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探索地下遺跡

夜幕降臨時,我們重新著裝,並打開裝有探地儀的塑料箱子。

這些箱子應該是密封完整的,不過開啟的時候總覺得有些鬆動,恐怕是垂降下來時弄鬆了。


我們攜帶的小型探地儀一共有三具,性能相當優良,雖然有些笨重但是單人勉強可以操控。

由於發給探險隊員的裝備都是相當不錯的動力甲,靠動力甲輔助的話,即便在叢林裡活動,一個人操控設備也沒問題。


另一方面,我自己使用的裝備是從阿瓦隆帶來的幽靈蛛III型裝甲。

幽靈蛛III型是相對輕量化的裝甲,主要的應用場景為地形複雜的環境。在遊戲中,開發商「八角驅動科技」根據動力和搭載設備,還有很多蜘蛛類型的裝甲,比如說裝甲重量可達八噸的狼蛛型等等......


順便一提,他們的商標是兩個交錯相疊的正方形,一共八個角。雖然很多玩家都不清楚,但這似乎有著其他的象徵意義,跟蜘蛛腿沒什麼關係——而且也有四條腿或者十條腿的裝甲。


幽靈蛛III型做為輕量化的裝甲,身體部分並沒有厚實的防護板和武器掛載點,背上有八支蜘蛛腿一般的機械手臂,平常不用時可以摺疊在背後,移動時則可以撐起身體作為代步工具行走,在這種叢林地形移動起來非常方便,蜘蛛腿還可以替我拿設備。


我將所有人馬分成四組,負責留守營地的那一組只有兩人。剩下的三組中,一組由我帶頭,其他人則由拉爾夫以及瑪琳擔任隊長,分別使用探地儀對附近一帶進行地毯式掃描,然後再將探測結果進行拼湊。


掃描結束後,我們最終得到一幅地底的三維立體圖。

圖像顯示營地的正下方只有一條向下傾斜的細長通道,附近則沒有其他建築,並且通道寬度只夠一人通行,而高度也不足以讓人直立行走,必須爬行才能通過。

而我們所尋找的指標正好就位於通道中央。


根據地圖,我們往通道朝上那一頭的方向移動,逐漸深入森林,終於在離營地數百公尺外的地方探查到了一片地下遺跡。


「安德,快過來!看我發現了什麼!」


我拿著探地儀,帶著小隊四處掃描的時候,頭盔裡傳來瑪琳的聲音。

因為全員的頭盔都帶有無線電功能和定為能力,因此我立刻在頭戴式中定位出瑪琳的位置,然後將這個位置發送給與我同隊的人員,招呼他們停下手邊工作,朝瑪琳那邊趕去。


一定是有什麼發現吧......這麼想著,我穿過一片發出點點藍光的闊葉植物後,來到瑪琳所在的地點。她位於一塊相對空曠的地方,地面只有一些不足腳踝高的雜草,在這片遍布灌木的雨林裡十分罕見。


透過頭盔上的夜視儀,我看到瑪琳與她的小組正圍在一個黑糊糊的洞穴口。洞穴的開口是工整的方形,四周甚至連雜草都沒有,在光禿禿的泥土地上非常顯眼。


「這是遺跡入口嗎!?」

我來到瑪琳身邊,朝洞口裡望去。

儘靠周邊植物發出的昏暗的微光,肉眼什麼都看不見,但夜視儀上卻顯現出一級級向下的台階,朝洞穴深處展開。


「沒錯,駐地那邊也差不多是這個樣子。」

瑪琳說道,一邊伸手摸了摸洞穴裡的台階,不過隔著手套應該感覺不出什麼吧。


「......這也未免太顯眼了。」

我沒有去過駐地附近的遺跡,也不知道第一批發現遺跡的人是怎麼想的。

但這個任誰看了都知道是遺跡吧。

我一邊這麼想著,一邊用無線電連絡拉爾夫的小組,讓所有人都到這裡集合。


這時,瑪琳突然踏上向下的階梯。


「喂,還是等人都到齊了再下去比較好。」


「沒關係,稍微看看,不會太深入的。」

我能聽出她的語氣有些興奮,不過我希望她能注意安全。


得到我的默許後,瑪琳在台階上走了幾步,然後開啟頭盔上的探照燈,照亮遺跡深處。我現在能看清內部了,通往深處的通道,全部都是一塊塊石磚堆砌而成。


我開啟頭盔的錄影功能,希望能錄下這歷史性的一刻,並且也踏上石階朝內步走了幾步。

我學著瑪琳那樣輕觸那些石磚,雖然隔著手套,但依然感覺到指尖傳來粗糙的觸感,看起來沒有經過打磨。

「瑪琳,我記得妳說過遺跡是植物長出來的。」


「確實是長出來的。」

瑪琳的聲音在頭盔裡響起,多少帶有一點洞穴的回音。

因為裝備幾乎是全封閉的,就算相隔不遠講話也不太清晰,因此我們再穿戴裝備時都會保持使用無線電通話。


「仔細看這些石磚之間的填充物。」

瑪琳說道。


「填充物,是嗎?」

我湊近細看,石磚之間竟填充著樹根。

每一塊石磚,不管是牆壁還是階梯,石磚與石磚之間的縫隙全部都填充著樹根,彷彿被包裹起來一樣。


「這些像是石磚一樣的東西,其實是泥土與樹根的分泌物混合之後的產物。樹根會在泥土裡生長成巢狀結構,然後用分泌物浸透土壤,等乾透後就成了你所看到的樣子。」


「那坑道裡面的泥土呢?這個通道不可能本來就是空的吧?」


「沒錯。但我們對遺跡的瞭解還太少,至今沒有解開這個謎。只能推測這是別的什麼東西挖開的,並且將多餘的土壤帶到別處......會動的植物在這顆星球上也不算少。」


「這種事是有可能做到的嗎!?」


「當然可以!我們早就能通過更改一些植物的基因表述和控制環境來操控生長行為,況且這可是太古外星文明啊,科技跟我們不同,不能用尋常眼光看待。」

瑪琳說完,轉身向我點點頭,她頭盔上的探照燈也跟著閃了一閃。

「裡面跟我想的一樣,確實是遺跡的入口。」


「那麼準備好就出發。」

我也點點頭。

我們一開始就做好了發現遺跡後就立刻進行探索的準備,因此這時也不需要慢慢等待。

不過這畢竟是新發現的遺跡,有什麼危險都還不清楚,裡面的空氣也可能因為長期沒有流通而混雜著一些對人體有害的物質,進入遺跡之後應該不會再有機會摘下頭盔......考量到我們可能會在遺跡裡待很長一段時間,我決定讓探索隊員先在這裡補充能量和水分,恢復一下體力。


瑪琳重新從洞穴上來,與我們一起做好最後的準備。大家席地而坐,拿出隨身攜帶的能量棒吃了起來,然後從衣服上拉出吸管,飲用散熱器回收的冷凝水。


在那之後,大家在遺跡周圍挖了一個小坑,把能量棒的包裝袋就地掩埋。這些包裝袋都是使用可分解材質製造的,如果直接暴露在綠星這種環境,埋在土裡一兩周的時間就會被分解掉。


吃點東西墊肚子的期間,我們也將大家探地遙測的數據進行合併,製成三維地圖,不過這一合併,顯現出的結果卻驚呆了眾人。

自從來到這個地方,每個人的掃描到的都是遺跡。每一次移動、每一次掃描,都沒有離開地下遺跡的範圍。

資料合併之後,我們得到的三維地圖完全就是一座內部複雜的巨大建築物——的其中一角。


「天啊!」

瑪琳興奮地大叫一聲。

「這個形制與駐地那邊的遺跡完全不同,是而且是前所未有的。從結構來看,其大小可能遠遠超過目前所發現的任何一座遺跡!」


「你們以前沒有探勘過這裡嗎?駐地明明就在附近而已?」


「雖然一些人曾經深入叢林探索,但主要的目標都是研究生態。巨樹駐地本來就是很新的駐地啊,當時建造的目的也不是為了研究遺跡,發現遺跡只是偶然,現在那座遺跡他們都還只探索了一小部分呢。」


「原來如此......」

我點頭表示理解,同時又感覺有些胃痛。


因為地表充滿植被,遺跡又全埋在地裡,就算飛機低空飛過也很難看出端倪。雖然我也聽說有一些高空掃描技術,不過那種通常是用來掃淺層礦脈的,掃不了多深的地方,然而這裡的大型遺跡埋的很深,淺層只有一些小型結構,所以那種技術毫無用武之地。

目前為止應該還沒有出現像我們這樣一吋一吋的用專業設備地毯式掃描的人吧,所以遺跡才一直沒有發現。


不過,這麼大的遺跡——瑪琳估計至少有一千平方公尺——會給我們引來很多麻煩。


我們在尋找的指標是人帶來的,雖然不知道那個人是基於什麼原因才來到這裡,但一旦有人在這裡發現了前人的蹤跡,或許就會進行深入調查,我們在尋找指標的事也許會暴露。

所以至少在我們離開這個星系期間,我不希望引來太多關注,所以儘管瑪琳相當興奮,不過我要給她潑冷水。


「這次的目的很明確,我們暫時不打會去探索整座遺跡。」


瑪琳難以置信的看向我:「咦!?不探索嗎?這可是前無古人的發現耶,你真的不打算探索?」


「這種規模不是我們這幾個人能搞定的,而且既然是其無古人的發現,也代表著風險會增加吧。我聽說駐地那裡就有很多人死於遺跡探索?」

我看向拉爾夫。

既然在駐地待了很久,這種事一定知道吧,而且我聽說他也有過探索遺跡的經驗。


雖然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與這個人有多少交流,不過既然R叫我接觸一下,那麼找機會拉近關係就顯得重要,加上他在探險隊中也算比較有能力的,所以我會把一些多少有些重要的工作交給他。


「啊啊,確實是這樣......」

突然被我點名的拉爾夫點點頭。

「裡面有一些植物形成的機關,應該是遺跡的自我防禦機制——」


「——不過只要小心就不會觸發。」

瑪琳搶過話頭。

「遺跡的防禦機制是用來防止不速之客闖入的,比如小動物或者單槍匹馬的盜賣者,是故意設下的探索門檻。但我們能確定這些遺跡不是墳墓——至少遺跡的建造者期望這些建築被發現,並且被有資格的人探索,因此遺跡內是存在正確路線的,只要搞清楚路線就可以避免危險。」


「我知道了。但我們的目的依然沒變。先把東西撈上來,等回去了再把情報報告上去吧,之後就交給專家接手。」

當然,什麼時候上報是我決定的。雖然因為瑪琳的關係,駐地很可能會派幾個人來看看情況,但只要我利用洛克公司的關係,拿著「確保公司利益」和「獨佔」當理由,應該能拖延一下時間。

況且我聽說之後有颱風要登陸,下大雨的話地下遺跡說不定會淹水,還能再幫我拖延一陣子。


瑪琳當然不知道我內心的想法。聽了我的話,她說著「我就是專家喔」這樣的話,不過最後還是同意了。


於是我們將一些探索遺跡不需要的重裝備留在入口,然後將物資進行重新分配。

因為地底下空間有限,因此進入遺跡探索的包含我在內只有五人,剩下的人三人負責看守入口,順便作為與留守營地的人溝通的中轉站。


我將幽靈蛛III型裝甲背後的機械蜘蛛卸下,因為即使是收起來的狀態,在狹小的通道裡依然不太方便。


卸下的機械蜘蛛依然可以遙控控制,也能自動跟隨,它身上裝備著不少武器,如果遇到危險還能遙控開火,所以當然得帶下去。

除此之外可以幫忙背負一些較為沉重的物品,雖然我們並沒有大型裝備要帶入地底,不過還是可以幫忙背負一些以防萬一會用到的設備,除此之外我們或許還會帶一些東西出來,比如植物樣本什麼的。


準備妥當後,遺跡的探索以瑪琳作為前鋒,我跟索菲亞殿後的隊形向下。


雖然我不是很想讓瑪琳在前面開路,因為我們在地下的活動都要仰賴她的知識,萬一出事風險有點大,不過她經驗豐富,論開路沒有誰比她更適合的了。


我們開著探照燈——這個時候已經不用擔心會引來蟲子之類的東西了——因此足以照明周遭環境。周圍的環境很單調,一塊又一塊的石磚形成牆壁與樓梯,每一階的樓梯都一樣長一樣寬,形狀如此規整,讓人難以置信這裡居然是植物自己長出來的。


通道內的石磚非常潮濕,我們扶著牆壁向下,手上很快就變得濕漉漉的,也不清楚這是地下水還是樹根的分泌物。好在那些石磚粗糙,腳下倒也不滑,向下走了大約兩三層樓的高度,樓梯就到盡頭了。


樓梯的盡頭是一個L形的通道,地上堆積了一層泥土和枯葉,也許是從外面吹進來的。

這個時候或許能聞到一絲植物腐敗的味道,但我們的這身裝備擁有過濾空氣的能力,必要的時候還能完全封閉,在短時間內自供氧氣,因此完全聞不到外面的氣味。


轉過拐角,通道的盡頭只有一道石拱門,同樣以石磚堆砌而成,然而那拱門卻被一層生物性的黏膜給整個封住。在探照燈的照明下,那道膜是黃色的,看起來就像過於黏稠的鼻涕,然而黏膜上卻佈滿血絲般的東西,如同動物的身體組織。


「不用害怕,這是遺跡膜——推測是用來封存遺跡內部的,讓遺跡內能保持恆定的溫度和濕度。這層膜本身是一種黏菌,它們以紅色樹根的分泌物為食,對人無害。」

瑪琳說完便抽出小刀,將那層膜給切開。

如同血絲般的紅色樹根被切斷了一部份,如鮮血一般的汁液從中流了出來。

瑪琳撥開被切開的膜,如同撩起簾子一樣,然後就一頭鑽了進去。


拉爾夫緊隨其後,也跟了上去。在他身後的諾拉猶豫了一下,彷彿在做心理準備,但她也鑽了進去。


「總覺得像跳進怪物肚子裡似的。」

在我準備鑽進去時,一直默默跟在我身旁的索菲亞突然說道。


「別說了,如果冒出什麼奇怪的想像,我感覺會出現在晚上的惡夢裡。」


--------------------


在安德等人進入遺跡後,留守在營地裡的人接收到了遺跡入口處發來的訊息,訊息內容包含入口座標,以及遺跡的掃描資訊。


對於留守營地的兩人組來說,這樣的資料沒有什麼用,因為他們並不會進入遺跡內部。

在安德等人離開營地之後,他們的主要工作就只剩下通訊聯絡,以及之後跟遺跡入口處的人換班。不過如果發生意外,他們向駐地請求救援時會需要用到,所以才共享了訊息。


將訊息座標存入地圖後,留守的男人便回到臥室的鋪位,躺著用頭戴式與隊友下棋。

在綠星上缺乏娛樂,這種簡單免費的小遊戲可以通過短距通訊與身邊的人一起玩,是非常常見的娛樂方式,他們在加入探險隊之前經常使用手環連線遊玩。

不過探險隊配發了不錯的頭帶式,所以所有人都用起了這個方便的設備。雖然他們在綠星惡劣的環境下已經許久沒有使用頭戴式了,但沒有什麼輸入/輸出裝備的交互模式比頭戴式更方便、更直覺了,根本沒有上手難度。


當男人專注於棋局,認真思考著同僚的布置是否存在漏洞時,某個「東西」突然爬過他的肚子,他清晰的感覺道那種被小動物踩過的觸感。


然而他們身處荒郊野外,營帳裡就只有他們兩個人,再無其他生物。那個「東西」能會是什麼!?


男人嚇得從地上跳起來,用頭戴式遙控開啟營帳內的開關。


他的同僚此時也躺在自己的鋪位盯著棋局,結果室內突然燈光大亮,刺眼的光線弄得他睜不開眼睛。

「搞什麼鬼!?」


「啊,抱歉,是我開的。有什麼在......」

在燈光的照明下,開燈的男人轉身一看,發現剛才爬過自己身體的是一隻貓——長著翅膀的黑白雙色貓。


「啊——飛貓!?」


飛貓轉眼間從臥室門的拉鍊下方鑽了出去,不見蹤影。


「喂!是飛貓,你也看到了吧,飛貓!」


「不,哪有什麼飛貓。是說根本就不會有人把那種東西帶過來吧?快把燈關掉,好刺眼啊!」


「不,但......」

雖然心有不甘,但男人自己也覺得有些刺眼。

因為同僚的強烈抗議,他準備把燈關掉,但他同時也從床上爬起,準備關燈後就去臥室外面看看。


然而在他關燈前,燈卻自己滅了。

伴隨著喀擦一聲,不只是天花板的燈,就連牆角落的引導燈和牆壁上的指示燈都暗了下去,這絕不是同僚搶先自己把燈關了,而是有誰切斷了電閘。


男人立刻從鋪位上跳起,衝出臥室。

臥室外是一小片空間,然後是一條帶有消毒室的走廊,直通大廳。在黑暗之中,男人用手環充當照明,他四下查看,沒有看到什麼飛貓,但準備前往大廳時卻發現消毒室的門沒有關牢。


「喂,什麼情況?」

同僚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但男人沒有理會,一邊警惕的穿過消毒室來到大廳。


但大廳裡一個人也沒有,四周靜悄悄的。

男人檢查了營帳的大門,但電子所好好地鎖著。雖然是簡單的四位數密碼,但動物可不會開門。


接著男人摸黑來到電閘處查看,卻發現總開關是開著的。


「那到底是怎麼回是,電路故障?」


「不對,是接觸不良啊。」

這時身後突然響起同僚的聲音,同樣用手環充當手電筒,朝營帳的電源組件晃了晃。


男人順著亮光看去,只見電源組件與營帳電力系統的連接處並沒有完全接好,插頭露出一半在外面。

電源組件同時包含發電機與電池組,即便發動機壞掉也能維持一段時間的電力,但如果插頭沒插上的話那就沒轍了。


於是同僚將插頭緊緊的插了回去,啪嚓一聲,插頭處火光閃爍,一瞬間整個電力系統恢復供電,然後大廳的燈重新亮了起來,


因為斷電的影響,通訊系統和其他的一些電子組件開始重新啟動,與在外邊活動的探險隊重新取得聯繫,並且也接通營帳外的警報系統。

因為斷電時間不長,所以目前並沒有什麼問題,一切如常,兩人也鬆了一口氣。


如果出什麼大問題的話,兩人可是要被扣工資的,說不定還會因此被踢出探險隊。這次行動的報酬豐厚,而且工作又十分輕鬆,再沒有比這更好的工作了。所以無論如何都要確保不出亂子才行。


「真是的,電力系統是誰負責的?這也未免太鬆懈了吧?」


「反正不是我。」

做了最後的檢查,確認所有設備都正常運轉後,兩人就重新回到臥室,繼續剛才未完的棋局。


然而,如果他們再細心一點、再謹慎一點,就能發現剛才的電力中斷並不是接觸不良引起的。

有幾處異樣,是只要通過檢查就能發現的。


比如說:堆在營地大廳的物資中,作為備用品的頭盔少了一個。


另外,雖然營地的電力暫時中斷了,但裝設在營地外樹林裡的警報裝置是自帶電池的,並不受影響。電力中斷導致那段時間的錄影並沒有存入營帳中的電腦,但如果連線查詢警報系統的本地儲存,有可能會發現造成電力中斷的罪魁禍首。


某幾個鏡頭拍攝到了一閃而過的影像。


幾段錄影加起來也不過數秒,人影隨後進入拍攝死角。

但只要將影像暫停,就可以看到一個矮小的身影穿著過長的散熱外套,頭上還套戴著頭盔,正朝著樹林的方向奔跑著。


若是仔細觀察,或許還能發現人影身穿的散熱外套,正是拉爾夫平常穿的那件——拉爾夫因為換上了安德提供的裝備,所以把它丟在家裡。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