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间 恶毒的胎动

位于大陆中央东侧的地方有伊米达斯教皇国。


是以伊米达斯教为国教的大陆中央最大的国家。


教皇厅的一个房间。


七个人坐在圆桌上。


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存在,却不知道对方的真面目。


所有人都被「阻碍认识」的魔术所隐藏。


其中一人,巴托罗-津尼曼悄悄地倾听。


「格兰德帝国灭亡真是令人痛心。」


「沒什麼,那个国家最近信仰不足。这也是天罚啊」


「阿尔贝王国只差一步……不死之王還真没出息。」


「使用傀儡的教皇來推迟援军,那个国家也不知道。」


津尼曼的表面身份是伊米达斯教皇国的国家魔术师。


主要工作是异端审问。


對他而言是兴趣和实益兼备的天职。


异端者非人。


那是教义。


津尼曼将異端者秘密捕获并进行实验。


让死者吃异端者。


被死者吃掉的人也变成了死者。


死者没有作为个人的意志,只是一味地增加同伴。


真有趣。


观察后发现,死者并不是吃东西,而是将对象的魔力变质。


令人遗憾的是,在意识到这一事实后不久,津尼曼饲养的死者就消失了。


这是不死之王被打倒的同時發生的事。


可以推测死者是由不死之王供给的魔力。


作为魔力被变质的证明,原本是人的死者没有留下尸体就消失了。


同样是从魔力的变质中产生的魔物会留下魔晶石和尸体,所以很不可思议。


省去了打扫的工夫,這是一件好事。


热心研究的津尼曼同時也是慈悲的信徒。


有时也會怜悯异端者。


最近把自己的魔力分给了异端者。


这是能否轉化魔力的实验。


遗憾的是,实验还没有成功,异端者都出发去敬爱的神那里。


「听说格兰德帝国的调查顺利结束了。」


「嗯。那么,那个国家已经没有价值了。以后交给合适的人吗?」


「问题在於击敗不死之王的勇者,能杀吗?」


「这部分没问题了。」


津尼曼今天第一次发言。


这是来自异端审问的密探的报告。


王都凯旋之日,勇者突然倒下。


有传言说王国内是因为疲劳造成的。


据调查,传言的出处是王国政府。


几天后,勇者出现在王国的集会上,但他戴着凯旋时没有戴的面具。


根据间谍的探知技能,和勇者的等级不同。


能断定那是影武者。


而且,根据王国城内的情报,勇者并不是过度劳累,而是因为不死之王的诅咒而处于昏迷状态。


「哼,不死之王最后還是發揮作用了吗?」


「在阿尔贝王国的准备在之前的灾难中基本上完成了……」


「即便國家瀕臨崩潰的邊緣,還是有足夠的預備兵力。」


看了一眼事先准备好的资料。


确实,听说一年前被推到了最终防卫线,但记载上還有足够的战斗力。


「那么,讓我们期待为复兴而高呼多种民族国家合作的嘉耶尔殿下的本领。」


「那好吧。」


「格兰德帝国的复兴恐怕不容易。反正那里现在已經是魔物之巢」


「傀儡那邊由我來傳遞。」


会议无聲地结束。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