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话 青毛怪物

「混蛋!」


正行对苍蓝流星的迟到咂嘴。

也不能否认因为自己搭话而导致集中力混乱的一面,所以也没法再声讨了。


「大大落后了一头的苍蓝流星号……啊,用非常厉害的步伐从后面追了上来!」


虽然播音员会进行实况转播,但如果能在后半段的冲刺中发挥作用的话,那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只是,从常识上考虑的话会损失很大,所以赢不了。


流星所跑的比赛是砂土的1200米。


和草坪的路线不同,沙子的路线速度不太快。如果用人来比喻的话,是铺装的路面和砂石路之间有差。


还有1200米是短距离。因为是最后的直线较短的路线,所以后半段的冲刺一口气卷土重来也很难。


也就是说,在出发晚的阶段基本上结束。要想卷土重来,就必须有越出常轨的能力。


「苍蓝流星突然变蓝了,会不会影响比赛呢?」


实际情况并没有触及先头集团,而是着眼于苍蓝流星。

马虽然偏于蓝领,但因为有现实中的蓝色马在奔跑,所以无论如何都很引人注目。


但是,不管怎么变蓝,驽马都是驽马。基本上胜利会转移到相关的集团。说白了,苍蓝流星不可能从这里取胜。


「哎呀!苍蓝流星冲进了马群的内侧!路线已经满了,是不是想强行挤进去?」


既然出发得晚了,就想尽可能的进攻内部路线。但是,当然位置争夺也输了。如果是现在的苍蓝流星的话,可以用身体撞击飞出去,但是在赛马中,随意的比赛是犯规行为。


『哈~?界内的话不是空着吗!』


流星靠近内埒——跑道的栅栏,突然跳了起来。


「苍蓝流星竟然跳了起来!出界失格了……不是吗!?」


别说实况了,观众也都睁大了眼睛。


不知道怎么回事,苍蓝流星跳上栅栏,就这样开始狂奔。

别说是最短的路线了,在栅栏上跑是前所未闻的。


或者说,一般想这么干也不行。


如果是人的话,那就是在田径比赛中,只有一个人在平衡木上奔跑的暴举。

而且很快。还有蓝色。


「呃……这是勉强合格吗!?说实话我不太清楚,但是苍蓝流星通过最短距离一口气缩短距离!那么绕最后一个拐角走最后一条直线!哎呀!在这里,苍蓝流星在栅栏上一边跑一边超越先头集团!这是什么!?」


流星完全没有踩到栅栏以外,以超快速度拐弯,一口气跳到了最前面。


「别开玩笑了!这是什么玩意!?」

「别问我!」


成为了第二名的骑手,向流星发出了悲鸣的声音,但是流星的骑手为了不被甩下而拼命着。已经和马和骑手的关系没有关系了,流星开始狂奔。


『让开!我是赛马!』


其他所有人都是赛马,但是没有时间吐槽。

流星的气势在最后的直线也不衰弱,在栅栏上以猛速跑推开。


「最排头的是苍蓝流星!快!太快了!话说回来,好像已经有各种各样的事情了……好厉害!苍蓝流星现在马上就跑到终点了!苍蓝流星!青毛怪物诞生了!」

「开什么玩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绝对是别的生物吧!」


一个观众喊叫。


其他人似乎也有类似的感想,在第一场比赛的未胜利战中爆发出不可能爆发出的怒吼和悲鸣。


马儿突然变蓝了,而且为了挽回压倒性的迟出发,在内部路线的栅栏上跑,扯成一个大差距,一口气赢了万张赛马票,这是超常现象。信息量太多了。


「吼、吼、吼莉海……」


小星瞪圆了眼睛,只嘟囔着。

总觉得已经很厉害了。在各种意义上。

虽然是未胜利战,但是流星却在栅栏上打了胜利仗。


看到她目瞪口呆的表情,手突然放在了她的肩上。


回头一看,看到父亲脸上浮现出笑容。

然后,父亲带着一副得意的表情脸给小星看了看流星的马票。


「看见了吗。赢了就能解决一切。我不是说过这个父亲没有不可能的吗?」

「嗯,嗯……」


这样就能一口气赚钱了。

应该高兴吧,但是面对各种各样可怕状况的那种理解跟不上。


「总觉得……好厉害的名马啊。」

(真是没什么了不起的驽马啊……要强化到极限也就是这个程度吧)


对钴蓝的马的活跃表示感谢,但正行似乎不满。

原以为正行的设想是以半圈赛道的差距取胜,但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大的差距。


『看了看了!?我赢了!这样就可以放心去土载场了吧!』

『啊,干得不错。』

『我今后也会跟随老板您的,去土载场之后也请多关照!』

『如果再有机会的话』


流星那方向正行搭话,但正行却适当地掩饰过去了。

虽然大体上被当做魔王军,但正如文字所示,这是一个一次性的棋子。


不管是屠宰场还是什么,都没用了。


观众席处于狂乱状态,但从正行来看却是预定和谐。


虽然审议的指示灯亮着,还不能确定胜利,但是因为没有违反兴奋剂和规则的行为,所以虽然有点不合理,但是就这样成为了流星 号的第一次胜利。


「那么,那就赶紧把钱带回去吧。在家里圣罗也在等着呢」

「是,是啊……」


虽然觉得现实中有这样的事情可以吗,但还是被父亲牵着手离开了观众席。

看到在这种情况下坦然的父亲,小星想也许他是个很厉害的男人,可以尊敬他吗,抑或只是个笨蛋,心情很复杂。


另外,关于苍蓝流星的话题也在实时讨论中。SNS自不必说,还囊括了各大媒体的全部话题。


马突然变蓝了,别说跑道了,就连栅栏上都跑上去了,最终获胜。

而且万马券也太有趣了,没办法。

当然,也没有送屠宰场的。


「啊?看到了正行和小星去的赛马场。那两个人真的买了这匹马的票吗。即便如此,地上也有蓝色的马呢」


另一方面,圣罗看着家里电视里的钴蓝马。


她一边通过电视收集情报,一边一个人继续打扫房间。原本太破旧了是没办法的,但多亏了细心周到的工作,空间变得相当舒适、干净。


话虽如此,圣罗的打扫还不完美。


「呼,物理净化基本上结束了,我们开始整理吧。两个人回来之前不做的话会被怀疑的」


一边这样嘟囔着,圣罗进入了浴室。这里也经过了磨练,尽可能的使它闪闪发光,但是净化还不完美。


「恶灵先~生!请出~来!不出来的话会强制净化的哦~!」


在空无一物的空间里圣罗呼喊着。乍一看像是精神母亲,当然没有那样的事。圣罗是持续与魔王一战的战女神之一。


『你……能看到我的身影吗?』


在笑容满面的圣罗面前,突然出现了黑雾一样的东西。那雾改变了形状,变成了漆黑的巨大的狼的样子。


『是的。看见了。因为现在开始必须要进行净化』

『我憎恨你们……你们这些人!你们这些人,我会把你们全都拖下地狱的底层!』


黑狼的影子和圣罗相反,用充满憎恨的声音向圣罗吠叫。

你的回應