的話,恐怕連她們的臉都看不到吧。


「相對的,亞莉艾塔怎麼樣?確實並不是什麼絕世美女,而是還是個沒有胡亂頭銜的普通人,和男人的距離感很親近的開朗溫柔的女孩子,來到了干旱的士兵們面前。

對還沒習慣女人的年輕人來說,她一眨眼就來了,來到自己也觸手可及的地方。比起遠處的玫瑰,還是靠近的蒲公英更好啊」


這是怎麼回事……我抱著頭。


大家都認可了亞莉艾塔的魅力,我並不覺得不好。

但是,再這樣下去,亞莉艾塔就會變成不知是哪裡的馬骨頭男人的………

﹝馬の骨馬骨頭,指來歷不明的人,不知底細的人,不足輕重的人。﹞


「啊,如果是亞莉艾塔的事的話,大概沒問題吧。」


維拉一邊大口喝著酒杯一邊說了不負責任的話。

到底有什麼根據………


「而且,那傢伙不是很喜歡你嘛。除非是有什麼特別的情況,不然她是不會愛上別的男人的吧」


………?


亞莉艾塔,把我?


維拉說了些莫名其妙的話。


「沒事吧,維拉?喝多了嗎?」

「你是真的沒有注意到嗎?看亞莉艾塔的臉就知道了吧?」


亞莉艾塔的臉?


我回想了這幾天她在附近的時候,覺得沒有什麼特別奇怪的地方。


硬要說的話,就是彼此的視線交匯的情况非常多,每當我注意到這點的時候,亞莉艾都會塔慌張張地把視線從我身上移開,這是從小時候開始就有的事,也沒什麼特別的。


果然是維拉誤會了。


「……啊~真討厭!為什麼老子一定要聽這種繞圈子的戀愛故事呢……」

「………???」


結果,我還是無法理解維拉的話的意思,就這樣,直到深夜。



----------------------------------------------------------------



作者的話:這次出來的男人們都不重要,所以不用記名字什麼的。



譯:本來覺得是娚主木頭的關係,戀情才沒什麼進展,沒想到另一邊也是差不多的木頭呀…維拉看著辛苦了。

然後啊…娚主真是個無情的釣人機器,什麼人都能撩呀…還成為偶像了呢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